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6)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老韩跟着老叶回京城了,这段内容有对叶家双亲的私设,食用请注意


传送门 → (1) , (65) , (67)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43

晚上回到家,叶修给叶秋打电话。哥哥主动来电,十几年来头一遭,叶秋几乎是立刻就接听了,说:“哥你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你就这么盼着我出事啊,”叶修无语,“我这个月底准备回趟家了,提前跟你说声。”

“你居然没拖到年底就回来?”叶秋讶然,却也不是特别惊讶。毕竟叶修跟父亲定这个五年之约的时候他也在场。

叶修继续慢悠悠地说:“对了,老韩也跟我一块儿回去,到时候你记得去接我们。”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叶秋吼道:

“什么?!”

河东狮吼连坐在一边的韩文清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询问地抬头,叶修只是抛给他一个“哥搞得定”的笑容。

“你这也太突然了,都不给爸妈点儿心理准备吗?”

“要不你帮我先说声儿?”

不用亲眼看叶修都知道,自家弟弟正在电话那边狠狠翻白眼:“我就是脑子被门挤了也不会说。”

“我这趟回去就是想全都说开。要是老爷子真不满意我现在成果,把我扣京城了,也没别的机会把老韩介绍给他们了。”

“你也不怕咱爸气得抽过去,好歹循序渐进行吗我的亲哥哥!”叶秋脑补了一下叶修突然满面春风领着个面无表情的陌生男人进家门的场景,顿时汗毛倒竖。

“难得回家,这不想着抓紧把该办的都一块儿办了呗。”叶修的口气好像是带着有喜了的未过门媳妇儿回家办酒席。

叶秋无言以对,他忽然全身无力,心想着爱怎样怎样,随他那个任性的哥哥折腾吧。

玩笑开得差不多了,叶修总算把话题扳回正轨:“先让老韩在你那儿住一下。”

“我是无所谓,”叶秋松了口气,“你先自个儿回家把个人问题解决了,然后韩哥再上门。”

叶修早早把通话调成了功放,以便韩文清也听得见他们的讨论,听到叶家兄弟的提议,韩文清点点头。

“那成,到时老韩先在你家呆两天,我跟老头子单挑,之后老韩再来一块儿混合双打。”

“……随便你,反正我不会帮腔,被关禁闭也别指望我再跟小时候似得傻乎乎替你开门。”叶秋冷漠地说。

“你我兄弟一场,你忍心看我跟老韩鸾漂凤泊天各一方么?”叶修痛心。

“演技留着给老爸看去,你们什么时候来?”

叶修看看韩文清,对方告诉他,票是七月二十七。

“好吧,到时再联系。”叶秋叹气,哥哥总算要回家了本是好事儿,可一声不吭就领着个男人回家出柜,届时画面怕是美不忍看。

 

 

新高三想要放暑假,还得先熬过半个多月的辅导期。

七月盛夏,蝉鸣在偌大的校园里回响,空荡荡的教学楼只有十二个班在上课。值得庆幸的是学校慷慨地启动了空调,也算是给埋在题海中奋斗的考生唯一一点清凉的慰藉。

叶修负责的五班有不少眼熟的面孔。拔尖的那一撮他都在物理竞赛班里见过,其余的或多或少也有点印象。但凡跟他有过对话的,叶修基本都能记得对方的脸。苏沐橙曾说,他很适合做老师,因为总能观察到每个起眼或不起眼的学生的表现。

好记性也帮叶修早早地敲定了临时班委的名单。年级第一的周泽楷正好分在五班,自然而然就被他选为班长,叶修以前就跟他说过,他需要更多当面向他人表达自我的机会。

而当叶修宣布物理课代表是乔一帆的时候,那个还在为新班长鼓掌的腼腆男生愣住了。

原本在堪称“化学班”的乔一帆,没人云亦云地继续追随班主任王杰希的步伐,而是毅然决然报了物理,很幸运的,他分到了那个改变他意愿的叶老师班里。

他受宠若惊地接受着大家礼貌的掌声,坐立不安地捱过第一堂课后,乔一帆急匆匆地追上叶修离开的脚步。

“嗯?这么积极,现在就要问物理作业是什么吗?”叶修笑道。

“叶老师,我觉得班里有很多同学比我能胜任这个职务。”

“为什么这么觉得,因为他们成绩比你高?”叶修看着他,眼前的少年仍有些迟疑,却已不再是当初毫无自信的软弱模样。

“其实你在班里排名很靠前,看成绩单就知道,在竞赛班里你也是上游,所以你觉得还要怎样才能做我的课代表?”

乔一帆抬起头,少年明亮的眼睛里看不到怯懦和踟蹰。

“自信点儿,”叶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远比自己以为的要优秀。”

 

高三选科分班之后,每个任课老师都只负责两个班级。叶修除了要管自己的五班之外,还担任七班的物理老师。

七班,说来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这个对叶修而言充满亲切回忆的熟悉班号,如今的班主任也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老相识——

韩文清。

叶修夹着教案,去走廊尽头的七班上课。盛夏时节,开着空调的教室房门紧闭,叶修一推门,就看见韩文清居然还呆在讲台上,旁边围着一圈儿学生,听他讲解题目。

叶修昂首阔步,大大咧咧地把教案和一叠试卷放在讲桌上,拍拍手高声道:

“同学们做好准备啊,等会儿一上课就来个小测验,不及格的今天要留下补课的,别再看数学卷子啊!信你叶老师一句话,学好物理,数学不在话下。数学嘛就是为了物理服务的,是物理的工具!”

