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5)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不管怎样先说声迟到的新春快乐!以及,之前点进一个消息提醒,发现55的更新是在去年的情人节前后,恍然发现自己这一年就更了十次文……(掩面)

多说无益,更新为敬(你


传送门 → (1) , (64) , (66)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41

难得一次促膝谈心,两人交流甚欢,只是聊着聊着地点就从阳台转移到床上,从推心置腹演变成覆雨翻云。学生时代的那件往事唤醒的不仅是封尘在记忆里的朦胧悸动,也激起了他们对彼此厚积薄发的欲望。

兴许是激烈过头有些忘我,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凑合入眠的韩文清和叶修第二天都决定赖床睡懒觉。如果没有苏沐橙突然拨来的电话,他们也许会睡到日上三竿再考虑谁下床叫外卖的问题。

“沐橙?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儿吗?”

睡眼惺忪的叶修没看手机上的时间,窗帘拉得严实,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都十点了,叶修,你们睡过头了吗?”苏沐橙的声音压得很低,语速急切,“年级会马上开始了。”

“什么,开会是今天?”

叶修暴露在被子外面的上半身忽然有些凉飕飕的,他戳了戳身侧睡的正香的韩文清。对方对他粗鲁的叫床方式很不满,一把拽住他不老实的手。

“别告诉我你和韩老师都忘了,”苏沐橙的语气很无奈,“后半段是班主任会议,你们不露面肯定不行的,快点来。”

叶修默默挂了电话,韩文清多少猜到了内容,他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蹭地坐起来。

“赶紧走。”

纵是对开会素来满不在乎的叶修也明白这次准高三年级组大会的重要性。他一边龇牙咧嘴地去够地上的衬衫,一边抱怨:“你不是都定闹铃么,怎么今天没响?”

“手机没电了。”韩文清光套了个内裤,先去给叶修拿新衣服,并打掉了他试图穿皱巴巴旧衬衫的手。

“你居然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叶修穿好衬衫,接过对方递上来的毛衣,他发现这家伙穿衣效率高得惊人,眨眼已打扮得人模狗样。

要不是自己伤痛在身,肯定也这么利落,叶修心里苦,后腰间歇性的抽痛刺得他不住倒吸冷气。

“昨晚太忙,没顾得上。”韩文清承认错误向来坦率,不过这理由听着总有点别扭,叶修却又无法反驳。

草草洗漱完毕,韩文清站在马路牙子上打车,叶修在一旁的早餐车买肉包和豆浆。所幸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早高峰,出租车一路畅通,很快便把两人送到了校门口。

爬楼的时候叶修再次对教学楼没电梯一事表达了强烈谴责和愤怒。比他快了半截楼梯的韩文清问他:“我背你?”

叶修赶紧说您别,我这张老脸还想在学校里多混几年。

“学生还在放假。”韩文清看他难得露出惊恐表情,也乐得多揶揄他几句。

“就是保洁阿姨瞅见也不成啊,你不要脸我还要呢,”叶修气喘如牛,大冷天的脸却憋得有些潮红,“老韩,拉我一把。”

“你不是要脸么。”

“这会儿没人。”叶修变卦跟喘气儿一样自然。

 

最后一层楼是韩文清连拖带拽把叶修弄上去的。

两人抵达会议室的时候,冯宪君正在做教师动员演讲,大门一开,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甩过去,看清来者,那些眼神顿时多了些复杂的含义。

冯宪君觉得胸口有点堵。

这会议的重要性之前早就反复强调过,叶修迟到就算了,模范员工韩文清竟然也近墨者黑,都迟到也就算了,你俩还一块儿来,生怕还有人不知道你俩关系好么,一块来也就罢了,叶修你喘得脸红脖子粗是怎么回事,教工们的想象力已经够丰富了不需要你来放飞他们的脑洞好吗?

