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我的恋人是平行世界旅行者(1)

#《异乡人》番外,另一个世界线的黑月故事,都是些短篇

#按原设定,此世界线里黑尾的名字只是发音相同,但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还是用“黑尾铁朗”,请见谅(自打脸系列

#主要是为了推歌(你)BGM特别适合冬天特别是圣诞听!请配合BGM食用


我的恋人是平行世界旅行者


BGM:Winter Rose - 东方神起 


【无数与唯一的你】

黑尾铁朗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月岛萤是个没事儿就会穿越到别的世界的体质,直到他们确立恋爱关系后的第二个月。

回想起来那也实在是阴差阳错的意外,无论对月岛还是对黑尾。

那时恰逢两人交往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正处于热恋期的黑尾从十二月初就开始软磨硬泡让月岛把圣诞夜的时间留给自己。而月岛虽然故作迟疑不定的样子,心里也早就答应下来,盘算着如何给恋人来个出其不意的圣诞礼物。

平安夜那天傍晚,月岛带着礼物出了门。原本黑尾非要来公寓接他,月岛却故意出难题,假装不经意地提起甜点森林新推出的圣诞限量款草莓蛋糕,那家出了名的高人气甜点屋位于自由之丘,和月岛家正好是相反方向。通话时黑尾并没直说他要去买,但月岛深知对方一定会去。

等待电车的时候,月岛给某家餐厅打了电话,确认双人座的预定情况。当初为了预约上这家米其林三星的桌位,月岛着实花了不少功夫,理由纯粹是因为这家餐厅的鱼料理做得堪称一绝,而他那个似乎永远不挑嘴的恋人唯一热衷的食物就是秋刀鱼。

收了线的月岛心情愉悦,他看看手表,想象着特意打扮后的黑尾在一堆嗜好甜食的女孩之中排队的模样,本就鹤立鸡群的身高配上他迎风飘扬的发型,那场景……月岛轻快地笑起来。

一切正常,他心想,电车正从远方缓缓驶入站台,只要乘上这般电车抵达餐厅,将点好的菜品下单,就可以好整以暇地欣赏恋人到来后瞠目结舌的表情了。

电车在他面前停下来,上这间车厢的似乎只有月岛一人。车门徐徐开启,他习惯性地率先迈进去,然而不待他意识到事态异常,车门已迅速在突如其来的黑暗中闭合消失。

可恶,月岛想敲击车门以泄愤,挥舞的拳头却在虚无的黑暗里落了空。

偏偏这种时候……他明白自己已无路可退,踏入“车厢”的瞬间,他就落入了联接某个平行世界的甬道,纵然自己万般不甘,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前进,祈盼着能尽早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

希望那个草莓蛋糕的队伍再长一些,时间足够我赶回来,他默默祈祷着,迈开脚步。

 

 

黑尾跟着排在前面的少女走进甜点森林所在的大楼,和寒风凛冽的室外不同,厅堂里暖和得就像人灌下一整杯热可可后那么舒服。他摘下围巾,解开精心挑选的、他最得意的大衣,购买草莓蛋糕的队伍如卧龙从大厅门口一路蜿蜒到店铺里。排队的大都是年轻姑娘,还有些甜蜜恩爱的小情侣,不时搂搂抱抱做出亲昵的小动作。格格不入的黑尾浑身不自在,他倚着厅堂里的装饰物,浏览手机新闻以打发时间。

大概翻阅了四五则新闻之后,黑尾有些厌倦地抬起头张望队伍的首端。购买到心仪甜品的顾客陆续从店里走出来,黑尾漫无目的地扫视着,目光突然停顿在某个高挑身影上。

“月?”他迟疑地唤着恋人的名字,那个本该在城市另一头的月岛竟然亲自来了甜点森林买蛋糕,这意外邂逅让黑尾又惊又喜。

迎面而来的人闻声抬头,果然是月岛,或许是迎合节日气氛,和平日职场上见到的装扮不太一样。今天的月岛带着细边框的眼镜,镜架还镶有漂亮的刻花,左耳戴了枚殷红色耳钉,暗咖的风衣掐出赏心悦目的腰线,熨帖平整的西裤裹着修长的腿……黑尾赶紧把视线收回来,朝着偶遇的恋人灿烂一笑。

“月想吃草莓蛋糕的话,我可以直接开车带你来买的。”

