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Tender Touch

#雷,性转预警:此文为po主私心产物,仅泉单方性转,不适者请务必当心!!

#请勿转载,感谢理解

以上没问题,祝阅读愉快



Tender Touch

游木真心不在焉地推着手柄摇杆。电视上的小人在枪林弹雨中艰难穿行,血槽掉得很快,他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

他不由自主地频频瞥向不远处的厨房,视角受限,只能勉强看到飘逸的银灰色发尾和翠绿的围裙下摆。那人心情很好,似乎轻声哼着歌,炒锅和游戏的声响让游木无法辨别清晰,这反而让他愈发在意起来。

“游君~你知道面包糠放在哪里吗?”

“大、大概在壁柜里吧……”

“对了,伯母说过在抽屉里。游君也稍微记一下位置嘛,虽然都交给姐姐也没问题~”

“……”游木紧盯着屏幕,脸有点红。

这不是濑名泉第一次来自己家,自从两人确立交往关系之后,这个在游木太太眼里堪称完美的未来儿媳就经常出入他们家,甚至已经光明正大地从女主人手中获得了备用钥匙。

但像现在这样母亲不在的二人独处时光还是第一次。


最开始也只是普通的放学约会,今天是周五,所以两人去了稍微远一点的商场,据说那里有濑名泉心仪的彩妆新品。游木对此当然是一窍不通的,但既然恋人想去看,他便乖乖跟着去了。

让一个游戏宅男站在打扮时髦的漂亮女生堆里实在是有点困难的事。游木背着两人的挎包,局促地站在角落,默默打量着装潢华丽的店面。

身着校服的自己看起来青涩又格格不入,可濑名虽然也穿着同款的校服,站在琳琅满目的化妆柜台前却毫无违和。模特独有的气质让她鹤立鸡群,精心打理的长发温驯地伏在背后,挽出一朵漂亮的花,游木也曾见过那头卷发被编织物的静电搞得一团糟的样子,但更吸引他注意的是彼时濑名恼羞成怒又泛着红晕的脸。炽光灯照在她白皙的脸上,让游木想起摄影棚里专注拍照的恋人,她在镜头前总是闪闪发光,只有最高档的化妆品才配得上她姣好的面容。

濑名泉天生就属于镜头。

再看看自己,从模特圈临阵脱逃之后就碌碌无为,虽然现在也作为一名预备偶像而努力着,和已经红得炽手可热的女友对比依旧相形见绌。泉桑究竟看上自己哪一点,游木始终搞不懂,对方热烈的爱意让他诚惶诚恐,慌张又窃喜。不止一人揶揄他上辈子大概拯救世界了才会有这样的美女投怀送抱,甚至还有好事者不怀好意打听濑名是不是抱起来很爽。

游木是个性格温吞的人,很少发火,可那一次——也是他十几年来头一遭——游木把那个意淫濑名的流氓打倒在地,对方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似没脾气的软柿子会突然发飙,本想还手,看到游木眼角微红,捏紧的拳头微微发颤,那人还是退缩了。

那天放学后濑名泉像往常一样去游木的教室找他,看到游木的瞬间就笑容灿烂地迎上去挽住对方手臂。平常游木总是有些忌惮同学的目光,坚持和濑名在学校里保持一定距离的。可这一次他却没有避开,甚至有所回应地勾起胳膊,把濑名的手固定在自己臂弯。濑名泉又惊又喜,她还不知道游木遇到了什么,但被喜欢的男孩子回应是再好不过的事,便兴高采烈地把头抵在对方肩头。

“泉桑以后……不要来教室找我了。”游木迟疑片刻才说。濑名心里一凉,她以为对方又被自己的主动给困扰了。

一想到以前濑名泉顶着各种不怀好意的视线来找自己,游木就气愤又懊恼。他垂下手臂,找到对方的手生涩地握紧。

“我去找泉桑就好了。”


回过神的时候,濑名泉已经挑好了口红,拎着轻巧的小礼袋从一群漂亮女生中走出来。看到乖巧等待的游木,她开心地笑起来,那种与生俱来的高冷气场顷刻消融,完全是坠入情网的纯情小女生的模样。

“怎么样?”濑名笑眯眯地扬起下巴,店铺里白亮的光落在她丰润的嘴唇上,泛着成熟的豆沙色光泽。

“很好看,适合泉桑。”游木真真心实意地说道。尽管濑名那一抽屉的口红色号在他看来都没什么区别,可一旦涂到濑名的唇上,那些难以辨别的红色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变得艳丽动人。

让人忍不住想吻上去细细品尝。

游木真很没出息地被自己的想法搞得脸红。濑名凝视着他,仿佛读出了他慌张的念头。她胸有成竹地笑了笑,上前一步,纤长的手指勾住了游木的领带。

“游君怎么了,脸都红了哦?”

