【泉真】今夜からはどうぞよろしくね (1)

#泉真结婚梗,两人毕业进入演艺圈的au,这是一条大家都很温柔对男男结婚接受度很高的世界线(你

#标题源于Can you celeberate?非常适合婚礼的曲子。po主推荐做BGM的版本是德永英明的翻唱

 和@娃儿绿 阿绿的脑洞产物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今夜からはどうぞよろしくね 

  

BGM:Can You Celeberate?


01三个礼盒与一句回答

游木真在幕后工作人员的掌声中不断地鞠躬致谢,汗水濡湿了他闪亮亮的笑容,他捧着被粉丝献上的大束鲜花,真诚地回应着每一个祝他生日快乐的同事。

生日当天的巡演站点恰好在故乡是件幸运的事。经纪人特意替他叫了专属司机,要将他送回家过个团圆的生日会。临走前队友们在后台与他拥抱,工作人员为他祝福。游木真笑得无忧无虑,直到钻进昏暗的保姆车,他才收起了有点酸痛的笑容。

手机屏保上挤满了各路朋友同事送来的贺词,他点开一路看下去,却始终没有最期待的那个人。

一时间连回应感谢的热情都被浇灭了大半,游木望向窗外,挂着Trickstar巨幅海报的会馆逐渐被抛在背后。今天是他表现最好的一次演出,可惜那个总是说着要占领前排欣赏他表演的恋人因为工作原因尚在海外,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让他连期待对方一声祝福都变成了奢望。

这早已不是两人第一次异地,可离别三个多月,渴望在自己生日当晚见到泉桑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要求吧……他把脑袋抵在明星昴流送给他的柴犬布偶上,兴奋和感动的热潮褪去后,是冰凉的失落和寂寞。他知道自己太过贪心,拥有了挚友和歌迷,还想霸占恋人的时间。濑名泉跟他说过自己会在生日当天飞回日本,可现在还没有回音,恐怕是航班延误了。

司机是个熟面孔,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游木聊天,听出他兴致不高后,就放起了舒缓的晚间电台。游木给他报的地址是自己跟濑名泉偷偷合买的一套精英公寓,从演出的体育馆开过去要有段时间。他试着小憩失败了,便把祝福消息一条条都回了。电台节目结束,他把消息都回复完了,濑名仍没消息。

换了个频道,DJ正在介绍Knights的新歌。最近正是打歌期,游木也跟着听了许多次,以往濑名泉都会兴高采烈把自己的先行版塞到游木手机里,可这次还不等他这么做,就被紧锣密鼓的通告抓到了海外。

濑名有个习惯,无论是合唱还是solo,他都会把自己个人的版本录下来交给游木,哪怕对方害羞推辞。可他从没要过游木的,倒是有一回游木实在憋不住,问他难道对自己的歌毫无兴趣吗?濑名挑眉,义正言辞地说怎么可能,游君的solo我可是都有好好录下来收藏的。

又在高速飞驰的汽车里走了会儿神,游木感觉车子突然停下了。他疑惑地眺望窗外,他们在沿着东京湾的主干道休息区,正下方是条通往观光码头的Z型坡道。

“我就负责把你送这儿了,从这里从下去,港口有条小船在等你。”

游木一头雾水。

“前面交通管制了,水路回去比较快——这是经纪人告诉我的。”

游木茫然地看了眼前方,只能隐约看到闪烁的红灯和簇拥在一起的车顶。他也不懂这个点儿是否还处于高峰期,管事儿的经纪人这么说了,那他也只能照办。

正要下车,司机突然抛给他一个四方小盒子,高档硬纸壳,还讲究地系着丝带。

“生日快乐啊,游木。对了,礼物先别现在拆。”

抱着小礼盒走下坡道,游木老远就看见码头甲板上暖黄的指示灯,站在那团光里的是个曾经有过几次合作的熟面孔,资历比游木年轻一点,时常会约个饭见面的关系。

不过,比起游木,还是濑名跟他接触更多一些,两人在健身方面颇有共同语言,游木也是在听他俩聊天的时候知道了这人还有开游艇的经验。

“游木前辈,生日快乐!”热情的青年笑盈盈地跟他打招呼,却也没主动向游木解释这莫名其妙的交通换乘。

“……我们要去哪儿?”看着对方率先跳上小船,游木真实在忍不住了。

“送您回去啊。”

游木看看船头所指的方向,正是海湾对面的御台场。他和濑名的家确实在那个方向,如此一想也就释然了。游木从善如流地迈上甲板,挑了个避风的位置坐下。

夜晚的海湾是霓虹的镜面,粼粼波澜晃动着五彩缤纷的光板,像着了色的繁星夜空,像开满了绚烂烟花的深邃苍穹。偶尔还有观光船从他们身边开过,游木戴着口罩和黑框眼镜,借着昏暗的夜色朝那些打招呼的热情游客们挥手致意。

即将抵达彼岸码头的时候,游木抬头,看见嵌在商城上方的LED点阵屏刚好切换成濑名泉代言的奢侈男装广告。灵动的影像优雅地扣着纽扣,走近镜头,好像随时会从屏幕中走出来一般。他高傲地睥睨众生,有一瞬和藏在路人中的游木四目交汇,后者下意识地捏紧了背包带。

船已靠岸,负责掌舵的青年却没有要上岸的意思。他递给游木一个扁长的礼盒,笑眯眯地叮嘱他,等会儿再拆。

“现在我又该去哪儿呢?”

