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恋即战争(1)

#哨兵向导paro,有个私设是极少数优秀的哨兵可以后天学习封闭自己情绪,不会受到普通向导的精神力干扰

#标题源于歌曲《恋は戦争》,文中二人的恋情就像战争(不

#路人角色戏份不多

以上,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2)


BGM → 恋は戦争


恋即战争

 

01

濑名泉设想过无数种和游木真重逢的场景,也许在街角意外邂逅,或者一个无聊的应酬晚宴,也可能在某个共同朋友的婚礼上……他希望那时的自己最好优雅得体,他们可以其乐融融地叙旧,而不是像此刻——脸上沾满硝烟的灰土,握着枪膛发烫的兵器,黑黝黝的洞口瞄准对方眉心的时候,才发现那人是童年最亲密的玩伴。

 

最先发现那个战壕里有生命迹象的是濑名泉的临时向导樱庭。和革命军的交火暂告一段落,他跟在濑名的身后,屏息凝视,搜寻着潜在的己方伤员或敌方漏网之鱼。突然间,他察觉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陌生精神力蛰伏在自己的搜索雷达中,似乎在伺机窥探他的精神世界。那种同类的气息让樱庭警铃大作,他立刻告诉濑名泉,附近有一名向导,而且很可能是敌人。

无论是敌是友,向导都是难能可贵的稀缺资源。战场是最不缺少的就是身强体壮的哨兵,但能与之配对的向导实在少得可怜。为缓解这种极度匮乏的现状,帝国军参谋长直接下令,遇到敌方向导优先活捉,若有已结合的哨兵,当初处死。

铁令再如何残忍,军人也不得不执行。濑名冲樱庭使了个眼色,率先走过去。

有向导指明了方位,濑名泉便举起枪小心翼翼前行。哨兵敏锐的感官让他迅速勾勒出对方的大致轮廓,缩在补给箱之间,身形修长,善于隐蔽自己气息,呼吸非常急促,心跳很快,怕是没有单独作战经验的通信兵或后勤,应该是男性。

濑名的脚步突然顿了顿,哨兵特有的强大听觉让他捕捉到子弹上膛的声响。他屏住呼吸,偏转了原本的轨道。

尽管优秀的向导会以共感力做武器,用情感共鸣动摇和攻击哨兵,但也有极少一部分天赋异禀的哨兵会通过后天学习,锻炼自控力,封闭大脑和内心,让向导无法干扰自己的情绪。濑名泉便是其中佼佼者。

既然对方无法用精神力影响自己,那一对一肉搏就是哨兵的天下了。濑名再次推测了对方的位置后,从战壕土包上一跃而起,他看到一个麦金色的脑袋躲在铁箱之间,那人似乎还没意识到他的存在。

突击步枪的准星刚锁定对方的脚踝,濑名突然感到一股敌意从下方钻上来,他下意识受身避开,却还是被突袭的家伙咬破了手套。

不等他落地调整姿态,那个原本躲在缝隙里的向导已端着枪瞄准他,不过濑名看出对方的手在发颤,恐怕没有真的用枪杀过人。仓促之间濑名只来得及掏出手枪指着对方眉心,樱庭在不远处待机,眼下的局势还不是最糟。

濑名盘算着一枪射中手腕还是肩膀,他的目光掠过向导的脸,然后凝固了。

那头让他联想到故乡金黄麦田的短发下面,是一双偶尔会溜进濑名泉梦境的鲜绿色的眼睛,就像折射着阳光一般闪闪发亮的宝石,望向自己时总是盛满了崇拜与信赖。

“你……”即将冲破唇齿的昵称被他狠狠咽回去,他不能在这里乱了阵脚,如果让对方逃掉,他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年轻的金发向导眼中也写满了震惊,他的手颤得更厉害了,内心似乎也在动摇。一抹细长的白色身影窜到他的肩头,警觉地直起上身,鲜红的小眼睛直勾勾盯着濑名泉。

那是一只雪貂,大概方才阻碍濑名射击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家伙。四季分明的帝国境内绝不可能有雪貂这种北国生物,显然这是向导精神体的具象化。

直到准备攻击之前,濑名泉都没感知到精神体的存在,看来对方是特意等到他出手的那一刻才放出了雪貂。

哨兵和向导的精神体并不会时刻保持具象,只有极度放松或高度紧张时才会出现。久经沙场的濑名泉心里有了底,开始用语言攻击。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重逢,游君。”

被称作游君的青年抿着嘴,不吭声。他像是做了一番心理斗争,端着枪支的手不再颤抖了。

“你真的会扣下扳机吗,在什么都搞不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彼此立场的情况下?游君,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不会做这种鲁莽愚蠢的事吧?”

