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6)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继续写,争取这月关窗,届时会和《Album》通贩一起开始,请耐心等待,十分感谢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15)(17)



【20】

有了初周目的经验,游木第二轮玩得十分熟练。进入那个藏在商城下面的秘密基地时,他甚至有闲余时间把主厅看了个遍——被濑名以“我来做游君的临时眼镜”为由牵着手的前提下——基地其实并不大,但做了视觉错位的效果,因此游木初次见到时以为十分宽阔。除了主厅之外,就只有五扇扑克图案的房门,全部紧闭着,濑名也没有要带他参观的意思。如果游木没猜错,那应该是为怪盗团成员准备的休息室。

游木仔细打量厅堂,摆放乱中有序的家具,突兀醒目的床铺,壁纸凹凸不平的墙面上还有马克笔涂画的印记。这种熟悉的即视感让他想到现实里Knights专属的摄影棚,很显然,这是那些骑士们的地盘,而他这个“黑客”似乎并不属于这里。

“这儿怎么样?”濑名牵着游木的手走回中央的玻璃桌前,语气得意。

“很棒。”

游木已经参观完了,可濑名仍没有松开手:“我之前一直主张给游君也添个房间的,但你始终不肯。” 

想到这位黑客的真实身份,游木倒是能理解对方不答应的缘由。不过濑名并不理解,他握住游木的另一只手,意味深长道:“如果游君改主意了,随时欢迎入住到我那儿。反正,我们总是共同出任务。”

“谢谢,我想我不需要。”游木干巴巴地说。

濑名也不气馁,显然习惯了游木的疏远。他抽身离开,游木忽然觉得被他紧握的手里多了个冰凉的东西——是新做好的眼镜。

“接下来游君想去哪儿?”

系统跳出熟悉的分支选择,不过和记忆中有些不太一样:{去学校上课;去市图书馆;回家休息}

“我想去图书馆,”游木看了眼濑名,“不是学校的,走路很快就能到,泉桑不必送我。”

濑名挑眉:“我还没发出邀请,游君用不着这么急着拒绝吧?”他的口气听上去有些不快,游木登时紧张起来,因为上一轮总是选积极主动的回应,反而引起怪盗疑心了,所以这次才刻意保持距离,但似乎又有点过火了,难道惹濑名生气了吗?

“不过我也不会逼得这么紧,还是要游君心甘情愿才好。”濑名说着,变戏法似地从袖口里抽出一条长长的围巾,裹在游木颈间,还附带一顶绣着白色绒球的毛线帽。

“游君穿得太单薄,如果着凉了哥哥会很心疼的。”

他的指尖擦过游木的脸颊,本就局促不安的少年偷偷红了脸。明明是说话人自己的手更冷,游木心中默默说着,把半张脸都埋进暖和的围巾里。走回地面,寒风吹得两人瑟瑟发抖,游木看着一身单薄还强装镇定的濑名,忍不住道:

“泉桑也是,生病的话我也会很困扰。”

濑名开心地笑起来,像是迎合游木的关心一般,他立刻从宛如异次元空间的口袋里掏出御寒装备,心满意足地戴上。

“我可是挑了很久才决定的,和游君的是情侣款哦。”

游木徒劳地翻卷围巾,试图让它看起来和濑名的不那么搭调。

“今晚有安排吗?我想和游君去一个地方。”濑名的口吻忽然严肃,那像某种信号,瞬间唤醒了游木的记忆。今天是初周目二人去摩天轮的前一天,也是这个世界里濑名泉的生日。他还记得那个糅杂了苦涩猜忌的、算不上多么浪漫美好的约会。

这一回,系统弹出的选项对游木而言毫无意义,他片刻不犹豫,果断选择赴约。

濑名似乎没料到游木会如此干脆地答应下来。看着他面色讶然,游木心底生出些许莫名的成就感。

“因为泉桑的表情就像在说,希望我会来一样……”此话由自己说出口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游木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也错过了濑名惊喜交加的精彩神情。

 

 

跟濑名道别后,游木就瞬移到了市图书馆。系统更新的任务是查找并阅览某几部书本,光看名字就晦涩难懂,但游木明白那些知识迟早会帮他解开更多谜团。在课堂上修读的基础课已经结束了,因此他决定把二周目里的闲暇时光用来研读更高深的书籍。

