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谁(3)

#阴阳师paro 因为有前世设定所以泉的性格有po主流的拆分合成,态度盐()食用请留意

#最近沉迷钓鱼……拖了很久抱歉,没能一次完结,但结尾已经差不多了

BGM→《最爱》福山雅治


传送门→(1), (2)

以上,祝阅读愉快w

 

07

濑名泉感觉自己在不断下坠,穿过如同连环套索层层堆叠的梦境,有些是他记忆中的片段,但更多是陌生的场景,唯一熟悉的是一个频频出现的有着亚麻金短发的男孩,人偶般安静乖巧,翡翠绿的眼睛像无机质的玻璃珠,透不出任何生机。无数更迭的梦境中,濑名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躲避狰狞的鬼怪,或者夜深人静时独自缩在墙角啜泣,连哭声都被吞回肚子里。

唯有面对一只雪白的流浪猫时,那个男孩儿的眼睛才会亮起来。他把偷偷省下的饭菜带出门,小心翼翼地蹲在猫咪身旁,犹豫着能否换来抚摸柔软的皮毛的权利。男孩给白猫起了一个毫无创意的名字,还生怕猫咪不满意似地解释道:“因为我叫游木,你叫小雪的话,我们听起来就像一家人了。”

吃人嘴短的猫很给面子地蹭了蹭他裤腿,叫游木的男孩露出惊喜的灿烂笑容。

濑名站在不远处看着一猫一人,他已猜到这些是谁的记忆。濑名从不认为自己是爱心泛滥的人,可不知为何,只是这样旁观着,他就情不自禁地随同男孩高兴或悲伤。

可惜游木的笑颜没能维持多久,当濑名坠入下一层梦境时,他已跪在路边搂着被车撞飞的白猫无声流泪,即使如此悲恸,他还下意识地压抑着痛苦,好像哭声稍微响亮一点都会引来注意,把猫咪从他身边夺走。

就在濑名以为夜幕将把男孩连同猫一齐吞噬时,有个稚嫩却高傲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只猫已经死了,你再这样会拖累它转生的。”

路灯恰到好处地亮起,泪流满面的游木仰起脸,看见一个像从童装画报里走出来的少年正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他看起来似乎非常不耐烦,好像关注许久实在憋不住,才好心过来给句忠告。

濑名没想到,原来自己那么早之前就和游木就见过面了。

游木小小地瑟缩一下,仍不肯放手。年幼的濑名很不满地“啧”了一声。白猫的亡灵凑过来,冲他喵喵叫着,濑名听懂了它的意图。

“不能转生也无所谓吗……真麻烦,我知道了。”

他随手捡起一块碎石砾,在柏油路上画出一个不怎么圆润的阵图。

小孩子的注意力被奇怪的图形吸引,游木抹了抹眼泪,困惑地偷看对方一举一动。

“把那只猫放到中央。”小濑名煞有其事地拍拍手,见游木不肯,没好气地说:“你听我的就对了,我会让它复活。”

游木将信将疑地照做,刚放下猫咪,就看见濑名咬破自己手指,血液被挤到地上,他吓得抽了口气。

吸了鲜血的阵图开始发亮,被放在中央的尸体上方渐渐析出一只半透明的猫咪,就像白猫的投影,仰着头,听话地望着施法的濑名。

濑名泉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和生灵签订契约,其实他很紧张。可在游木的梦境里,故作成熟的小濑名似乎真有种稳操胜券的做派。

少年默诵烂熟于心的口诀,紧贴在胸口的翠玉也安抚似地散发热度,他很快便放松下来。尚在人间徘徊的猫咪亡灵变成了式神,以血为契,生龙活虎地站在死去的肉体上方。

见忘记了哭泣的游木仍呆呆地盯着阵图,濑名突然想起来,凡人是看不见式神的。就算他让白猫“起死回生”了,眼前这家伙也不知道。他不禁有些泄气。

原本在发呆的游木却忽然笑起来:“它真的活过来了!”

