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58)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要准备撒一些没创意的狗血了(你


第一次体会到活久见,更新以表喜悦之情(什么鬼

传送门 → (1) , (57)(59)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26

休息室的短暂独处时间很快过去,叶修手上沾了点奶油,正用水龙头洗手。韩文清推开休息室的门,一股微妙的异样感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怎么了?”叶修甩着水珠来到韩文清身后,对他堵在门口的行为表示不解。

“没。”韩文清把门开到最大,办公室里仍旧空荡荡的,他看了眼掌心里的门把手。

刚才在休息室里的时候门是虚掩着吗?

“老韩,你手机在响。”叶修已经回到座位,在不远处喊道。

他回办公桌一看,来电显示是母亲。

“妈。”他接听电话,目光落在隔着几排办公桌的叶修的背影上。

“文清啊,生日快乐。”听筒里传来妇人温柔的问候,自从工作以来,韩文清经常忙得忘记自己生日,而母亲的例行电话是每年必不可少的祝福。

“最近工作忙吗?”

“还行,刚开学不忙。”

韩文清下意识放轻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叶修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电脑也关了机,闲着无聊,便把玩打火机。去年韩文清送他的这个礼物的边缘都被摸得圆润起来。

过了一会儿,韩文清收了线,问他走不走。

“既然过生日,要不出去吃一顿?”叶修提议。

韩文清迟疑了一下,说:“我妈来S市了。”

叶修挑眉,沉默地等待下文。

“她过来找个老朋友,说想顺便来看看我们。”

叶修笑着纠正:“是想见你吧。我知道了,你现在去接她?”

韩文清皱眉,却也只能点点头:“我跟她说,走之前先在咱那儿住。”

叶修的身子顿了顿,半开玩笑地说:“老韩啊,可别难为你妈妈了。她现在铁定不想见到我啊。”

“她同意了。”

叶修一愣,刹那间以为对方所说的同意是指默许了两人的关系,然而很快韩文清否决了他的猜想。

“到时她睡我房间,我睡沙发就行。”

话都说到这份上,叶修也没什么好说,他耸耸肩,说我都行。

“我跟她说,先看看我们的生活,了解情况再做决定。”

的确是韩文清的处事作风,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比起舌灿莲花他更喜欢实事求是。

“伯母不会感觉别扭吗。”叶修沉默片刻才开口。

“那就等她别扭了再说。”

理直气壮的回答让叶修无可奈何,他把打火机收进公文包里,披上外套,说:“那咱走吧,伯母什么时候过来?”

韩文清看看表:“她说半小时之后到人民广场。”

“要不我们直接过去,在那儿吃完饭回来?”

“也行。”

叶修心不在焉地点头,指尖下意识地在衬衫纽扣上徘徊。

“啧,我发现这件衬衫有点旧,还都是褶儿……失策了。”叶修徒劳地用手指抚弄胸口的褶皱,直到他注意到韩文清惊奇的眼神。

“老韩你那啥眼神。”他不快道。

“都现在了你才在乎形象,”韩文清显然觉得突然注重外貌形象的叶修很神奇,“又不是没见过我妈。”

“那不一样,”叶修一本正经地晃晃食指,“之前我只是个普通同事,不拘小节一点也没什么,现在我是她儿子的对象了,再看我肯定是女婿标准,那可苛刻多了。”

见他挺正常的,也没有紧张之类的情绪,韩文清便揶揄道:“那也得先让我妈认可了再说。”

“也对。”叶修笑笑,两人沉默地走向大门。

 

抵达人民广场地铁站后,韩文清给他母亲打电话。叶修带头走在前面,韩文清边跟着他出站边电话指挥母亲去指定的地点见面。

回到地面上,天已经全黑了,南京路上的霓虹灯牌亮得连天上的半月都黯淡无光。两人来到约好的商厦大门口,隔着几十米距离的时候,叶修已经看见人来人往之中伫立着的熟悉身影。他碰了碰韩文清的手肘,示意他方向。

韩文清挂了电话,顺势抓住叶修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分说地用力握了握。

叶修被他突然的小动作搞得特紧张,若放在平常他根本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现在是特殊时期,韩文清的母亲还无法接受两人关系,他不想让老人家初来乍到就被亲昵的动作吓到。

于是他试着把手抽出来,无奈韩文清越攥越紧,仿佛根本不在乎会弄疼对方。

再走近几步妇人就能看清他们了,叶修只得凑近韩文清耳畔低声说,老韩,别上来就吓着你妈妈。

韩文清没理他,故意似的使劲拽了他一下,两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牵手踏进韩文清母亲的视野里。

