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2)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很抱歉没有这次完结但真的马上就完结了(你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1)(23)



【28】

摩天轮转得再缓慢,也终究要落回现实的地面。濑名打开厢门,绅士地朝身后的游木伸出手,好像他们不是要面对分道扬镳的现实,而是去奔赴一场盛大的舞会。

两人望着摩天轮缓缓停止转动,彩灯熄灭,方才浪漫的告白宛如一段美梦,可惜他们都已清醒,就连握在一起的手也变得违和起来。

被游木提前静音了的手机忽然振动,他得救般抽出手,意料之外地毫无阻力。

来电是衣更真绪,说自己收到了朔间前辈提供的重要证据,虽然警局还一片混乱,但他会尽快摆平质疑游木的声音,让他名正言顺地回归。

“因为可能还有卧底没清除干净,真现在回来的话太危险了,”衣更似乎有些愧疚,“我已跟昴流他们联系好,你先去关西避风头,我现在就接你去车站。真已经做得很棒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游木收了线,濑名只看他表情便明白分别近在咫尺。

“衣更君正在赶过来了,泉桑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游木视线困在手机上,好像不去看濑名的脸就能让自己的心情好受一点。

“那家伙是什么人,游君怎么确定他一定不会害你?”

挚友被质疑,游木本有些生气的,可一抬头看到濑名的表情,驳斥的话顿时就软化下来。

“别的不敢肯定,但衣更君是我在警局唯一能信任的同伴。这点辨别能力我还是有的。”

见游木如此坚定,濑名也不便再说什么。夜风很冷,他低头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抑制着拉住对方的念头,慢慢攥成拳。游木的目光越过手机,悄悄打量濑名,按照AI提示,衣更再过几分钟就要赶到,而他要连夜离开东京,以后像这样与濑名相见恐怕很难了。

不知哪来的勇气,也可能只是积压许久的冲动,游木迈近一步,以几乎撞倒濑名的力道拥住对方。他还戴着之前濑名送给他的围巾,软软地垫在两人脖颈间,填满了所剩无几的空隙。游木用力收紧双臂,仿佛那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个拥抱。

“再见,”他轻声说,“我会想念泉桑的。”

他感觉濑名的手箍在自己的腰部,那人才回过神似地牢牢圈着他,像是要把余生的温存悉数讨来才肯作罢。

“太想游君的话,我就去找你。”

游木只当他是纾解离别之苦的安慰话,苦笑道:“泉桑不怕被抓起来吗?”

“游君还真是狂妄,”濑名得意地笑起来,“哥哥会好好教你什么叫‘不自量力’。”

摩托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游木已经可以看到穿破夜幕的车灯了。濑名显然也听到声音,他们心照不宣地松开手。濑名看起来仍不慌不忙,搭在游木手肘的指尖贴着小臂线条滑到他掌根,水到渠成地牵起游木的手,优雅地亲吻指背。

“后会有期。”

他浸泡了月光的眼睛明亮灼人,游木刚后知后觉地红了脸,那人已消失不见了。

 

游木眼前的画面逐渐暗淡,再度转亮时他已来到了车站月台,身着便服的衣更正把手提箱递给他,还不放心地问游木,只带这点行李就够吗?游木点头。

“抱歉,真的电脑作为证物暂时无法取回来。”

“只要有这些电子设备就足够了。”游木笑道。衣更也宽慰地笑笑,火车徐徐进站,他欲言又止。

“怪盗方面的事,我不会强求真现在把一切都说出来,先将你认为必要的情报告诉我们就好,”衣更苦恼地挠挠头发,叹气道,“我也不说场面话了,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Knights有个人让我觉得很熟悉,有点像……我旧识,但那也太离奇了。真和那些成员都接触过吗?”

游木愣住,基于现实经验,他一下子就猜到了衣更所指的旧识是谁,但这种话由他来说真的好吗?