“在战场上放过一个要杀掉我的敌人,那才叫鲁莽愚蠢。”

“我不会杀了你,”濑名泉的脸阴沉下来,好像对方触碰了他禁忌的逆鳞,“但你现在也逃不掉了。如果不听我的话,你将会非常痛苦。”

“比如强迫我和随便谁结合吗?”青年无动于衷,露出与濑名记忆中迥然不同的冷笑。

“我爸爸……被帝国军杀死了,就是为了把妈妈再配给别的哨兵。”

濑名泉语塞。他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骑士团副团长,如今被编入帝国军队成为少将,从小到大都待在最安全和平的首府,深爱着他的双亲也平平安安地幸福地生活,直到最近战争爆发之前,濑名都还坚信着,他的游君会在某个地方安稳地长大,等待有朝一日和自己重逢。

“我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濑名泉郑重道,酝酿许久的渴望险些脱口而出,他想说你将是我的向导,我会用生命守护你。可无论时机地点还是两人的立场,都不是该说出这句告白的时候。他只能苍白地做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绵软无力的承诺。

金发青年讥诮:“自己的向导还在不远处待机,你不觉得对敌方向导太友善了吗?”

濑名内心滚过一阵焦躁和不爽,那个小时候总是抱着他的手臂甜甜叫他哥哥的游君,什么时候变成这样浑身长满尖刺的青年了?但一想到对方支离破碎的家庭,濑名的心就被狠狠揪紧,他忘不了游君亲手揭开伤疤时的神情,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能保护对方,不要让他受到更多苦痛了。

“游君很在意我有没有向导吗?”

他的话让青年动摇了一瞬,原本立在肩头的雪貂突然紧张地弓起身子,但这对濑名来说已经太晚。他具象化的精神体见缝插针地出现在金发向导的身后,轻而易举地将毫无防备的青年扑倒在地。雪貂疯狂地撕咬着雪豹的前肢,但那对强大的肉食猛兽而言不过隔靴搔痒。

濑名一脚踢开了对方的冲锋枪,他俯下身,捏住青年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

“从现在开始,游君最好认真听我的话,哥哥不会伤害你。记住一点,愚蠢的坚持只会弄伤自己,想活命,就要学聪明。”

“我不会接受结合的。”金发向导斩钉截铁地说。

樱庭感知到濑名的精神体,正朝这边赶过来。濑名泉半跪在地上,把自己藏进战壕里,他凑近游木,低声说:

“你会的,会发自内心地渴求结合,想和那个人融为一体。”

濑名的声音很低,像催眠般带着蛊惑的味道,气息吹过对方的耳尖,青年的脸有些泛红。他奋力别过头,不肯再多看濑名一眼。

翻过土丘的樱庭带着镣铐赶过来。他警惕地审视着这个陌生的敌方向导,冷不防问:“濑名少将,你认识他吗?”

“刚才交谈之后,算是认识了。”濑名泉面不改色地给镣铐上锁,他那只雪豹精神体已经消失了。他稍一用力,就将爬在地上的俘虏拽了起来。

“樱君,这是游木真,未来可能会成为你的同僚。”

 

 

02

“长大以后我要做游君的哨兵。”

“那是什么?”

“可以守护游君的人哦。”

“那我也要做泉哥哥的哨兵!”

“游君当我的向导就好了。”

“什么是向导?”

“就是一辈子都和哨兵在一起的人。”

 

 

03

游木真从梦中惊醒,他想要揉揉眼睛,可沉重的镣铐让他险些抬不起手腕。他翻身爬起来,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勉强能看出这个狭小房间的轮廓。唯一的窗户外被焊了铁栏杆,房门也从外面上了几道锁。空荡荡的牢房里除了单人床之外,就只有放在门边墙根的一个餐盘,放着一杯凉水和一份冷透了的三明治。

游木不敢轻易食用帝国军的牢饭,尽管那面包看起来蓬松可口,培根还卷着微娇的金边。他听过很多向导俘虏的饭菜被下了药,等再度清醒时候已经和陌生的哨兵完成了肉体结合。那是比戴上镣铐关进牢房更令人绝望的终生监禁,已结合的向导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轻易被哨兵追回。结合不再是心意相通的结晶,只是将向导绑在哨兵身边的枷锁。尽管也有强行切断结合链的极端方式,但很少有人能在巨大的痛苦中幸存下来。

濑名泉的意思,显然是要给他物色一个帝国哨兵。可说来奇怪,虽然两人已是水火不容的敌对方,游木却不觉得对方会立刻下药强迫他去结合。他不知道那人在打什么算盘,但如果只有濑名的话,他还有机会周旋。