“妈。”韩文清平静地喊她,对方转过来的目光先是惊喜,注意到他身侧的叶修和两人交握的手时又变为忧虑,飞快移开视线。

“伯母好。”叶修礼貌地朝妇人点头致意。

“你好。”尽管妇人表情不太自然,却还是努力对他弯了弯嘴角。

“我们在餐厅订了个位子,晚饭在这边吃。”韩文清说着,上前帮母亲拖拉杆箱。叶修趁机悄悄松开对方手指,想要替妇人拿她手上的礼品盒。

“没事我自己提着。”妇人下意识地避开叶修伸过来的手,旋即又觉得有些尴尬。

叶修平和地笑了笑,转而对韩文清说,箱子我拖着吧,你陪你妈妈说说话。

韩文清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把拉杆递过去时,叶修像看透对方心思似的安抚地拍了一下他手背。

我没事儿。

韩文清紧皱的眉头松动了些许。

 

三人的第一顿晚餐算不上多愉快的回忆,尽管没有什么冲突或矛盾,但昔日总会拉着叶修嘘寒问暖的妇人这次几乎没跟叶修说过话。只有她儿子说话时,妇人才提起兴趣。

叶修用眼神示意韩文清多跟母亲聊聊,对方会了意,一直和母亲聊天。期间,韩文清也试图把叶修引进话题里,可每当叶修开口,妇人就低下头安静吃饭,最后变成他们两人的对话。叶修不再接话,整顿饭基本都是韩文清和母亲的交谈声,内容都是家乡的种种琐事。虽然叶修一点也听不懂,但他始终饶有兴趣的样子,丝毫不显得尴尬或不快。

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叶修主动去柜台结账,理由是怎么能让今日寿星和寿星的母亲破费。韩文清看着他起身,还悄无声息地朝自己使眼色。

韩文清知道,对方是示意自己趁他不在多跟母亲说点私密的话。显然他早就察觉伯母屡次欲言又止。

目送叶修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韩文清继续若无其事地消灭最后一点饭菜。他母亲迟疑片刻,说:“你们还住在一起?”

“嗯。”韩文清头也不抬。

妇人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爸老跟我抱怨,说纪医生没办事效率,其实是你不肯配合吧?”

“我不会见他。”韩文清说得坚决。母亲摇头,仿佛眼前已独当一面的儿子还是曾经那个顽皮又倔强的小孩儿。

“你也见不着了。人家不愿做了。”

“您再找几个也都是这种结果。”韩文清一点歉意都没有。这模样要是让他父亲看见,肯定又要大发雷霆了。妇人无可奈何,却又有隐约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其实跟心理医生保持联系的这一个月来,她一直在思考求医是否是明智的决定。韩文清父亲开始很支持,但渐渐被医生的低效率搞得心烦气躁,到最后对方撂担子不干的时候,他也只是摇头,说自家事还是得自家解决。

这也是妇人决定亲自来一趟S市的原因。

“医生暂时不找了,但爸妈的意思还是不变,都老大不小了,再这样么耗着,好姑娘都嫁人了,还怎么结婚生子。”

“我找对象又不是为了生孩子。”韩文清把汤碗一放,大义凛然。

“等你后悔了想结婚抱孩子的时候就晚了!”母亲痛心疾首。

韩文清注视着母亲愁苦的面容,眼角新增的鱼尾纹在灯光下愈发鲜明,毫无疑问那都是因自己而起的。他这么想着,不由地去握母亲的手。

“妈,我从小到大做的决定从没后悔过,”他放轻语调,神情是鲜有的耐心温和,“这次也一样。如果和他就这么分了,我才会后悔。”

妇人的手微微发颤,她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握住儿子年轻有力的手掌。

 

 

127

回到公寓时已经接近十点半。叶修把拉杆箱拎进韩文清卧室,然后麻利地帮韩文清一块儿收拾床铺被褥。

“你们歇着吧,我自己来就行。”妇人站在房门口,不安地看着韩文清指挥叶修从柜子最高层取出备用棉被。

“没什么,都是小事儿。您忙活一天了挺累吧,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这边马上就好。”叶修站在椅子上,抱着一摞崭新的棉被和枕头,摇摇晃晃地朝她微笑。

韩文清眉头紧锁,抓着他一只脚踝说,别乱晃。

叶修小心翼翼地弯腰,把棉被递给下面的韩文清。韩文清接手的瞬间就把被子扔到床上,头都没回,目光始终紧紧锁定在叶修身上。

柜子和床之间的过道很窄,韩文清要是在一边扶着椅子,叶修就很难爬下来。于是他朝韩文清摆了摆手:“过去点,我下不去了。”

“注意点,地板滑。”

韩文清拧着眉头缓缓放手,那不住晃动的椅子搞得他神经紧张。

站在不远处的妇人忽然慌张地喊了声“小心!”

