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13-14)

13

两人其乐融融地收拾好碗筷,也差不多到了就寝时间。金在中翻出一套崭新的睡衣丢给郑允浩,打发他去洗澡,自己则先去整理客房。

“睡衣的话,估计裤子有点紧,上身肯定没行,我肩比你宽。”金在中笃定地说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卷得整整齐齐的灰色内裤。

干净的水蓝色睡衣有股很淡的薰衣草清香,郑允浩默默任他把那条四角裤放进自己怀里,心想服装设计师就是不一样,都不用标尺丈量,扫几眼就知道衣服尺码。

然而洗完澡出来,郑允浩很快意识到,就算是轻奢品牌的首席设计师,也有估计失误的时候——睡衣倒是勉强合身,但内衣还是有点儿紧。

坦白说,是绷得相当不舒服。

郑允浩愁眉苦脸地看着镜子里自己朦胧的倒影,内心天人交战,犹豫着是就这样将就穿一整天,还是索性把自己的内裤洗了吹干换上。

金在中在外面问他,一切都还好?

郑允浩打开门,说挺好的,衣服很合适。

金在中挑眉,目光自由落体般从郑允浩脸上一路下滑,然后又飞快抬升,来回反复了两次。郑允浩睁眼说瞎话,格纹睡衣他敞怀穿着,大概是胸口处有点紧绷就没扣扣子,睡裤干脆硬生生穿成了贴身八分裤。

金在中打量完,噗嗤笑了。

“是吗?本来我是想提醒你,给你的棉质内裤缩水有点厉害,可能会小。”

不知是不是被水蒸气熏的,郑允浩脸颊有点泛红。金在中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乐开了花,接着若无其事地逗他:“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

金在中说完,还特意又往下面扫了一眼,笑得像个痞气十足的坏小子。

郑允浩突然觉得有种输了什么的微妙挫败感。

“其实,睡衣的确还行,但内裤有点紧……”

“不止是有点儿吧,”金在中用眼神朝下示意了一下,“连睡裤都成紧身裤了。我干脆再帮你找条大裤衩得了。”

“不用不用,凑合一晚就行。”郑允浩忙说,他刚才无意看见金在中衣柜里有一叠五颜六色的沙滩裤,这裤衩要穿自己身上,走夜路都不怕汽车看不见了。

“不过内裤总得换一条,都勒成那样,小心血液循环不畅。”

金在中的语气平淡得好像只是在谈论影印的材料有一页印歪了。

明明都是男人,郑允浩却莫名觉得这个话题越说越耻。他看了看客厅尽头的阳台,灵机一动。

“要不我去阳台取吧,正好昨晚刚晒了衣服。”

金在中瞅一眼衣衫单薄的郑允浩,说: “你在屋里乖乖等着,看我给你挑个内裤回来。”

郑允浩哭笑不得,只好倚着门框,看金户主蹦跶着拎起晾衣叉上了阳台。

相邻的两个阳台隔着一米多的距离,金在中拿着晾衣叉,探出半个身子,在寒风里摇摇晃晃地去勾对面衣架上的黑内裤。冷风吹得金在中瑟瑟发抖,他一边稳着身子一边腹诽,幸亏大半夜的对面公寓没什么人亮着灯,不然看见他这样还以为是个技术不过关的偷衣贼新手。

可怜的平角裤被晾衣叉左一捅右一戳的,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金在中心一横,踮起脚尖又往前方探了探身,身体都快跟阳台平行了。郑允浩看得心惊肉跳,金在中这人摇晃程度得比他那条内裤凶残多了。

眼看着金在中又要栽个趔趄,郑允浩眼疾手快从后面扶住他,顺便牢牢抓住即将掉落的晾衣叉,以防空中坠物伤及无辜。

“还是我来吧。”郑允浩单手抓着衣叉,他个子高臂力好,动作利落得好像迎战的武士挥舞日本刀,手起刀落,那条短裤总算是顺利沿着晾衣杆滑到郑允浩手中。

他好像还担心金在中会摔倒似得,另一手仍捏着对方肩膀。金在中觉得自己一个四舍五入一米八的大男人被他像母鸡护崽般圈着很丢脸,可莫名的又有些脸红心跳。

一定是因为这人刚洗完澡的体温太高了,紧贴着自己身子才导致自己也有点燥热起来。金在中紧绷着全身的神经如是想。不过话说回来,明明自己肩膀更宽,可为什么还被对方揽在怀里啊?

