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校园纯爱物语——真夏夜

#真夏Starmine期间的脑洞,和阿绿讨论的吃冰梗

以上,祝阅读愉快w


【真夏夜】

游木真拿着双人棒冰不知所措。集训休息时间,制作人特意买了一袋慰问品,游木拿了个清口的水果棒冰,但当他准备和同伴分享时,其他人已各自挑选了喜欢冷饮。

冰棒虽然美味,但一人吃光还是有点多,游木的胃不好,如果贪吃导致胃痛而影响训练的话,他无法原谅自己。

可还有谁能与他共享这份冷饮呢?游木环顾四周,建在海滩边的简易木屋房檐下,是他嬉闹的队友,和聊天的Knights队员,几乎人手一份雪糕了,除了贴着冰贴脸色很差的濑名泉。

这次仲夏的联合训练,濑名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时差混乱还中了暑,起初还有力气追着游木到处跑,随着练习量增大,他也渐渐安静下来,躲在阴凉处闭目养神。

游木悄悄投去视线,濑名被队友们塞进屋里吹风扇,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点飘动的卷发。说毫不关心是不可能的,只是那种心情大多数时候被不解和恐惧淹没,唯有他躲得足够远时,才发现自己还忍不住寻找那人的身影。

游木掰开冰棒,迟疑地盯着其中一个,在骄阳暴晒下固体的糖水正飞快融化,再不快点决定就要彻底变成水。

他慢吞吞地朝闲聊的骑士们走去,木屋里没有空调,风扇鼓吹的凉风倒也舒服,吹散了他脸上无端而起的热度。鸣上最先察觉到他的靠近,笑眯眯地打招呼:“是不放心小泉吗?他现在总算肯休息了,不用担心哦。”

游木的话卡在喉间,他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点点头,揣着不成形的棒冰打道回府。

敏锐的衣更发觉游木有点不对劲,注意到对方手里光秃秃的雪糕棒和快化了的一半棒冰,他友善地问:“吃不下了吗?要不给我吧。”

游木连忙摇头,这位老好人队友也有一副脆弱的肠胃,他可不能连累了人家。

终于赶在休息结束前囫囵咽下了冷饮,游木擦擦嘴角,下意识地看向小木屋。朱樱和鸣上已走向集合点,朔间凛月眯着眼和衣更讨价还价。狭小的缝隙里看不清濑名的身影,他大概还在睡,还很难受吗,那个老旧风扇会吵到他吗,档位开得很大,熟睡的人这么吹会着凉吧?

鬼使神差一般,游木小跑着走上木屋台阶,那对发小已经慢腾腾走了,房间里只有风扇嗡嗡作响。濑名背朝房门侧躺着,盖在腰的薄毯已卷成细条,这是集训以来游木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安静,一动不动,甚至让人有点心慌了。

他轻手轻脚地靠近,把皱了的毯子重新铺开,盖住濑名的腰和赤裸的手臂。风扇发出细微的嘎达声朝这边转过来,游木伸长手臂换挡,生怕碰到了濑名把他惊醒。

所幸濑名大概很疲惫,有人在他上方动来动去都毫无反应。游木松了口气,再偷看一眼,濑名的脸颊有点泛红。他迟疑片刻,试探地摸了摸对方的额头。

有些热,但还不算发烧。

“要快点好起来……”他盯着濑名的侧脸,声音细如蚊蚋。

对方动了动脑袋,吓得游木赶紧退开。

远处传来同伴的呼唤,游木恍然惊觉自己已在这儿耗去不少时间,他蹑手蹑脚离开,并没看到身后本该熟睡的人悄悄睁开了眼。


在门章臣带领下,两个组合的校园偶像在海边餐厅吃了顿大餐。可惜游木无福消受,尽管同伴贴心地把海味从他面前撤走,他仍没有食欲,腹部还隐隐作痛,怕是着了凉。

可如果让别人担心就不好了,难得来如此高档的餐厅就餐,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大家好心情。游木看着眼前慢慢变凉的蟹釜饭,咬牙端起来。

一只手从天而降,蛮横夺走了他的白瓷小碗。不知何时,本来坐在别处的濑名换到了他正对面,那人看起来心情不好,面色不佳,一言不发地把游木那份饭拿走,又变戏法似得将一碗热腾腾的白煮面摆在游木面前,他甚至还从清汤锅里烫了个温泉蛋盖在面条上。

“看你的表情一定又胃痛了吧,游君太会忍耐,别人看不出来也正常,”濑名的声线有点冷,不像以往那般充满优越感,“但想瞒过我就太天真了。”

很久以前,游木还很依赖濑名时,对方就叮嘱他胃痛不要轻易吃药,多吃点柔软的面条而不是米饭。眼前这碗冒着香气的挂面,显然是谁临时点的追加菜,只为了这张餐桌上某个忍耐着疼痛的人。

热气氤氲了游木的眼镜,他无措地眨眨眼。身边的同伴们都在谈笑风生,没人关注角落里的他们,也没人听见游木的道谢,除了脸色稍霁的濑名。


或许是吃了热乎乎的东西,回到宾馆时游木的胃不再那么痛了,甚至能和同伴玩起桌游来。输掉的游木按要求出来买软饮,夜晚的海风很舒服,他在半开放式的走廊上边走边哼唱新歌。

走过拐角时,他发现后院的空地上有个人影在跃动,是濑名泉。

空地只有两盏昏暗路灯,却完全影响不了濑名的专注,他在练习白天的舞蹈,那些因身体不适而落下的训练量都被他悄悄地、拼命补回来。

因努力而优秀,因优秀而越发努力。不知不觉间,游木已停下脚步,默默望着那个儿时起就出色而骄傲的前辈,他还和以前一样,令人移不开视线,忍不住赞叹。可如今他的态度变得难以招架,而自己也对他避之不及,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想到凛月那番话,也许对方说得没错,就这样僵持逃避着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

一个转身跳跃后,灯下的濑名动作定格,一曲就这么结束了。

“阿木——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楼下不就有贩卖机嘛!”

