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回来(上)

#原作背景,第十一届联赛后的夏休期

#很想写的梗不过挺混乱的,希望能圆回来(你

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下篇


回来

 

1

从苏黎世直飞回来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半,在机座上睡了九个多小时,身子都僵成一条钢板,叶修揉着脖子跟在众人后面出了航站楼,大家陆续坐上出租离开。

送走了去酒店的苏沐橙,叶修给住在京城的弟弟打电话,他记得对方答应过自己会来接机。

叶秋对哥哥突然来电很惊讶,他正在应付一桌酒宴,匆忙接了电话,说哥你怎么忽然找我?

叶修说,不是之前跟你说了今晚来接机么。

“我后来不是又说酒局推不掉,让韩哥替我了吗?”

叶修一愣,开玩笑说:“韩哥?你什么时候找了个专属司机啊。”

“哥你在逗我吗?”叶秋诧异,他出了包厢,在安静走廊上耐着性子说:“还能是谁,韩文清啊,他正好有事来北京,还是你告诉我的。”

叶修推着登机箱站在航站楼外,夏夜晚风吹得他打了个寒战。

“韩文清?那是谁?”

 

最终叶秋还是从酒席上早退了,他那个到东一区为国争光的哥哥好像回来时把一部分记忆丢在欧洲了,居然把韩文清这个人忘得一干二净。

韩文清是谁?

霸图十一年来唯一的队长,创造大漠孤烟的拳皇,与斗神纠缠十年之久的宿敌。

以及,去年春节才刚被父母认可的、叶修的同性爱人。

叶秋赶到机场时,叶修正蹲在航站楼外的马路牙子上抽烟,脚边的易拉罐里塞了好几根烟蒂,显然他已经在这儿等候多时。

“得亏我回国前往口袋里塞了张一百块,”叶修看起来怡然自得,丝毫没有失忆的恐慌,“不然烟都没法买。”

“我再问一遍,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叶秋皱着眉,开门见山。

叶修歪头想了想,说:“我刚才上网查了一下,这个韩文清确实来头不小,那么厉害的人居然没参加国家队,我还挺奇怪呢。不对,我打荣耀这么久,竟然完全不知道他,这也太不正常了。”

叶秋眼睛瞪得老大,好像这样就能看穿哥哥的谎话,可叶修始终一脸惋惜地看着手机,上面是关于大漠孤烟的打斗集锦。

叶秋无法说服自己对方在撒谎。

“你在飞机上睡失忆了吗?”叶秋抓过手机,搜韩文清和叶修二人的名字,“你们十年前就交手了,你们打了无数次,一直到你退役。”

叶修还想说怎么可能,话到嘴边却噎住了。

他看到屏幕里一张两人握手的照片,穿着红白队服的是自己,胸口印着兴欣标志,和他面对面的一身红黑的男人面容肃穆,模样很陌生,身上的霸图logo叶修倒是记得。

他盯着照片许久,憋出一句话:“我跟他真的认识?”

岂止认识,都熟到相好的地步了。叶秋忍了忍,没把这话说出来,他怕他哥受冲击太大摔了手机。

叶修又研究了半天照片,那张是他们第十届半决赛时的一场擂台,图片报道写得很煽情,措辞夸张地描述了他和韩文清十年来战场上的恩怨情仇。

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去年和霸图对战时,他似乎并没跟这样一号人物交过手,还有那个什么岩浆的场景,荣耀职联有这张地图么?他怎么从来没见过。

靠自己回忆实在没头绪,叶修决定换个角度入手。

“对了,你不是说他来接我吗?怎么人还不来?”叶修想起之前跟弟弟通话,对方话说到一半撂下电话,过了一会儿又急匆匆打过来说自己去接他。

“我给韩哥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叶修挑眉:“他经常不接电话?”

叶秋耸肩:“据说长年静音,跟你一个样。”

叶修无语,干嘛扯上我。

“那还在这儿等他吗?”叶修拍拍车子,候机大厅外不准停车,不远处巡警已经张望好几次了。

“走吧,我给他留言了。”

“你们还挺熟的嘛。”叶修觉得奇怪,跟电竞圈毫无交集的叶秋不仅有别省战队队长的手机号,还熟悉到拜托对方来接自家哥哥的程度。

更何况,按照报道的说法,他这个哥哥跟韩文清还是冤家路窄的宿敌。

“你俩更熟,我是因为你才认识他的,”既然车里是两人的密闭空间,叶秋说话也不那么顾虑了,“你们关系好得很。”

“没事儿相约竞技场的关系吗。”叶修笑道。

“比那个近。”

“赛后一块儿抽根烟?”

