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76)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半年多没写,手有点生,内容也忘差不多了,有bug请见谅(你

#虽然晚了一个小时但还是要给年轻的小叶说声“生日快乐”,你的未来会越来越精彩w


传送门 → (1) , (75)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62

中秋当晚,叶修和韩文清吃了顿简餐,就匆匆出门去豫园。新闻报道说今年中秋刚巧撞上月全食,所以出来赏月的人很多,跟逛灯会的挤在一起,熙熙攘攘地填满了本就不宽阔的行道。

晴空无云,月明星稀,适合观月的好天气。两人抵达入口时里面已人山人海,叶修仰头望望月亮,莹亮皎洁,像个饱满圆润的玉珠。

“看来还没开始。”叶修话音刚落,不远处就有人开始叫嚷起来,声称看出月亮黑了一个角。众人像被定格般纷纷抬头,叶修瞅准机会,猫着腰在人群中灵活穿梭,很快便逃离了最拥挤的地方。

灯会在萃秀堂举办,那儿刚好还接了个花展,一眼望过去都是百花齐放的缤纷色块,正是游客最多的时候。再看室外,凉风习习,花园里零星点缀着彩灯,煞是好看,关键的是人还算稀少。

“咱先随便找个地方看月食?”叶修提议。

“行。”

两人在积玉水廊兜了一圈,找了个位子坐下。韩文清这趟出来两手空空,除了口袋里的卡和钥匙就只有手上一瓶矿泉水。倒是素来轻装简行的叶修拎了纸袋,一落座就兴冲冲掏东西,韩文清冷眼看他把几个油纸袋包着的月饼摆出来,甚至还有两听啤酒。

“几十年一次月全食,不做点准备多可惜。你看古代文人都是喝酒赏月,老韩,咱俩也难得文艺风雅一把?”

小路灯的光落在两人中间的石头上,手提袋的logo被鲜肉月饼的油渍浸了大半,毫无清雅美感可言。

“你这还想当文青?”他提起啤酒罐轻轻晃了晃,像在说哪儿有文人赏月喝啤酒。

“不,我是假文青,韩老师是真文清。”

韩文清瞪他,漠然拒绝了对方递过来的咸月饼,潇洒地打开一听啤酒,自顾自喝起来。

不远处有散步的老人开着收音机,断断续续的戏曲飘过来,叶修迎着晚风喝着冰啤,举头望明月,低头啃月饼。今天他刚好赶上限时促销,月饼多买多折扣,饥肠辘辘的叶修一个没忍住多买了一份。现在他开始后悔了,鲜肉月饼再怎么好吃,吃多都要腻味的。为了转移注意,他又抬头看月亮,莹白的圆月边缘似乎有点模糊了。

“有变化了?”他问。

“好像有点儿。”

“老韩,你把这块吃了。”叶修不顾油渍,捏着纸袋戳到韩文清鼻子底下。

“我不吃咸的。”

“撑死我了,你就吃个应景呗?”

“买这么多吃不完活该。”

“就一个?”

“不吃。”

“老韩,你瞅见那塘子里的石头没?”

韩文清瞅他一眼。

“你跟那石头一个样,顽固不化!”

“撑死你算了。”

叶修又奋斗了半天,总算只剩一个月饼了。个头只有掌心大小的鲜肉月饼平常在他看来都是开胃小菜填补饱肚子,可此时却像白蜡里夹着抑食剂的馅儿,难以下咽,几乎要封住他的喉咙。

他摇了摇自己那听冰啤,为了进食顺畅他已经把酒当水喝,此刻啤酒也见了底。叶修惆怅地捧着啃了两口的月饼,胳膊肘捅了捅一旁安定的韩文清。

“酒借我送送,太干。”

出乎意料的是韩文清居然没有吐槽他,反而将自己那瓶宝贵的矿泉水丢过来。

“哟呵,老韩你良心发现啊。”

“赶紧把你那月饼吃完。”

“对了,咱家蚊香是不是没了?”

“快用完了,”韩文清看他一眼,“怎么突然想起这?”

“你不觉得这儿蚊子特多?”叶修说着,煞有其事地抓抓胳膊。

“凑合。”

叶修揶揄:“是啊,我差点忘了,你自带驱蚊功能。”

“羡慕?”

“不,”叶修连连摇头,“我可不想做个冷酷又冷血的人。”

“那蚊香也不用再买,反正你乐得跟蚊子亲密接触。”

“这口气,你不会连蚊子的醋都吃?”

韩文清冷漠:“祝你们百年好合。”

 

不知不觉间月亮已经完全被阴影遮蔽了。夜空里只剩黑蒙蒙的一团,好像天空破了个洞。丢掉了纸袋和空易拉罐之后,两人开始往花灯展区走。穿过一段园林小径的时候,两侧的路灯很昏暗,有些甚至已经不亮了,许多情侣偎依在黑暗中卿卿我我,对近在咫尺的路人视而不见。

“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大学。晚自习回来一路都是这种画面。”叶修感慨。

韩文清赞同地哼了声。

一串笑声传过来,叶修咋舌:“年轻真好。”

韩文清乜斜他:“装什么老成。”

“可不是装,”叶修笑道,他领头走前面,深一脚浅一脚在碎石板路上走,“说真的,有些地方咱可确实赶不上现在的年轻人了。”

看着突然谦虚的叶修,韩文清觉得新鲜,便问:“哪方面?”

叶修停下脚步,朝旁边扬了扬下巴,隐没在灌木里的长椅上面坐着一对小情侣,紧紧搂在一起,亲得热烈而忘我,好像下一秒就要上演十八禁。

韩文清眯起眼,不屑道:“这都赶不上?”