时间推移到傍晚时,游木提早离开了图书馆,在赴约的途中拐进礼品店挑选礼物。尽管路线和店铺都是系统安排好的,就连能够选择的礼物都是固定几种,可游木仍旧兴致勃勃,迫不及待想看濑名收到意外之礼的反应。

两人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一家寿喜锅的门口。濑名严格履行游木的叮嘱,裹得严严实实,银灰色的卷毛被围巾和帽子遮得七七八八,深色大衣在一票暗色系人群中毫不起眼,可即使如此,游木还是一下子就发现了他,就如同濑名总是能在人潮里一眼看到自己一样,仿佛某种心有灵犀的双向魔咒。

热腾腾的牛肉火锅之后——尽管游木只能在游戏里象征性地品尝了两口——濑名带领游木来到了那家坐落于市中心的古旧游乐园。今晚似乎格外寒冷,晚风吹在身上,衣服形同虚设,变成了薄薄的纸片。严冬让人忍不住相依取暖,当游木意识到的时候,自己早已默许了濑名主动的拉拢,被对方搂着腰,两人紧紧偎依在一起。

或许是天实在太冷,园区里几乎没有游客,唯一亮着灯的摩天轮也孤零零地缓慢转动,大部分轿厢都是空的。

“真冷。”躲进扁圆铁箱子里的游木说话都带着了颤音,轿厢里除了没有寒风,和室外毫无区别,铁质的座椅甚至比冰还冷。

“怕冷的话,要不要过来,”濑名说着,煞有其事地张开双臂,好像确定游木一定会投怀送抱似的:“哥哥的怀抱很温暖哦?”

游木哭笑不得,他心底其实是有点动摇的,可黑客与怪盗显然还没到那么亲密的地步,不能再操之过急。

“我过去了就失去平衡了吧。”

濑名闻言立刻站起来:“那我过去。”

“不、等——泉桑?”

他还没来得及阻止,濑名已经前跨一步来到游木面前,敞开的怀抱热切地熨帖在他胸口,干燥温暖的热气扑面而来,裹挟着若有若无的淡香水味。轿厢很小,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很窄,而濑名的步子又迈得大,迫切要冲到游木身边的架势,结果便是二人脸对脸身贴身地杵着,轿厢颤巍巍地倾斜,好在幅度不大,但足以让游木胆战心惊。

“暖和吗?”

濑名的下巴抵在游木肩头,羽绒帽上的绒毛被他的呼气吹得东倒西歪。他能感到对方仍抑制不住的细微颤抖,柔软的发梢像轻搔脸颊的草尖儿,挠得他语调都放柔许多。

“这样太危险了,泉桑快回位置上,”游木声音闷闷的,半晌又小声补充:“……是很暖和。”

贴在侧脸的短发不再颤动,变得温顺起来。濑名心下满足,又不舍地收紧手臂用力抱了抱游木才放开。

游木也坐回冷冰冰的座位上,手缩进口袋里,摸到两包发热的暖手宝。毫无疑问,这又是濑名的杰作,身上和后颈也热乎乎的,显然也被濑名悄无声息地贴了暖宝,难怪刚才突然要拥抱。

“下雪了。”濑名看着窗外轻声说,游木顺着他的目光也向外望去,藏蓝的夜空飘起了细细的粉雪。一时间,游木有种错觉,他们被关在与世隔绝的雪花球里,默默凝望着被真正大雪笼罩的繁华都市。

“真美呢。”游木喃喃,现实中的自己刚刚度过了那般繁忙的冬天,就连和某人短暂的平安夜会面,都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场雪景。

“喜欢吗?”

“嗯,”游木的目光还流连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我一直很想亲眼看看极光,还有一望无际的雪原。”

“想和我一起去吗?”濑名忽然问。

游木困惑地看向他。

“我是说,如果我不是怪盗,游君也不再是黑客的话,”濑名字斟句酌道,“你愿意跟我离开这儿,去其他地方吗?”

他看起来有点不安,完全没有了怪盗该有的从容余裕,倒更像游木记忆里那个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泉前辈了。游木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正确的,又或者,这样模糊了感情和公事界限的问题,根本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

不知不觉间,轿厢已快升到顶端了,很快,游木便又能看到那个含蓄隐晦的告白,他开始紧张,双颊甚至比口袋里的暖手宝还要烫了。他屏息凝神,等待着濑名开启这个话题,不,还是说,由他先提问会比较自然?可那样会不会令人起疑心?奇怪,为什么濑名还没有说话,难道这并不是对方想告诉自己的事,不是想给他看的东西?