月岛诧异地打量他,就在黑尾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时候,对方忽然露出一抹暧昧不明的笑:

“很帅气嘛,黑尾先生。”

诶,今天的月岛怎么如此坦率?正式交往以来的这几月里,月岛主动夸赞自己的话屈指可数。黑尾对这句表扬很是受用,他接过对方手里的甜品袋子,另一手顺势放在月岛后腰上:

“走吧,去你定好的餐厅。”

“我改主意了,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就好,去哪儿听黑尾先生你的。”

对于黑尾无声无息攀上来的手,月岛不仅没有任何回避或不好意思,反而配合地朝黑尾怀里靠了一下,短发卷起一小股洗发液的清香,蹭过黑尾的鼻尖。

黑尾大脑有点当机,他觉得不太对劲,这样主动到有点诱惑的恋人……怎么说呢,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进了车子,黑尾边启动车子边摘围巾,坐在副驾座上的月岛似乎觉得外套不太方便,就脱下来放在双膝上。

“放后座吧,还是你这衣服怕皱了?”黑尾调了调后视镜,开始在导航仪上搜索餐厅地址。

“不要紧。”月岛平静地说着,看似随意地扯了扯领带。

黑尾的目光不受控制地频频往左侧瞥,月岛今天穿的是有点正式的小西装,里面却是优雅的丝质衬衫,黑尾借着停车场的光才看清那衬衫竟然是酒红色的,领带还是纯黑的,缠在月岛骨节精致的白皙手指上,莫名有种色气感。

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命令自己专心开车。

“我们去吃牛排吧?我知道一家法式餐厅的甜点很美味。”黑尾没话找话,生怕沉默的气氛暴露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我已经买了草莓蛋糕。”月岛兴致缺缺地把玩领带,他把副驾座的椅背调成钝角,懒洋洋地半躺着。

“月感觉热吗,要不我关掉空调?”黑尾注意到对方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粒纽扣,他口干舌燥地把目光固定在前方的公路上,暗自庆幸车里没什么光线。

“不,一点也不热,”月岛慢条斯理地说着,声音慵懒地像午后晒太阳的猫咪,“我说黑尾先生,我们不会真的要去牛排店吧?”

“呃,我只是提议,月想吃什么我们就去。”黑尾有点紧张,也不知是担心期待已久的约会能否顺利,还是被月岛突然不耐烦的语气搞得不安。

从认识月岛到现在半年多的时间,他们虽然是恋人了,也见过彼此不同日常的那一面,但此刻这样有些坏脾气的高傲的月岛,黑尾还真是第一回见,有点新鲜,又有点古怪。

月岛发出意味不明的鼻音,那声音像是长了细小的钩子,钻进黑尾耳朵,刮擦得鼓膜瘙痒难耐。

“月今天有点奇怪哦。”黑尾试探性地说。

车子刚好开到十字路口停下来,等红灯的半分钟里,月岛忽然凑过来,贴着黑尾的耳朵轻声说,不喜欢吗?

呢喃的吐息如轻吻落在肌肤上,黑尾很没出息地打了个颤。

“原来你耳朵很敏感啊。”月岛笑眼弯弯,俨然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你刚才问我是不是一定要去吃牛排,我的回答是不。”黑尾稳住心神,开着车子在繁华的街道上寻找停车点。

差不多到极限了,原本只是想过个浪漫小清新的纯情约会,午夜场什么的等机会成熟了再说,可眼下恋人都主动发出邀请了,再装清心寡欲的圣人君子,那他黑尾铁朗索性跟右手过一辈子算了。

“那我们到底去哪儿?”月岛笑得了然,琥珀色的眼睛盛满霓虹灯旖旎的光,明晃晃地扰乱黑尾最后的理性。

“Love hotel如何?”黑尾报以微笑,扭动方向盘,车子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拐进一条窄小的巷子里。

在爱情旅馆这种半是隐蔽半是张扬的地方享受床笫之欢,黑尾不是没想象过,但他不确定月岛是否也乐意。不过眼下气氛好得很,黑尾只觉得自己的担忧都是多余。

尽管他心底仍存有那么一丝半缕的异样。

这真是个惊喜纷呈的圣诞夜啊,黑尾喜滋滋想,忽视微不足道的违和感。

他停好车子,快步走向等在大门口的月岛,对方却忽然说:“我把草莓蛋糕忘在车里了,黑尾先生帮我拿一下吧。”

黑尾有点不高兴地说,甜点比男朋友还重要吗?

