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同居系列——洗衣服

#泉真是留学生的au,标题乱想的,暂定,不要吐槽(你

#故事卡衍生的无责任胡思乱想(ntm

以上,祝阅读愉快w



【洗衣服】

濑名泉拎着洗衣筐走进电梯。

春假最后一天,正是适合睡懒觉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舒舒服服窝在床上,窗外风和日丽,枕边是熟睡的恋人,光是看着对方的睡颜,他就能心满意足地度过一整天。

可惜他天生就不是享受得了懒散生活的人,学医的濑名总是太忙碌,忙课业、忙研究,在校当着助教做着实验,在公寓操心一屋室友的伙食,他又是有车人士,还得经常扮演司机角色。濑名抱怨归抱怨,同学朋友有难,他都无法坐视不管。

他经常期望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学业和生活琐事花一半时间搞定,剩下的精力全部留给他的恋人——坦白说他恨不得时时刻刻能跟游木黏在一起,但他太忙,游木亦然,所以濑名只得委曲求全,百忙之中挤出一点自由时间,就迫不及待驾车四小时去另一座城市,只为见恋人一面。

来回一趟八小时偶尔为之倒也罢了,濑名非要半个月就来一次,游木都看不下去。他有学医的朋友,读医有多辛苦,就算濑名不肯说,他也知道得七七八八。备受导师重视的濑名更是忙得脚不沾地,游木虽不在他身边,却都看在眼里,哪里忍心他再耗费精力来回奔波。他想坐巴士来濑名的城市,可濑名却坚持自己过去,两人笨拙的关心在遮遮掩掩的寒暄里失之交臂,甚至一度闹了别扭,打起冷战。


那段日子濑名把自己关在实验室,而游木则废寝忘食地敲打代码,两人就连闹脾气都步调一致,可辛苦了各自的朋友们,忧心忡忡地劝解开导,那两人却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油盐不进。最后还是当事人自己憋不住了,期末课题结束的当晚濑名泉推辞了派对,买了超大杯美式咖啡驱车赶去P城。而提前放了假的游木也偷偷掐算着濑名的考试周,特意等到今日,买了车票去见濑名。啼笑皆非的默契导致他们只能在没有彼此的陌生城市里苦笑,游木拨通电话,濑名焦急地喊了声“游君”便不知所措起来。两人呆呆站在冰天雪地里,好像路灯下的光就能投影出对方的影子,听筒里是彼此紧张的呼吸,一时间游木竟不知自己要先说道歉还是思念。

直到前去派对的路人吵吵闹闹经过游木身边,濑名听到了欢呼声,问他是不是在公寓楼下的草坪上。游木刚应了,濑名便说,我现在回去,外面太冷,我叫朋友把游君接到家里,不会很久的,我很快就到。

游木却不同意,说泉桑太辛苦了,P城还下雪,你再赶回来太危险。

“游君一直都这样关心哥哥呢,”濑名笑道,“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对你生气。”

濑名离开游木的公寓,折回车旁:“我现在就想见游君,真恨不得立刻飞到你面前。”

寒风太冷,游木吸了吸鼻子,眼眶有点热,他仰起头,雪花落在镜片上。

“我也是……对不起,泉桑明明总是为了我付出,”游木的声音低下去,像是哽咽了,“我也想快点见到哥哥。”

“再等一下,”濑名温暖的声音淌进心中,“我这就来。”


那次和好之后,两人好好制定了有来有往的行程表,濑名忙碌时游木坐车来陪他泡图书馆,游木忙碌时濑名驱车过去给他做饭洗衣。这次春假刚好轮到濑名去游木那儿,其实来来去去这么多次,P城却还没好好逛过。游木的日常生活也只是公寓教室和图书馆三点一线,濑名来的时候他也计划过一起游玩,可恋人对那些毫无兴趣,只是搂着他的腰撒娇似的说,开车太累了哪儿也不想去,游君陪我呆在家里吧。

而游木又怎么会不知道,濑名只是担心自己熬夜太过疲惫,不忍心再让他陪自己旅行罢了。

因此,有濑名陪伴的假期,游木只会在天气好时到邻郊公园野餐,再顺路去超市购物,其余时间都呆在家里,濑名会陪他玩玩游戏,挖空心思做各种美味佳肴,傍晚时就锁了房门,两人腻在床上。

