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11)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

#怪盗副本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10)(12)



【15】

缤纷光影在游木眼前构筑世界,一朵白亮的小蝴蝶落在他左耳上,凝成一个虚拟的无线耳麦,一阵电流杂音过后,有些失真的男声钻入他耳中。

“那些家伙已经被我引走了,要好好感谢我哦。”

“……”这熟悉到失真都能辨别的声音,除了濑名泉不会再有第二人。尽管他才刚刚进入这个世界,却已对双方的关系感到隐隐头痛了。

游木环顾四周,是个昏暗储物室,小小悬窗外新月明亮皎洁。他飞快打开菜单栏,浏览自己新的身份介绍,内容只有四个字——天才黑客。虽然没有详尽说明,但丰富的游戏经验告诉他,自己大概在执行什么任务,双膝上的笔记本电脑也证明了他的猜想。

“怎么没动静了?”

就在游木犹豫该如何回应时,系统任务出现了:{远程解开电子锁。}

他的注意力瞬间被电脑屏幕里各种指令窗口所吸引。尽管现实世界里的自己是一个偶像歌手,但游木其实对IT和编程有浓厚兴趣,闲暇时光还会自己做MMD和便捷软件自娱自乐。他从没想过,自己竟会在一个游戏里看到如此精巧的指令算法,他甚至想把它们复制下来带回现实里细细研究。

“我说,Pocky君,”耳机里的声音忽然变大,恐怕是对方得不到回答不耐烦了,才要引起游木注意,“我们约定过三句话之内必须有应答吧?”

游木含糊地“嗯”了一声,现在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和濑名在做什么神秘任务,而且对方在等待他有所回应。可经历过数个世界的游木已经不敢轻易喊濑名的名字,毕竟在不同世界里他们可能是正直的战友、暧昧的上下级、对立的敌人或者亲密的恋人。

所幸,这个游戏对他还算友好,没逼着他临场发挥,而是给出一对选项来。

{请别打扰我办正事;知道了,‘Aki桑’。}

第一个太冷漠了,虽然挺适合高冷的黑客,但现在的游木是冲着真结局玩游戏,所以选态度友好的回答比较保险。况且,他还很在意第二个选项里的称呼,显然和那个Pocky 君一样是个代号。

“我知道了,Aki桑。”

耳机里传来低沉而满足的笑声:“惹你生气了?每次Pocky君这么叫我,都是在我打扰了你工作的时候。”

……游木无语,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是出行任务还是打情骂俏?他很想看看濑名此刻的亲密度,可惜扮演者模式的好感加减都是后台操作,他无法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通关全凭直觉判断。

“到总裁室了,”濑名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帮我开个门。”

游木赶紧看电脑,屏幕被分成四部分,左上角是不断切换的监视器,里面大都是熄了灯的寂静走廊,偶尔会拍到巡逻的警卫;左下是个操作界面;右上角挤满了飞速刷新的程序指令,游木猜测那是在破解某处的电子锁;右下方同样是监视器视角,但画面上始终有一个敏捷的身影,正是濑名,他就如自己所说的一样站在了被落地玻璃窗封闭的总裁室外,门锁和毛玻璃幕墙上都安了报警器,濑名正在小心地探索四周,等待他的帮助。

破解门锁的小游戏环节不难,游木还挺喜欢这种找规律的逻辑题。门禁解除后,濑名迅速潜入室内,进入了监视器的死角,就连游木也无法再看清他的动作,或许因为这家企业的总裁不乐意隐私被暴露。

游木本以为自己的任务该更新了,可系统迟迟不给提示。他索性把电脑里现有的资料浏览一遍,原来他和濑名是要从这个著名的大财团高管手中窃取一份不可告人的秘密账本,据说其中的账目会在金融界掀起轩然大波,揭发无数肮脏阴暗的金钱交易。

不过,既然是如此贵重的账本,又放在总裁室内,难道不该再戒备森严一些?他将注意力转向那些不断闪烁绿光的报警器,这些设备的排布位置有点蹊跷,排得太紧密了些,如果是红外线报警的话,何必在同一水平线上安装四五个器械呢?