学生们目瞪口呆地看他公然拆韩文清的台,大喇喇地在讲台前踱来踱去。

同学面面相觑,没听韩文清讲题的便乖乖掏出物理书来,讲桌边儿的则用眼神询问韩文清的意思。韩文清冷漠地任由他口出狂言,瞥一眼他的后脑勺,继续低头讲题。

座位上的学生们心猿意马,物理书摊在面前却看不进一个字儿。这个新组成的七班里有不少是头一回当韩叶二人的学生,当时劲爆的牵手门事件也只是听了个热闹,没机会亲眼见证这两人的关系。如今韩文清和叶修总算同时出现在面前,叶修还如此嚣张地挑衅对方,大家都好奇韩文清会作何反应。

韩文清始终专心解题,上课铃敲响的时候他也刚好把题目讲完了。他把自己的教案收拢好,不轻不重地用书本磕了磕桌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叶修嫌弃地看看他,好像他制造噪音严重妨碍了自己上课。

“如果叶修擅自扣留你们补课,拖延你们正常放学时间,不用犹豫,直接来办公室跟我汇报。”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学生们立刻欢呼着拍起巴掌来。

叶修乜斜他,直到他在掌声中离开教室了,叶修才轻咳一声,微笑着说:“行了,拿出草稿纸,我们来个限时半小时的刺激小测验。别不及格还妄想打小报告了,到时候就是把你们韩老师叫来,他也得听我的。”

叶修这话说得太过笃定,以至于刚才还抱着侥幸心态告老师的学生都不由得紧张万分。他们没跟叶修打过交道,不了解这人说话真假参半,看他一本正经神色凝重,全都信以为真,胆战心惊起来。

 

 

144        

高三辅导周过半的时候,叶修忽然收到一则短消息。

发信的是楼冠宁。自从叶修买了个和韩文清同款的手机之后,楼冠宁逢年过节就会给他发条祝福短信。叶修也不知这人怎么搞到自己手机号的,后来韩文清说,他老把祝福短信发我手机上让我向你问好,我觉得麻烦就把你的号跟他说了。

“……到头来又是你干的好事,”叶修痛心疾首,“当年你出卖我QQ号的账我还没算呢!”

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韩文清懒得理他。

已经是大学生的楼冠宁早就放假了,突然发短信说自己过两天就要回B市,所以趁走之前请叶老师吃顿饭。

昔日的学生请老师吃饭是常事,叶修爽快赴约。

当晚叶修到达餐厅,楼冠宁兴高采烈地迎上来,比门口接待他的迎宾小姐还热情。

叶修一看,这包间居然只有两个座,他原以为其他几个形影不离的小伙伴都会来,但转念一想,那帮富家子弟其实大都回B市上大学去了。

师生二人其乐融融地吃着饭,叶修问楼冠宁,你那些朋友都还好不?

楼冠宁说:“都挺好的,小离也在S市读书。她正好旅游去了,不然她绝对想来见您。不过我怕她太八卦,所以也没跟她说。”

叶修笑道:“哦?你们关系真好。”

楼冠宁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也笑了笑,说:“她喜欢的是小北。”

“他俩好上了?”

“还没,不知小北怎么想的。他跟大家离得最远,挺久没见了。”

话题转到文客北身上,叶修便问:“小文怎样了?他刚上大学那会儿还老发短信跟我说他们学校的事,最近都不联系了。”

楼冠宁沉默地放下刀叉,抿了几口酒,才慢吞吞地说:“叶老师,您和韩老师的事我们也看到了。”

叶修隐约猜到对方话中的潜台词:“哦,BBS里那个贴?”

楼冠宁点头。

“有什么想说的?”叶修见他欲言又止的,示意他不必顾虑。

“虽然一开始有点惊讶,不过这都是个人自由,我支持您。”

叶修莞尔:“谢谢。”

“小离更不用说了,巴不得约您出来把您的事儿全八一遍呢。”

叶修苦笑道,多亏她没来。

楼冠宁也跟着笑起来。

“但是,小文接受不了,所以不肯联系我了?”叶修直接跳回了文客北的话题。

楼冠宁无奈地说:“他有点受刺激了,还不准我们跟他提这件事,小离为此跟他吵了好几次。”

“何必呢!”叶修立刻说,速度之果决连对面的楼冠宁都惊呆了。

“告诉他们,犯不着这样。我跟老韩都只是你们的中学老师,以后顶多也就是节日时候发个短信,为了我们这种路人甲跟好友伤感情太不值。”

楼冠宁有点急了:“您可是我们都很尊敬的老师啊!”