变成式神的猫咪通体微微发亮,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疤痕,只是额头和脊背的毛变成了浅灰色。

这回轮到小濑名惊讶,显然他没料到这个爱哭鬼还有阴阳眼。虽然哭的时候很没出息,但笑脸意外让人心情不错。濑名顿时成就感爆棚,然而不待他得意,对方捋着猫身上的斑纹,忧心忡忡道:“你是不是有点脏了?背上都是灰。”

小阴阳师这次真生气了:“那叫花纹!烦死了!你是笨蛋吗!”

通过血液完成契约的式神多少会受到主人影响,这只白猫也不意外,濑名自信满满地认为它这样的花纹很时髦,竟有人敢说脏,岂有此理!

游木被他吓得连连道歉。濑名不跟他一般见识,摆摆手说,不过这只猫得归我了。

游木显然有些难过,却还是微笑着摸摸猫的脑袋,说:“太好了小雪,不用再流浪了。”

“你也赶紧回家吧,天这么晚,大人会担心的。”

男孩漂亮的绿眼睛暗淡下去,他垂着头嘟囔:“他们不会注意的。”

在父母无限宠爱中长大的濑名不解地皱起眉头。游木最后不舍地挠挠猫咪的下巴,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皱巴巴的卡通创可贴,递给濑名泉。

“给你……贴上这个就一点都不痛了。”

濑名诧异,他自己都快把手指的伤口忘干净了。虽然他不喜欢随便收陌生人的好意,更何况还是贴皮肤的,但那条图案幼稚的创可贴好像生出了魔力,引诱他伸手去拿。

“谢谢你救了小雪,再见……会魔法的哥哥!”

濑名怔住,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男孩已经跑远了。

梦中的场景再度崩塌,濑名泉知道自己又要跌入新的梦境。眼睛像被蒙上黑纱,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谁在惊慌失措地叫着他的名字,困惑的惊恐的绝望的,潮水般涌入耳中。他仍在下坠,突然有股力量揪住他胸口,决绝地将他从粘稠沼泽一般的黑暗中拉出来。那些徘徊在脑海的呼唤迅速褪去,视野变得明朗起来。

他醒了。

眼中是熟悉的天花板,濑名转动视角,看到不远处专心读书的朱樱司,身后是被谁画满涂鸦的白墙。

原来是在事务所。濑名紧绷的神经刚松懈,想到梦中频繁出现的另一个人,他又紧张起来。

“游君呢?”

“濑名前辈?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游君在哪儿?”

“那个游木君吗,他已经回去了。”濑名泉转头,这才看到回答他问题的朔间凛月,后者正舒服地躺在起居室的懒人沙发里。

“回去?”濑名泉皱眉:“难道他出什么事了?”

“小濑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太一样吗?”

“什么——”濑名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听见有谁在叫他。

[濑名先生。]

那声音好像来自很远的地方,仿佛置身深谷之间,一声呼唤就激起无数回音,在他脑中盘旋作响,就像之前在梦中那样。

他看看无动于衷的朱樱和朔间,显然他们什么也没听到。

濑名的头突然隐隐作痛,那些声音似乎察觉到一般,胆怯地停止了。

“游君?”他试探地回应。

[对不起……][濑名先生。][对不起……]

有点吵,他按住额角,可奇怪的是,他竟没有对这些声音产生一丝一毫的反感。

[对不起。]

道歉的声音逐渐变弱,忽然降临的寂静让他没来由地心慌。

“游君他在哪儿?”这次濑名的语气愈发迫切了。

朱樱茫然地看看他,又求助地望向朔间。这时门突然开了,鸣上岚端着水杯走进来。

“游木君的话,人家的雪鸮已经把他安全送回去了。”

濑名闻言,立刻起身。朱樱见状赶紧拦住他,鸣上则挡在了门口。

“小泉你现在魂魄非常不稳定,不可以再乱跑了。”

“我有事找他。”

“濑名前辈你现在身体里有游木先生灵魂的fragments,贸然见面是十分dangerous的行为!”

