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真爱至上(2)

#原作背景,很多私设和脑补,食用请留意,标题借用了电影《真爱至上》名字,内容无关联

传送门→(1)(3)


以上,祝阅读愉快w


「花火雨」

樱花彻底凋落之后,天气逐渐暖和起来,社团的户外活动也增多了。有时仁兔成鸣会委婉地询问游木记得去网球部报到。

“期末前还有网球联赛呢,就算我们重心不在这上面,也必须要参加才行,”仁兔一面翻阅着光碟,一面交代道,“我也跟泉亲好好谈过了,他答应不会妨碍比赛的,真亲放心吧。”

有部长的承诺,游木也不好意思再推脱,更何况他也清楚,自己出席部活的频率太低了,简直是幽灵部员,若不是有仁兔网开一面,他连修学分都成了问题。

“抱歉,明天的活动我一定会参加的。”游木歉疚地笑笑,帮助仁兔一起整理刻录盘。那些大都是偶像科学生的活动视频,放送委员会负责母盘的保存,同时也承接来自学生和粉丝的演唱会光碟订单——将录像刻成光碟然后以官方名义出售。

有些人气组合的碟片订单量很大,催得又紧,放送会人手不足,有时为了赶工游木不得不熬夜通宵进行剪辑和渲染。那不是个轻松又便捷的活儿,仁兔于心不忍,可游木却爽快地说,自己很擅长做这种事,做得很开心,况且又有机会学习其他人如何演出的,一举两得,很赚的。

“太好了,”得到游木答复的仁兔很高兴,“明天说不定能集齐全员,我们要好好练习一下双打。”

双打……游木想到某个前辈热切的赤裸裸的眼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仁兔前辈,我可以和你一组吗……”

素来好说话的仁兔竟有点迟疑:“泉亲说你们小时候一起打过网球,双打会比较默契,所以我自己就报了单打。啊不过,陪练是没问题的!”见游木的表情瞬间垮掉,仁兔也不由担心起来,濑名虽然信誓旦旦做了承诺,可他现在越来越担忧了,果然不该太相信濑名的一面之词。

“如果真亲很困扰的话,我去申请换人吧。”

“不必了!”一听仁兔要为了自己而大费周章,游木连忙摆手:“没关系,我会努力克服的。”

既然本人都做出了觉悟,仁兔也不好再坚持。两人沉默地把光盘归拢好,接下来就是分工做后期了。

“还是老样子,真亲负责Trickstar、UNDEAD……”仁兔念着组合名,把相应的光盘挑出来,轮到Knights的时候,他停住了。当初考虑到游木和濑名僵硬的关系,Knights的部分都是由仁兔来做的,但之前宵宴活动时游木主动帮了忙,还顺便把濑名鸣上参加的时装秀给做好了。从那之后,Knights的录像就默认由游木接手,而他也很懂得如何突显骑士们的魅力,成品高端又大气,就连吝惜赞美的濑名都承认,视频剪辑得很好。

不过此刻,刚经历过网球部分组的尴尬,仁兔一时不知该不该把Knights的部分交给游木,原以为那两人关系缓和了,但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般顺利。

“交给我吧。”游木却干脆地接过了光盘,丝毫没有犹豫或困扰的神色。

后辈成长了,仁兔欣慰地想,跟泉亲的双打也会顺利吧。

 

才怪。

一周后的网球联赛上,眼看着游木跟濑名双人组惨烈败北的仁兔成鸣,在休息席里沉重地叹着气。

他果然不该太相信幽灵队员们的稳定性,上周练习的时候濑名明明打得很好,甚至还有模有样地教导游木如何挥拍击球,尽管后者看起来还有些局促,但整体上来说相处得挺不错的,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比赛的时候就掉链子——开始是因为游木戴了隐形眼镜濑名被分散了注意力,后来好不容易恢复状态了结果两人步调太一致,不是同时想救球就是同时躲开,不要在这种地方高同步率啊……仁兔心力交瘁,忽然哨声响起,他这才注意到球场里游木跪在地上,濑名则扔了球拍紧张地蹲在一旁,手忙脚乱地摸摸对方手臂,又火急火燎地命令医护人员去包扎。

真亲受伤了?很严重吗?仁兔也紧张地跑出选手席,可还没走到场地附近,就听见濑名急得变调的呐喊:“怎么不严重!游君这里都出血了啊,不抓紧消毒治疗的话留下疤痕可怎么办!”

