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在猫咖打工

#《男友是只猫》系列段子,本篇猫咪撒娇梗源自wb视频→传送门

#阿绿的超可爱撸猫图→传送门

以上,祝阅读愉快w


游木真不安地坐在沙发里,余光频频投向身旁的恋人。濑名似乎有心事,自从晚饭前接到一通来自门章臣的电话后,他就显得无精打采。下雨的周末,两人约好一起在家看个电影,可朝夕相处积累的经验告诉游木,濑名正在走神。

担忧让游木也无心专注电影,他不动声色地挪到濑名身侧,那个对他的言行向来高度敏锐的恋人居然无动于衷,直到游木主动握住他的手,濑名才回过神,又惊又喜地看着对方。

“怎么了游君,片子不好看吗,还是说想和哥哥更亲近?”

“泉桑有心事?”

濑名欲言又止,显然被说中了,游木有点不开心,即使如此他却还不愿和自己坦白。察觉到游木的不乐意,濑名顿时紧张起来:“不是什么大事,妖界那边的一点麻烦而已。我很快就会搞定。”

游木和他十指相扣,像要传达力量般握紧,微笑道:“嗯,泉桑的话一定会完美解决的。”

少年灿烂的笑脸把濑名呼之欲出的牢骚尽数打碎,烦闷的心情变得平和,他回握对方的手,岔开话题,还得寸进尺地讨要一个安抚的吻。

不能让游君担心,濑名心想,所以哪怕是超烦人的事,他也要潇洒帅气地做个了断。

——即使是要求他变回猫咪去猫咖打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翌日,做好了觉悟的濑名送走了前去兼职的游木后,乔装打扮一番,也出了门。

平心而论,他真的很讨厌箍在头上的棒球帽,虽然他可以让猫耳隐形,但疼痛是真实的,还有该死的口罩,憋得他快要窒息了。

但濑名不得不这么做,尽管他刚出道不久,却已是小有名气的偶像,最基本的形象维持是必要的,绝不能让粉丝或狗仔队发现他在节假日独自跑去猫咖,万一有人跟进去却撞见他变成一只猫出来,那他濑名泉也不用在人界混了……说起来,为什么偏偏要是这种地方啊,想到这里濑名又是恼羞成怒,明明还有很多其他工作,可门章臣根本不给他选择,命令式地通知他接下来半年必须每周都去猫咖报到打工,做一只乖巧漂亮的待撸猫咪。

“凭什么我要在那种地方被陌生人摸来摸去啊?!”刚听到噩耗的濑名自然是拒绝的,可门章臣是梦之咲辖区的妖怪总管,但凡想在这儿过日子的妖就得乖乖听他差遣安排。他说濑名泉要去猫咖做猫,那濑名泉就必须去猫咖做猫。

“本季度人形维持记录表显示,你最近暴露身份的频率激增,是登记以来累计次数的五倍。无法隐藏兽耳和尾巴是初级妖怪常犯的错误,可濑名,你作为高等猫妖,梦之咲蝉联两年的猫界形象大使,却频频犯这种低级错误,因此适当的警告和惩罚是必要的。”

门章臣的口吻不容置疑。濑名心里苦,谁遇到喜欢的人都免不了小鹿乱撞手忙脚乱,无意中冒出耳朵也是妖之常情吧?可他无法违抗这位妖怪前辈,毕竟那人是为数不多知晓他和游木关系的业内人士,在娱乐圈内也不时替他们打个掩护。更何况自己谈恋爱之后是有点忘乎所以了——但爱情和游君是无辜的——濑名自知理亏,只好耷拉着耳朵把那些惩罚都应下来。

按照《妖怪惩罚法规之猫妖细则》,濑名这种情况被惩罚变回原形倒也有套说法,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妖怪往往难以自持,受原始本性牵引,若不把这股冲动排解出来很容易造成意外。因此,他们需要维持一段时间的原形,借此理直气壮、肆无忌惮地宣泄本性。

话虽如此,也不用非要来猫咖打工吧,他可是高贵的猫妖,哪能被人随便撸毛,就连游君都没怎么摸过呢!