 

视野忽然变得模糊,他简直怀疑自己摘了眼镜,可画面突然又清晰起来,视角像是漂浮在半空中,周围都泛着暗橙色,直觉告诉游木这是回忆。果然,画面中还有一个游木真,坐在他面前调配药剂的黑发青年居然是朔间凛月。

“麻醉飞镖直接问小濑要现成的不就好了,”朔间兴致缺缺地晃动试管,“还是说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情报?劝你还是早早放弃哦。”

“只是想向朔间君确认一件事,”记忆里的游木看起来十分紧张,“这种麻醉药对泉桑会有影响吗?我是指……万一执行任务时误伤的话就糟了。”

朔间的目光总算从试液转移到游木脸上,如血的眼睛透着隐隐敌意。就在游木以为对方不会理睬时,朔间倏地笑了,慢条斯理道:“不会,眼镜君放心好了,小濑可是很强的哦。”语气意味深长,像是暗示他别做任何不利于Knights的事。

出乎朔间意料的是,游木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甚至还开心地向他道谢。

做好麻醉飞镖后,游木准备离开,朔间凛月却忽然叫住他。

“游君不希望我把这件事告诉小濑吧?”

游木身子一僵,朔间满意地笑了:“那我们做个交易,我可以替你保密,但相对的,游君也不可以向任何人暴露我的身份。”

游木回头,正对上朔间意味不明的笑容。

“任何人都不可以哦。”

 

突然的回忆结束,眼前的画面从模糊到清晰,他已回到了月台,眼前是友人担忧的脸。

{说出真相;保守秘密}

想不到这游戏竟然还有跟泉桑无关的选项——游木当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默认这是纯粹攻略濑名泉的AVG游戏了。看着衣更不安的表情,他突然感到无比愧疚,却还是一咬牙,抱歉地笑道:

“对不起衣更君,跟我联络的基本上都只有一个人。”

衣更似乎也觉得自己问得不妥当,他松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道歉。

发车铃声响起,游木赶忙跳上列车,与挚友挥手告别。车窗外的景色开始飞快倒退,在夜色中格外明亮的白色字幕浮现出来:

{怪盗世界·END}

就这样结束了吗,游木落寞地想着,视野逐渐变暗,列车的和乘客的声音渐渐消退。他以为就会这样被送回选择界面,直到黑暗中出现一行字:

{两日后。}

喧闹的声音再度涌入耳中,画面变亮,是陌生的繁华街道。是京都,游木认得这儿,去年秋游时他们还在这里吃过美味的抹茶芭菲,他甚至还记得去那家店的路线。

目光放远,甜品店还没找到,倒是先看到一家影院的招牌,以及悬挂在楼面的广告海报。游木忽然想起来,假面秀任务之前,他曾打算和濑名一起看新上映的电影,甚至连电影票都买好揣在口袋里了。他连忙摸口袋,可哪儿都找不到那两张纸片了。

也许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掉了吧,他失落地想,不过就算没丢又怎样呢,票上的期限已过,而濑名也不在身边了。

他们就像那两张过期了的电影票,兑换不出能够在一起的未来。

不过,既然游戏尚未结束,他又无事可做,不如把那场电影看了,权当收集一条支线。

放映厅里热热闹闹,好位置几乎都坐满了,就连前排都被人零星占据着。游木选了个最后排的位置,不知为何,他不想跟那些NPC坐得太近。

距离正式放映还有两分钟,灯光暗下来,银幕上开始播放观影礼仪,游木正摸着黑往眼镜上安装3D镜片,忽然有人走过来,他下意识侧身,可对方没动。

“请问这里是I排9座吗?”

听到声音的瞬间,游木触电般打了个激灵。

白光投射在来者脸上,让他想起曾经沐浴在月光下红着眼眶对自己呢喃告白的某人,不同的是,令他无比怀念的蓝眼睛里不再是隐忍,而是欣喜的笑意。

那人的名字在舌尖呼之欲出,游木简直要大声叫出来了,可那人早有所料地用指尖封住他的唇瓣。

他怎么在这儿,为什么会知道我要看这部电影,太多问题堵在游木心口,可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替他把镜片装好,再亲手为他戴上,还故意摸了摸他脸颊。

“电影开始了,不好好欣赏吗,游君?”