“我也只是当过你们老师而已。为一个不再有交集的人跟身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朋友怄气,这不是本末倒置嘛。”

“但这样的话……”楼冠宁有些迟疑,他不想在当事人面前提那些不愉快的话。

“别人说就说呗,跟我过日子的是老韩又不是他们。我俩之间没问题就行了。”叶修满不在乎。

楼冠宁被他释然的态度所感染,微笑道:“您说得对。”

出了餐厅,外面有点下雨,楼冠宁主动提出送叶修回去。

楼冠宁的车是一辆崭新的红色保时捷,耀武扬威地从地下车库里开上来。叶修看着已经成年了拿到驾照还比自己先一步开起了私家车的学生,心底忽然浮上一股苍凉悲怆。

他好像理解了韩文清为什么要先买车了。

车子开到社区门口,楼冠宁礼貌地跟叶修道别:“代我向韩老师问声好。”

叶修意味深长地笑笑,说别光祝福别人,你自己也得争取。

楼冠宁打哈哈:“这不是还没遇到嘛。”

“得了吧,你喜欢钟叶离吧。”叶修一针见血。

楼冠宁笑到一半戛然而止。

“别慌,其实你高中那会儿老师就看出来了。”叶修和蔼可亲地安慰他。楼冠宁的表情好像突然被扒光了丢到了大马路上。

“成不成另说,至少得试一把。”叶修朝他做了个鼓励的手势,然后笑眯眯地钻出保时捷。留下呆若木鸡的楼冠宁愣在跑车里。

 

 

补习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就到了七月底。高三教师组建的微信群里天天热闹非凡,都是要组团旅行的人在聊准备什么行李,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飞去了日本,每天都会在朋友圈里发些养眼的美景美食和美女照片。

叶修和韩文清也坐上了去B市的高铁,韩文清带着个小行李箱,叶修两手空空,理由是回自己家还有什么需要带的。韩文清二话不说,塞给他一袋Q市土特产。那是一周前韩文清特意拜托他母亲从Q市寄过来的。

叶修开玩笑地说丑媳妇也要见公婆啦。韩文清剜他一眼,冷冷地反击说,这叫提亲。

出了南站大厅,叶秋在事先约好的地点候着。叶修眼神好,一眼就瞅见四处张望的弟弟。韩文清看着兄弟俩,一个风度翩翩西装革履,一个淘宝爆款朴实无华,除了脸之外没一点儿相似之处。不过双胞胎重逢并不感人,既不拥抱也不握手,直接开始互呛。韩文清以前没觉得叶修说话带口音,谁料一踏上帝都土地,旁边还有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叶修的京片子就跟开了开关似的自然流露出来。

坐上车,叶秋说先把韩文清送到他家再把叶修上交给父母。

坐在副驾座上的叶修百无聊赖地看窗外街景,嘟囔说变化太快都快认不出来了。

“谁让你老不回家,”叶秋抱怨,“你跟爸说了么?”

“没啊,你没帮我说?”叶修作无辜状。

叶秋吐血:“我根本没答应过!”

“那我现在说,”叶修慢悠悠地掏出他一天看不了几眼的手机,“没电了。”

“用我的,快捷键1。”叶秋心很累,忙着开车还要忙着指挥他哥拨号。

电话打过去,接听的是个温文可亲的妇人。

“妈,是我。”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叶修?”

“嗯,我放假了,就回家一趟,”叶修说得好像自己每个学期都会按时回趟家一样自然,“现在和叶秋在一起。”

“你还知道回来?”母亲的口气一变,韩文清以为对方要开始念叨儿子了。

“我们早搬家了你知道吗?”妇人不客气地质问。

“所以我让叶秋接我回去。”

韩文清觉得母子俩的重点有点不对劲。

“你现在到哪儿了?”叶母接着问。

“南三环上。叶秋开着车呢。”

“那你们先别回家了,去趟沃尔玛买点菜。”

“……您要下厨?以前不都是阿姨做饭么?”

“让你买个菜话这么多,你们顺路快一点儿。”

韩文清发现了,叶修显然不太擅长应付他的母亲:“……那要买什么?”

“你在外面混这么些年连菜都不会买吗?”

“得了我知道了,”叶修举手投降,“老爷子呢?”

“又跑公园拍照去了。”

“拍照?”叶修不解地看向叶秋,对方无奈地耸耸肩。

“今年新爱好。你们打紧点儿,再晚又堵车了。”妇人自然是看不到他们的互动,雷厉风行地给刚回家的儿子布置完任务,便挂了电话。

“……老头什么时候有这爱好了?”叶修无语。

“跟公园大爷学的。前两年是养鸟,再之前是下棋。最近买了个单反天天跑公园摄影。”叶秋解释。

叶修咋舌:“这老头比我还时髦。”

“还比你爱运动。”

沉默了半天的韩文清语出惊人,叶秋很不给面子地噗嗤笑了。

叶修缩在副驾座不想说话,他后悔自己出门前没看看黄历,怎么回趟家却一直受到全世界的恶意。

-TBC-

评论(23)
热度(23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