“比那个还近。”

叶修实在想不出自己和这个面容严肃的男人还能有什么交集了。他刚才看了不少韩文清的资料,相关标签都是铁血真汉子,和自己风格大相径庭,不太可能是好朋友,顶多是惺惺相惜吧。

叶秋沉默片刻,决定把话都说开,没准说完了对方一受冲击记忆就恢复了。

“你俩是谈恋爱的关系。”

叶秋说完就听见手机哐当撞门扶手的声音。他匆忙瞥一眼副驾座,和自己长得一样的那张脸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他,这场景有点吓人。

“我不会是坐飞机飞到平行世界线了吧。”叶修嘟囔,从叶秋跟他提韩文清开始,他就觉得一切都亦真亦幻。现实和他的记忆有部分重合,譬如荣耀譬如世锦赛譬如叶秋苏沐橙,而有些却完全不同,但凡跟这个韩文清牵扯上关系的,没一个和他记忆一致的。

“你肯定是部分失忆了,”叶秋肯定地说,“关于韩文清的一切你都不记得了,但那些都确实发生过,你刚才应该也确认了。”

叶修把掉在夹缝里的手机抠出来,开始翻通讯录。韩文清的名字出现在H列表的首位,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竟然还将其设定成快捷键。

他试着拨出号码,直到回铃音转为忙音,对方始终没有回应。

叶修收了线,总感觉这个之于现在的他而言素未谋面的恋人不太靠谱。

“现在咱去哪儿?”

“回你家。”

“我没带钥匙啊。”

“出国前你把钥匙留给韩哥了,他在北京的这几天就住那儿。”

“我俩不会已经同居了吧?”叶修小心翼翼地试探。

要是法律允许就差办个证了,叶秋腹诽,但他还是换了个委婉点儿的说法:“他平常都在霸图,正好夏休期来这边看看你。”

叶修觉得车里冷气开得有点足,胳膊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又看了看那张握手相片,还是无法想象那个陌生的黑脸关公会千里迢迢来京城看看自己。

尽管对同性相恋接受度良好,可叶修搞不懂他怎么会跟这样一个和自己迥然不同的人好上了。这个韩文清性取向看起来明明比铁棍儿还直。诚然他游戏水平还不错,可叶修再怎么热爱荣耀也不至于找个竞技高手长相厮守,过日子又不是打擂台,这点起码的理智他还是有的。

“我跟韩文清怎么好上的?”叶修诚恳地发问。

“……我不知道,”叶秋好像被勾起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咧了咧嘴,“你向家里出柜时候已经跟他在一起了。”

“你是我弟弟都不知道啊?”

“一个长年家都不回电话都不打的混蛋哥哥跟谁处对象我怎么会知道?”叶秋怒。

“啧啧,我还指望着能靠你帮我找回记忆呢。”叶修无视了对方的抱怨,反而嫌弃起弟弟来。

叶秋瞪他,片刻后说,其实你可以问问苏沐橙。

“沐橙会知道?”

“你们都是电竞圈的,又在一块这么久,她对你平常生活肯定比我了解。”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委屈,叶修笑了,安抚地拍拍叶秋的肩,立刻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苏沐橙怎么也没想到,叶修突然打电话过来是因为他失忆了,向她询问所谓的恋人韩文清的事。

她刚洗了个热水澡换上睡袍,窝进舒服的大床上听叶修淡定地讲述来龙去脉。叶修显然已经开始接受自己对象是宿敌的现实,全程云淡风轻自带吐槽。

“所以你就是把韩队的事全部忘了,其他却都记得清清楚楚?”

“和他有关的好像也跟我记忆里的不太一样,我记得霸图队长不是韩文清。”

“那是谁呢?”