想到这儿金在中顿时不爽了,原本下意识蜷缩的身子也一下子挺直,恰好郑允浩也向后退了半步,两人就这样自然地回归礼貌距离,仿佛刚才的亲密之举根本没发生过。

两人保持半臂距离站在寒风萧瑟的阳台上对望,一时间陷入谜之沉默。突然郑允浩禁不住冷风侵袭,狼狈地打了个喷嚏。

“啧,都说了你别出来,坦胸露乳还吹冷风,冻着了吧!”

金在中咋舌,也顾不得方才涌动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绪了,二话不说先把郑允浩推进温暖的室内。

郑允浩任由他推搡,不反驳也不吭声,只是一味地笑。这笑容金在中熟悉得很,憨厚真挚的经典郑式笑脸,可不知为何,眼下郑允浩这样看着他笑,金在中却平白无故觉得对方的笑容里有那么点儿狡黠的嫌疑。

 

 

14

金在中觉得他头一回跟大客户谈生意都没这么坐立不安。

为了迎合新家温馨风格,金在中难得挑了个风格不冷硬的挂钟,每隔半小时响一回,钟声清脆悦耳,当初金在中就是喜欢这声音才选的。晚上七点开始,金在中窝在单人沙发里刷推特,钟声一响他就下意识去看餐桌上的保温箱,好像他多看几眼,那容器里的夜宵就能自动加热似的。

听了一晚上的钟声,就连平日懒得搭理他的JIJI都被他抱着撸了半天的毛,金在中还是没等到门铃响起。

郑允浩没回来。

虽然郑允浩去上班前,特意跟金在中约好了晚上回来一块吃宵夜,可当金在中花费心思把饭菜都做好时,郑允浩忽然打了个电话,说他们今天加班会很晚,不必等他了。

金在中的反应很平静,倒是郑允浩在电话那头歉疚得要命,反复说着对不起。

“没事,反正也做好了,你回来要是饿了就敲我门。”金在中轻描淡写地说完,挂了电话,然后开始无所事事的上网杀时间。等推特上新闻都看完了,JIJI也躲得老远不肯让他继续蹂躏,就连电脑上的纸牌都连续通关八九次,金在中叹了口气,看看时钟,十点四十。

他拨通了朴有天的电话。

听完他絮叨牢骚的朴有天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在中哥,我就是一江东事务所的小律师,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没法知道江南区检察院现在哪个部门在加班啊。”

金在中不客气地说:“这种时候别谦虚,上次城东区那谁偷偷藏了一瓶酒,没两天就被你发现了。”

朴有天喊冤,说那谁跟我都是律师,允浩哥可是检察院的。

伶牙俐齿的金在中居然没接着反驳,他打这通电话也不是真的为了了解郑允浩此刻是否在加班,他只是有点儿郁闷,想找个朋友聊聊天,最好干脆去喝点酒。

朴有天被金在中突如其来的沉默吓了一跳,他无奈地呼口气,说算了,我帮哥打听一下。

首尔情报小能手朴有天名副其实,没过一会儿就打电话回来,说:“我问了警局的朋友,他们说允浩哥那个案子最近追得紧,具体内容不好说,但确实压力挺大,天天加班。”