游木真其实多少猜到了套路,铺在心底那层蓝色的失落也渐渐淡去。如果说现在还有谁会费尽心机要搞个大惊喜给他,那答案只有那一个人了。

这个念头让游木兴奋起来,他喜欢濑名给自己的惊喜,更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见到对方了。

青年惊讶于他良好的接受度,飞快指了指彩色摩天轮下面的美食亭。

“那边有游木前辈认识的司机在等您。我先告辞了,祝您有个愉快的生日。”

游木再次向他道了谢。走向亭子的时候他又看看手机,濑名的界面干净得令人火大。他想了想,还是忍住没有跟对方发消息,他像是捧着一个泡沫般脆弱剔透的瓶子,里面是被绸带卷起来的真相,他迫不及待想打开,又生怕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

打烊歇业的美食亭旁边果真有一辆银灰翼虎。游木敲了敲车窗,是个经常载着他们跑节目的司机大叔。

“这次是真的回家了对吗?”游木真开玩笑地问,他想,说不定濑名委托了经纪人搞这么一通安排,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先回家。其实他很想跟对方说,不需要那些精心设计的惊喜和花样,只要有他在,就是最大的惊喜,就是最幸福的生日了。不过这种话说出来,濑名泉也只会一本正经地反驳他,说游君是个努力的好孩子,值得最好的礼物,比如一个意外惊喜再加上一个泉哥哥。

“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回家吧,哈哈!不要担心,只是先去一个地方,最后我肯定会把你们送回去的。”

“你们?”

“哎呀,不小心说漏嘴了,就是因为这样那孩子才说我只能做最后一棒。”

游木苦笑,这个以前就藏不住秘密的大叔,已经把计划泄露得差不多了。如果被那个人听到,肯定又要发牢骚了。

从台场开进城区的路空荡荡的,车子开得很快。游木真望着窗外渐渐窄的海面发呆。车身忽然一拐,原本几乎消失的海面再度豁然开朗,他们竟转向了一个面朝大海的坡道上来。

熟悉的街景和模糊的路标让游木瞬间精神起来。梦之咲高中,这所他和濑名泉重逢与和好的命运拐点,也是见证了两人青涩告白的重要回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回家”吗?毕业出道后就立刻进入演艺圈的他们,被应接不暇的通告演出和活动填充得满满当当,那些属于学生时代的悠闲青葱的岁月都被缩水挤扁,压成不起眼的一小块,蜷缩在记忆最幽深的地方,来不及唤醒和回顾。

或许濑名泉选择两人在这里见面,也是想和恋人一起回忆一番酸甜美好的校园生活,而且现在已是深夜,学生都离校了,也便于他们这种引人瞩目的偶像前辈自由活动。

车子在校门口停下来,司机和之前的两人一样,塞给游木一个方形小盒子,说自己会在这附近等候,让他不必着急慢慢来。

“对了,这些礼物在你需要的时候就拆开吧。”他指了指游木怀里的三个礼盒。

游木朝对方鞠躬致谢,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熟悉的铁栏门。大门上着锁,他正一筹莫展,突然想起司机对自己说的话,便拆开了第一个礼盒。

里面静静躺着一枚钥匙,游木当然记得,读书时作为放送委员会的部长,他理所当然地从学生会那里得到了学校大门的备用钥匙。

看来这礼盒也是濑名提前准备好的。如果没有猜错——以他对濑名泉的了解程度肯定不会错的——那人就在校园某个地方,紧张又期待地等候自己到来。

想到这儿,游木的脚步也不由加快。

数年没有回来,学校的绿化格局和以前并没有很大差别。主大道两旁的路灯和迎宾树上挂着很多花哨的装饰品和小彩灯,春末夏初正是学校第一波忙碌热闹的时期。当年他和队友们也为了各种活动准备四处奔走,樱花祭仪仗乐、宵宴乐队,还有和Knights联合的黑白棋……虽然眼前那些装潢与自己印象中的截然不同,熟悉的草木与花香却让他仿佛回到了那个充实简单的学生时代,随波逐流的孤独高一,与同伴开辟新舞台的高二,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高三,无论何时回想,他都无比庆幸自己当初选择做偶像,进入了梦之咲,邂逅了弥足珍贵的伙伴……以及,再度和如今的恋人相遇。

不知是不是濑名泉提前动了手脚,那些路灯随着游木的步伐次第点亮,好像他是携带着萤火的使者,将光明带给这座沉睡了的安静校园。那些糊着手绘彩纸的小灯发出活泼的亮光,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晚风,夹带着彩色的小花,从游木身边穿过。他看着花瓣远去的方向,恰好是主教学楼前的广场。正中央那个曾经深受前辈厚爱的喷泉水池静静地藏在夜色里,只能隐约听到风吹皱水面时的声音。