疑虑越来越大,游木忍不住黑进了其中一个报警器,防火墙比他想象的严密得多,破解方式是个桌面弹幕游戏,他操纵着小小的游标在枪林弹雨中艰难穿梭,却怎么也抵达不到终点那扇门。

就在他全神贯注躲避子弹时,系统忽然弹出一个提示框:{有些防火墙难度较高,目前尚不能攻克。}

通常,在游戏里看到类似提示就意味着,有些隐藏的要素无法在初次游玩时破解,必须通过二周目才能够解开。看来,这个世界线里的自己还需继续成长才能解决所有难题。

他正想着,濑名忽然通过耳麦呼叫他:“电子锁搞定了么?”

游木看一眼屏幕右上方的解析进度条,说:“还需要两分钟。”

话音刚落,有个恶狠狠的声音在储物室外大声问:“谁在里面?!”

游木捂住嘴,可一切都太迟了,他透过门缝里投进来的灯光看到了两团的阴影。恐怕是之前被濑名勾引走的警卫又折返回来,刚巧了听到他的声音。他懊恼不已,分明操控了楼内监视器,却忘记关注警卫动向,眼下濑名好不容易进入了总裁办公室,也不可能再次替他转移注意。

“给我出来!”

濑名似乎察觉了他的处境,忙道:“别慌,那个房间的通风口被我提前拆了,你先躲进去。”

游木屏息凝神,目光紧盯着门缝下晃动的影子,门外的警卫还在使劲砸门,幸运的是他们身上似乎没带储物室的钥匙。游木合上电脑,找到濑名所说天花板上的通风口。他试着跳了一下,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怪盗所谓的矫健身姿,好在储物间里最不缺少货架。砸门的噪声掩盖了他攀爬的动静,他顺利拆下百叶扇,惊喜地发现濑名竟然还在里面栓了根绳子,让他能更轻易地躲进管道里。

破门而入的警卫一无所获地走了,但游木知道储物间不再安全。他依照电脑里的写字楼平面图在通风管道里匍匐前进,还不忘帮濑名解决电子机关。总裁室的设备几乎都是面部或指纹识别,这对游木来说难度不大,但每个环节的破解时间越来越长,游戏中的时间流逝地飞快,他甚至能看到楼外天边亮起一道晨光的白线。

时间所剩无几,濑名几乎翻遍了整间总裁室,期间还躲避了几次巡逻的警卫。两人意识到,这个财团的水比他们想象得还要深,那一本账簿恐怕根本无法代表所有肮脏交易。

可即使如此,他们也无暇顾及更多,账本才是首要任务。游木在寒风萧索的管道里瑟瑟发抖,手指都冻僵了,却还在奋力敲击键盘,总裁办公室还剩最后一个抽屉没打开了,只要再过十几秒,他就能成功破解。

等待结果的濑名始终很耐心,好像游木解开一切电子锁都是必然的,无需质疑或担忧,他只要静静等候就可以了。

不过,等得无聊的时候,濑名也会主动跟他搭话——单方面的,跟他吐槽这间办公室主人混乱的男女关系,嫌弃总裁骄奢淫逸的糜烂生活。游木虽然不吭声,却还忍不住倾听,都怪濑名讲话的方式太抓人,他对陌生高管的私生活毫无兴趣,可那些八卦由濑名说出来,竟变得妙趣横生。

如果这个怪盗濑名和黑客游木的日常相处一直如此,那也不难理解为何他俩的关系会在执行任务时就突飞猛进了。

“——虽然这家伙在餐厅上演了修罗场,不过他去的那家店看起来还挺不错,任务结束之后Pocky君就和我去试试吧?”

游木正专注地敲打代码,忽然两行选项遮住了电脑屏幕。

{我对海鲜没兴趣;为什么要和我去?}

本着和攻略对象增进感情的初衷,游木选择了后者。

“除了Pocky君难道还有别人吗?”濑名显然认为这是个毫无营养的蠢问题:“这可是独属于我们二人的约会啊。”

坦白说,听到约会这个词,游木还是有些脸红心跳的,可他还来不及酝酿个得体大方的回应,就被电脑弹出的警报毁了全部好心情。

“Aki桑,电子锁已破解,请最快速度拿取账本离开,”游木飞快说着,自己也开始朝通风管的出口爬去,“有报警器被触发了,警卫已经赶到写字间,距总裁室还有六十米。”

“OK,”濑名的语气听不出紧张,似乎也料到不会顺利逃脱,“Pocky君先撤退。”

游木停了下来,盯着电脑屏幕上越来越接近濑名的红点,十指翻飞。就在刚才,他临时改写了写字间入口的门锁程序,添加了电击功能,尽管威力很弱,但聊胜于无,能给濑名争取一点时间也好。

确认濑名已带着账本从写字间逃脱后,游木才合上电脑继续前进。可黎明时分的寒风愈演愈烈,从顶楼灌进来宛如千万根利箭将他钉在原地,他不得不蜷缩起身子,可电脑却从怀中滑落,摔在管道上。

“什么人?”