叶修张了张嘴,答案好像已经溜到舌尖了,可他忽然怎么也记不起那个名字。

炎热盛夏的夜晚,叶修坐在开着冷气的轿车里,突然感到一股恶寒。那种感觉就像是眼睁睁地看着脑海里的记忆被谁挖去了一块,徒留一地狼藉坑洼印证某段过往的存在。

叶修知道自己说错了,不是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同,而是但凡跟韩文清扯上关系的事,他都想不起来了。

“听起来就像韩队在你记忆中消失了一样。”苏沐橙说。

叶修苦笑,说这可不好笑啊,我又没出意外也没撞到头,怎么就突然失忆了呢?

“我觉得先见到韩队本人比较好,你们还联系不上吗?”

“手机始终没人接。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叶修下意识地搜寻关于韩文清的只言片语,好像收集足够多的信息碎片他就能把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恋人形象拼凑出来。

“我也不太和他电话联系,QQ倒是回复挺快的。”毕竟是长期坐在电脑旁的职业选手,这也正常。

“还有谁和他比较熟?”

“张新杰,不过现在这个点儿他应该睡了,明天可以问问。”

“好。”叶修准备挂断了,苏沐橙似乎还有话要说。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忆的?”

“大概回国之后?我觉得我在飞机上睡得特别死,做了好多梦醒来头特别晕。”叶修努力回想,记忆却像被覆了层半透明的薄膜,只能窥见大概,细节却记不真切。

“对了,我以前提过韩文清吗?”

“当然,”苏沐橙的口气好像叶修在问他会不会打荣耀,“我记得你最后一次提韩队是在苏黎世机场,出海关的时候你说过‘要去免税店给老韩买纪念品’。”

“我买了什么?”

“瑞士军刀。”

叶修记得他等叶秋接机时翻行李箱确实找出过一个军刀的包装盒。

“难不成我真睡失忆了……”叶修喃喃。察觉到开车的弟弟和电话那头苏沐橙的担忧,他决定换个轻松点的话题。

“沐橙,你知道我和韩文清怎么在一起的吗?”

苏沐橙声音带了笑意:“网游时候不打不相识,进入联赛又打了几年,打着打着就在一起了。”

“这是死对头打出了感情戏?”叶修忽然觉得曾经的那个自己双商堪忧,这爱情开始得也太不靠谱了。

“虽然赛场上打得不可开交,私下还是挺熟的,毕竟最了解你的就是敌人嘛。”苏沐橙说得很自然,明显是对这一切司空见惯了。

“不会吧,难不成我俩还会打完比赛抽根烟吃顿饭?”

“有啊,霸图和当年嘉世周边的小餐馆都被你们吃遍了。你以前经常赊韩队的账,听说拖到现在也没还完。”

“这种细节就不用跟我说了。”叶修无语。

“每次霸图来H市打比赛,你都要把泡面藏起来,免得被他扔了——他特别不喜欢你顿顿吃这个。不过有几次我看见你们躲在机房偷吃泡面,我一直没跟你说而已。”

“他居然还肯和我一块儿吃?”叶修乐了,尽管他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发笑,好像那是习惯使然。

“大概是他PK输了吧,有一阵你俩特喜欢用这个使唤对方做事。我还记得有一回你输了,季后赛对战霸图的时候一直不能抽烟。”

“靠,这么狠!”叶修愤然,越发不能理解自己怎么就看上了韩文清。

“不过再多细节我就不知道啦,你们平常都是见面聊两句,正直得很,看不出端倪。我也只是凭直觉猜测你们有点猫腻。然后某个夏休期,韩队来H市呆了几天,他走之后你就跟我说你们在一起了。”

“怎么跟按了快进似的,我以前居然这么冲动?”

叶修咋舌,他还没来得及从苏沐橙的话中理清自己是如何产生好感的,忽然就这么好上了,没有一点点防备,年轻的自己太不理智了。

苏沐橙笑了:“还冲动呢,你们认识十几年,五年前才确定关系。要不是你主动跟我坦白,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

“跟这样的人在一块儿确实需要勇气。”叶修煞有其事。

“听你的口气,好像想起来他是什么样的人了?”苏沐橙捕捉到关键。

“没呢,只是听你描述,感觉这人很不好相处啊。”叶修不置可否。听得越多,韩文清的形象越丰满,他就越发觉得这个人陌生,就好像一团剪影,模糊的时候还感到似曾相识,明晰之后却发现和自己想象的不尽相同。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韩文清。尽管听叶秋和苏沐橙的口吻,他俩走到一起简直顺理成章。可失忆的自己没了那份水到渠成的感情,韩文清的照片盯得再久,也萌发不了恋人由心而生的爱慕。

