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21)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差不多下次就可以完结了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20)(22)


【26】

短暂的休息过后,游木尝试从床上起身,裹在肌肤外的无形冰壳扑簌掉落,濑名适时地为他披上毛毯,他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视力恢复的游木接过对方泡好的热饮,这才有空打量四周,濑名在AI引导下把他带到某所中学的保健室,为了避免被夜巡保安撞见,他们没开灯,只有游木手机的昏暗光源,和窗外亮得出奇的皎洁明月。

“好些了?”

濑名发问,语调比起先前稳定内敛了许多,已经听不出情绪。游木颔首,捧着热气氤氲的马克杯轻声道谢。

沉默如月光在屋子里一路延伸,爬上了游木倚靠的床头。紧急危机已解除,他们好像也没有了继续亲昵的理由。濑名靠在窗边,跟游木维持着客套的距离,月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如果没有残留在眼角的那一点红肿,游木根本无法想象之前握着他的手失态落泪的人就是濑名泉。

放在枕边的手机闪了闪,不懂得人类尴尬静默的AI公事公办地报时,并提醒二人时间不多了,要尽快前往目的地。游木放下手机,目光刚好与濑名的对上,后者看上去事不关己,可握着瓷杯的手不自觉地捏紧。

“你要动身了?”

“嗯。”游木掀开被子,濑名不知从哪里搞来许多暖宝,贴在他身上,虽然很暖和,但为了任务便利,他只得逐一撕下。

“游君没有什么要说的?”

游木一顿,没有立刻回答,在他眼前又出现了系统提示,告诉他已切换回扮演者模式,接下来的不同选择会影响最终结局,请慎重决定。

{任务优先;向濑名坦白}

游木看看手机不断闪烁的提示灯,如果是黑客的话,此刻还是把任务放在首位吗,还是说……他忍不住偷偷瞥一眼濑名,那人依旧凝视着他,像诞生于月光的精灵,淡漠得没有一丝烟火气,唯独那双眼睛,像埋藏了最深绝望的冰海,是容纳了所有情愫的豁口,隐而不发,只消一眼,游木明白自己心里的天平已然倾斜。

“也许泉桑已经知道了,”他暗灭了手机提示灯,心一横,说道,“我……并不是泉桑的同伴,而是警察。”

濑名显然并无意外,他沉默着,像等待游木下文。

“这次任务警方出动迅速,是我特意透露了情报,”他看了眼濑名,对方仍无动于衷,“为了不让警局的人起疑。”

“你认为他们怀疑自己人?”

“是的,虽然听上去很像谎言。”

濑名不置可否道:“测谎这种事,我可比游君更擅长。”言下之意为你尽管说便是。

游木苦笑一下:“其实我也心存疑虑,所以我必须去那里——为了验证这个猜想。”

“那个写字楼?”

“泉桑还记得那本账簿吗?当时我在财务部电脑里发现一些东西,可惜没能完全破译。这次在假面秀场里也看到了类似的线索,我怀疑还有更深的关联。”

濑名沉吟道:“被告知目标是账本的时候我也很奇怪,但小——对它感兴趣的家伙又不肯多作解释,我懒得过问。那本账簿有缺页,应该是人为裁掉了。”

“电子账目里也有缺失项,恐怕和账本缺页是一样的。”游木附和道。

“所以游君想要我一起去查明到底‘谁’被抹去了?”

游木迟疑片刻,还是点了头。

“我不会奢求泉桑信任我,只是……那对Knights来说也是很有用的情报,如果泉桑还愿意的话,请与我最后合作一次。”

濑名走近床榻,月光从他的脸上褪去,那层冰冷消融了,眼神变得暧昧不清。

 “坦白了自己是卧底之后,还想利用我达成目标?”濑名似笑非笑,言辞尖刻:“不怕我叛变出卖了你吗?就像游君之前所做的那样。”

千言万语涌到喉间,可游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看着濑名走到面前,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仰起头。敛去了皓白月光的眼睛宛如猛兽隐于暗夜的双瞳,散发着危险的幽光,仿佛随时会把游木撕碎。

“或者中途反悔,把游君抓起来,关在没有第二个人能找到的地方,无论你如何求救,都不会有人再像我一样找你。”

游木感到指甲嵌进自己的肌肤里,尖锐的痛感令他忍不住低吟一声。心沉到了谷底,他懊悔自己不理智的选择,果然不该在紧要关头说什么实话吧,其实那才是濑名的雷区,是压垮两人岌岌可危的信任的最后一根稻草。皮肉之苦算不了什么,真正痛苦的是他一厢情愿以为对方真的会相信自己……游木苦涩地想着,直到他听见濑名的自嘲:

“——如果我能毫不犹豫地这样做该多好。”

掐着他下颔的力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掌心、小心翼翼穿过他发丝的手,和轻抚他耳垂的冰凉指尖。

“如果能轻而易举地把游君看作‘敌人’就好了,就不会挣扎,不会丑陋地嫉妒怀疑猜忌,更不会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像个可笑的小丑一样。”

游木愣愣地仰着脸,濑名说的每个字都像刀刻在心间那般刺痛,他分明说得咬牙切齿,眉眼却如此深情,温柔得像即将接吻的情人。

他感觉有微凉的触感抹过嘴唇,是濑名的拇指,轻柔而细腻地描摹着他的唇瓣,他的脸不由泛红,坦白说,有一瞬间游木以为对方会吻下来的。

“我跟你一起去。”

他听见濑名在耳边低语,坚定得宛如骑士宣言。

 

故地重游,又有手机引导,两人很快便潜入写字楼,昔日需要花费一番功夫搞定的防火墙对此刻的游木来说摧枯拉朽。

在濑名带领下,他们顺利来到那间财务室。游木借助AI破译文件,而自己则开启台式机,载入病毒插件,开始攻克总裁室外所谓的防火报警系统。那是他第一周目初期就十分在意的东西,可惜之前能力有限,迟迟不能破解,但这回有了黑客亲自编写的程序和AI辅助,看似坚不可摧的防火墙终于分崩离析。

守在总裁室外的濑名听到“叮”的一声,知道游木已经成功了。那些悬挂在玻璃墙外的报警器故障似的闪烁起警示灯来,胶囊状的器械齐刷刷地打开,首尾相接连成一线。他听见游木通过无线耳机说,泉桑按照我说的顺序依次关掉报警器,请务必小心,如果出错的话会触发自爆系统。

濑名轻笑,这种稍有差池便会丧命的危险机关他见得太多了,说不紧张自然是假,可听着游木的声音,他反倒放松下来。

“那我可得小心,不能在游君隔壁放烟花。”

“这种时候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请认真点。”游木无奈,那人明明最危险,却事不关己的态度,听得他都着急。

“我很认真,”濑名口气都正经起来,“但不会紧张,因为有游君在。”

“……”游木不自在地推眼镜,手指蹭过鼻尖,小声道,“被泉桑这样说,我才更紧张。我要开始了。”

随后便是一连串高难度小游戏,虽然没有系统提示,但游木猜测这必须是一口气全部成功的连续关卡,因此精力高度集中,而那边的濑名也不再说玩笑话,认真配合着游木的指挥,在因机关而改头换面的总裁办公室里执行指令。

念出最后一条提示语时,游木总算松了口气。濑名顺利解决了所有机关,把深埋在地板下保险箱里辞典挖起来,里面嵌满了书签形状的插盘。他回到财务室,取出其中某一张交给游木。

等待破解的时间里,濑名问:“为什么一定要赶在今天结束前查明真相?”

游木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荧光投射在他镜片上,像两面小小的显示屏,他飞快敲击着键盘,镜片上白花花的倒影很快变成一段文字。

“因为……如果不快点的话,‘他们’会销毁证据,就像之前那本账簿一样。”

“听起来那群人消息很灵通啊。”

“嗯,”游木的声音很轻,他手指翻飞的速度渐渐慢下来,像是背负了愈来愈沉重的担子,“很灵通,他们很擅长这种事。”

“什么意思?”濑名察觉游木话中有话。

“他们有一种芯片,可以第一时间远程获取所有情报。而且他们也有充分的理由和权力,介入任何有嫌疑的事件。

“因为他们是警察。”

游木放在键盘上的手停了下来。濑名凑近屏幕,上面显示着账目收款对象的检索页,来自各种付款方的大笔资金都汇入了同一个神秘账户,再追溯下去,唯一留下的联络方式是一串数字,游木通过情报网查出了隐秘号码的拥有者,那是派遣他卧底任务,交予他芯片,曾经提携指点他、也盛情夸赏过他的顶头上司,警视厅厅长。

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不断泄露怪盗行踪的源头,高效率将假面秀嫌犯绳之以法的警方,厅长对游木模棱两可的态度,还有初周目时在二人的逃脱路线上迅速拦截他们的警察。所有无法解释的违和细节,都是因为伪装成正义的制裁者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游木半垂着头,镜片被糊上了刺眼的白光,濑名看不到他真实的表情,担忧道:“游君?”