冯校长压抑着下台找药瓶的冲动,绷着一张脸对迟到员工说,快入座。

班主任们都坐在前两排,最边上就剩一个空位了,喻文州跟旁边的王杰希使了个眼色,两人挪了挪位置,好歹又腾出个座位来。叶修大喇喇坐过去,还招呼韩文清一块儿。

他们从进门到就座这段时间里,整间会议室都安静得出奇。开会迟到本来没什么,可这俩是数月前“牵手门”的当事人,眼下成双入对地出现,让人不由浮想联翩。

原本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互动,一旦知道了两人有一腿,就越看越觉得有猫腻。

冯宪君后半段演讲基本没人在意——虽然前半段也没什么人认真听过,直到教务处的人发了分班名单,大家的注意力才再次回到正题。

班主任拿到的表格比其他任课老师多一倍,除了自己班各科教师表之外,还有新班级的学生名单。

 

其实数日之前,牵手照片曝光之后,叶修一度认为自己肯定不会继续做高三班主任了,毕竟校方虽没对他和韩文清的事有明确回应,却也不得不对某些怨声载道的家长做出点表示。陶轩也冷嘲热讽地跟他说过,有不少家长要求升入高三不可让他俩做自己孩子的老师,有些背景殷实的甚至直接跟上层领导交涉。

因此分配结果出来的时候,叶修看着自己名字前面熟悉的班主任头衔,还是挺惊讶的。

冯宪君对此也无奈得很,结果公布那天他还特意又把韩叶两人叫去办公室谈话,说:

“其实稳妥点儿的话你们都不适合接着做班主任,先等风头过去再说。但你们两个班的学生——好像还包括别的班一部分人——联名请求不要撤你们职,希望你们高三继续任教,还说他们自愿分配到你们班做学生。我是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不过学生的想法校方向来很重视,所以平衡了家长要求之后,还是决定让你们两个继续做班主任,毕竟教师能力很重要,特别是对高考生而言。”

叶修问他,我们能知道谁联名了么?

冯宪君果断摇头,叶修也猜到他不会说,不过即使知道了有谁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个叫出来以表感谢或提点忠告?那些学生瞒着他们做这事,也不是想要他们有所表示。

叶修和韩文清交换眼色,显然他们的想法一致。

既然继续当了班主任,那就努力做到最好吧。

 

 

142

冗长的动员大会结束,短暂休息之后还有个关于班主任的小型研讨会。只吃了一个肉包果腹的叶修饥肠辘辘,放假期间学校小卖部关着门,他只能求助于准备离开的苏沐橙。

贴心的美女教师笑眯眯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板歌帝梵巧克力。叶修欢天喜地地撕开包装纸,问韩文清要不要,对方抱着手臂摇头。

“叶老师,月底的旅游你要去吗?”喻文州正在统计三年级组的旅游报名表。

组团旅游是刚才大会上公布的,每年暑假,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艰苦高三,教师们都有个集体旅游的福利活动,今年是去内蒙古的呼伦贝尔。

叶修嘴里正含着巧克力,他用眼神询问一旁的韩文清,对方无所谓地说,随便。

这种回答等于白问,叶修又看苏沐橙,后者笑着摇摇头,说我跟云秀要去日本玩儿,签证都办好了。

叶修眼睛一亮,显然觉得这比坐个巴士去大草原有趣多了。他戳戳韩文清,说要不咱也出趟国?

“现在办签证来不及。”韩文清泼冷水。

“可以等到国庆或寒假嘛,冬天去滑雪也挺不错的。”苏沐橙微笑着提议。

叶修越想越觉得出国游可以有,反正这两年靠着辅导班和出题赚了不少钱,也是时候犒劳自己一下了。

他问喻文州,去内蒙古什么行程?

喻文州看了看计划表,说骑马看湖、吃烤全羊住蒙古包,哦,好像还会去个沙漠。

叶修撇嘴:“大热天还往沙漠跑?不去不去。”

喻文州笑道:“除了沙漠之外都还好啊,真不去吗,这次去的人挺多的。”

叶修摇头,说内蒙古我小时候去过,话说那个沙漠不会是叫什么响沙湾吧?

喻文州仔细一看,还真是。叶修这下铁了心,继续摇头,说不去,我都去过了。

“韩老师呢?”

