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在梦的缝隙间(完)

#非常意识流的东西,全部都是po主的个人理解和过度解读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在梦的缝隙间


濑名泉在头痛中醒来。他坐在铺着黑白格纹的狭长廊道里,背后是严实的一堵墙,面前是封闭空间里的唯一出口。尽管房门紧锁,他却深信那扇门可以开启。

事实证明他没错。门轻易被打开,黑暗之中只有一束阴森的白光落在平台上,镶着熟悉的黑紫纹路和装饰——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万圣舞台,就在昨日,他与队友刚刚在那里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对战。

残缺不全的台阶上坐着另一个自己,身着肃穆的风衣,头顶的黑纱在白光中轻颤。濑名并不觉得惊奇,好像凭空出现身穿演出服的自己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死神装束的少...

迟来的生贺,祝泉生日快乐w

初次做视频,很多不足,请多包涵…!

BGM:《麻烦鬼》

【泉真】偶像扭蛋(5)

#大纲写好了所以下期肯定完结(。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4)


【9】

第二天,放学铃声刚响,游木就看到扭蛋医生在背包里蹬腿暗示,平坦的侧面倏地鼓起。他慌忙伸手遮掩,避开同伴好奇的询问,匆匆忙忙奔向教室后门。

“真亲?刚好,我有事想问你。”才拉开门,游木就看到走廊上的仁兔成鸣,后者手里拿着日程表,满脸焦急。

迷你医生显然把仁兔看作不速之客,正无声地踹背包里料以表抗议。游木用胳膊肘压住书包,镇定道:“怎么了?”

“真亲今天要借用天文教室吗,我看你在行程表上填了名字,”仁兔抱歉地说,“我这边突然有嘉宾想去参观,可以先让我使用一下吗,很快就好。”...

【泉真】偶像扭蛋(4)

#因为不顺利所以没能完结

#本文时间线没完全按照原作线,因为太乱了,请谅解(ntm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3)(5)


【7】

听到濑名的问话,扭蛋游木的笑容渐渐淡去,神色变得迟疑。濑名有些意外,他以为既然扭蛋游君愿为自己而来,那也一定会爽快答应见见另一个自己的,可掌中小人似乎不这样想。

“我没想到会跟那个泉桑见面,”小扭蛋看起来很苦恼,“我只有盛夏的记忆,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可即使如此,游君还是来见我了?”濑名心中感动,语调温柔。

扭蛋难为情地说:“因为我有使命在身,我是为了完成‘我自己’的心愿才来的...

【泉真】作茧自缚(上)

#纯粹为了车,图个脑洞爽快,前因后果没有仔细设定,烧脑部分跳过了请谅解。这一更没有车(ntm

#真的设定和监狱背景源自电影《金蝉脱壳》

#保险起见加个外链 → AO3Weavi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作茧自缚


这里是炼狱。

一踏入牢门的那刻起,游木真就这样坚信。

比他所经历过的任何监狱都更严防死守且滴水不漏的完美囚笼,饶是身经百战从无数监狱逃脱的游木,也无法从这座牢狱中窥见破绽。

真的有人能越狱成功吗,游木坐在属于他的玻璃牢笼中,不动声色地观察周遭。加固玻璃过滤了绝大部分声音,只有头顶轰隆作响的机械运作声不绝于耳。那是将透明牢房升至半空...

【泉真】偶像扭蛋(3)

#中秋快乐w

#顺利的话下次能完结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2)(4)


【5】

游木真心不在焉地望着黑板上的公式,这是午休前最后一堂课的最后一分钟了。整个上午他都无法控制自己去想扭蛋濑名,那个小得连攀爬枕头都要喘气的扭蛋真的没问题吗,他会不会和真正的泉桑吵起来,毕竟他们的脾气那样相像,说起来,他找泉桑有什么事?

解放的铃声响起,游木飞奔向三年级的教室。如果被同伴知道自己这样火急火燎是去找濑名,恐怕会比听闻他抽不到濑名扭蛋更加目瞪口呆。

3-A也已经下课,濑名还坐在座位上,脑袋躲在竖立的课本后面,看起来鬼鬼祟祟很是可疑。直到游木走到面前了,...

【泉真】青果(3)

#已出柜泉×未出柜真

#大纲文,没准数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2)


【10】

轻快的乐曲在宴会厅内回荡,开始有成对儿的男男女女滑入中央的舞池,到处都弥漫着粉红浪漫的味道,除了游木乱作一团的内心。

站在会厅入口的他和濑名,像是与这个为爱高歌的世界格格不入的异类,虽然没人注意这边,游木却如芒在背。濑名深深地凝视他,好像有无穷的耐心等着他。

尽管姓氏有着勇气的谐音,但它似乎总在游木的感情问题中缺席。游木不敢直视濑名的眼睛,他害怕开口,怕自己说出什么伤人或违心的话。

在舞曲变得抒情的时候,游木终于发出声音:“对不起——”

“我确实...

【泉真】青果(2)

#已出柜泉×未出柜真

#扭蛋文卡了,先写这个,大纲文,没准数

#濑名泉真香警告(ntm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3)


【6】

没了眼镜的游木真只能勉强看着有人走来,手突然被谁攥住。被毛巾遮蔽的视野框出化妆师的脸,太近了,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好像稍不留神那个蜗居在心底的秘密就会随着吐息跑出来。他得保持冷静,像普通的直男那样自然坦荡……可那人的手干燥又温暖,勾起的指尖蛇一般钻进他的指缝,轻柔地抹去水珠,他只觉得无形的蛇信舔舐着手掌,仿佛被扼住了命脉。

游木的脑袋空白一片,上次这样慌张还是在去年首次主持项目发布会的时候,可即使那时也不...

【泉真】青果(1)

#已出柜泉×未出柜真

#临时起意写的,偏大纲文,言辞行文和细节都很不讲究,纯粹图自己爽(。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2)


青果


【1】

濑名泉,作为一个大学毕业前就向亲友坦白性向的gay,二十多年来的人生可谓顺风顺水。事业有成自然不必说,样貌英俊谈吐优雅,最关键的是难得乐意做1号的稀有品种,在圈内也是相当热门的明星人物。不过濑名不怎么喜欢去指向明确的gay吧,因为受不了过于热情的零号搭讪,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擅长饮酒,最多是去朋友新开张的酒吧里露个面,坐在隐蔽的角落喝杯冰柠檬,再顺便吐槽为了心上人一则简讯就笑容满面的友人。...

【泉真】偶像扭蛋(2)

#文里的活动服投票参照hekk的服装投票,泉是医生,真是真夏

以上,祝阅读愉快


传送门 → (1)(3)


【3】

翌日清晨,游木是被耳边细密持久的“游君”给弄醒的。

他睡眼惺忪地翻身,想去拿手机,却感觉脸颊下压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还会挣扎扭动。睡意魂飞魄散,他噌地坐起来。

再仔细看,那个把他吓了半死的罪魁祸首正是扭蛋濑名泉,正狼狈地躺在枕头的凹陷里,脸上的眼镜都歪了。游木这才反应过来,好像是自己压到了他。

“抱歉……”他用两根手指捏住濑名的手,小心翼翼地将他拉起来。濑名表情不太好,显然还沉浸在方才被庞然大物碾压的恐惧中。可意识到游木的视线,他轻咳着岔开...

1 / 3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