对此门章臣的回答是,在猫咖的绩效折算后可抵消罚金,以你的能力不在话下吧。

区区罚金,他又不是没存钱。可濑名看到对方发来的天价罚单后,就默默把话咽回去。

“听说你计划等游木毕业了买套房?存款可别浪费在无聊的罚金上。”

濑名彻底放弃抵抗。


濑名来到猫咖报到,接待他的是门章臣事先打点好的知情人士,特意把他领到妖怪专属的更衣间,还配有专门的储物柜,在这儿变成动物也不会被怀疑。

濑名出发前特意洗了个澡,变成猫咪之后也是柔顺发亮的漂亮皮毛,给他梳理毛的服务生连连感慨,说真是漂亮的好猫,一定有个很疼爱他的主人。

濑名懒洋洋地眯着眼,得意地想,没错,我是有个很爱我的恋人。

配给他的颈圈是镶着金边的海蓝缎带,中央挂着小小的金属牌,用罗马音烫了个“泉”。

准备工作完成,服务生想要把他抱到咖啡厅。可濑名挺久没变猫,不习惯被人托小孩一样抱着,不待对方伸手,他就扭头跳下了桌台,自己跑了。

猫咖刚开店,就已有许多客人光顾,大都是年轻姑娘,成群结队地坐在矮沙发里,兴奋地拍照聊天。有些老道的猫很懂得自己卖点,慢悠悠踱到客人中间,享受着赞叹和爱抚。濑名看了一圈,哪儿都不想去,只想找个僻静的纸箱子把自己塞进去。

可惜好位置都被别的高冷猫占据了,濑名愤愤地绕着咖啡厅走,还不时避开企图抚摸他的手。可即使如此,仍有不少眼睛放光的年轻人跟在他身后,举着手机拍照录像。

我的照片可是很贵的啊,别随便拍。濑名在心里抱怨着,回头冷冷瞥她们一眼,结果却引来愉快的笑声。

“这只猫是新来的吗?好想摸一摸呢。”

“啊走掉了……不知它会去哪一桌。”

好吵,超烦人。濑名憋了一肚子牢骚,猫妖的尊严催促他躲去更衣室,可想到门章臣提过的绩效,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折回主厅。

一双长腿忽然挡在他面前,吓得濑名尾巴毛都炸开。哪个粗心大意的笨蛋,踩到我可要赔很多钱啊?积郁的愤懑喷薄而出,他恼怒地抬头,却对上一双万万没想到的熟悉绿眼睛。

黑色球帽下是柔软的麦金色短发,浅灰色短衬衫,胸口用细丝带系着精巧的蝴蝶结,腰间围着短短的黑围裙,边缘还绣着草绿色的罗马拼音,Makoto Yuuki。

“抱歉!端着盘子差点没看到你,”游木真蹲下来,一脸歉疚地打量濑名,“希望没有吓到你,嗯……泉君?”

看清濑名名牌的瞬间,游木像是想到什么,温柔地笑起来。

“很适合你的名字呢。”

濑名像被定格一样,呆愣愣地仰视着他。那些在脑中嗡嗡作响的烦闷和抱怨一同被定住,世界变得安静,只剩下眼前游木温和的说话声。

“仔细看,你也是蓝眼睛灰皮毛,简直和他一样。”游木兀自笑着,明亮的眼中漾着眷恋,他轻轻摸了摸灰猫的小脑袋,说:“我叫游木,请多指教啦,泉君。”

游木刚准备起身,原本安静呆在原地的灰猫突然一跃而起,像一颗小炸弹精准扎进他怀里。

游君,是游君,游君刚才是在说我吗,哥哥我在这儿呀!

游木为难地站在过道中央,怀里的猫咪兴奋地喵喵叫着,前爪搭在他胸口,湿润的鼻头蹭过他的下颔,痒痒的,像芦苇扫过心尖儿。

同事和不远处盯着濑名猫的客人都瞠目结舌,这只新来的泉君本来一直是高冷路线,可遇到游木的时候却像忽然磕了木天蓼,激动到猫格大变。

游木也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受到猫的青睐,其实,当初他刚来这间猫咖打工的时候,根本没什么猫主动靠过来,有些腼腆胆小的甚至会避开他。

