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Hide & Seek(上)

#被泉雇佣的情报贩子真,非常po主流的泉和真,食用务必慎重

#因为是真视角,对泉的隐箭头较多,如有不适请回避

#给阿绿太太的生贺 @娃儿绿 讨论得很开心,希望能喜欢w

#请勿转载,感谢理解

以上没问题,祝阅读愉快w


传送门 → (下)


Hide & Seek

 

游木真在学校机房上网,现在这个时间即将清校了,电脑室里除了他空无一人。梦之咲的学校论坛里有许多外网看不到的有用信息,为想要兼职打工的学生们提供各种渠道。

游木之前做过的几份短期工都是在这儿应聘的,虽然薪水不错,但总要长时间与陌生人接触,尤其还有不少女孩子,他实在不擅长应对,因此无法长期续约。

目光在五花八门的广告中间穿行,他突然看到一个格式另类的招聘——情报搜集员,无需面试或坐班,只要完成一份网上问卷,合格者即可入职。游木看了看薪水,比他以前打过的任何工都要丰厚得多。这种无社交要求的工作简直为他量身定做,游木立即报了名。

轻松通过考试后,游木真很快就收到了通知,附带着合同文件。他按照要求把自己当简历挂到信息情报网上。虽然游木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零经验的履历还是让他有些不安。

不过没想到刚过了几天,网站交接员就通知他,有人要雇他收集情报。

这是游木接到的第一份工作,忐忑又激动。他被雇主拉进了一个私密的Line群,群的名字有点古怪,让他莫名有种不安。

游君情报网。

雇主的头像很普通,看不出什么端倪。把情报员都拉进群之后,那人开门见山,要求大家为他收集一个名叫游木真的梦之咲高中生。

游木愣愣地盯着那个突兀的名字,那不就是自己么?

尽管雇主只是想要游木的喜好或放学后的动向,倒还没什么过火的要求。游木心中却警铃大作,他又不是什么电影里隐姓埋名的卧底特工,哪儿来被人监控收集情报的理由?一时的恐惧和愤怒让他打破了交易守则,他点进雇主的line信息,很快就黑进了对方的信息终端,雇主真实身份暴露无遗——

濑名泉。

看到分析结果时,游木并不太惊讶。升入二年级的时候他就隐约觉得和濑名泉巧遇的次数增多。那人的态度很奇怪,看向自己的眼神直白灼热,经常会说些没头没尾的热烈发言,有时却又变得冷嘲热讽,好像刺痛游木的软肋才是他恶劣的兴趣。

游木搞不懂濑名为何要收集自己情报,难道只是为了增加见面机会,对他冷言相向?他不明白对方的目的,更不懂那人变幻莫测的态度。他盯着屏幕上濑名泉的基本信息,那里仿佛隐藏一个巨大的谜团,让他觉得恐惧,又无法抑制地好奇。

虽然知道了雇主身份,游木却不敢轻易撕破脸皮。这是他难得遇到的理想工作,却在一开头就违背了诚信规定,自然是不能挑破真相。濑名泉开的薪水又高得出奇,相应的违约金也昂贵,游木知道自己现在不能退出了。

不过,他内心深处也不想就这么早早地逃之夭夭。尽管在校园里他对濑名泉经常避之不及,而在自己无比擅长的网络世界里,濑名在明,他在暗,如果就这么忽视疑团夹着尾巴跑掉,游木的自尊心也绝不允许。

游木接下了濑名泉布置的任务,和其他情报员一样按部就班地定期汇报。只不过他会偷偷做点手脚,反馈给濑名泉的都是真假参半的信息。毕竟如果一味上报假信息,雇主肯定会解雇他这个不中用的情报员。既然这是关于自己的情报网,搞清楚这东西存在的理由也无可厚非,游木如是想着,将自己无关紧要的真实情报发送出去。