问题是另一个叫樱庭的向导。游木真擅长捕捉别人的情绪变化,当濑名泉说自己可能成为樱庭同僚时,那个斯文的男人沉默地看向他,游木感到对方的精神力突然凝成一把匕首,尖锐而无声地扎入他的精神领域,像在示威和警告。

游木立刻明白了,濑名还没和他进行结合,可能连维持性较差的精神结合都没做。所以他看到濑名泉的一瞬间只感到萦绕在对方身上纷杂的向导素味道,却分辨不出哪一种才是和濑名精神交融的那个。

因此,当濑名当着他的面对游木表露浓厚兴趣时,樱庭才会有警觉的领地意识。游木想到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神,毫不怀疑那人会积极地为他挑选哨兵,甚至替他决定结合的时机。

绝食是避开药物的方法,却不是长久之计。两天之后,游木的低血糖越发严重,他尝试过逃脱,却接连被濑名泉抓个正着。那人的五感实在太强大,即使游木开启了隐蔽自己的屏障,脚步和喘息声还是会将他彻底暴露在濑名的猎区之内。

正在走神时,濑名到牢房来看他。这回樱庭没有同行,但他为濑名设立的精神屏障还在。两人共处的这段时间里,游木一直试图用精神力干扰这个哨兵的情绪,可就像和在战场重逢时那样,濑名的精神防御无懈可击,即使没有向导的屏障,他也不会轻易受到干扰。

而濑名泉也没能松动游木的坚持,他对自己的任何问题都保持沉默,只是专注地盯着脚底的瓷砖,好像那比听濑名讲话有趣数百倍。游木消极的态度到底还是磨光了濑名难得的耐性,他走近几步,威胁道:

“不要以为绝食就能改变什么。你就算是向导,也是个战俘,‘伦敦塔’会把你录入最低等的向导里,配给你低劣无能的哨兵。那些人可没我这么有耐心,你要不断安抚一群暴躁粗鲁的野蛮人,他们还会对你动粗,毁掉你漂亮的脸,你的一辈子都只能跟他们捆在一起。”

“泉桑恐怕小瞧我了,我不是一无所能的向导。”

“区区一个游君,也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我会轻易把你丢给别的哨兵,让你有机可乘逃走吗?”

“即使泉桑不乐意,有人会乐意把我赶走的。”

濑名泉眯起眼,他当然知道游木指的是谁。

自从濑名作为骑士团的副团长接受军方编制后,元帅就对这个有着优秀统帅能力的哨兵青睐有加。樱庭也是他亲自分配给濑名的,还不止一次暗示濑名为了方便战斗,要尽早跟中意的向导结合。可濑名对此置若罔闻,上层也不是第一次派给他向导了,可他从未表示过任何意向。相对来说,樱庭和濑名的相性还不错,战场上配合也算默契,而且樱庭不会像之前某些向导那样迫不及待地和濑名加深感情。因此濑名也默许了他们暂时的搭档关系。军队里甚至有人认为,他俩结合是迟早的事。

“游君这样说,是在吃醋吗?”

游木看起来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

“如果说我对帝国人还有什么感情,那只有恨意。”

濑名泉觉得游木在含沙射影,讽刺自己跟那些杀死他父亲的残暴军人别无二致。焦躁与愤怒冲入他的大脑,濑名冷笑道:

“而你也不过是帝国无能的俘虏,没有人会正眼瞧你,这片土地上除了我还有谁会接受你?”

游木真的身子颤动了一下,他咬紧牙关,一字一顿道:“那我宁可死。”

他看到濑名垂在身侧的手握紧,甚至手腕甚至冒出了青筋。他的愤怒已到了顶点,而眼前的自己即将成为他宣泄怒气的对象。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让游木的精神体瞬间具象化,小小的动物护在主人面前。

突然一阵冰凉的精神波从房间外震荡过来,阻止了濒临爆发边缘的濑名,游木的雪貂也被那股波纹弹开,摔了个四脚朝天。

“濑名少将,您在牢房逗留的时间过长。例会马上开始了。”

门外传来一个冷静的男声,游木听得出,那是樱庭。

被安抚了情绪的濑名也镇静了许多,他紧紧盯着游木,不甘地攥紧双拳,有人隔着一道门,他也无法再说更多。游木背过身,不肯再看他。

房门在身后重重关上,游木望着固若金汤的窗户,缩在床上,尽管已经两天没有进食,此刻他却没有任何食欲。

窗外乌云密布,分明是正午,却看不到一丝阳光。

 

-TBC-

评论(10)
热度(19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