濑名泉愣住了。

“昨晚人家赶到的时候,你们都昏过去了。游木君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靠他的灵魂碎片固定了你不稳定的魂魄。”

难怪他不时听到游木的声音,原来对方的灵魂碎片融入了自己体内。

“可恶。”濑名泉沉默许久,只憋出一句不甘的叹息。他深知不该迁怒同伴,语气却还是忍不住恶劣起来:

“但鸣君向来都很谨慎吧?他现在情况比我危险,为什么要让他走!”

鸣上似乎也有些介怀:“人家也不希望他回去,但一听说自己可能会干扰到小泉恢复,那孩子几乎是恳求着想离开的。看到男孩子这么痛苦人家实在于心不忍,而且他也保证过绝不会乱跑。”

想到那些忏悔的心声,濑名不由捏紧了拳头,他总算明白为何对方不停道歉。就像他窥见的过去记忆里那样,游木一定是把周围人的不幸都归咎到自己身上。现在那家伙恐怕就和儿时一样,将自己连同痛苦和恐惧一齐关在房间里。

 “……他情况怎么样?”

鸣上叹气:“身体状况没有大碍,只是之前小泉你有一会儿灵魂不稳,波动很大。游木君大概感受到了,所以情绪不太好。”

“毕竟一部分灵魂在小濑体内,你一旦痛苦,他也会感同身受。”朔间慢悠悠地换了个坐姿。

濑名泉垂下头,之前徘徊在耳畔的声音像冬眠一样沉默着,他突然很想再听一听。胸口的符玉细微地震颤,像是回应一般,他终于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只是这次有哪里不太一样。

[泉桑。][对不起。]

那句呼唤亲切自然,不像游木真面对自己时那样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他刚要激动的心情迅速冷却。

以为前辈总算安分下来的朱樱司刚坐下,就见濑名泉披上了外套。

“我出去一趟。”濑名的神色平静又坚定。

鸣上岚仔细打量他片刻,和朔间凛月交换了眼神。

濑名泉自然明白同伴们的顾虑:“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放心,我不会去见他。”

守在门口的金发青年无奈地妥协了。

濑名走出事务所,外面天色已晚,他居然睡了将尽一天的时间。远处天际泛着晚樱般的粉色,他忽然想起数日前也是这样一个黄昏,他兴致缺缺地去游木家解决地缚灵问题,过去的回忆飞快略过,回过神的时候,他已再度绕到了那栋公寓楼下。

楼上住户零星点亮了灯火,属于游木的那座阳台还是漆黑一片。不过这次濑名能感到微弱的结界灵压,应该是游木自己设的。

濑名泉掏出一张人型符纸,之前被他命令守在游木身边的灰猫的拟态肉体早就被鬼怪撕碎了。既然他现在不便亲自出面,只能让式神继续代替自己留在对方身边。

现形的灰猫灵敏地沿着公寓外墙溜进了游木家的阳台。没过一会儿,窗户就透出了亮光。

濑名泉仰头望着那块被窗框圈起来的光,他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傻,就像大学里表白得不到回应却痴痴守在楼下的失败者。

突然有谁在他耳畔轻声说了句[谢谢]。

“游君……”明知对方根本听不到回应,濑名还是下意识喃喃。

[对不起。谢谢你。][濑名先生……]

濑名泉很想冲着那扇窗户大吼一声“你根本没必要道歉”,一瞬间有太多话涌到嘴边,他却如鲠在喉。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痛恨自己的无能,除了召唤式神,他甚至无法好好传达一句安慰的话。

那个前世的亡灵大概会很擅长安抚游君吧。濑名没来由地想着,他有些后悔,当初为何没问对方,灵魂碎片到底有什么影响。

会让他窥见谁的记忆,开始在意谁,忍不住频频想起谁。

他想质问另一个自己,胸中不断膨胀的难以名状的情愫,究竟是前世缱绻深情的残骸,还是他这一世独一无二的悸动。

夜幕低垂,晚上的风很凉。濑名深深地看一眼依旧亮着灯的阳台,双手合十,开始专心吟唱冗长的结界咒语。

确保新的结界万无一失之后,濑名泉已经虚弱得要扶着长椅才能站稳,强大的法术几乎掏空了他全部的精神力,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该走了。