虽然早有所料,金在中却还是皱起眉头。他想起昨晚胃痛到话都说不清的郑允浩,以及眼睛下面那两团发青的黑眼圈,他心倏地一抽。

“行,我知道了,多谢啊,有天。”金在中说着,起身去拿外套。

“哥,你现在要去检察院对吧,”朴有天就跟亲临现场一般毫不意外,“我把他办公室也告诉你,免得你再乱找。”

“好哥们,下次陪你去仁川看日出。”

 

三更半夜出门,金在中开的是全黑的劳斯莱斯,一路畅通无阻,他很快便抵达了检察院的大门外。

半夜突然有人造访,守门的保安小哥警惕地把他拦下来。金在中怀抱着四方的素色保温箱,诚恳地跟他说我是郑允浩郑检察官的朋友,他身体不太好,我来给他送点夜宵。

说来也巧,这守门青年恰好和郑允浩认识,闲暇时间里还跟着郑允浩学过一两招合气道,见金在中一脸真诚又对郑允浩办公信息了如指掌,便放了行。

进了办公大楼,果然有一楼层还灯火通明,显然熬夜加班的不止郑允浩和他那一个小组。金在中顺利地到了郑允浩所在的公诉部,朴有天提醒过他,检察官的办公室在开放式办公间的里面,没准还会有其他同事,肯定不能长驱直入。

果然,金在中刚在门口露了个脑袋,很快就有个留着中长发的男人狐疑地走过来,开口就说:“走错了吧?这儿不接待人。”

金在中打量来者,这人长得漂亮,说话却相当不客气,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被加班搞坏了心情。

“我叫金在中,是郑允浩的朋友,”金在中礼貌地自我介绍,“请问他现在还在忙吗?”

“忙着呢,下午进屋了就没出来过。”

金在中斟酌着如何委托眼前这人把宵夜交给郑允浩的措辞,不料对方率先开口:“你去那边休息室坐会儿吧。我不替人送外卖,更何况还没我的份儿。”

金在中惊讶地看着他。对方不耐烦地歪了歪头,说:“大半夜加班,我这人没什么耐心,别站这儿了,我都闻见饭味了。”

“我可以分你个春卷。”金在中语出惊人。

果然那人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随后他翻了个白眼,大步流星去了里面一扇镶着玻璃窗的门。

金在中淡定地捧着保温盒站在原地,他今天没来得及戴隐形,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度数有点低,即使如此,金在中还是能清楚得看见玻璃窗另一侧埋头办公的郑允浩的身影。

虽然朴有天之前说,允浩哥的办公室比较隐蔽,你可能要稍微找一下,可金在中发现找郑允浩这件事根本不难,哪怕他脸很小,放在人群里就不显眼了,但实际上,有些人并不需要靠外貌特征也能一眼找到。

金在中若无其事地接受着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他的视线锁定在不远处那个玻璃窗口上,坦白说,从他第一眼发现郑允浩之后,金在中有一半的注意力都被分散过去了。郑允浩在跟人讨论事情,眉头微蹙神色认真,侧脸的弧线跟他当初在飞机上见到时一样利落分明。不过彼时的他礼貌而友好,不像眼下全神贯注忙于工作的郑允浩,同一张脸,此刻却是带有侵略性的凛然肃穆。

那是金在中一眼就能认出的、熟悉的郑允浩,却同样也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的检察官。

 

那个穿着色彩鲜艳的衬衫的男人径直进了郑允浩办公室,金在中不知他们说了什么,不过显然那个脾气很大爷的男人效率很高,没一会儿郑允浩就急急忙忙跑出来了。

“在中?你怎么来了。”

郑允浩半是惊喜半是抱歉地迎面而来,金在中注视着他,看他从远处白亮的光源下渐行渐近,慢慢褪去先前那层冷硬锋利的外壳,露出熟悉而温和的内里。

金在中迎着他明朗的笑容宛然一笑:“饿不饿?我给你带了点宵夜。”

郑允浩感动得都有点不知所措了,反而是金在中很自然地搭上他的肩膀,哥俩好地把他拐去走廊尽头的休息室。


评论
热度(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