最高层的橱柜里有东西滑落,砸在叶修身上,他重心不稳地从椅子上栽下来。韩文清是在叫声的同时冲上去接住叶修。

惯性的冲击把韩文清和摔在他身上的叶修一齐推向墙壁。一声闷响后,两人狼狈地坐在地上。

“文清!”妇人惊慌失措地冲上去,只见韩文清黑着脸拽住叶修的手。

“别紧张,又没什么事。”叶修想要把手抽出来,双腕却都被对方死死禁锢着,突起的指关节已经有些红肿。

妇人悬着的心落下来,看着叶修肿起来的手又顿时有些愧疚。

“我去给你弄点冰袋。”这是她今天主动跟叶修说的第一句话,对方显然有点惊讶,随即感激地微笑起来。

“谢谢伯母。”

妇人匆匆去了厨房,韩文清这才缓缓松开手,叶修立刻夸张地揉起手腕来,好像韩文清攥着他手腕才是最疼的。

“你挡什么挡?”韩文清责备地瞪他。他根本没料到叶修会情急之下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后脑勺。

“难不成看着你撞傻啊,”叶修满不在乎地说,“涂点红花油不就得了。”

韩文清神情凶悍地盯着他,不知情的还以为他要吃人。突然,他摁住叶修的后脑勺,气势汹汹地吻住对方的嘴。

缠、绵水到渠成般自然,好像叶修早就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欲、望,他把手放在恋人肩上,或许是太久不曾这般亲密,跨、坐在对方身上的姿势让彼此都有种危险的冲动。

久违又熟悉的触感,缺失的那份淡淡的烟草味竟让韩文清有些许失落。这不是他第一次怀念那股味道了,他不禁为自己屡次冒出的矛盾念头而感到恼怒。

最终,毫无柔情可言的亲吻以韩文清咬、痛叶修下唇为结尾。一触即发的临界,疼痛是最后的退路。

理智让他们都清楚记得,隔壁厨房里还有一位忧心忡忡的妇人。

“我会让他们都认可的。”韩文清抵着叶修的额头,沉声说道。

无论是有所动摇的母亲,还是固执己见的父亲,以及他尚未见过的叶修的双亲。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如此渴望那份爱情,哪怕它会被日常琐事和漫长时光缓慢蚕食磨损,最终变得破旧乏味、不再光鲜完美,他也丝毫不想放手。

叶修轻笑,指尖扫过韩文清的脸颊,停在他线条鲜明的下颔。

“都会的。”他低声说,平和而笃定。韩文清知道,每当叶修以这种语气说话,不管内容再如何荒谬,他一定言出必行。

 

 

翌日下午,韩文清难得没有在学校逗留到五点才走,而是课程一结束就拎着公文包下班回家。他昨天答应母亲今天会陪她去商场逛逛,尽管妇人说她自己随便看看就行,但面对儿子的坚持,母亲还是欣慰地妥协了。

叶修趁着午休时候特意咨询苏沐橙哪儿适合中年妇女逛街购物,美女教师先是惊讶地打量他,随后开玩笑地问他,要见岳母了吗?

叶修苦笑说,我也想这么叫,但人家还没承认呢。

苏沐橙体谅地点点头,说那你等一下,我帮你列个清单。

叶修大喜,没一会儿苏沐橙就把单子写好了,他拿来一看,列举清晰内容详实,不仅有适合中年男女购物的服装店还有保健品之类的商店,就连附近的餐厅都推荐了。

“太贴心了,回头再让老韩给你做顿饭。”

课间的时候叶修找到韩文清,把那张字条塞给他。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打开,扫了两眼,又看看他。

“你妈妈难得来一趟S市,好好陪陪她。”

“谢了。”韩文清笑了笑,路过的学生惊讶地频频回头张望。

“看把学生吓的,老韩你平常表情是有多吓人。”顷刻间,温情气氛就被叶修的一句揶揄毁得粉碎。

 

韩文清的母亲是在周五下午离开的。她做了些韩文清爱吃的家常饭,用保鲜盒装好了放进冰箱,又把特意带来的土产小吃留在茶几上,然后悄然动身。火车原定是在傍晚,韩文清本要去送她,但妇人怕耽误他工作,就提前了出发时间。

等韩文清收到母亲短信的时候,对方已经上了高铁。他立刻打电话过去,说了些注意安全之类的话。

“对了,我给你们做了点菜,晚上热一下就能吃,别一忙就定外卖。”妇人叮嘱道。

“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妇人缓缓说:“小叶的手要是还肿着,就抓紧看医生。”

韩文清心头一暖,说知道了。

“车上信号不好,就先这样吧。”

“妈,谢谢。”

妇人停顿几秒,才说,我现在还不能接受。

“我明白,”韩文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等您到家了跟我发个短信。”

 

回到家的时候,叶修正在厨房里洗保鲜盒,微波炉里转着一盘菜,隐约能闻到香味。听见韩文清脚步声,他转头露出个满足的笑容。

“你已经把菜热上了?”

“老韩,你猜伯母做了个什么菜?”

“什么。”韩文清对具体菜品没啥兴趣,之前那通电话已足够让他开心了,无心顾及其他。

“清蒸加吉鱼啊,”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我当时跟伯母说最喜欢她这道菜了。”

“那是给我做的,又不是给你。”韩文清故意挫他锐气。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不爱吃鱼。”

“穷嘚瑟。”

韩文清鄙视,嫌弃的表情却难得没什么威慑力。

室外春意盎然,屋内鱼香四溢,彼时两人并不知道,那大概是那段时光里最无忧快乐的日子。


-TBC-

评论(20)
热度(221)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