濑名从来不是那种告白之后待在楼下等待命运宣判的人,他明白如果自己再待下去,就会克制不住冲动上楼,用法术撬开房门,狠狠责备游木的莽撞和自说自话,然后再用尽所有力气抱住那个吓呆的笨蛋。

他忽然有些理解那个前世亡灵的心情了。

 

 

游木真抱着那只灰猫,像小时候躲避怪物那样缩在阳台的角落里。濑名泉虚弱的灵压渐行渐远,他这才鼓起勇气站起来目送那人几乎淹没在人海的背影。

灰猫从他怀中挣脱,灵巧地跳到阳台护栏上,柔顺的灰色皮毛随风浮动,游木真忍不住摸了摸猫咪的脑袋。

“我几乎都忘记了,没能认出你真抱歉,小雪。”游木怀念地说,已完全变成灰猫的式神抬头看他,它有一双和主人一样漂亮的蓝眼睛。

“谢谢你保护了我。”

猫咪乖巧地叫了一声。游木看着它剔透的水蓝色眼睛,突然鼻头一酸,他小心地把猫圈入怀中。他想自己大概已经病入膏肓了,不然为何会觉得式神的身上有一股濑名泉特有的混着柔顺剂和香水的气息。

“泉桑,怎么办……”他把脸埋进猫咪柔软的皮毛里,“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他了。”

 

 

08

之后几天,游木真都待在家里相安无事。鸣上岚前来拜访的时候,被他家门外巨大厚重的结界惊呆了,连连感叹。

“濑名先生还好吗?”

“他恢复得很好,游木君也没问题的话,差不多可以归还碎片了。”

游木赶紧点头:“我随时都可以。”

“又要让你出一趟门了,因为做这种事还是在一个和你们俩都没关联的地方比较保险。”

鸣上岚是健谈又好相处的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两人闲聊得轻松愉快,原本很紧张的游木也放松许多。鸣上问他濑名都教了哪些阴阳术。游木真掰着指头说了一遍,又补充道:

“还有一个,濑名先生说是危机时候才用的‘救命咒语’。不过……好像不总是奏效。”

鸣上只觉好奇,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厉害的咒。游木真描述了一下,鸣上讶然,连连摇头。

“怎、怎么了吗?果然是我把咒语记错了吧……”

“没有,这确实是条‘救命咒语’,”鸣上笑眯眯地说,“看来小泉很重视游木君呢。”

得到阴阳师的肯定,游木便放下心来。鸣上岚没告诉他,这是只有特定人才能使用的特殊咒语,只有游木真默诵,濑名泉才会赶来解救。

 

 

两人抵达了事务所附近的一套复式公寓。鸣上说这是为了应对加班而置办的休息场所,每人都有一间卧房,虽然常驻的只有朔间凛月一人。鸣上说要做点准备,给游木指了房间位置后便离开了。

游木好奇地推门而入,这套房子的装潢隐约透着濑名泉的风格,据说最初负责人就是濑名,但因为他们的上司带头“破坏”整体风格,其他人也跟着随心所欲地置办家具,所以到处都是风格各异的物品,倒也有种古怪的和谐。

当他在研究一座倾斜橱柜时,门被打开了,来者是濑名泉,两人目光相撞便迅速错开。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最客套的僵硬问候后,游木真陷入了词穷的窘态。他拘谨地坐在沙发里,无限懊恼着自己的笨拙。他偷偷瞄一眼对面的濑名,对方面无表情的时候格外拒人千里。他收回视线,心里有些刺痛。

都怪自己当时招来了恶鬼,游木难过地想,害得刚补全了灵魂的濑名先生又遭遇危险,之前还麻烦他教阴阳术,他大概早就烦死我了。

“别说傻话了!”