这一度让游木十分受挫。后来无意中跟恋人抱怨不被猫喜欢,濑名差点以为他在外面有猫了。等误会解开后,濑名虽不情愿,却还要支持游木的工作,便坦白说,他经常在游木身上做“气味标记”,以此向众猫宣誓主权,所以咖啡屋的猫咪才会对名草有主的游木敬而远之。得知实情的游木哭笑不得,软磨硬泡地劝诱濑名不要在他打工的时候“标记”自己,最终濑名不得不妥协。

不过即使没有了濑名的气味标记,游木也依旧不是最擅长讨好猫咪的那类服务生。但他也乐得清闲,主动揽去了端茶送水的活儿,把和猫沟通的任务交给同事。

因此,当游木突然被灰猫投怀送抱时,整个人都懵了,只能学着同事的样子抱着猫,从脑袋撸毛撸到尾巴。他觉得自己手法很生疏,可那只猫竟十分受用,尾巴竖得很高,毛茸茸的脑袋一直在他脖间蹭来蹭去。

简直就像……他那个会突然冒出猫耳和尾巴的恋人。

一想到濑名,游木的脸就不争气地泛红。不能这样,太丢脸了,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并试着把紧紧扒在身上的灰猫放回地面。

游君?怎么了,为什么要把我丢地上,游君?

失去了支撑的濑名一落地就立刻追到游木腿边,仰头执拗地叫着,原本高兴的声音都变得委屈起来,连围观的服务生和客人都跟着叹气。

游木被灰猫叫得罪恶感满满,他不知这只猫的来历,只知道一点,眼前粘人会撒娇的灰猫简直和泉桑如出一辙,正是他无法忽视更不擅长拒绝的、把他吃得死死的那种类型。

他认命地弯下腰,双手刚伸出来,灰猫就迫不及待跳进他怀里。泉桑变回猫的话会不会也想这样?不,他肯定会更加高冷吧。游木胡思乱想着,灰猫灵巧地踩着他肩膀,从左边绕到右边,亲昵地用脑袋蹭他的脸颊。

他听见有人发出羡慕的感叹声,还有相机快门的咔嚓声。

“泉君很喜欢游木君呢。”他听到同事笑着说。

可游木的注意力都在肩头的猫咪身上,他脊背僵硬地挺着,生怕牵动一下就会破坏了猫的平衡。灰猫蓬松的尾巴微微翘着,在游木眼前晃来晃去,不知为何,他又想到了濑名泉。这条尾巴,仔细看,和泉桑的很相似,就连花色的走向都一样。

“打扰一下,请问可以拍张照吗?”有个女孩举着手机小心地靠过来,“我想拍一张服务生先生和猫咪的合照。”

游木点头,原本趴在他肩上的灰猫也像听懂了似的,乖巧地钻回他臂弯,还不忘得意地朝他叫两声。

“真羡慕啊,我也想有一只爱撒娇的猫。”人群里有谁这样感叹。

“游木君养猫吗?”

忙着朝镜头露出笑脸的游木一愣,支吾道:“嗯、算是吧。”

同事失笑:“什么叫算是啊?到底有没有?”

原本好动的灰猫忽然安静下来,乖巧地窝在游木胸口,柔软的肉垫压在他小臂上,尾巴缠住他手腕。这个熟悉的动作无端让游木平静下来,他有点害羞地笑道:“因为……我的恋人就像猫一样。”


濑名冷静地趴在游木怀里,他那个不擅长应对陌生人的小男友语出惊人后就一溜烟跑回工作间。不知是房间温度太高还是跑得太急,他的面颊绯红,当濑名抬起冰蓝色眼睛与他对视时,那片红晕更明显了。

游木放下猫咪,自暴自弃地把脑袋抵在桌台上降温。

“啊啊……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

灰猫叫了一声,前爪搭上游木裤脚。面红耳赤的少年嗔怪地看一眼猫,又把脸埋进臂弯,嘟囔道:“都怪泉君总让我想到他。”

“想到谁?”

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声钻入游木耳中,他被吐息刺激得浑身激灵,扭头就看到濑名泉笑容满面的脸。

“泉、泉桑怎么会在这里?”

“游君还没回答我。”濑名笑得春风得意,勾住游木的腰,不由分说将人拉进怀里。

“那只猫让你想到谁?”



评论(22)
热度(25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