“我没事,”游木勉强笑了笑,“只是假设被验证了而已。”

“警告,已有警车抵达写字楼下,请尽快离开。已规划最佳路线,尚无守卫轮班。”AI的声音刚响起,走廊就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先把证据带上,离开这里!”濑名抓住游木的手,可游木没有站起来。

眼前出现两条选项,还是限时的,游木慌乱地扫了眼选择,心中乱成一团。

{和濑名一起解决;由自己了结此事 }

不知为何,习惯信赖濑名的他此刻却想要选第二条路,或许是真相带给他的冲击太大,又或者惧怕幕后黑手的势力会殃及被视为眼中钉的怪盗团,游木不想再把濑名牵扯进来。

那是他玩游戏以来,第一次不再在意所谓的真结局或happy end,他也说不出是什么冲动使然,但如果可以选择,他只希望眼前的人不要再因自己而遭受无端痛苦。

“泉桑把这个带走,”游木说着,把厚厚的辞典塞进濑名怀里,顺势推开了那人试图拉住自己的手,“我想凛月君的话一定知道怎么利用它。之前的账本也是他想要吧,凛月君告诉过我。”

“你们什么时候聊过……不对,游君你想做什么?!”

濑名意识到游木并不打算离开,急忙去抓他的手腕,却被对方躲开了。

“谢谢泉桑,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我是警察,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要逮捕你了。”

“说什么傻话,”濑名的脸色沉下来,“你以为这种蹩脚的谎言会骗过我吗?”

游木咬紧下唇,他怎么能忘了,濑名泉是多么难缠的人,哪怕在虚拟游戏世界,数据模拟的角色依旧难以对付。

手机忽然响起一串铃声,AI飞快地说:“游木先生,有外线来电,来源朔间凛月先生。”

“诶?”游木不解,濑名倒是反应迅速:“接通!”

游木尚未来得及修改濑名权限,因此AI爽快地听从了他的指使,电话接通,凛月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出来。

“小濑也差不多搞定了?我烦人的兄长很想要那个关键‘证据’,反正游君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吧,就交给他好了。虽然兄长很不成器,但乐于处理这种事,对你们也是双赢了。”

“凛月君的兄长?”游木有些犹豫,朔间凛月的提议和他的来电一样突然,游木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哦,就是那个情报贩子朔间零。”濑名在一旁解释。

“朔间先生吗?!”游木惊呼,濑名不快地看他。

电话那头的凛月似乎也不怎么愉快:“就是他了。游君不会不记得吧,当初你之所以能来Knights,就是因为兄长的推荐。因为他说,游木君虽为‘卧底’,却没有那群败类的腐臭,可以试着信任一下。”

“喂,难道小熊君你早就知道游君的身份了吗?”抓住关键的濑名怒道。

“那种事怎样都好吧,倒是小濑你们再不逃跑就要被抓了哦?”

电话挂断,濑名再次去握游木的手,令他欣慰的是,这一回游木没有甩开。

他试探地问:“一起走吧?”

游木看看他,真相水落石出,意料之外的柳暗花明,事情转折得太突然,他有点惶恐不安。不过,尽管前途未卜,但有眼前这个人愿意牵着他的手陪他走出去,一切看起来都不算什么了。

如是想着,他回握住对方的手。



【27】

从写字楼惊险脱出后,游木再次被濑名抱着感受了一把夜间滑翔的刺激,眼皮底下就是宛如繁星的万家灯火,不过此刻已是凌晨了,只剩下商业楼的广告牌还亮着,却依旧壮美。

“刚才小熊君发来通知,朔间已经开始着手处理这件事了。他似乎早就策划着揭露警界丑闻,还说很快就能让你回到干净的警视厅和同伴身边。”

濑名干巴巴地转述着情报贩子的话,察觉到游木变得明媚的表情,他的脸色更不好了。

“游君就这么想从我身边离开吗?”他有点委屈地质问。

事情算是得以解决,游木本是如释重负的心情,可一听到濑名的话,他又不得不正视起两人今后的关系来,不禁有些为难。

“泉桑才是,很快我可要恢复警察身份了,怪盗跟警察待在一起没问题吗?”