月岛暧昧地看着他:“谁说蛋糕只能用来吃的?”

黑尾眼睛先是一亮,但旋即眉头又皱起来。

“月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太主动了?”

虽然他不想这样怀疑恋人,没准这是月岛酝酿许久鼓足了勇气才做出的举动,只为了让身为男朋友的自己感到开心。但方才月岛那个意味深长的表情,竟让黑尾有一丝陌生的疏离感。纵然他和月岛才交往了一个多月,彼此还不算特别了解,可黑尾在那个瞬间突然很确定,今晚的月岛不对劲。

月岛平静地和他对视,那双原本倒映着绮丽光彩的眼睛逐渐变得澄明,呼之欲出的情欲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什么嘛,我还以为彻底骗过去了。”

金发男人笑了笑,说的话却莫名其妙。

“你果然不是月岛,”猜想被证实,黑尾的脸色也随之严肃起来,“伪装成月做什么?”

“相比之下,你难道不在意自己男朋友怎么样了吗?”

黑尾一凛,急忙掏出手机,已经过了约好接月岛的时间,对方却杳无音讯,连条消息都没有。

他慌忙拨出月岛的号码,甚至顾不得那个身份不明的陌生男人离开。

无人接听。

黑尾的心一下子提到喉咙里,他一边重拨,一边试着追上那个酷似月岛的男人,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可能知道恋人的情况。

然而在黑尾即将抓住陌生男人的刹那,电话接通了。

“喂?我是月岛。”

“月!你在哪儿?!”

听见黑尾惊慌失措的问话,那个金发男人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随即消失在巷口的拐角。不过此刻黑尾早已无心理会那个人的身份。

“在你车子附近,”月岛似乎也被黑尾慌乱的语气吓到了,但很快又恢复到冷淡的口吻,“某家爱情旅馆门口。”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月岛已经连语调起伏都没了。

刚如释重负的黑尾浑身一哆嗦,他已经看到逆着霓虹灯光站在店门口的恋人了。

月岛以平静到几乎淡漠的神情迎接走过来的黑尾。

“月你怎么、到这儿来了?”黑尾觉得自己大概跳进东京湾也洗不清了,他突然后悔自己刚才怎么没拽住那个跑路的罪魁祸首。

“黑尾先生不先解释一下吗?停车费都交了呢。”月岛冷漠的目光扫过小型停车场里属于黑尾的那辆SUV。

平日巧舌如簧的黑尾只觉得此刻自己像失声了一般,连个音节都吐不出了。

“虽然……月可能觉得非常离谱,但我真的遇到一个和月一模一样的男人。我以为他就是月,然后我们就准备去约会——”

“来这儿约会吗,黑尾先生好品味。”月岛皮笑肉不笑地说。

完了,黑尾心想,短时间里是甭想本垒打了。

自知理亏的黑尾讨好地赔笑道:“外面这么冷,月我们先回车里吧。”

月岛看他冻得耳朵尖通红,便沉默地点点头。

结果一上车,看着呈钝角的副驾座,月岛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那人上车就犯困所以睡了一会儿。”

黑尾简直想给机智的自己点个赞。

月岛眯了眯眼,一言不发地坐进去,把椅背调回自己习惯的斜度。

付了停车费,车子一时出不去,黑尾只得灰溜溜地下车额外给另一个车位付了一小时的钱,然后再迅速把车开出去。

驶出巷子,黑尾小心翼翼地问低气压的恋人:“去你定的餐厅吧?”

月岛嗤笑一声,说已经错过预约时间,晚了。

“那……要不我们去吃牛排?”