“只是蹭在地上擦破了一点皮而已……”游木无力道,“不要妨碍比赛了。”

“比赛算什么,游君都受伤了!”

“别大声说这种话啊裁判听到了怎么办。”

“咳嗯。”

仁兔大声清了清嗓子,旁边的裁判员脸色都变得铁青,再不阻止这两人的拌嘴,他们就要不战而败了。

“先用干净毛巾处理一下,我这里有急救箱,创可贴和纱布都有。”他说着,把沾了水的毛巾交给濑名,对方意会,连忙小心翼翼地擦拭游木膝盖上的泥沙,又用酒精棉球消毒。

游木轻声倒吸冷气,在嘈杂的户外那就像静音一样细不可闻,可濑名还是警觉地抬起头,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对不起,弄疼游君了吗?”

“不要紧。”游木试图缓解紧张气氛,可濑名神色更凝重了:

“我会对游君负责的。”

“快别说了!”

站在场地外的仁兔默默地在心中表示赞同。

 

作为网球联赛的昔日强豪,梦之咲学院这次败得惨烈。仁兔其实并不那么在意输赢,毕竟他们的重心都在偶像工作上,可当他走进社团休息室,看到濑名正在跟小个子的后辈争执不下时,网球部部长还是很生气的。

“社团专用休息室是僧多粥少,如果打不出成绩,我们的休息室就会被收回啊。”

本来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的濑名一跃而起,甚至顾不得被他认真清洗的毛巾,义愤填膺道:“那怎么行,这里可是我和游君的爱巢啊!”

“濑名前辈真可怕,已经分不清妄想和现实了。”姬宫桃李惊恐地跟濑名保持距离,显然他的举动惹恼了对方,两人又开始吵起来。

游木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因为比赛出了汗,他刚刚快速冲了个澡,此刻是房间里唯一干净清爽的男子高中生。他背着运动挎包,隔着长椅迟疑道:“泉前辈可以把毛巾还给我了吗?”

见到游木的濑名瞬间变脸,笑眯眯地回到水池边,熟练地揉搓毛巾:“再等一下,哥哥会亲手把毛巾洗得干干净净,像新的一样。”

“根本不需要啦……”游木无奈地挣扎着,可濑名依旧没有还给他的迹象,于是他放弃了毛巾。

“那我先告辞,Trickstar那边的特训要开始了。”

“记得来反省会,我们去吃烧烤。”仁兔飞快叮嘱,游木笑着招招手。

没有给濑名追问或挽留的机会,游木跑得很快,一点都不像刚刚进行过网球比赛的人。濑名怅然若失地捧着拧干的毛巾,恋恋不舍地眺望着对方的身影,直到消失在葱郁的树影之中。

 

当游木真的出现在烧烤店门口时,濑名的表情终于变得明朗起来。他没想到对方真的来了,最近Trickstar为了应对校外强敌的联合演出而进行着高强度训练,他在校园看到游木的机会少得可怜,每次见面对方都是行色匆匆,虽然他知道,游木不全是因为躲避自己而跑开,他却依旧失落不安——在游君心里占据了重要分量的东西越来越多,而他这个哥哥恐怕早就被挤到不起眼的角落,也许有一天会被彻底赶出去吧。

摆满了生肉和蔬菜的桌子格外拥挤,游木坐在仁兔旁边,刚好和濑名面对面,烤盘上升起的白烟将彼此的神情遮蔽得暧昧不清,身边部员的说话声真真切切地传过来,才不至于让二人之间的氛围凝成沉默的冰霜。

对这个吵闹的、大多数时候麻烦又碍事的社团,濑名心底其实是有那么点感激的,感激它可以让他与游木名正言顺地见面,虽然对方为了避开自己时常缺席;感激它缓冲了两人特有的尴尬和不自在,尽管桃君太吵成喵又碍眼;感激它给了自己和游君进一步接触的机会,他对网球也是一知半解,做儿童模特时曾为了拍照而自学过打球,彼时年幼的游君双眼放光地说泉哥哥打球好帅,他按耐不住虚荣的喜悦之心便教对方如何发球,可后来他们打碎了公司一楼的玻璃,游木吓哭了,尽管濑名揽下了责任,但他再也没见对方提起过网球。