 

 

【29】

画面再次定格,但游木明白这一回是彻底结束了。银幕上浮现的不是影片,而是硕大的系统提示:

{True End:新的邂逅。}

回到久违的选择广场,游木还有点不太习惯。没有了黑客自带设备,没有了AI,只有熟悉的系统字如蜻蜓在他身边飞过。

{已达成“怪盗世界·真结局”,获得500点数}

{已解锁“西幻世界”。}

看到提示,游木才想起来,他最开始想要玩的就是这个充满着魔法幻想的骑士贤者世界。不仅因为最初试玩时的失败经历,还因为现实世界里的濑名竟然也在玩类似世界观的游戏,这让他对这条世界线越发好奇了。

既然点数已足够开启西幻世界,那就去试试吧。游木如是想着,走到身着骑士服的濑名幕布前。

进入过程和之前一样,但游木没察觉,在他的身体融入幕布的瞬间,有一道黑影出现在他身后,默默注视着他彻底消失。

 

由于有试玩经验,系统已开启了初始的几个章节,游木可以选择从头开始,也可以接着试玩的部分继续。

因为太过在意那个态度高冷好感度为零的濑名泉的情况,游木决定从试玩部分继续。

系统载入后的场景十分严峻,游木和濑名已经抵达了王城外的护城河,可吊桥被敌军收起来,还不断隔着河岸射箭。濑名把游木拽下马,言辞冰冷地警告他离远点,不许进城。

“看游君的样子不过是刚入会的见习生,现在城里都是敌人,劝你还是逃得越远越好。”

濑名说着,不给游木辩驳的机会,拉扯缰绳,准备强行过河了。

如果眼看着他这样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游木心急如焚。好在这一回,镜片上的辅助器迅速提供了咒语,他慌忙在心中吟诵。只见平静的河水忽然沸腾,甚至扬起海啸般的巨浪,汹涌拍打在河堤,濑名的马惊恐地止步不前,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没从马上摔落。

“你在干什么?!”

濑名气急败坏地大吼,游木也没料到这个咒语居然是操控水的——而且坦白说,法术比他预想的威力还要大,他甚至怀疑这个世界里的游木真是否真的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见习贤者了。

不过,当濑名凶巴巴瞪着他的时候,游木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显然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十分害怕眼前的圣骑士。他已经习惯了扮演平行世界里的大胆“游木真”,对这个有些胆小内向的魔法师反而有点新鲜。

“这样是不到了对面的,”游木顶着濑名的目光努力解释,“但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

濑名似乎并不想跟一个初出茅庐的见习生探讨进攻问题。可方才游木操控水的举动历历在目,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看起来不太自信的魔法师确实能力不俗。

“用不着多讨论,游君再像刚才那样用水把城墙上的士兵冲走,在他们回过神之前,我就会到对面砍断他们头颅。”

虽然听上去似乎可行,但游木还记得系统交给他的任务:和濑名一起进城。

“我可以帮助骑士先生过去,”游木小心地斟酌措辞,“但请让我一同进城,我也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濑名下意识想驳回,可再看看对方坚定的表情,嘲讽的话终究没说出口。

“急着送死的笨蛋。”

他不快地嗤了一声,示意游木坐上马。

“话说在前面,如果不小心滑下去我可概不负责。”

“我会小心的。”游木握着马鞍的尾端,尽可能不让牵扯到濑名的衣服,以免对方又不高兴。

濑名牵动缰绳,载着二人的骏马依旧矫健,灵巧地在断桥上转身,腾出一段助跑空地。

“听我指示,不要立刻就施法。”

“嗯。”游木屏息凝神。可濑名迟迟没有策马。

“我说你,就这样直挺挺骑在马背上吗?”濑名突然不耐烦地发问。

游木被他搞得一头雾水。还能怎么骑在马背上,难道要像少女那样侧坐吗?饶了他吧。

“还要说得多直白,抓紧我啊,你是笨蛋吗?”

“……”

怎么说呢,尽管是虚拟数据,但被顶着濑名泉的脸用濑名泉的声线如此训斥他的经历,还真是久违了。虽然他很清楚,就算是现实里货真价实的濑名,关心别人时也经常言辞辛辣,但距离上次被这样对待,已经是近一年前的事了……不对,才一年前,怎么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似的。

游木晃晃脑袋,强迫自己从漫无边际的神游中回来。他依从濑名别扭的指使,小心翼翼地将双手绕过对方腰,以尽可能不触碰濑名的姿势扣紧双手。

他听到对方细不可闻的咋舌。不过这一次濑名没再为难他,双腿一夹,策动骏马朝前冲去。

吟唱法术需要一些时间,但又不能过早施法完毕,否则会过度消耗魔力。于是游木紧盯着前方,暗自掐算何时吟唱才能万无一失地配合濑名的动作。

落地很成功,那些敌人根本没想到眼皮底下平静的护城河会突然变成猛兽,他们被洪水冲得七零八落,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濑名策马从中穿过时就像踩过一滩破烂的水草那般轻松。