“没胃口。”月岛别过头,似乎的确很疲惫的样子。

黑尾很想知道他到底去干了什么,为何会出现在爱情旅馆的门口。可看着闭目养神的恋人,他又不忍心再吵到对方。

短暂思考后,他平稳地开着车子,朝着台场的方向驶去。

 

 

月岛万万没想到,当他好不容易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时,会撞见这样一副光景。

从平行世界走入熟悉的黑暗甬道,再踏入不断放大的光明之中,月岛花了几秒钟重新适应光亮,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旅馆里。暧昧的光线以及摆在前台上的小巧道具盒将旅馆的属性展露无遗。

穿越世界线的后遗症是偏头痛,月岛按着额角朝门外走,必须先搞清楚这是在哪儿,他心想着,直到推门而出的刹那和那个酷似自己的男人四目相对。

“你应该就是他口中的‘月’了吧。”陌生男人看起来和自己年纪相仿,声线清亮一点。月岛迅速打量对方,他不喜欢这人的穿衣品味,怎么透着一股夜店风。

“没错,是我。”月岛冷漠地扬着下巴。

作为其他平行世界线的常客,月岛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和他长了同一张脸的男人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真羡慕你,”金发青年由衷地微笑道,“你的黑尾先生很可爱呢。”

月岛眼角抽动了一下,也回以灿烂笑容:“当然,只可惜他再好也只有我才知道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过是穿越五分钟的冒牌货少给我装熟”。

“别紧张,我又没碰他。”挑衅得到了预期效果,那青年笑得愈发得意了,他看了眼不远处的停车场,黑尾仍在倒车。青年又回头补充道:

“如果咬耳朵不算碰的话。”

月岛觉得自己脸色一定难看得可以,否则对方怎么会笑成那副样子。

“啊,他要过来了,你还是先躲一下。”

“要躲的不该是你吗?”月岛不客气地反驳,明明只是个穿越者。

“他还没发现我不是你,难道你不希望靠他自己察觉吗?”

月岛一愣,注意到黑尾朝这边走来,他只得退回半敞着的大门里。在玻璃门即将闭合的时候,月岛盯着另一个自己的背影低声说:“不准再碰他。”

回应他的只是细不可闻的轻笑。

月岛不知两人又发生了什么,他们迟迟没有推门而入,但他也不敢贸然出去。过了一会儿,月岛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他一掏出来,恰好接听了对方的来电。

看到黑尾担忧又窘迫的表情时,月岛有些窝心的感动,但一想起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一副偷了腥的猫的模样,月岛就无法彻底释怀。

这种复杂的情绪在胸腔徘徊往复。当月岛打开车门,闻到专属自己的副驾座上一股很淡却难以忽略的香水味,那股翻滚升腾的情绪达到了顶峰。

虽然不想承认,但此刻的月岛萤确确实实陷入了他曾经嗤之以鼻的、该死的吃醋漩涡里。

 

头疼又疲倦,再加上车里暖烘烘的,月岛很快就睡着了。不过他睡眠向来很浅,当黑尾把车开到东京湾边的某处露天停车场时,月岛被烟花的爆炸声吵醒了。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车窗外黛青色的夜空里碎裂成细小亮光的烟火。月岛动了动,披在他身上的外套滑了下去。

“睡得还好吗,月?”伏在方向盘上的黑尾立刻转头,在没什么人工光线的车子里,他的线条都柔和起来,几乎要融入夜色之中。

不好。但月岛看着黑尾担忧的眼神,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把外套还给对方。

平安夜的烟花祭仍在继续,横亘在海面上的彩虹大桥闪烁着缤纷炫目的霓虹光,倒映在水面的影子仿佛流动的斑斓调色盘。

“饿了吗,要不先吃点甜点?”黑尾温和地问着,把后座的提拉米苏拿过来:“我在附近的甜点屋买的,他们家草莓蛋糕卖光了,月就先垫垫肚子吧。”

月岛其实仍旧没什么胃口,不过还是先默默地接过来,却没动手。忽然他皱起眉头,把左侧的车窗打开,深冬的海风立刻倒灌进车子。

“呜哇!月你干什么,这样超冷的!”黑尾夸张地使劲把自己的外套往月岛身上披。

“车里有点味道。”月岛眉头紧锁,注意到黑尾只穿了件毛衣瑟瑟发抖,又不情不愿地把窗户关上。

“可能人呆久了吧,我开一下换气。”黑尾不知道月岛是因为讨厌残留在副驾座上的陌生人的味道。

月岛默认了他的做法,一时间只剩下引擎待机的声音和远处传来的烟花声。微妙尴尬的沉默粘滞在两人之间。

黑尾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

“噗。”月岛很不配合地嗤笑,又想把脸重新绷起来,可惜失败了。

“算了,”他自暴自弃,把提拉米苏放回后座上,“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好啊,我刚才看到有家拉面馆还不错,我们去吃拉面吧。”黑尾整个人都被点亮了似的。