始终沉默不语的濑名泉突然大声呵斥。游木被他吓得挺直了腰板,一头雾水又不敢发问。

濑名泉自己也愣住了,掩饰尴尬似地垂着头摆弄手机。原本蜷在游木膝上的灰猫一跃而起,跑到主人的脚边蹭了蹭。濑名挠挠猫咪下巴,眉目低敛,神色温和。

游木真借机放肆地偷看几眼,对方察觉到视线,抬头看他,他慌忙找个话题。

“我之前想起来了,这只猫是当初濑名先生救下的小雪对吧?”

濑名“嗯”了一声,似乎并没兴趣多看他,又低头逗弄式神。

游木还在坚持这个话题:“当时能遇到濑名先生真是太好了。”

濑名泉一愣,紧盯着游木。被长得很好看的人露骨地盯着很难不脸红,游木只觉自己脸在升温,他不明白为何对方视线突然如此灼人。

“你现在也这样认为吗?”

游木怔住,他脸更红了,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应。濑名问得很认真,这让他觉得不能随便敷衍,可顶着这样的视线说心里话,难度实在太高了。

在他几乎要撑不住要投降的时候,门再度被打开,鸣上拖着打呵欠的朔间走进来。

“哎呀,”鸣上敏锐地读出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氛,“人家来得不是时候吗?”

“不、不,没什么的。”游木真获救般松了口气,他悄悄瞄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濑名泉,那人仍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被打断的烦躁懊恼,依旧毫无遮掩地直率地凝视着他。

游木不自在地别过头,他不习惯被人长时间注目,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濑名泉。

 

和游木独处的时候,濑名泉本来并不想靠对方太近,生怕再给那人造成额外压力。游木很怕自己,濑名一直都很清楚,主动和他联系学阴阳术大概也是为了能一劳永逸,之后不必再见到自己。也许频频看到他这张和前世亡灵一模一样的脸,就已经让游木很难受了。

不过,濑名泉明白,不给对方造成压力也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不想也不敢靠游木太近,如此一来就不必听到对方试图逃避自己的惊慌心声。

然而,当他们坐在沙发里相对无言的时候,濑名听到游木真又开始不断自责,甚至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活该被他讨厌。濑名泉终于受不了那些妄自菲薄,忍不住吼道:

“别说傻话了!”

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啊。

可话尚未出口,他就看到对面的游木真吓得浑身一哆嗦,绿眼睛里都是惊慌失措。濑名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懂自己在否认什么,更不可能明白他之于自己有什么意义。

灰猫适时的登场化解了僵局。濑名把注意力转移到猫的身上。游木显然也很喜欢这只猫,毕竟就算变成了式神,也曾是陪他度过童年里短暂欢乐时光的玩伴。

“当时能遇到濑名先生真是太好了。”游木由衷地说。濑名泉低着头,不想承认对方的话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突然,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喃喃道:[就算现在我也……]

濑名泉一惊,迫不及待地高声问:“你现在也这样认为吗?”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样期待又兴奋的模样,冰蓝色的眼睛像被晨曦照亮的海面,泛着温暖的波光。游木真愣愣地望着他,脸颊越烧越红,支吾着错开视线。

两个不速之客突然推门而入。濑名有点不满,但眼下他更在意游木的回答。可惜那些乖乖袒露游木内心想法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不过没关系,濑名泉心想,目光灼灼地盯着游木的侧脸。等一切尘埃落定了,他会让对方亲口回应自己。

 

人到齐了,正事也该开始了。鸣上岚和濑名低声讨论几句之后,面对面坐好。鸣上开始默念咒语,濑名则闭上眼半垂着头,隐约能看到他微微颤动的睫毛。气氛凝重,游木真也正襟危坐,紧张地等待着。

半晌,鸣上岚的神色愈发困惑起来:“真的很奇怪,明明应该已经生效了。”

游木立刻紧张追问:“怎么了?遇到困难了吗?”

濑名泉看向游木,欲言又止。

鸣上也看向一脸茫然的游木真:“游木君的灵魂碎片始终没有回应,它似乎……不愿从小泉体内离开。”

 

-TBC-

 

评论(4)
热度(13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