就在游木内心疯狂刷屏的时候,轿厢即将抵达最高点。那个唯独在特殊视角才能看到的霓虹灯单词已初现雏形,徘徊在游木舌尖的感慨已呼之欲出了。刹那间,濑名忽然伸手,遮蔽了游木眺望的视线。

“怎么了?”游木不解道。

濑名显得有些沉默,他慢条斯理地收回手,笑道:“游君头发上有段线头,已经被我摘了。”

直觉告诉游木,这恐怕是怪盗有生以来说过的最拙劣的谎言。

摩天轮继续转动,轿厢缓缓落回地面,自始至终濑名都没有提起过那个昙花一现的景象,就连话都很少说了,一味默然凝视着游木,又会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别开视线。

尴尬的沉默令游木十分慌张,他怕错过了回应濑名的良机,又要重蹈覆辙。如果说初周目时濑名还会让自己看到LOVE,那这一次他连袒露心声的意图都没有了,甚至不愿让游木看见那个霓虹灯单词。游木握紧拳头,他不想输给这讨厌的沉默,如果濑名不说出口,那么就由他来问。

“泉桑说‘想和我去的地方’,就是这座摩天轮吗?”

濑名有些惊讶于游木难得主动的没话找话,他调整坐姿,点了点头。

“夜景很美,这是个很棒的地方,”游木继续道,“谢谢泉桑带我来这里,我也有东西想要送给你。”

濑名没说话,眼睛却睁大了,竟在怪盗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优越感在游木心中油然而生。他把藏在裤兜里的小礼盒掏出来,放在濑名机械地抬起的手中。

“生日快乐,泉桑。”

濑名愣怔地望着他,但很快,那种呆呆的神情消失了,他微笑起来,像死寂的潭水忽然泛起活泉,太多情愫在他眼底翻滚,仿佛有万千星辰在眼中明明灭灭,凝成最温柔的一抹光,落在游木身上。

“原来游君还惦记着我的生日吗,那分明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这回轮到游木愣住了。

“不过当时任务在身,连我自己都不记得生日。没想到,游君还特意为我补了生日礼物。”

等等,一时间接受太多信息量的大脑运转不过来了,游木艰难地解析濑名话中的含义,他说自己是补礼物,所以说,今天根本不是濑名生日,初周目时濑名自称那晚是自己生日,其实只是假话?

“什么,不,我是说,泉桑喜欢就好。”游木险些说漏了心声。

濑名珍重地把礼物放进内侧口袋,目光始终停留在游木脸上,仿佛要读懂他的心思那般仔细。

“游君有什么心事?”

“不、没有,没什么。”

“是吗。”濑名把视线转向窗外,这让游木松了一口气。

“其实,11月2,那也只是档案上的数字,我没有告诉过游君我真正的生日——虽然游君也从没说过你自己的,我们姑且扯平了。不过,我一直想对游君更坦率些,正好借此机会,就告诉你吧。”

濑名停下来,又目光灼灼地盯着游木,一字一句道:

“今天,刚巧是我真正的生日。”

他说罢,便自嘲地笑起来:“对黑客来说,这几乎已经把家底都抖干净了。不过,对象是游君的话,我不怕。”

濑名的一番告白宛如摩天轮行程的句点,轿厢转回了起点,工作人员已经站在了外侧,随时准备打开轿厢门了。

游木静静坐在座位上,思绪万千,有几次他差点抑制不住直接表露心意了,可理智警告他,现在还不是时候,即使要眼看着濑名得不到回应痛苦,也不能现在就直说喜欢。

毕竟,这只是游木扮演的一个黑客的人生,无论他们有多相像,也终归不是自己,此刻的黑客没有回应濑名的感情,那游木能做的也只有保持沉默。

就在轿厢门即将开启的时候,游木忽然察觉靠近门把的地方有两串小得不起眼的系统分支:{直接离开;再等一等}

这个细微的发现有效阻止了游木离开的脚步,他回头,答案字幕像是早就准备好似的,明晃晃地悬挂在濑名身边。

“虽然现在还不能说,但我也有想要对泉桑坦白的事,我知道这样很狡猾……请再等等我。”

濑名望着他,眼中涌动的像是得到久违期待之物的释怀,又像是被宣告新一轮苦等的不安,最终,他还是朝他笑了。

“如果是游君的话,等多久我都愿意。”

-TBC-

评论(18)
热度(19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