好在室友春假出去玩儿了,他俩床上动作大了点也不至于被发现——除了偶尔被隔壁敲墙壁警告之外——濑名也得寸进尺,赖在游木身上软磨硬泡多做了几轮才作罢。

不过昨晚有点太过火了,害得游木现在还昏昏沉睡。不过濑名也没闲着,等待游木醒来的这段时间里,他驱车到亚洲超市买了新鲜蔬菜,做了精致早餐,现在又把假日以来积攒的脏衣服带去地下洗衣房清洗。

他怕回房间时的开关门惊醒了游木,索性就坐在地下洗衣房里等着,待甩干烘干之后,才一件件揪出来,抚平褶皱,叠得整整齐齐。扔到洗衣机里的都是大件衣物,至于那些贴身衣服和毛巾,濑名都已经亲手清洗完了。

他慢条斯理地叠着衣裤,思绪一下子飘回数年前,当初第一次提出帮游木清洗时对方红着脸拒绝了,那时他们还在读高中,青涩笨拙地揣测对方捉摸不定的心思,他甚至还在担心着是否会被游木讨厌,而对方也仍未对他敞开心扉。

彼时他虽然大张旗鼓做着未来构想,心里却没有底,游君离他很近,心思却躲躲闪闪,目光不肯落进他眼里。他兴致勃勃想着牵手回家,游木不否认也不应答,他明白,如果自己靠近一步抓住对方的手,那人不会挣开,可若他后退一步,游木会跟上来吗?

“泉桑?”

游木的声音打断了濑名抒情的回忆,他回头,看到睡眼惺忪的恋人披着两人挑选的同款卫衣,揉着眼睛,眼镜翘起一角,模样很是可爱。

“游君怎么下来了?”濑名把叠好的衣服放进筐子里,顺手帮游木扶正了眼镜。

“等了半天泉桑都没回来,手机都没拿。所以我只好下来了。”游木说着,有点被忽略了的小别扭。

“抱歉,想着很快就上去了,再说怕吵醒了游君。”

“泉桑去晒衣服的时候我就醒了,都说了……内裤我自己洗……”游木的声音越来越小。

“只有昨晚那一条而已嘛,游君刚做了剧烈运动,要好好休息。这些事交给哥哥做就可以了~”

“还不都是泉桑的错……”游木的脸越说越红,他索性不再提,挤到濑名身边,拿起一件衣服说道,“居然连这些都洗了,我还没穿过。”

“春装也放了一年,穿之前总要洗一下的。”濑名泉说着,也拿起一条薄衫娴熟地叠好。

“哇,这件居然也带来了,我都不记得。”

“那是去年圣诞回国时候我替游君拿来的,游君的妈咪觉得你穿这件很好看,顺便一提,哥哥也这么认为~”

“……唔,这件我记得,我们去奥兰多买的纪念衫!”

“是呢,呵呵,我和游君的第一对情侣装呢。”

“这件衬衫我也很喜欢,”游木皱眉,“不过扣子有点松了。”

“交给哥哥吧。”濑名帅气地把衬衫拿过去放在一边。

游木从烘干机里取出最后一件,说道:“泉桑的衣服也洗了啊,不过好像还有一点潮。”

“这件衬衫很厚,一次烘不干,不要紧。”

游木犹豫道:“那……就放在我这里晾干吧。”

见濑名愣住,他又连忙解释道:“泉桑经常来我这里,留一些衣服备用比较保险……只是这样而已。如果泉桑不想的话就算了。”

“不,”濑名严肃道,“让我再仔细挑选一下,留在游君这里的必须是最好的衣服才行。”

“……不必做到这一步的。”

“呵呵呵,在这里留下哥哥的衣物,和游君的放在一起,就好像我们合二为一了一样~”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游木开始后悔了。

“那我们赶紧上去吧,我要花时间好好精挑细选一番了!”

“其实留这件就可以了……”

“对了,游君也挑几件衣服给哥哥带过去吧,虽然看着游君穿我的衣服也很棒,但果然能在衣柜里放游君的衣服是更理想的事。”

“还是算了吧。”

“好了,我们快走吧,来,游君,把手给哥哥。”

“手牵手拎着洗衣筐很奇怪啊!”

“怕被人看到吗,没关系,这个时间没什么人的~”

游木环顾四周,只有一些轰隆作响的洗衣机,他收回目光,投降地看着眼睛闪闪发亮的恋人,叹了口气。

“有人来的话,就要放手哦?”

“好啦游君快伸过手来。”

“泉桑慢一点啦……”


那些曾经困扰他,令他怯于前进的疑惑都已不再是问题,因为眼前的人早已踏出那一步,握紧了他的手,他们十指相扣,不会再分开。



评论(4)
热度(13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