尽管两人已经交往,游木还是无法适应对方突然亲密接触的行为,温香软玉卧在胸前实在是令人血脉贲张又无比刺激的事,他再怎么腼腆害羞,也是个男人,怎么受得了被喜欢的女孩频频诱惑。

“泉、泉桑,这里人很多,万一有你的粉丝就不好了。”游木舌头都有点打结了。两人恋爱的主动权总是在对方手里,对此他并不介意,可这有时对心脏实在不太友好。

“我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倒是游君想到了什么,脸会这么红?”

游木真对濑名的示好总是被动地接受着,可他也不会推开或逃避自己。这对濑名而言已经足够了。她踮起脚尖,让自己和恋人的脸凑得更近一些,她甚至能感到对方愈发急促的吐息,这令她兴奋又愉悦。

因为自己而紧张害羞的游君,她最喜欢了。

“我……”游木支支吾吾地找着理由,可那些都不重要了。

他尝到了自己渴望的、甜美柔软的东西。

濑名的手勾住游木的脖颈,她的掌心很凉,让游木红得发烫的身子稍微冷静了一些。他双手拘谨地贴在恋人腰部,像护着什么宝贵易碎的瓷器那般小心翼翼。濑名温柔地亲了亲游木的嘴角,满足地笑起来,顺势倚进男孩子并不算宽厚的怀里。

“游君也很适合这个颜色,脸红红的,超级可爱哦。”


游戏里的小人凭着残血通入下一关卡时,濑名泉步伐轻快地从厨房走出来。她唱歌般念着游木的名字,把围裙从身上褪下。出于习惯,她做饭前就摘下了领结,校服白衬衫解开两粒扣子,露出一小片倒三角的莹白肌肤,倾下身子凑近游木时那片三角就成了幽深的禁区,他只能慌张地移开视线。

“游君~饭已经做好了。”濑名说着,跪在游木身侧,亲昵地搂住恋人的脖颈,邀功般蹭了蹭对方的脸颊:“今天要不要姐姐喂你?”

游木操控的小人身形不稳,坠入万丈深渊。他僵着身子,尽可能不让自己的后背和某部分过于柔软温热的东西靠在一起。

“不用了……那个、泉桑很辛苦了吧,我去盛饭就好了!”

游木机械地站起来,身后那片温软的东西阴魂不散,他甚至能感到它们贴在自己背上的触感,像是坠入轻柔的棉花之中,再多逗留一秒就要被吸走残存意志。游木狠下心,把恋人的手臂从自己肩头拿开。

“游君好冷淡。”濑名仍旧笑着,神情却有些落寞。她没有执着地黏在游木身上,也没有跟他一同站起来,兀自跪坐在地毯上,姿态优雅,就像潜修花艺茶道的温婉大小姐——如果忽略她时常语出惊人的热切发言的话。

游木被她的失落的模样刺痛了一下,但长久以来的经验和对濑名的了解告诉他,对方恐怕只是在安静等待下一个良机,至于那机会是什么,他反倒羞怯去追究了。

晚饭相安无事。濑名泉坐在对面,吃得矜持又慢条斯理。她把顺路买来的时令蔬菜都做成了天妇罗,摆在游木面前,而她自己只是吃着一份在游木看来毫无口感和食欲的蔬菜沙拉,只有零星的一点三文鱼肉末是唯一的肉类。


她不是没尝试过喂游木吃饭,不过那是两人在校园某个僻静角落里吃午饭的时候。尽管四周空无一人,只有蝉鸣和风声,原本是情侣约会的理想之地,他却被濑名过于热情的投喂行为搞得有些心累——如果只是一味举着餐勺等待他回应也就罢了,可濑名偏要倾着身子,大半个人都倚在游木身上哄他张嘴。清风吹起女孩银色的发梢,扫过游木的脸颊和脖颈,像小猫的爪子俏皮地挠着他心尖。濑名的身子在盛夏里也依旧偏凉,倒在游木怀里宛如一个奢侈绵软的水枕,而贴着他胸口的某个部分又格外火热,烧得他头昏脑涨,只想缴械投降。

游木毫不怀疑,濑名泉绝对是故意为之。每当她发觉自己红得发烫的脸,就会心满意足地勾起嘴角,冰蓝眼睛熠熠生辉,就像引诱玩具上钩的狡黠猫咪。


游木看了看自己的餐盘,种类丰盛而适量,恐怕营养师都会自惭形秽的搭配。他又忍不住瞥一眼濑名泉,对方已经吃完了,双手交叠撑着下巴,专注而满足地望着自己。两人目光交汇,反而是游木先紧张地错开。

“怎么了游君,还是希望姐姐来喂你吗?”