“游君继续做我的黑客不就好了。”

“不可能啦。”游木哭笑不得。这种事,加塞着心底那点晦暗的小心思,当成玩笑话调侃一两次也就足够了,他们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未来,双方都有无法舍弃的身份和立场。哪怕昔日阴差阳错地并肩过,也不会在一切挑明后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维持虚假关系。

可是,即使那段时光充斥着隐瞒和谎言,也并不都是虚伪的。正因为以后无法再这样在一起,才更要珍惜此刻,把心意说出来。

游木想着,不由得收紧了搂着濑名的手臂。感觉到怀中人的依赖,濑名的语气也变得温和:“游君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嗯,”游木故作沉思,“我想再去一次游乐园。”

 

 

因为是后半夜了,游乐园早已关闭,摩天轮自然也停了。可这些对怪盗和黑客组合而言根本不是事儿。濑名开了锁,游木启动机器,摩天轮缓缓转动起来,偌大的转轮此刻只属于他们两人。

走进轿厢前,他们默契地关掉了无线耳机和联络器,只有手机还开着。

载着二人的圆形密闭箱缓慢上升,原本隐没在树林后面的夜景慢慢浮出地平线,星罗棋布的霓虹光,有点稀疏寂寥,又有种静谧的美感。游木偷看一眼濑名,后者正认真眺望着街景,或许是在确认某些霓虹灯是否还亮着。

他故作不经意地问:“泉桑在看什么?”

“夜景,”濑名言简意赅道,“看到好东西就告诉游君。”

游木不动声色地按了几下手机,AI依照他提前编写好的指令,入侵了摩天楼的灯牌,远程操控着某些熄灭的广告灯再度亮起来。

“泉桑,”他故意惊喜地说,“我看到好东西了。”

濑名讶异,却还是凑到他身边,循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不同于刻意角度才能显现的单词,游木“发现”的是由不同颜色的灯光拼接而成的巨大心形图案,光影闪烁,竟有点3D立体效果,甚是壮观。

“以前有这个吗。”濑名低声喃喃,被游木听到了,他憋着笑,酝酿着该如何正经地继续这个话题。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AI不读空气地发问了:“是否开启第二阶段?”

“什么第二阶段?”濑名一头雾水。因为他仍然有着较高权限,AI立刻给出答案:“游木先生编写的告白程序第二阶段。”

“快住口!”游木又羞又恼地从座位上弹起来,可他大幅度的抗议动作仍旧无法挽回AI说出的话,濑名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笑容狡黠。

吃里扒外的猪队友!游木愤懑地在心里抱怨,一看到濑名泉的笑容他就知道大好局势要被翻盘。不行,这次他要坚守主动权。

“哦,”濑名笑眯眯地继续对AI说,“启动吧。”

“不启动。”

可惜游木说晚了,他话音还没落,远处江对岸的商业楼盘LED开始发出亮光,几栋相邻的楼面灯幕陆续拼出两个单词来,刚好在爱心图灯的两侧——

YUU ❤ IZUMI

因为LED的字体棱角分明,Izumi乍一看还有点像是is me。游木忐忑地盯着那串告白,害羞和耻意后知后觉地涌上来,他甚至希望当时敲代码写错了,izumi不要那么明显。想不到用大屏幕显示出来会如此羞耻,脸像着了火一样,烧得眼镜都要化了,游木浑浑噩噩地想着,他已经不敢转头,不敢面对濑名泉,就连对方的呼唤都不敢回应。如果轿厢能开窗就好了,他得吹吹冷空气,才能给烧着了的脑袋降降温。

“游君?”

他梗着脖子看远方。

“我说,游君~”

声音更近了,他简直能感到热源靠上来,暖洋洋的吐息吹过他发烫的耳尖。

“让哥哥看看好不好?”

游木艰难地、妥协地转过一个角度。他的脸快和远处大红的霓虹灯一样鲜艳了。

濑名安抚地握住他的双手,让他正对着自己。游木冰凉的手在他掌心里不安地动来动去,他索性牵起来轻吻指尖。

很奏效,游木的手瞬间乖乖不动了。

“谢谢游君,这远比我想给你看的要好看一万倍。”

游木被他夸张的赞美搞得很不好意思,腼腆地笑道:“我知道泉桑想要给我看的东西,这是……我的回礼。”

濑名愣了一下,他惊讶的表情给了游木更多勇气,笑容也变得坦率。像是被他灿烂的笑颜所感染,濑名也不禁莞尔,又凑近些许,柔软的灰发抵上游木的额头。

“上一次我就想这样做了,可以吗?”

他没直说,但游木明白那暗示着什么。他红着脸点点头,闭上了眼。

轿厢徐徐上升,抵达最高点的时候,时间像是被人拨慢一般。游乐园里唯一转动的摩天轮圆盘上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彩光,汇聚成巨大的彩色爱心。承载着两人的轿厢宛如圆满的相框,把安静接吻的剪影定格在夜空中。藏蓝星空之下是闪耀着告白爱语的霓虹灯光,心形图案像凝在轿厢相框中央的挂坠,在二人圈起的狭小缝隙间闪闪发亮。

 

-TBC-

评论(29)
热度(22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