凝固的气氛终于缓缓流动起来。

 

吃了大份拉面后,心满意足的两人没有直接回车里,既然都到了台场,不到处逛逛欣赏夜景太浪费了,更何况他们都急需一个时机跟对方说点什么。

沿着栈道走了一会儿,两人迎着海风都像纸片儿一样好像随时会被刮走,黑尾抓住月岛的手,隔着厚实的两层手套,对方动作细微的回应令他松了口气。

虽然烟花已经结束了,但远处的彩虹大桥和沿海一路的白色圣诞灯景足以营造美好浪漫气氛。栈道尽头是一片宽阔的观望台,两人心照不宣地停在甲板上,仿佛都在等对方率先打破沉默。

“月,还生气吗?”黑尾蹭了蹭鼻尖,说:“当时确实是我太大意了,差点被骗。”

“是啊,”月岛撇嘴,“我可不会穿成那样。”一副随时要去夜店的模样。另外,那种香水,月岛曾从在gay吧工作的朋友身上闻到过。

黑尾小心地握着月岛的手,他听出恋人对那个神秘青年深深的敌意和鄙视。他眨眨眼,侧身仔细盯着月岛的脸。

“月?”他灵光一现,一抹标准黑尾式笑容浮上唇角,“月啊,莫非你是在吃醋?”

他感觉被自己裹在手心里的手指僵了一下。

“虽然我确实差一点就要跟那个人约会了,但那是在我认为他是月的前提下。最后我也发现他不是真正的月,所以什么都没发生。”

月岛不屑地哂笑一声,移开视线,黑尾就跟着把脑袋歪过去看他。

“不是月的话就不行,哪怕skinship都受不了。”黑尾故意贴近月岛说些肉麻话。

“是吗?”不料月岛有所反应了,却是冷嘲热讽的笑脸,“你们明明都亲密接触了吧。”

黑尾茫然地想了想,迎面吹来的海风让他倏地想起金发青年在他耳边吹的气。

注意到黑尾微变的神色,月岛眼里有什么转瞬即逝,他保持着闲人勿扰时特有的微笑,把手从黑尾掌中抽出来。

黑尾试图立刻抓住对方的手,但月岛已经转身背对自己,无声地呼了口气。

“我没什么可生气的。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人的确是我。”

“什么?”黑尾被爆炸性发言轰得大脑空白。

“穿越平行世界,这个黑尾先生也不陌生吧。”月岛波澜不惊地说。

在这个每十人就有一个有过穿越经历的世界线里,很多人都曾经是平行世界里的旅行者。黑尾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他也听发小描述过。

“在我穿越到其他世界的时候,别的世界线里的‘月岛’也到了这里,遇见了黑尾先生。尽管我们不完全一样,但广义地说,也的确是一个人。”

承认自己和那个金发青年是一个人,对月岛来说似乎不是很情愿的事。

“不是不完全一样,是完全不同。”黑尾绕到月岛面前,仿佛许下郑重誓言般坚定,他再度牵起月岛的手,月岛注意到这次黑尾褪去了手套。

“对我来说,月岛萤只有这个世界里才有,其他什么平行线里的都只是同名的陌生人。”黑尾说着,手指抚过月岛冻得冰凉的脸颊。

月岛从没意识到,原来人的指尖可以如此温暖。

“做了让你不开心的事,抱歉呐。”黑尾低声说着,指尖摩挲月岛微张的双唇。

“不,”月岛轻声笑起来,他忽然意识到吃醋的自己是如此幼稚可笑,“谢谢你拒绝了他,为了我。”

不远处的广场上传来空灵神圣的歌声,天空开始飘下细小的雪花,落在幸福微笑的行人身上,宛如神祗的祝福。挂满了明亮彩灯的圣诞树,缓慢转动的巨大摩天轮,以及甲板上拥吻的情侣,倒映在静谧的微微晃动的海面上,融成深冬最温暖的一抹色调。

-TBC-


*文里穿越过来的是肉食系月岛(什么鬼)平时就自带色气感,也确实会经常去gay吧之类的。自从开始穿越世界后,就喜欢调戏各个世界线里的阿黑(喂

评论(8)
热度(4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