原来她还没死心。

游木想了想,夹起一小块牛肉举到濑名面前。

“泉桑吃得太少了。”他没正视对方,只是将视线锁定在濑名鬓角的发卡上,好像那不起眼的发饰会给予更多勇气。

“我会心疼的。”

濑名泉愣愣地看着他。游木的脸越来越红,似乎认为自己的话并不够帅气而懊恼。她微笑着撑起上半身,乖乖张嘴吃下了来自恋人青涩却真挚的关心。

游木真感到对方的气息靠近,下意识移回目光。映在蓝色海洋里的自己的倒影逐渐放大,他却不想躲开。

柔软的、带着些许沙拉酱味道的触感,是这顿晚饭最棒的一道菜。

一切原本该在这里落下浪漫幸福的完美句点的。

可缱绻温情的气氛还没散去,濑名泉就突然身形不稳,栽倒在饭桌上。这张餐桌对于一个尚在发育的女孩子来说还是过于宽大了,再有踩在地板上的黑色丝袜助纣为虐,纵然她还算高挑,竭力倾身还是失去了重心。

游木也被这一幕吓得跳了起来。桌上一片狼藉,还有被打翻的饭碗,汤水染了濑名一身,西瓜红的液体浸透了白衬衫,牢牢吸附在胸口上,隐约透露出旖旎的纹路。

濑名泉的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恼,喋喋不休地发着牢骚,注意力却放在游木身上,担心他也被汤汁溅到。游木的脸也有些红,却不是出于相同原因。他夺走对方手中的抹布,说这些交给我处理就好了,泉桑去换身衣服吧。

濑名这才意识到对方始终散不去的红晕是因为自己。她有点开心又有点陶醉地称赞恋人的贴心,随即又热切地说:“如果想的话姐姐直接脱下来也可以哦。”

“才不要看啦!”游木红着脸大声否认,以几乎擦掉一层皮的力度使劲擦拭桌子。见濑名走开,他才抬起头补充道:“觉得不舒服的话还是冲一下吧,我给泉桑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

“诶,我终于可以穿游君的男友衬衫了吗?姐姐好开心!”

“不,是我妈妈的衣服……泉桑你不要再走回来了!”


清扫完一桌狼藉后,游木跟母亲打了电话,按照母亲的指示找出一身干净的换洗衣服。结果等他抱着衣服去浴室时,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些许沐浴乳的香味和氤氲水汽,濑名泉已经不见了。

“游君?已经打扫完了吗,真是体贴的孩子。”

濑名愉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游木一回头,发现对方居然穿着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自己的白衬衫,随便扣了几个纽扣,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在宽大的衣袂下晃来晃去,游木倒吸一口冷气,把目光放空到濑名身后的窗帘。

“泉桑……我拿了换洗衣服给你。”他做着连自己都知道毫无意义的挣扎。

“这样就够了,我可是一直期待着穿上游君的男友衬衫呢。这样就能和游君合为一体了,呵呵呵,真好~”

游木真垂着肩膀,他已经放弃游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友了。

孤芳自赏了一会儿的濑名突然走过来,她像是有意不把扣子扣好似的,从游木的视角轻易就能看到领口那片危险的三角区。

“游君~”她念游木名字的时候总是抑扬顿挫,光是听声调游木都知道对方的心情是好是坏。

至于现在,濑名心情自然是极好的,但游木的心中却警铃大作。他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银发恋人已熟练地贴着他欺身而上。

“镜片脏了。”她缓慢地摘下游木的眼镜,心满意足地和那双惊慌失措的绿宝石四目相对。

“谢、谢谢泉桑。”他羞赧地说着,生怕对方再度跌倒,双手稳稳圈住了恋人。濑名也很享受他的拥抱,舒服地靠在男孩身上。

“果然,我的游君是最漂亮的。”她凝视着游木的脸,陶醉地喃喃。

尽管已经被恋人无数次直白地夸赞过,游木却仍无法适应。她的赞美对他来说太过夸张和沉重,有时游木甚至怀疑,濑名是不是只是看上自己这张脸。

他低头看着沉醉其中的濑名,忽然有一丝不甘心。

“泉桑果然只是喜欢我的脸吧。”他小声嘟囔着,为自己任性的置气而感到窝囊。

“说什么傻话。”濑名的眼神瞬间变得凛冽起来,她微凉的指尖轻轻拂过游木的眼角和脸颊,像拢着珍贵宝物般捧起恋人的脸。

“游君吸引我的地方多到数不清,讲一辈子都讲不完的程度。”

“太夸张了吧,我哪有那么多吸引人的地方。”

“当然有,姐姐最清楚不过了,”濑名泉得意地笑笑,蜻蜓点水般亲了亲游木的嘴唇,“毕竟我可是世界上最喜欢游君的人。”

游木的脸又变得通红,像是遮掩害羞一般,他把恋人搂在怀里。柔软的卷发拂过他鼻尖,透着濑名特有的令人安心的香气。

两人安静相拥了片刻,濑名突然笑了一下。

“游君,变得挺精神呢?”


-end-


评论(9)
热度(20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