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25-26)

25

正准备从小店离开的时候,金在中突然被施了法术般驻足,郑允浩顺着他视线看过去,目光尽头是一串挂在铁制树枝上的小动物吊坠。

“居然还有小象!”

金在中兴奋地窜过去,抓起一个绿色小玩偶翻来覆去地看:“做得好精致啊,允浩你看,耳朵上还有朵小花!”

郑允浩好笑地凑上去,那确实是做工精良的布艺品,不过也没可爱到要啧啧惊叹的程度吧?比起看简笔画般的布偶,金在中的反应更吸引郑允浩注意。

见他一手拿了三四个挂坠,郑允浩忍不住问道:

“在中很喜欢大象?”

金在中用力点头,像小孩子确认自己心爱玩具那般认真,目不转睛地比较着在郑允浩看来毫无区别的布偶。

“去年泰国有个生意,我过去待了两个月,一有...

Choosey Lover(23-24)

23

郑允浩敲响对面大门的时候,金在中正不厌其烦地对着梳妆镜整理他早已完美定型的短发。听见门铃声,他手抖了抖,梳子险些破坏了空气刘海的形状。

最后瞥了一眼倒影,确保形象酷炫又帅气之后,金在中这才满意赴约。

虽说是约会,两人却不怎么有约会的紧张或羞涩感,至少看起来如此。郑允浩又送给金在中一束花,不过因为他们在家门口相见,所以金在中直接就把花放进了空花瓶——那是金在中昨晚为了约会特意空出来的,没错,他猜到郑允浩肯定会送花,而作为一个平常不怎么爱碰花的人,金在中难得乐见其成。

约会地点是郑允浩预订的高档牛排店。金在中曾经来过几次,挺久以前的事了,后来有个朋友开了个意式餐厅,请来蓝带厨艺学校的...

Choosey Lover(21-22)

迟到的610贺(不


21

朴有天收到郑允浩短讯的时候,刚和远在美国的弟弟通完视频电话。他原以为只是老同学惯例的节日祝福,点开一看,却发现对方一改言简意赅的作风,竟跟自己谈起昨日的四人聚餐来。

郑检察官欲盖弥彰的动机,人精朴有天一眼就看穿了。一时间他困意全无,配合着对方,兴冲冲地聊起那个之于当事人颇为尴尬的晚餐。

不痛不痒地几句感想过后,郑允浩直切主题,毫不掩饰地问道:「在中有什么偏爱的酒吗?」

这么直接?朴有天挑眉,他还以为对方会再顾左右而言他几回合呢,难不成是遇上什么事,让郑允浩有了危机感?

「他什么酒都喝,不过最爱威士忌,特别是JohnnieWalker。」

朴有天慷慨地...

Choosey Lover(18-20)

18

再次在那张陌生大床上醒来的时候,郑允浩的头痛变本加厉了。

他洗了把脸,宿醉的疼痛似乎稍微减轻了一点儿。一出客房,郑允浩就看见金在中端着两碗燕麦粥走过来。

虽然郑允浩昨晚喝得有点断片儿,可自己握着金在中的手说出真心话的片段他还记得。想到当时自己前言不搭后语的模样,郑允浩有点尴尬。

金在中若无其事地和他打招呼,似乎完全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果然被当做酒后胡言乱语了。

“我还做了香蕉奶昔,这个治宿醉很有用,”金在中招手地示意他坐下,还不忘调侃,“你昨晚醉得够厉害。”

郑允浩本要解释自己其实没醉得不省人事,但转念一想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便默默接过那杯沉甸甸的新鲜奶昔。

这大概是他们...

Choosey Lover(17)

17

门铃响起,朴有天去开门,玄关传来他和一个陌生男人的笑闹声。郑允浩刚回头,就看见一个把头发染成薄荷绿的青年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

“允浩哥,这是俊秀,跟在中哥谈生意时候认识的。这是允浩哥,我以前提过的检察官。”朴有天很自然地为两人做着介绍。名叫金俊秀的青年一听,立刻兴高采烈地跟郑允浩握手,笑起来就像个还没长大的男孩儿。

朴有天显然跟金俊秀很熟,话没说两句就开始插科打诨,变着法儿地开对方玩笑:“我说俊秀,你卡着饭点来也就算了,在中哥做饭允浩哥帮忙我买了酒,你说你能干点啥?”

金俊秀白了朴有天一眼,似乎觉得他这个问题很白痴:“我带了游戏啊!大家聚会总得有娱乐设施,我特意带了这么多过来呢。...