这样一想,口口声声自称哥哥的他,根本没能保护好游君,从小时候开始就只是自以为是罢了,不如说,正因为有了他,游君才被迫受到了更多伤害。

或许是烧烤的烟味太呛人,濑名有些胸闷,真是糟透了,他心想,难得能跟游君共餐的机会,为什么要想这些煞风景的往事,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才行,毕竟……如果没有成喵和桃君的话,游君是绝对不肯像现在这样和自己共进晚餐的。

那是一顿很热闹的晚餐,尽管濑名基本没动过筷子,他仍忍不住怀念那个狭小的饭桌上的劣质烧烤炉,他可以躲在烤架和烟雾后面,肆无忌惮地凝视对面的人,听对方近在咫尺的笑声,爽朗无忧,就像小时候萦绕在耳畔那般令人怀念。

 

 

本以为再遇到游木是暑假之后的事了,可濑名没想到,他竟然能在闷热难熬的盛夏见到游木。当游木穿着藏蓝色短袖出现在面前时,濑名觉得自己热得快要融化的世界忽然下起了清冽的冰雨,凉爽的雨水重铸着整座星球,而游木就站在最中央的位置,像拥有无限大引力的核心,吸引着濑名冲过去抱紧他。

被哭笑不得的同伴询问是不是热昏了头脑,濑名烦躁却无力反驳。他的脑袋确实浑浑噩噩,紊乱的时差颠倒了他体内的时钟,一切都乱了套,只有游木依旧留在原地,所以他忍不住想靠近,想牢牢抓住,即使深知这只会让对方更加讨厌自己。

不出所料,濑名过激的行为再次碰了壁。比起春末两人手牵手回家的那段日子,游木对自己似乎更加避之不及了。

他知道不该这样不顾尺度,那只会吓到对方,坚定游木厌恶自己的念头。可无厘头的炎热夏天里凭空出现的游君,惊喜得宛如仲夏夜里一场美好的梦,即使梦的内容不尽如人意,至少让他稍微放纵一些,逾越一点,梦醒后他就会放手,安静地退到远处,在不会让游君反感距离之外,默默地守护他,哪怕对方并不想要自己的保护。

到了夜晚,海边变得凉爽起来,港口小镇上方的夜空繁星闪烁,濑名吹着海风,鼓噪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他终于感到累了。游木不在眼前,心底唯一绷紧的弦也松懈下来,他倚着台阶,闭上眼,随时要垮掉一样。

明明想做个骑士,为什么却狼狈得像个小丑呢。他苦笑,竭力不让自己回想起游木抗拒的模样。

“不累吗?”

懒洋洋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濑名没有睁眼,但他知道是那个昼伏夜出的队友。

“哈?练习一整天当然会累吧。”

“追不到手的星星,一直追不累吗?”

濑名仰起头,满天繁星倒映在冰海一样的眼中,融入深情,荡出温柔的波纹,那是比夜空更缠绵的星海。

“能够一直这样看着就够了。”

就算做恶役也好,我想呆在你身边啊,游君。

 

濑名泉觉得,他确实是在做梦。

也许梦早在他回国踏上这片陌生海港小镇那一刻便开始了,不然无法解释游木会主动来照顾他,忍耐着燥热任由他抱住,竟然还在最后一晚的演唱会舞台上笑着对他说,对不起,谢谢泉前辈一直包容我的任性……我没有讨厌你。

烟花照亮了舞台后面的大海,绚丽的彩光倒映在玻璃上,折射出五彩缤纷的虹光。小小的海上舞台宛如升往天堂的梯台,被歌声与烟花声响充斥的梦境,最终也是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这就足够了。至少在这一刻,他可以握住游木的手,对方并不会挣脱,也不会抗拒他的靠近,他们可以面对面微笑,像对彼此许诺般唱出最甜美的那段歌词,他不再担心会惹游木生气,因为对方根本不曾讨厌他。他甚至借着演唱会的余兴说出发自内心的告白,而游木只是愣了一下,没有挣开交握的手,也没有露出为难的神色,嫣红的花火在夜空绽放,如雨点坠回大地,染亮了暗色的海面,也染红了游木的脸颊。

真是美好到令人舍不得醒来的真夏夜之梦,这一刻如果能永远持续下去该多好。

像是回应濑名的想法一般,星空下起了愈加盛大的花火雨。

-TBC-

评论(16)
热度(16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