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25-26)

25

正准备从小店离开的时候,金在中突然被施了法术般驻足,郑允浩顺着他视线看过去,目光尽头是一串挂在铁制树枝上的小动物吊坠。

“居然还有小象!”

金在中兴奋地窜过去,抓起一个绿色小玩偶翻来覆去地看:“做得好精致啊,允浩你看,耳朵上还有朵小花!”

郑允浩好笑地凑上去,那确实是做工精良的布艺品,不过也没可爱到要啧啧惊叹的程度吧?比起看简笔画般的布偶,金在中的反应更吸引郑允浩注意。

见他一手拿了三四个挂坠,郑允浩忍不住问道:

“在中很喜欢大象?”

金在中用力点头,像小孩子确认自己心爱玩具那般认真,目不转睛地比较着在郑允浩看来毫无区别的布偶。

“去年泰国有个生意,我过去待了两个月,一有空就去象园。回国前我就把那家给买下来了,这样我想骑大象就可以飞过去骑。诶允浩,你看这两个哪个更好?”

郑允浩仔细看了半天,并没发现颜色之外的差别,便指了指更顺眼的绿色。

“好。”金在中眉开眼笑地把那个小象攥在手心里。

精挑细选之后,金在中心满意足地捧着一堆饰品去结账,小清新式的别致,和他平常的风格不太一样,不过他还是很喜欢。

去付款时年轻的老板娘正在跟丈夫撒娇,说要吃街口的鱼粉,店老板好脾气地哄她说,好歹等客人离开。金在中沉默地签完字,立刻回头寻找郑允浩,直到看见那个簇拥在衣帽中央的高挑身影,他才觉得心里踏实了点儿。

郑允浩始终站在门口耐心等候,手里还替他拿着喝了一半的奶茶。金在中一逛起店就来劲,老早把热饮塞到郑允浩怀里,自己忙着看衣服。整条街都逛完了,他才想起来自己奶茶还没喝完。

“在外面等干嘛,多冷啊。”金在中说着,示意郑允浩把饮料给他。

“没事,不在风口,不冷的,”郑允浩冲他笑,却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别喝这个,都凉了。我再给你买杯热的。”

金在中心里高兴,却克制地抿了抿嘴角说:“允浩,我想吃鱼粉。”

“好啊,我记得那头街口就有卖的。”

这回金在中终于抑制不住微笑起来,他徒劳地用手遮掩,笑意却从弯成月牙的眼里流泻而出。其实金在中根本没那么想吃鱼粉,但他就喜欢这样有求必应的郑允浩。

看着喜笑颜开的金在中,郑允浩有点不解,没想到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大老板对这种路边摊如此钟爱,一听有得吃就乐成这样。

有空问问昌珉,哪儿有口碑比较好的鱼粉摊。郑检察官默默在心里记下一笔。

吃完鱼粉,惬意的单车旅行也到了尾声。天色已晚,考虑到金在中还有约,纵是不舍,郑允浩也只能把对方送回家。

比起心生落寞的司机,金老板的兴致倒是依旧高涨,坐在副驾座里摆弄新买的工艺品,还大方地把一个布偶饰品送个了郑允浩。

“这个送你。挂手机上,免得总是找不到。”金在中说着,贴心地替他把挂坠弄好。

郑允浩很感动,虽然挂手机链不是他风格,但这毕竟是金在中送的,更何况,对方还强调自己也买了个一模一样的,别在他同款的手机上。

这也能算个情侣款了吧,郑允浩有点小开心,甚至想跟朋友炫耀一把,不过他此刻还不知道金在中挑的情侣款是一对卡通布偶。

“其实开个小店,做点小玩意儿卖卖,就这么过一辈子也挺不错的。”金在中把玩着手机上的饰品,忽然说道。

郑允浩匆忙地撇他一眼,金在中线条柔和的侧脸几乎要融入夜色,眼睛却依旧亮晶晶的。

“如果那样,我就见不到在中了。”