听到有谁在正下方呵斥,他知道自己已暴露了踪迹。系统任务更新成一串红字:{逃出写字楼。}

长时间呆在通风管道里的后遗症就是四肢僵硬,游木抱着笔记本费力向前爬,他抵达和濑名约定的地方了,但身后的警卫也越追越近,再快一点就要抓住他的脚踝了。

“你在哪儿?”

濑名的声音不再游刃有余,他似乎已经到了,却迟迟等不到游木的身影。

“在下面……啊!”

警卫抓住了他的脚腕,用力向后扯。游木惊呼着竭力扒住通风出口的边缘,可他的体力已经透支了,晨冬的寒风冷冷拍打他的脸,狠得像要把他拍回管道里。

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天而降,有什么贴着游木的耳朵飞过去,集中了他身后的警卫,那人惨叫着坠落。游木顿时感觉身子轻盈起来,就连冷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裹在斗篷里的温暖怀抱。

“我可爱的游君~没有哥哥你可怎么办。”濑名半是庆幸半是宠溺地搂着他的腰,借着风力跳到天台上。

虽然对濑名那句自我感觉良好的发言有所不满,但游木承认,多亏了对方暖烘烘的怀抱,他感觉好多了。

“谢谢泉桑……”游木已记不清自己在游戏里说了多少遍这个词。

“不过,游君这次做得非常出色,还为了我特意拖延了一会儿才撤离。哥哥真的好开心,恨不得立刻就把游君抱在怀里。”

“……”纵是攻略了数个身份迥然的濑名泉,游木仍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反应。

“在那里!”

有人气喘吁吁地从楼梯追上来,看到站在天台边沿的二人,立刻紧张地举起枪。

“不许动!”

虽然楼顶风很大,怪盗特有的斗篷被鼓动得宛如饱满的帆,可他的魔术礼帽仍稳稳地扣在头上,帽檐压得很低,只有紧靠着他的游木能看清那抹高傲的笑容。

“笨蛋,谁会因为一句话就真的不动呢。”他低声说着,搂着游木腰肢的手臂又收紧了些。

那是某种信号,游木下意识地勾住对方的脖颈。风吹歪了他的眼镜,可他依旧能清楚地看到天边樱色的朝云,鞋尖下面小得像蝼蚁一样的人车川流不息。

头有些晕,他怀疑自己可能恐高。

“游君想去哪儿?”濑名无视了躲在远处不敢靠近、只敢高声威胁的警员,亲切地问游木。

“什么?”游木还有点摸不清头脑。

“虽然早了点儿,不如就去那家餐厅吧,”濑名兴致勃勃地自问自答道,“我们可以在旋转餐厅最好的位置一边享用美食一边欣赏日出。”

“我……”只想从天台离开。游木的话被风吞没了,他在濑名的眼中看见自己小小的倒影,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必要了。

因为他迟早会在那片蔚蓝的冰海中妥协沉沦。

与濑名相拥着跳下摩天高楼的瞬间,游木脑中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飞速变小的天台和无限拉远的天空,他以为自己会尖叫会惊慌失措,会绝望地回忆短暂美好的十七年人生,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硕大的白色滑翔翼遮蔽了蓝天,他那快要坠入地心的沉重身躯一下子轻盈起来,像羽毛一般在风中飘荡。

刺激来得太过迅猛又消失得毫无征兆,游木浑浑噩噩地在空中滑翔着,还没有缓过神。濑名对此似乎司空见惯了,只是微笑着抱紧他,调整方向,在都市丛林中自如穿梭。

过了一会儿,游木才轻声喃喃:“这真是……”

“清晨的都市,喜欢吗?”

游木安静地点了点头,紧紧搂着濑名的肩。

“任务完成,作为奖励,今天哥哥陪游君去你想去的地方吧,无论是哪儿都可以哦。”

游木眨眨眼。

“那……就去趟眼镜店吧,”他无辜地说道,“泉桑动作太大,我的眼镜被吹掉了。”

-TBC-

评论(15)
热度(19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