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7)

#各类卡面paro汇总,一言概之是马口攻略各种泉的故事(不

#荒野泉有点坏(no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1)(6)(8)



【10】

显示着原野的光幕转到游木面前,他正想像之前那样直接踏入其中,面前却跳出一个提示窗口。

{请选择游戏难度。}

{旁观者:简单模式;扮演者:困难模式。}

RPG游戏几乎都有难易度,游木通常是一周目凭感觉打,二周目玩噩梦模式挑战自我。可系统的说明方式有点微妙,他质疑道:“旁观者和扮演者有什么区别?”

{简单模式以享受剧情为主,部分关键剧情玩家不可做出选择;

{困难模式中,玩家将完整体验角色的经历,并需在关键分支做出选择。

{Tips:两个模式均可获得Bad End、Normal End和Good End,但只有“扮演者”可以实现True End。}

看到最后一行提示,游木不再犹豫。在这个奇怪的游戏里待了许久,他早已不是单纯试玩图新鲜的好奇心态,直觉告诉他,这个游戏暗藏玄机,无论是每个世界里的剧情,还是刚才“现实世界”的经历,都尚有许多疑点,或许真结局里会有什么线索。

“我选‘扮演者’模式。”

{每条世界线的难度一旦选定,不可改变,是否决定?}

“是。”

游木话音刚落,印在手背上的蝴蝶便翩然飞起,落在他的眼镜框上。一时间,镜片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字符代码,像有数以万计的庞大信息涌入脑中,视野越来越亮,他听见系统音在耳边响起。

{已开启扮演者辅助插件,将会为玩家提供该世界观的必要信息。}

{欢迎进入“荒野世界”。}

 

光线再次恢复正常时,游木看到的便是深绿和沙黄交融的原野景象。天空蓝得像一面无边的湖,万里无云,偶尔有候鸟飞过。他转动视角,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矮矮的土丘上,身着粗呢短风衣,脚上是一双军绿户外靴,鞋头沾了些灰土。

勒在肩头的陌生重量让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个登山爱好者,他把背包里的东西翻了个遍,基本的野外生存道具很齐全,除此之外还有一盒狗粮和一个包装仔细的文件袋。

他刚想打开文件袋,眼前就弹出了个窗口。

{现在不是看笔记的时候,得赶紧找到龙虾才行。}

……龙虾?游木一头雾水,正想打开菜单栏找找线索,眼镜上的辅助插件已迅速给出解释,还附带图片。

{龙虾:德国牧羊犬,15个月,陪伴游木进行户外作业的忠实伙伴。}

游木默默地拉上背包,在心里提醒自己,他已是经历过数个光怪陆离世界、见过大风大浪的老玩家了,不要吐槽为何有人会给狗取个海鲜的名字。

他轻按蝴蝶标记了目的地,跳下土丘,背上沉甸甸的登山包让他有些重心不稳。尽管之前试玩的时候也有非常逼真的4D体验,但都轻描淡写的,哪怕重伤状态也只是视野变红变暗。可现在,或许是为了让他与角色感同身受,就连个背包都沉得像块石头。游木边走边想,幸好在梦之咲这半年多来做得最多的就是体能训练,负重长跑对如今的他来说不在话下。

游戏中的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天色已晚,他来到一座小城,街边都是土黄色的矮房和粗犷的招牌,很像美国西部牛仔片里那种荒野小镇。目的地显示在镇中的一家酒吧里,游木才走到门外便能听见里面喧闹的音乐和笑声。

他有点紧张,但随即想到说不定会在这里遇到熟人,比如濑名泉,这个念头让他的呼吸平缓了些。他推开刷了白漆的腰门,走到邻近的一桌问道:“打扰了,请问有没有见过一条狗?”

“狗?”

“是德牧,大概这么大,”游木努力比划着,“很机灵,有一个翠绿的颈圈。”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停止了聊天,就连喝得最豪迈的酒鬼都放下了酒杯。大家盯着他,突兀的音乐里只有沉默,游木不解地环顾四周,思考着是否该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是他吗?”一个坐在桌子后面的壮汉问道。

“外来者,戴眼镜,在找一条戴绿项圈的狗,”另一个胖子瓮声瓮气道,“这些都符合。”

原本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沉默地站起来,像一堵严实的墙。游木甚至听到有谁掏出枪上膛的声音,他浑身僵硬,心想难不成这个世界的游木真惹过大事?

“把他带到头儿那去。”

墙一样的男人一把捏住他的胳膊,他简直怀疑骨头都断了。可游木不敢挣扎,直到现在系统都没有给过任何提示,也没说他该奋力挣脱,况且他现在作死恐怕就要成筛子了。

“就是他?”

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冰冰的,带点挑衅和诧异。游木顾不得箍着他的壮汉的责骂,慌忙转头,就看见濑名泉推门而入。他穿着和酒吧里那些牛仔相似的装束,白衬衫外裹着墨色收腰马甲,胯部系着枪套,裸露在外的枪柄泛着银光,大腿外侧还绑着子弹袋,浅灰的马靴在木板上踩出脆响。

{濑名泉,荒野枪手,好感度:0}

濑名的冷漠让游木呼之欲出的话语咽了回去。尽管他明白这一切不过是游戏虚拟的场景,可被濑名用冰冷嫌恶的眼神打量时,他仍克制不出心底的苦涩,忍不住想念现实世界里热情又耐心的泉桑。

——然而即使是那样的泉桑,他却始终无法坦诚相对,甚至为了逃避不辞而别,躲回游戏里,希望泉桑不会太担心……游木走了神,都没意识到游戏里的濑名已经来到他面前。

有什么冰凉又粗糙的东西压上来,游木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濑名正用长鞭的柄戳他脸颊。

“吓得魂飞魄散了吗?”