“做得挺不错。”

濑名没回头,轻飘飘地夸了一句,好像漫不经心。但游木知道,对方其实很满意,因为有肉眼可见的{亲密度+6}从视野外飘过来,钻进了濑名的胸口。

进入王城之后,游木没有继续坐在马上的理由了。他紧张地维持着环抱的姿势,不断观察四周环境,寻找可靠的说辞,好应对濑名的逐客令。

可骑士并没有立刻将他赶下马。尽管两人顺利进入城池,可这里面却一片荒芜。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都是残垣断壁,气派的民宅被炸得焦黑破败,只有零散的几处驻扎兵营,燃着篝火,火光映照在敌军的盔甲和冷兵器上。

“怎么回事。”濑名咬牙切齿道,他出城不过数日,一切却都物是人非。虽然他不太担心同伴们的安危——那几个家伙强得跟怪物一样——但这里毕竟是他的故乡,被敌军突袭,糟蹋得寸土不生,他又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事到如今,游君还有呆在这里的理由吗?”濑名的声音又变得冷冷的,但游木知道这不是针对他,而是那些敌人。

“王宫里有条密道,可以安全出城,我可以把你送过去。”

“骑士先生不走吗?”

“在我解决城里所有渣滓之后。”

游木感觉他拥着的那人在微微颤抖,濑名显然已经怒火吞噬了理性,他可以是以一敌百捍卫城池的光辉骑士,也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地狱修罗。

视野上方闪出两行字幕:{从密道离开;先留下来}

根据以往经验,只有跟濑名在一起才能触发更多关键剧情。游木决定留下,濑名闻言不屑地笑起来。

“留下来做什么,眼看着我如何杀人吗?那对游君来说太血腥了,劝你不要勉强自己。”

“我会比骑士先生以为的更有用一些。”游木认真反驳。

濑名不置可否地哼笑。爱马已载着二人来到某片营地的不远处,濑名抽剑出鞘,闪着凛冽寒光的冰剑锋利无比,游木光这样看着都能感到剑身传来的寒气。

虽然濑名看起来已经极端愤怒,言行却相当冷静,每个营地都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留下兵长逼问线索。偌大的王城很快就被他清理得一干二净,成为真正廖无人烟的空城。来到宫殿前最后一片营地时,夕阳已没入地平线,圆月高照,周围一片死寂,只有前方篝火劈啪作响,尚有一点人烟气。

“骑士先生,请等一下。”

游木从濑名身后探出脑袋,这一路下来,他既没有阻止濑名逼问和复仇,也没有主动参与其中,只是沉默地观察着四周,直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发出声音。

“怎么,看腻了?”

“那些人有点奇怪。”

皎洁如水的月光落在帐篷前的空地上,那些聊天喝酒的士兵像被X光照射一般,隐去了血肉,露出阴森森的白骨,而他们浑然不觉,兀自重复着喝酒的举动,任由绛紫色的酒液穿过空荡荡的骨架洒在地上。

“没一个混蛋说实话,”濑名低声喃喃,“不过看样子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夜里会变成骷髅吧。”

“没猜错的话,他们都中了禁术,”游木小声解释,“古时曾有国王为了打造不死军团,让巫师给士兵下咒,如此一来只要骷髅不粉身碎骨,就可以不断复原,成为源源不断的‘战力’。”

“啧。”濑名显然无法认同那个国王的做法,但他也意识到,如果游木说得没错,眼前这十几个士兵会很棘手,更可怕的是,那些白天被他解决了的尸体也以骷髅身份复活了。

而他和游木,作为这座死城仅剩的两个活人,根本无法招架这么多骷髅兵。

游木异常冷静,他终于明白了身为魔法师的游木真为何要来到这座破败王城——系统任务更新,有些未解谜团需要他查明原因。

{任务更新:带走一名骷髅兵。}

任务说得含糊其辞,但辅助器已经告诉游木,他随身携带着莲巳给他的特殊藤条笼,据说是用雪原顶峰的冰龙龙须编成的,饶是能无限复活的骷髅兵,一旦散架装进去,也会因骨头冻结而无法拼合。

“黎明之前,我们得找个地方避难。”