金在中轻声哼笑,异于他往常爽朗清亮的笑声,温柔而怅然。

“是啊,幸好我是个大老板。”

郑允浩一愣,他差点忘记了金在中还有个轻奢品创始人的高贵身份。两人相处时总会天南地北地聊,金在中什么都能说,但鲜少提起自己的过去。很多次郑允浩想询问,却生怕无知的好奇心会刺痛对方。他作为检察官的机敏谨慎和伶牙俐齿,在金在中面前总是毫无用武之地。

郑允浩这边还在酝酿如何接话,金在中却早已脱离上个话题,兴冲冲地摸着挂坠嘟囔:“你说我要不要也设计一套挂链呢,好久没搞小饰品了。”

“等设计出来,我一定买一套支持。”

“买什么买,我送你啊!”金大老板不高兴了。

郑允浩笑得开心,还得努力维持稳重的语气:“可不能总是占在中你的便宜。”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再说,你以为我的便宜这么好占嘛?才约了我一次而已别太得意了郑允浩!”

金在中故作不满,在副驾座里手舞足蹈,像是被冒犯了的炸毛的猫咪。

“是是,金老板我错了,请问以后还能约你吗?”郑允浩赶紧示弱。

“我考虑考虑,”金在中心里满意了,嘴上却还不放松,“看你表现。”

 

 

26

快到公寓的时候,金在中的手机铃响了,他皱了皱眉,没有接听。

郑允浩偷偷瞥他,却不知是否该开口。

“允浩,你在公寓门口把我放下就好。”金在中说着,拇指飞快地打着字。

郑允浩依言把车开到他们那个戒备森严的公寓前,底楼大厅里的灯光透过玻璃门照亮了台阶,他发现那里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检察官的敏锐嗅觉告诉他那个人有点古怪,不待他停稳车子,金在中已匆忙打开车门跳下去。

郑允浩心里登时警铃大作,都顾不得熄火,紧随其后跟出去。

“万贤哥,你怎么来了?”金在中朝门口那个西装男挥手,对方显然非常开心,三步两边就跑过来。

之前逆光没看清,此刻郑允浩才发现那个人怀里居然是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眼中和善的暖意退尽,露出尖锐冰冷的锋芒。

站在他前面的金在中自然不知道郑允浩此刻杀人般的眼神,不过他也被西装男怀里的花束吓了一跳,下意识开玩笑道:“万贤哥你这是要去追哪个女孩子啊?”

“在中,你去哪儿了,我一直在等你。”被称作万贤的男人并没回应金在中的玩笑话,只是紧盯着他,语气宠溺又无奈。

金在中回头一瞥,被身后黑着一张俊脸的郑允浩吓得浑身哆嗦,顿时尴尬地干笑两声。

他知道郑允浩绝对误会了什么,可眼下情景太突然,就连他自己都没消化,更不用说一头雾水的郑允浩了。

这个候在公寓外的男人是他熟人,朴万贤,虽说相遇非常机缘巧合,但相识以来对方也给予自己不少帮助,两人没事儿也会吃个饭喝点酒,金在中一直把他看作可靠的大哥。

然而,真正的大哥根本不可能突然穿着笔挺西装怀捧艳红玫瑰来见自己。

朴万贤对自己的心思,金在中多少能猜到一点,可他无法回应,便只好在对方袒露前假装一无所知。其实金在中不止一次话里有话地跟他说过,自己想和他做一辈子好哥们,可朴万贤也不止一次暗示他,比起外面那些不靠谱的男人,在中你何不选择依赖我呢。

之前金在中在车里接到的电话,就是朴万贤打给他的。不用接听金在中也能知道,对方肯定是催自己赴约,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人竟已迫不及待到亲自来公寓接他。

如果知道朴万贤要来,还是这样盛装打扮带着玫瑰来,金在中怎么也不能让郑允浩撞见啊!