Choosey Lover(15-16)

情人节快乐w


15

这大概是郑允浩工作以来吃得最丰盛又受宠若惊的一顿宵夜了。

他不敢跟金在中坦白,自己一小时前刚吃了一片胃药,只因为他对同事订的盒饭毫无食欲,又怕疼痛影响工作。金在中做的小菜虽然简单,却远比先前那团黏糊糊的炸酱面美味太多。郑允浩大口咬着松软的煎蛋卷,朝坐在对面捧着脸看他的金在中竖大拇指。

金在中眉开眼笑,说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过会儿又说再多吃点嘛保温箱里多得是。

风卷残云之后,郑允浩用餐巾纸抹抹嘴角,这才顾得上问在中怎么来的。

“开车,门卫小哥人挺好,一听我是给你送饭,立马就放行了。”金在中收拾好饭盒,准备走人。郑允浩见他要动身,忙问:“要走了吗?”

“我一个...

Choosey Lover(13-14)

13

两人其乐融融地收拾好碗筷,也差不多到了就寝时间。金在中翻出一套崭新的睡衣丢给郑允浩,打发他去洗澡,自己则先去整理客房。

“睡衣的话,估计裤子有点紧,上身肯定没行,我肩比你宽。”金在中笃定地说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条卷得整整齐齐的灰色内裤。

干净的水蓝色睡衣有股很淡的薰衣草清香,郑允浩默默任他把那条四角裤放进自己怀里,心想服装设计师就是不一样,都不用标尺丈量,扫几眼就知道衣服尺码。

然而洗完澡出来,郑允浩很快意识到,就算是轻奢品牌的首席设计师,也有估计失误的时候——睡衣倒是勉强合身,但内衣还是有点儿紧。

坦白说,是绷得相当不舒服。

郑允浩愁眉苦脸地看着镜子里自己朦胧的倒影,内心天...

黄昏向日葵

唯一的大本命生日快乐w

新年快乐


黄昏向日葵


有段日子里,我时常会收到一些寄给别人的信件。

这对租赁单人公寓的大学生而言并不稀奇。这桩老旧矮小的房子得益于毗邻大学校舍的地理优势,一直以来都有源源不断的年轻租客入住。铁打的公寓流水的学生,很多搬走的人来不及修或索性为了避免广告骚扰而未修改地址,放入信箱的信件经常厚厚一叠,却大都印着曾经租客的名字。

那些广告垃圾邮件我统统丢掉,可某日夹在报纸里的一张明信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坦白说,我不想偷窥他人信件的内容,可那张明信片很特别,形状依着正面风景画的轮廓而裁为城堡,我不认识那异域风情的漂亮建筑,却仍旧被美景吸引。

我看...

Choosey Lover(11-12)

11

从繁华商业街拐到一条宽阔却僻静的路上,郑允浩已可以看见道路尽头一排仿佛自带结界的富人住宅区。金在中把车子开到面朝汉江的某栋别墅旁,墨蓝夜空下的豪宅像座沉睡的卧龙,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想到金在中以前就是这样独自在偌大的房子里生活,郑允浩瞬间理解了对方养只小宠物的心情。

金在中开了大门,点亮一排吊灯,冷冰冰的房子像窝在篝火旁的驯兽,一下子变得温暖亲切起来。郑允浩看着站在门口等待他的金在中,明亮的光吻着他线条利落而优美的身形,宛如被柔光渲染的朦胧油画。

郑允浩被钻入自己脑海的肉麻形容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迅速跟上豪宅主人的步伐。

宽敞明亮的别墅装潢简约大气,郑允浩踏入房门的刹那...

Choosey Lover(09-10)

09

轮到他们的时候,金在中熟门熟路地点了两杯奶茶,还特意加钱多买一份珍珠。店主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见他生的俊俏懂事乖巧嘴巴又甜,就忍不住多舀了半勺珍珠,金在中立马喜笑颜开。

喝着甜味软饮的两人兜了一圈回来,差不多也到了饭点。郑允浩提议去附近某家面馆吃炸酱面,金在中欣然答应。

餐馆店面不大,生意倒是兴隆,屋里坐满了人,都是大学生。金在中想起朴有天曾说郑允浩喜欢住处的气氛,大概就是指这种洋溢年轻校园气息的氛围了。

郑允浩领着初来乍到的新邻居找到个僻静的角落,老板百忙之中瞧见他的脸,顿时热情地打招呼。

“允浩啊,今天带朋友来啦?”

郑允浩显然是这儿的常客,跟老板都称兄道弟了。两人寒...

1 / 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