“你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苏沐橙的声音打断了叶修的思绪,“越亲近就越容易有争执。大概三年前吧,韩队来了趟H市,你们那回吵得好像特别厉害,当晚他就坐飞机走了。”

“都这样了还没分手?”叶修讶然。

“韩队可不是会轻易放手的类型啊,”苏沐橙笑着说,“某种层面上讲,你们还挺像的。”

“我可不会死缠烂打。”叶修立马说。

“才不是,”苏沐橙失笑,字斟句酌道,“应该说是执着吧?”

叶修沉默,失去一部分记忆的他处于感情空白期,对苏沐橙的评价也无法感同身受。

“想起什么了吗?”苏沐橙安静片刻,轻声问。

“别担心,没准到时见到本尊就想起来了,”叶修语气轻松,“挺晚了,你早点睡。”

“明天可以问问张新杰,韩队可能会跟他联系。”苏沐橙提议。

 

为了倒时差,张新杰在回国当晚按时就寝,翌日靠闹铃准时七点起床,然后在酒店餐厅吃了顿清淡的早饭。

叶修的电话来得唐突,张新杰正准备饭后散个步。他有点惊讶,原以为刚回国领队会像大部分队员一样睡个懒觉,殊不知叶修只是时差还没倒过来。

“叶队早,有什么事?”

叶修单刀直入:“你跟韩文清联系了吗?”

“韩队?还没有,怎么了?”

看来霸图内部正副队长还没有沟通好,叶修有点失望:“我找他有点事儿,但打不通电话。”

“什么时候打的?”

“昨晚回来之后就没人接。”

“这很奇怪,”张新杰不愧是和韩文清相处多年的搭档,立刻察觉了异常,“韩队哪怕当时不便接听,事后也会尽快回复的。”

“这可完全没头绪了啊。”叶修也觉得蹊跷了,这韩文清怎么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一般。

“我可以联系一下战队的人。”张新杰提议。

“他现在人在北京,出趟门也没人知道去哪儿了。”叶修有点头疼,他明明是想通过韩文清找回记忆的,结果却变成了四处找韩文清。

“那就询问一下他住的酒店前台?”

叶修吸了口气,缓缓说:“韩文清之前住在我家,昨晚开了车去接机,结果在机场没见着,他夜里也没回来。”

他做好了准备应付为何队长会住你家之类的疑问,可张新杰并不惊讶,好像他俩住一起是很自然的事。

看来这也是个知情者。

“如果还联系不上,我认为要求助警方了。”张新杰已经把最坏的可能性也纳入了预想之中。

叶修叹气:“我已经拜托熟人去查车了,打给你也是想碰碰运气。”

“叶队,恕我失礼,请问你和韩队怎么了吗?”

叶修一惊,反问道,怎么说?

“没什么,只是你突然直呼韩队名字,听起来有点不习惯。”

叶修心里一激灵,怎么,难道他对韩文清还有什么昵称吗?他故作冷静:“不喊绰号喊名字不是很正常吗?”

“是很正常,”张新杰平静地说,“其实苏沐橙跟我说了叶队的情况,我之前还不相信,但现在确信了。”

原来沐橙早就联系他了,如此一来叶修也不再伪装,坦荡荡地说:“是啊,我失忆了,你有什么办法帮我一下吗?”

“听韩队说,你在北京的房子他偶尔也会去住,他留在家里的东西会不会让你想起什么?”

“我昨晚翻过了,确实有些我觉得很陌生的东西,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虽然有几件衣服品味还行,不过我也联想不到韩文清。”

张新杰默默无视了叶修对自家队长的吐槽,说:“或者,可以看一下历届联赛和明星赛里韩队的视频?”