叶修一脸正直:“对,我也不想赶上。”

“我倒不介意试试。”

叶修扭头,指了指自己的嘴:“你不介意被糊一脸油的话——”

韩文清侧头等他下文,其实叶修就餐习惯很好,哪怕吃完小食也会用餐巾擦擦嘴。韩文清知道那不过是叶修的借口,便等他怎么继续扯。

“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

韩文清早有所料似地嗤笑一声。

 

没有月光之后叶修发现,其实夜路并不好走。

通回萃秀堂的一些路被关了入口,他们只能绕最远的一条走。无规则排在草地里的碎石板拼成蜿蜒的小路,尽头隐没在夜色里。叶修本来还走在前面,渐渐觉得有点头晕了,便让韩文清换到前面去,自己埋头跟在后面省事。

韩文清看他一眼,没说话。今晚叶修很有兴致地干了一听冰啤,后来为了吃光月饼又蹭光了韩文清的半瓶酒和矿泉水。虽然现在酒量略有长进,不至于一头栽进水塘,但意识清晰地笔直一条线走回去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有点难度了。

“老韩,月亮是不是出来了,你看那儿已经发白了。”

“那是山上的灯。”

“诶这路怎么这么难走,你是不是带错路了啊?”

“就一条路怎么走错。”韩文清不耐烦,回头一瞅,那人在距离自己半米远的地方停下来,仰起脸不知在看什么。

“又怎么了。”

被酒精模糊了意识的叶修半眯着眼,像要从一堆纷杂演算中找出正确答案那般仔细。突然,他抬起胳膊,修长好看的手指朝向夜空某一片闪烁的星。

“仙后座,天船三。”他手指划出“w”的形状,指尖像受磁力吸引的指南转向另一边:“白羊座。”

韩文清的目光并没能跟上叶修抽象的指引。他索性不再徒劳地搜寻,而是凝视眼前的恋人。叶修的侧脸在夜色中有些模糊,却仍能看见他唇角牵起满足的笑意。

“没有月亮的时候星星才明显,那是你星座,不趁机好好认识一下?”

“你还信星座?”

“占卜的东西我不懂,得问沐橙。不过我喜欢观星。”醉意笼在叶修鼻尖,说话都有些闷闷的,和平常巧舌如簧的叶老师判若两人。

“其实小时候我想过做天文学家,家里还有天文望远镜呢,估计叶秋收着了,”叶修眨眨眼,酒精像把钥匙,开启了他几乎从不会主动提起的自己的过往,“不过后来学了物理,就改主意了。”

不远处沿着水塘的小路上传来游客的谈话声,似乎是一群大学生,聊着考试教授和假期的琐事吵吵闹闹地走过。空气再度安静下来,只有藏在树丛中锲而不舍鸣叫的秋蝉。

“十二月有双子座流星雨,要不要去看?”叶修总算把视线从星空中收回,他笑眯眯地看着韩文清,得意道:“看不懂没事儿,哥教你呗。”

“用不着你教。”韩文清短促地笑了下,并没拒绝对方看流星雨的提议。

一阵秋风从湖上吹过来,带着萧索的凉意,夜深了,就连月亮也开始慢慢从黑影中挣扎而出。两人沉默地仰望了片刻,直到叶修打了个喷嚏。

“居然有点冷。”他嘟囔,夜风似乎把他吹得清醒了一些。

“回去。”

“花灯不看了?”

“早关了。”方才路过的年轻人们就在大声抱怨灯会结束得太早不够尽兴。不过这趟出门看见了月全食,也算是值回票价的夜游。

两人继续往回走,刚迈出去几步,韩文清又听到叶修的抱怨。

“靠,这路是不是没修好。”

显然他又踩到碎石板之间的缝隙里了,韩文清耐着性子折回去,心想果然这家伙没醒酒。这种花园小路虽然样式美观,却非常不利于行走,尤其在夜晚。为了省事,他直接拽着叶修的手腕,大步流星地往花园出口走。

“老韩,慢点儿,你走太急。”

叶修慢悠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带了点醉酒的鼻音。本来就被叶修的拖延搞得没耐性的韩文清回头想要反驳,却被对方突然的拉拽牵制了脚步。

“轻点,手都要脱臼了,我又跑不了。”

叶修似笑非笑,喝醉之后他就一直是这种状态,韩文清并没什么机会看到,毕竟更多时候对方都是直接倒头大睡。这样的叶修有点新鲜,有些磨蹭,微笑着看过来的时候还有点陌生的心动,那是别人几乎一无所知的一面,此刻他却坦然地将其展露给了韩文清。

“你看。”他用指尖将韩文清的目光牵引到旁边的湖上。围绕在湖水的堤岸路灯次第熄灭,像入眠的萤火虫收起了自己的光亮。那些倒映在水面的萤光也消融在夜色里,只有湖面中央有一片随波摇曳的月光,皎洁的满月正逐渐还原本初的样貌,繁星暗淡下去,唯有夜空的圆月和湖水里随风荡漾的洁白倒影交相辉映,仿佛那是天地间唯一的光源。

“这可比花灯好看多了,”叶修有点得意地说,“只有咱俩看见了。”

韩文清喜欢他这个说法,好像这一刻花园美景被他们两人独占,月盈月缺都是为二人上演。

“叶修。”他低声说,对方应声转头,那饱满的圆月就落入了叶修的眼中。

“你不是赶着回去吗?”叶修读懂了对方未说出口的话,他莞尔,眼里的光影变成了弯月。

“偶尔也可以慢一点。”韩文清低下头。

他细致地品尝着烟草酒香和些许酥盐的柔软味道。


-TBC-

评论(146)
热度(33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