“在中?”见金在中迟迟没反应,朴万贤也有些焦虑起来,他还有很多要问对方的,比如那个背后灵似的眼神凶恶的男人是谁,为什么在中会和他在一起,他们去干什么了,两人究竟什么关系。

郑允浩死死盯着眼前那个男人,仅凭三言两语他就彻底读出了对方对金在中的爱慕之情,两人似乎相当稔熟,怕是比他认识时间更长。这些结论令郑允浩愈发不安,西装男靠近金在中一步,郑允浩胸腔里的怒火就高涨一丈,他甚至开始估算三人的距离,如果那个男人敢朝金在中伸手,他就赏对方一个过肩摔。

“对了,差点忘记介绍,这是允浩,住我隔壁。这是万贤哥,帮过我很多的朋友。”

电光石火间,金在中侧了个身,若无其事地做起介绍来,好像空气里剑拔弩张的火药味根本不存在。

朴万贤还想追问,郑允浩却已经礼貌地伸出手来:“万贤哥你好,我是在中的朋友郑允浩。”

滴水不漏的问好,不卑不亢又不失礼节,同时又巧妙地把金在中划到自己身侧,顷刻间就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朴万贤岂会察觉不到对方掩藏的敌意,但金在中正眼巴巴地注视自己,他可不忍拂了对方面子。

“你好,我是朴万贤。我现在跟在中有约,赶时间,就先失陪了,”说罢,朴万贤立刻转向一旁的金在中,“走,跟我上车吧。”

金在中迟疑了一下,看了眼身边的郑允浩,后者正沉默地凝视自己,剑眉紧锁,眼里有些期许又有些不安。

他没来由地想起少年时见过的一只弃犬,遍体鳞伤的幼体瑟瑟发抖,投向自己的目光恐惧又渴求,让他恨不得想抱在怀里。可惜彼时的金在中连自己栖身之地都没有着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外套留在纸箱里,在幼犬的呜咽声中狠下心快步离开。

郑允浩的名字几乎从他齿间泄出,但朴万贤的目光如芒在背,最终金在中只是咬了咬牙,笑着道别:“我得走啦,今天过得非常开心,谢谢你,允浩。”

郑允浩那仿佛永远盛满明亮星光的眼睛顷刻间暗淡下去,他杵在原地,却像拉开遥远的距离,他望着金在中,嘴角牵起一个礼貌的弧度:

“嗯,我也是。”

金在中只觉得心好像被郑允浩一把捏住了,昔日幼犬的呜咽又在耳畔响起,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没让自己回头扑到对方身上。这种感觉很痛苦,可他不想只图自己好受而随便利用郑允浩拒绝朴万贤,虽然已无法回应朴万贤,那也要尽可能减少对他的伤害。

一方是予以他恩惠的大哥,一方是他不愿错过的意中人。金在中想正式地拒绝朴万贤的示爱,再坦坦荡荡心无芥蒂地面对郑允浩。

金在中跑开两步,还是没忍住回过头,朝郑允浩挥了挥手机,浅绿色的小象布偶在空中荡过一道弧。

“手机联系!”他生怕对方听不见似的大声说,又夸张地摆动手臂,几乎要将挂坠甩出去。

郑允浩微怔,也掏出自己同款的手机晃了晃,玫红色的小象一闪而过。

 直到载着金在中的轿车绝尘而去,郑允浩才缓缓垂下酸涩的手臂。他明白金在中刚才是在安抚自己,这令他感到窝心又懊恼,即使如此,他仍无法控制地猜测着西装男会对金在中做什么。他以为西装男会让金在中为难,以为金在中会向自己求助,可到头来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分量,尽管他们相处得很愉快,可他仍没赢得金在中足够的信任和依赖。

他努力说服自己来日方长,并试着忽略胸口尖锐的刺痛。

-TBC-

评论(9)
热度(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