即使骁勇如濑名,也不得不同意暂时撤退。他对王城了如指掌,将爱马安置在隐秘藏身处后,他对游木说,我们去相对高一些的地方,最好还能补给。

濑名所说的去处是某个兵器铺,尽管也遭受了炮火攻击,但尚有不少完好无损的武器,游木看着琳琅满目的货架赞叹不已。濑名轻车熟路地挑挑拣拣,忽然丢给他一杆长枪。

“长度适中,轻便易上手,对初学者来说是不错的防身武器,”濑名还在挑选,头也不回,“对法师来说不近战是最基本的防守吧,你可以在枪头施点咒语。”

“谢谢……”突然被塞了兵器的游木有点懵,他试着挥了挥长枪,手感有点类似长长的魔法杖,倒还算适应。

“还有这把匕首,很轻,但刃很锋利,用得好的话切断骨头也不是问题。”濑名继续说着,完全没意识到如此侃侃而谈的自己和最初形象判若两人。此刻他只想着要如何防身,如何避免这个看着就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魔法师被骷髅兵伤到。虽然他会尽可能保护对方,但也不能让那人手无寸铁,因此基础功课还是必要的。

不过,说了半天没有回应,濑名还是很不满,他回头,想责备游木为何不作声,却发现对方正微笑着看自己。

“怎么了?”濑名警觉地皱眉。

“啊不……对不起,”游木这才察觉自己竟一直盯着别人发笑,这太失礼了,他慌忙垂下视线,“只是有点惊讶,原来骑士先生很温柔。”

“什么意思,嘲讽我吗?”

“不是的!”游木赶紧摇头,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内容,才不由得红起脸来:“谢谢你,骑士先生,我会努力不拖后腿的。”

“濑名泉。”

游木茫然抬头,濑名却转回头不再看他。

“骑士先生听起来太傻了。我叫濑名泉。”

游木高兴地改口,濑名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却招手示意他过去,拿出匕首,有板有眼地教他要如何挥舞才能发挥武器的力量。

武器和防具补给完成后,两人来到二层阁楼。由于这里只是小本生意的店铺,顶楼空间窄小,但贵在舒适,最关键的是二楼相对安全,还便于防守。

几平米的木地板上光秃秃的,只有玻璃碎屑和炮火灰烬,狭小的单人床倒还算整洁,只可惜对两个成年男性而言有些窄。

濑名用鞋尖擦出一块相对干净的空地,抱着利剑席地而坐。见游木还杵在原地,他不耐烦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也想挤地板吗?”

玩过数条世界线的游木内心坦荡,他很想直接说,其实泉桑可以跟我一起上床挤一挤。可让这个世界里的魔法师说得如此直率还是太困难了,他支吾半天,只憋出一句:“地板很凉,而且床还空着。”

濑名像是听到好笑的笑话:“比这还恶劣的环境我也待过,我可是光辉骑士。”

辅助器告诉游木,在这个西幻世界,能获得如此名誉的骑士屈指可数。不过,见过各类濑名的游木早已不在意那些头衔,他只是希望濑名不要为了他而委屈自己。

“我只需要一半的床就够了。”

游木如是说着,爬上床,背靠着墙壁,双手抱膝,也再不说话,就这么执拗地望着濑名。而濑名沉默地坐一会儿,受不住他视线,便转身背对着他。两人暗暗较劲,谁也不肯先示弱。又过了不知多久,濑名忍不住回头,发现游木已经抵着膝盖睡着了,圆圆的金丝眼镜歪在一遍,还在鼻梁上掐出红印,甚是可爱。

濑名无奈,替他摘掉了眼镜,游木不满地动动脑袋,摇摇欲坠地维持着坐姿继续睡。

“固执的笨蛋。”

他扶着游木躺下,掖好被角,倚着床榻坐下,困意上涌,他却不敢睡去。

不过濑名并不知道,游木根本没有睡着,他本想骗对方也上床休息的,可这个世界的魔法师还没有那种一鼓作气的魄力,和确信濑名不会生气的信心。最终他只得假寐着,任由那人温柔地给他盖好被子。

游木在被窝里偷偷睁开眼,看着月光穿过天窗落在濑名身上。

他忍不住虔诚地祈祷,这个世界的濑名泉与游木真能幸福地走到最后。

-TBC-

*【29】节的被月光照就现出原形的梗来自《加勒比海盗2》

评论(12)
热度(20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