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说,我也去过。

“真是可惜啊。”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笑着在两人的名字后面划了斜线,去问其他人了。

叶修似笑非笑地打量韩文清,说:“你这借口有点烂啊?”

“就你能去?”韩文清也是有点无奈,自己这个正当理由摆在叶修后面就有了点敷衍的嫌疑,都怪叶修前面推脱地太浮夸了,害得他名正言顺的理由都变了味。

“得,您说得对,既然咱俩都不去,那这事儿就结了,皆大欢喜。”

“不过你也该出门走走,”韩文清注视叶修的目光有点嫌弃,“不然你又一假期都赖在屋里。”

“假期可以出国啊。”叶修咬文嚼字打马虎眼。

“那也得等寒假,”韩文清瞪他,“我是说这个暑假。”

叶修佯装冥思苦想了一阵儿,说那不然,你跟我去趟B市?

韩文清挑眉,想要搞清叶修这是唱的哪一出。

“正好热了还可以去承德避个暑,多好!”叶修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去B市,看天安门故宫?”

“你要是想看,我可以替你报个散团。”

韩文清知道叶修又开始扯了:“你也去?”

“你逛的时候我可以找一间网吧……”

“少扯淡,为什么是B市,有话直说。”

叶修摆弄被他吃了一半的巧克力,漫不经心地说:“还能为什么,跟我回家呗。”

“想好了?”

叶修不是心血来潮的类型,更何况回家对他本就意义非常,要是时隔多年第一次回去就带上个韩文清,那等于原子弹绑了个氢弹。

叶修被他郑重其事的口气逗笑了,说:“本来我就准备回了,至于你,迟早的事儿,再说我也没多少机会回家。“

“行,”话说到这份上,韩文清自然是立刻同意,“什么时候?”

“回去看看车票再说。”

韩文清点头。

“不过我还没跟家里说。”

“咱俩的事儿?”

“还有我要回去的事儿。”

“……”韩文清因为叶修话说得这么信誓旦旦,肯定早就跟家人提过自己回去的事了,结果这是要先斩后奏么。

“你说是提前坦白打预防针呢,还是去了回来再马后炮一下?”

“等到那儿了直接说。”韩文清素来是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的主儿。

“别介,我怕我家老头儿直接把咱踢出家门,那还得现找住处。”

“出去就出去住。”韩文清毫不在意。

叶修笑了:“老韩,你都不带紧张的啊?”

韩文清眉毛一扬:“你去Q市的时候紧张么?”

叶修敛去笑容,严肃道:“当然,头一回拜见老丈人呢。”

“你皮痒了?”

叶修假装没听见,接着说:“将心比心一下,我当时都紧张了,你还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文清哂笑:“哦,我说紧张了你才心理平衡?”

叶修煞有其事地说:“作为你的男朋友,以及过来人,我可以帮你做做心理建设。”

“用不着,”韩文清冷酷拒绝,“你家人说什么,我照单全收。”

叶修放下被他把玩了半天的qiao'ke,问:“要我爸扔烟灰缸呢?”

韩文清眉头动了动,果断说,受着。

叶修咋舌,恨铁不成钢地说:“老韩你八点档伦理电视剧看多了吧?躲呀!”

韩文清端详他:“心疼?”

叶修摇晃手指,一本正经地说:“你就是砸伤了也甭指望我家老爷子替你掏钱,他抠着呢。到头来还得你自己垫医疗费,何苦啊。”

韩文清无言以对。

叶修想了想,拍拍韩文清示意他凑近点儿:“这么说吧,你要是一见到他就坦白,哪怕说再多真心话也没用。还不如事先跟他套套近乎,聊聊中共十八大什么的,老头子最爱时政话题了。时机成熟了再摊牌,他看你一根红苗正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没准就于心不忍了。”

韩文清看他口若悬河的样儿,简直就是一大写的扯淡。

“你试过?”韩文清问他。

叶修立刻说:“我当年八荣八耻都背不下来,所以离家出走了。”

“……”韩文清无话可说,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间领悟了叶家父子之间真正的矛盾根源。

-TBC-

评论(62)
热度(25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