他定了定神,虽然这个濑名看起来漠然又不好惹,可或许是习惯使然,游木真面对濑名泉时总会莫名涌出勇气来。他坦然地回望统领一众牛仔的男人,不卑不亢道:“我只是想找回我的狗。”

“你的狗?那个又吵又野蛮、偷走了我的怀表的蠢货?”

他的狗居然偷了濑名的东西?难怪他会成为众矢之的,游木惊讶,可系统却提示他,龙虾是条训练有素的狗,绝不会无故偷窃。

他依照系统的意思,字斟句酌道:“也许这之中有什么误会,龙虾不会偷别人东西的。”

“龙虾?”濑名泉的表情像喝了杯变质的劣酒:“怎么会有人起这样倒胃口的名字,你该庆幸我之前还不知它叫什么,否则捉住它的时候就直接枪毙了。”

“你讨厌虾?”游木太过诧异,甚至忽略了濑名的狠话。

濑名皱眉:“谁要吃那种腥臭的东西。”

“我觉得还挺好吃的。”游木脱口而出,他本意并没打算这样说的,可系统像是早有准备,控制了的他口舌一般,诱导他说了出来。

濑名讨厌虾而游木喜欢吃,好一个魔幻现实主义世界。

濑名眯起眼,语气带了些许狠厉:“不愧是那条狗的主人,在惹恼我的方面相当熟练。”

眼镜片上显示出系统提示:{救回龙虾。}

“可不可以让我先见一下long……我的狗,如果它确实给你带来困扰,我会赔偿的。”

大概是游木乖顺的姿态让濑名感到满意,他轻笑着把收回长鞭,在游木面前来回踱步。

“态度不错,可惜想得太美。你的狗不仅偷了东西,还把表藏起来,我可不能轻易放了它。”

“我会让它把怀表还给你。”

“别以为你和我在做公平交易,在我的地盘偷了我的东西,想完好无损离开可要付出点代价。”

游木警惕地盯着他。

濑名戏谑地笑起来,朝抓着游木的壮汉使了个眼色,那人便拎沙包一般将游木拎到了吧台高脚椅上。

围观的牛仔们默契地从两侧退开,只剩下一头雾水的游木和慢悠悠踱到吧台的濑名。

“你叫什么。”濑名漫不经心地问着,从酒柜中挑挑选选。

“游木真。”

“‘勇气’么,”濑名抬起眼皮瞥他,笑容宛如玩弄猎物的恶劣猫咪,“刚巧,看看你是否真的有勇气。”

他说着,卷起袖口,露出小臂,熟练地将烈酒倒入调酒壶,混着冰块的酒液在金属瓶里翻倒融合,发出奇妙的韵律。游木好奇地紧紧盯着银瓶,濑名则饶有兴趣地端详他。

很快,两杯泡了冰块和青柠的鸡尾酒推到游木面前,外观看上去毫无区别。

“一杯是美酒,一杯是毒药,”濑名沉声说话时有莫名的蛊惑,他凑近游木耳畔,低声道,“好好享用,游木君。”

一个系统窗口出现在酒杯上方,这是进入该线以来的首次分支。

{左边;右边}

酒吧里静得能听到针落地,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游木做出抉择。分明刚刚收到威胁,游木却显得很镇定,他闭上眼回忆濑名的一举一动,他记忆力向来很好,动态视力也非常出色,方才濑名调酒时优雅的小动作很多,可大都是干扰视线的举动,两杯酒都是一次调酒后倾倒的,在那时下手最为可能。一道蓝光在记忆中闪过,他想起濑名手上的戒指。

游木忽地睁开眼,拿起右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濑名笑了起来。

苦涩而浓烈的酒像火一样灼烧他的喉舌,游木从没喝过这样的烈酒,他才刚成年,还没和伙伴尝试过最低浓度的果酒。那团火卡在喉间,游木开始剧烈地咳嗽,还呛出眼泪,那一瞬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可濑名将一杯柠檬水推到他面前,甚至还在他抬头的时候替他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濑名问:“味道如何?”

游木一口气将水喝光,熄灭了喉咙里的酒火。他眼眶还微微泛着红,像偷喝了父亲藏酒的小孩,稚嫩又骄傲地笑了笑。

“味道很棒,多谢款待。”

“不错,我有点喜欢你了。”濑名满意地点点头,仰头饮尽了另一杯鸡尾酒,炫耀地朝他露出杯底,“不过,想从这儿离开,除了勇气,还要运气。”

濑名说着,抽出腰间的左轮枪,打开轮盘,那里面空空如也。

他慢条斯理地往弹舱里塞了一颗子弹,拨动转轮,待那银色的枪械停止转动,才放在游木面前。

“不知你是否有足够运气从我这里离开呢,可爱的游君?”


-TBC-

评论(11)
热度(145)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