等得不耐烦的明星从房间里探出头,恰好看到杵在走廊里的游木。他声音有点大,尾音拖得很长,就连在空地的濑名都抬起了头。

游木像被探照灯发现的怪盗,吓得猫腰跑回房间。


Star Mine的演出很成功,伴随着缤纷烟花,两支组合的联合表演完美谢幕,没有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了。收拾会场时,明星兴高采烈地提议逛明天的庙会,听说有盛大的仲夏花火大会,他还邀请Knights同行。

几乎所有的人都乐意参加,除了濑名。他好像对这种吵闹又燥热的活动毫无兴趣,哪怕被朔间嘲讽不合群也仍不松口。

听到他们对话的游木不知哪儿来的冲动——或勇气——他跑到濑名身后,和对方一起搬运椅子时假装不经意地问,烟火大会,泉桑不去吗?

濑名没吭声,大概没意识到刚在台上给他巨大冲击的游木又来主动搭话。

“如果泉桑也来,大家会很开心吧。”游木自顾自地说完,抱着椅子跑开了。


当濑名泉果真出现在庙会入口时,他不得不臭着脸承受队友的调侃。

“不给我那对任性父母买点伴手礼的话,他们肯定要抱怨的,我只是想找点东西当手信罢了。”濑名不耐烦地拍掉朔间搭过来的手,又得意道:

“再说,这是游君亲自邀请,我可不能让他失望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句话,当全员到齐开始逛庙会时,其他人飞速钻入人群,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濑名和游木丢在了最后。

游木有些无助,不时四处张望,期望能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解除这种尴尬。濑名本来还沉浸在昨天如梦似幻的惊喜里,想和从前那样牵着游木的手一起走,可看到对方掩饰不住的局促,他打消了靠近的念头。

两人保持距离慢吞吞走着,困扰着他们的沉默在喧嚣之中如此不起眼。游木看到卖冰沙的摊位,便问濑名,要不要吃冰?

濑名警惕地看着他:“不怕胃痛?”

“不会买大份啦,”游木无奈道,“泉桑不放心的话,我只买一份就好了。”

濑名的眼睛亮了亮,游木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暧昧了,两人只要一份岂不就是暗示分着吃嘛。可说出去的话还没收回,濑名已坚定地朝摊主竖起一根手指。

五彩缤纷的口味像画家的调色盘,游木认真地思考着该选哪一个才好。集训时候他也和同伴吃过几次冰沙,各种口味都尝过,不挑剔,但他不知道濑名的喜好,问对方时濑名却说选游君想要的就好。这种毫无参考价值的回答让游木陷入了纠结。

“草莓的怎样,游君不是喜欢甜吗?”

游木摇头,指尖最终停在蔚蓝色的汁水格子上方。

一个纸杯,两个勺子,游木把冰沙递给濑名,邀请他吃第一口。

“这什么奇怪的口味。”濑名泉对诡异的蓝色表示不信任。

“蓝色夏威夷,我觉得很好吃啊,”游木辩解道,“而且颜色很漂亮,会让人——”

他的视线在濑名脸上顿了顿,飞快别开。

“……会让人想到大海嘛,很适合夏天。”

濑名还在研究那碗冰沙,没注意到游木映着橘红色灯光的脸上泛起的微红。

他伸手去接冰沙杯,杯子宽宽扁扁的,两人的手指就这么叠在一起。游木的指尖很冰,被濑名一碰像要化掉似得,他匆忙缩回手。

濑名也被突然奇怪的气氛搞得有点拘谨,默默吃了两口,僵硬地说了句挺好吃。

游木松了口气,满足地笑起来。

一杯冰沙在两人不断交换的手中渐渐消融,从街头走到巷尾,他俩之间的气氛也缓和起来。游木把空了的纸杯丢进垃圾桶,冷饮拿太久,他的右手还很冰。濑名在面具摊旁等他回来,注意到游木想暖指尖的小动作,濑名一把握住了那只手。

“这里人那么多,两个男生牵手被看到很奇怪啊。”游木小声抱怨,试图把手甩开。可濑名抓得很紧,他故意凑近游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藏在衣摆下面,似乎不那么显眼了。

游木生怕动作太大,也可能是因为濑名的掌心很暖,他最终放弃了挣扎。两人磨磨蹭蹭地在人群中走着,庙会就这么逛完了。

不远处传来礼花的炸裂声,他们抬起头,刚好看到硕大的彩色烟花在藏蓝色的夜空绽放。

“真好看。”游木感叹,濑名看看他,也应了一声。

“趁正式开始前,先找个好地方欣赏吧。”濑名说着,牵着游木朝庙会外的海滩走去。

“不和大家集合吗?”

“等人凑齐的时候烟花的都放完了,”濑名回头看着游木,“和我一起看不好吗?”

游木沉默,他不懂濑名那个眼神的含义,也搞不懂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

昨日专注表演的偶像无暇欣赏美丽的烟火,而此刻他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少年,像身边无数人那样,享受属于自己和重要之人的宝贵夏天。


评论(7)
热度(21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