叶修的声音听上去毫无干劲:“我搜了一下,好多啊,其实也不是特别有兴趣。果然还是直接见本人比较有效率。如果他联系你了就尽快告诉我吧。”

“对了,我平常怎么称呼韩文清?”叶修一咬牙,还是问出心中疑惑。

张新杰停顿了一秒,平静地说:“老韩。”

“哦。”

挂断电话,张新杰走出酒店大厅。盛夏的阳光明媚灿烂,树荫下仍是阴凉清爽。他走了百米远,还是有些心神不定,叶修那通电话让他感到很不踏实。他拨出队长的号码,那边连接通音都没有,直接跳成了忙音。

素来以严谨逻辑闻名电竞圈的张新杰,此刻心头却涌上一股莫名的不安。

 

叶修体内的生物钟还在艰难地倒着时差,昼困夜醒。坐飞机回来明明很累,却睡到凌晨五点就行了。他昏昏沉沉地从冰箱里找出两片吐司和一个蛋,做了个简单的早餐。看着窗外泛鱼肚白的天空,他忽然意识到冰箱里的食材、双人份的餐具,都在无声昭示着另一个人的存在。

他一下子清醒起来,打开电脑搜起韩文清的讯息来,包括历年的比赛视频,联赛里电竞选手露面不多,明星赛中韩文清出镜率倒是挺高。叶修把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录像看了个遍,令他倍感懊恼的是,他仍旧想不起画面里那个表情严肃的男人和自己的关系。身边的人都在提醒他,那是你最熟悉最亲近的人,可他却连残留在体内心中一丝一毫的情愫都唤不醒。

播放列表自动跳到第十届兴欣对霸图的半决赛,有个片段是叶修登台等待对手的录像。那场比赛大家始终在期待他和韩文清久违的针锋相对,可名单公布后不是众望所归的大漠孤烟,镜头一分为二,分别对准台上的惊讶的叶修和台下面无表情的韩文清。

叶修沉默地看着视频,镜头里的自己忽然笑了。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失忆前的自己会喜欢台下那个冷面硬汉。

丧失记忆本是会令人倍感恐慌和无助的事,可倘若丢失的回忆只锁定在一人身上,结果也只是某人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失忆似乎就不那么可怕了。

从被告知失忆起,到眼下的黎明为止,叶修其实并不那么热衷于找回这段记忆,反倒是身边的人比他自己着急多了。

尽管对那份记忆兴味索然,不过叶修还是挺想见见这个所谓的恋人的,至少要和他打几盘荣耀切磋一下。

墙上的挂钟敲响,六点了,韩文清仍没回来。叶修又试着打了几次手机,听筒里只剩死气沉沉的忙音。

再怎么麻木不仁的人,此刻都会觉得事态有些不对劲了。

叶修耐着性子等到七点半,估计叶秋差不多要起床了,便一通电话拍过去,跟他说韩文清仍毫无音讯。对方立马清醒过来,急匆匆地说我去联系一下警局的朋友。

“这么短的时间还不够引起重视吧?”

“没事儿,那是我老同学,先拜托交通科查个车牌号总可以,”叶秋比他还紧张,好像找不着的是他亲哥,“你也问问你们圈的,说不定他队里的有人知道什么。”

“成。”

叶修现在荣耀职业选手的QQ群里发了个公告,点了大漠孤烟的名让他跟自己私聊,然后又私下询问了几个他熟悉的朋友。不过时间似乎早了点,大家都还没起。

又过了半小时,叶修给张新杰打了电话,令他失望的是对方甚至不知道韩文清此刻也在京城。

窗外的太阳一点点升起,群里也逐渐有人回应他的问话,可惜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混乱的时差驱使叶修去睡回笼觉,他进了卧室,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大床、一个书桌以及壁橱。衣柜里只零星挂了几件外套,穿衣风格和叶修自己的不太一样。床上并排放着两个枕头,一个是被他蹂躏过的,另一个在他回来时就安静摆在那儿,中央有个很浅的凹陷的窝儿。

叶修钻进被窝侧躺着,背后二分之一的空白让他无端有点心慌。倒不是不是孑然一身的寂寥,而是对这个陌生恋人去向的担忧。

他想起苏沐橙那句玩笑话——“就像韩队在你记忆中消失了一样”。

困意搅得他本就混乱的思绪更加错杂,叶修决定暂时不去想,先好好睡一觉再说。然而就在他昏昏欲睡即将入眠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爆炸般震动起来。

“哥,发生怪事了!”叶秋惊慌失措地喊道:“韩哥的车,下高速后就突然不见了!”

 

 -TBC-

评论(38)
热度(39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