游木刚走近水池,原本沉静的喷泉突然苏醒,水色的透明花瓣从高高的花蕾中喷出,一个塞着小纸条的漂流瓶摇摇晃晃地从高处落下来,漂浮在水面上。游木伸手捞起来,橡皮塞塞得很紧,靠手指拔不出来。游木打开了第二个礼盒,是一个精巧的瑞士军刀。

他顺利抽出折纸,上画着简易的方向箭头,起点是喷泉,终点指向一棵幼儿园小孩都会画的分叉树。游木被简笔画唤醒了某段记忆,他知道这棵树,当年自己毫无创意的、俗套又令人脸红心跳的告白就是在花园山丘上最高的那棵樱树下进行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悸动不管几时想起,都像被附了层厚厚的粉红滤镜,春风习习,樱花纷飞,那个似乎永远都不可一世的傲慢的前辈,凝视着他的双眼,像许下此生最重要誓言那般郑重其事地说着喜欢。

游木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教学楼后面的花园。贴心的路灯早已亮起,他毫不费力地就抵达了山丘。他朝思暮想的恋人正站在那棵高大的樱树下,穿着正式的笔挺的黑西装,手捧鲜花,紧张又欣喜地看着他。

“游——”

濑名泉话还未说完,就被加速冲上来的游木抱了个满怀,他甚至无暇顾及尚未送出手的花束,仓促地搂住恋人的腰,把对方紧紧固定在怀里。

“这么想哥哥吗?我也超~想游君的,恨不得能瞬移回来看你。”

游木真没吭声,只是使劲蹭了蹭恋人的脖颈,寻求温暖的小动物一般的动作让濑名泉的心也变得柔软。他安抚地摸着游木的头发,在对方耳边低语:

“抱歉,回来晚了。生日快乐,游君。”

游木含糊地发出鼻音,他吸了口气,让自己不争气的眼泪缩回去。不过是数月没见到对方而已,这样哭出来也太丢脸了。

收拾好表情之后,游木才从对方怀里钻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恋人的模样,以那人的脾性,恐怕飞机一落地就赶来张罗这场惊喜。濑名泉从来不肯把自己狼狈的一面暴露给他,这让他心疼又难过。可他自己又何尝不希望能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看,想用最优秀的演出告诉始终关心照顾他的哥哥,我已经独当一面,可以好好回应泉桑了。

游木用手背搓了搓鼻尖,腼腆地笑道:“谢谢泉桑,这个生日惊喜我很喜欢。”

濑名得意地莞尔,他举起那捧花束,凑到游木的眼前,故作神秘地说:“不,这才是最后的惊喜。”

随着他话音落地,娇艳欲滴的玫瑰中突然弹出一个天鹅绒小盒子。纵使对珠宝一窍不通的游木也能知道,这是装重要首饰的礼盒。游木真眨眨眼,看着那小盒子被濑名修长的手指摘下,打开,像河蚌倾吐珍珠般露出一枚银色的戒指。

“游君,和我结婚吧。”

游木真愣愣地盯着那个圆环,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该如何发出声音。

濑名泉没有催促他,只是安静地等待着,但他捏着戒指盒子的手也微微发颤,显然在竭力抑制内心的紧张不安。

“这个,我……”游木有些踌躇,他当然不是想拒绝,可作为偶像的两个男人,在事业上升期突然结婚,简直像自断后路的鲁莽之举。濑名泉是工作和感情划分得一清二楚的人,绝不会因感情扰乱了工作,突然决定结婚这种事,并不像他的作风。

“我知道游君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无论是结婚还是之后的发言,都不会向外界透露风声。如果因为畏惧舆论而一直不和游君结婚的话,我实在无法忍受……不,结婚也是借口,我只是想找个理由把游君和我紧紧绑在一起,永远之类的东西太虚无缥缈,所以我想现在就把游君牢牢抓住。”

游木哑然失笑:“泉桑明明在求婚,为什么听起来有些恐怖啊……?”

“游君答应了吗?”

游木真默然,他觉得自己还没有恋人那般破釜沉舟的决心,躲在心底的那些不安和不自信像蛛丝封住了他的口舌,他真的值得对方这样不顾一切吗?

濑名注视着游木的脸,他像读懂了对方的迟疑,一把握住了恋人的双手。

“如果游君还会感到不安的话,我就一直说给你听,直到你安心为止。这个问题,就算重复一万遍,我的答案也不会改变,我喜欢你,比谁都喜欢你。

“我爱你。”

他耐心地、深情地凝望着那双漂亮温和的绿宝石,直到它们变得湿润明亮,熠熠生辉。游木拆开最后的礼盒,里面是一枚同款的对戒。

“愿意和我结婚吗?”濑名泉重复道。

游木笑起来,有晶莹的水珠从他眼中滑落,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


-TBC-

评论(8)
热度(17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