濑名泉虽然对游木这个情报员的工作效率颇有微词,但这人总能提供某些别人不知道的情报,而且在奇怪的地方很精准。情报网里的人换了一拨,只有游木的地位稳如泰山。濑名泉甚至给他加了奖金。看着账户里优美的数字,游木突然有些愧疚。

自从有了情报Line,游木经常比濑名更先一步地了解自己的“动向”,因此当濑名泉赶过去的时候,他早就跑去了别处。

偶尔他也不会直接离开,而是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一眼气喘吁吁的濑名泉。那个面对自己时总是绰有余裕的濑名,原来也会露出挫败不甘心的表情。游木承认,这让他有种诡异的成就感,哪怕事情再微不足道,略胜濑名泉一筹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胜利。

捕捉游君失败的濑名泉并没有直接走人,他整了整略显凌乱的衣服,转身走进购物街的某个店铺。

游木有些惊讶,他分明刚刚给濑名发了新情报,透露了自己去冰淇淋店的消息——而且他也确实准备过去一趟——可濑名竟无视了自己的消息,兀自忙别的去了。

在情报网里“卧底”许久,游木早就习惯了自己与别人不同的特殊地位,他是Line里仅次于雇主的权威,只要是他汇报的信息,哪怕是错误的,濑名也会优先考虑。他望着濑名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突然有股异样的不甘涌上来,他不知道这情绪源头为何,只是忽然有一丝微妙的失落。

大概自己太自以为是,认为濑名总会重视他的情报,不……或许整个游君情报网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重要的,尽管他确实高价购买自己的信息,那也无法证明自己在他心中的优先等级。或许对濑名而言,和“游君情报”同等甚至更重要的事还有很多,只是游木自己才刚刚意识到而已。

这个念头让他感到无比苦涩,原本为了等待濑名而买下的可丽饼也变得如同白蜡。

 

游木真回到家里,打开那台被他改造过的功能强大的电脑。界面上有个图标在闪,那是他为了情报网收集工作而特意编写的软件,还顺带写了一段关注濑名泉动向的代码——毕竟,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既然濑名搞了个游君情报网,那他也不能坐以待毙,傻乎乎地被对方逮个正着然后一通语言攻击。

软件弹出一个窗口,是关于濑名泉最近放学后的动向汇总。游木写这段代码的初衷是为了搞清楚对方常去的地方,以免自己和他偶遇。不过时间久了,他看这些情报竟已成了习惯,就好像每天打开电脑会听着音乐打会儿桌面小游戏一样,游木开始不自觉地在意起濑名泉的动向。

他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自己竟然在做和对方相同的事,而且比对方更莫名其妙,他甚至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留意那些动向。其实光靠情报Line就足以让他避开濑名泉了,濑名雇佣的人还挺厉害,情报网甚至能渗透到梦之咲学校里。这让游木觉得很可怕,但转念想,作为高曝光率的偶像科,或许就算是他,在普通科眼里也足够高调了。

濑名泉想要的情报在游木看来往往匪夷所思,比如他午饭吃的便当还是食堂,下雨天带没带伞,演出排练进展如何,放学后喜欢去哪儿闲逛。有一回游木感冒了,戴着口罩去学校,结果刚下课就看到Line里有人说他生病的事,濑名泉相当激动,甚至想翘了体育课去给游木买药——至于他怎么知道濑名在上体育课的,这种事不重要。

还有一回放学,游木没有部活和排练,便慢悠悠逛到电玩城打街机游戏。那里新开了一个他很感兴趣的游戏,游木的精力都放在了游戏上,等他通关走出电玩城的时候,天已擦黑,最糟糕的是居然下雨了。

能借到雨伞的最近的便利店也要跑几百米,游木望着瓢泼大雨心生绝望。突然有个人从广告牌后面走出来,笑容灿烂地冲他招手。

“游君?真巧,居然在这里遇见了。难道没带伞吗?”

游木看着濑名泉越走越近,那人还和往常一眼,再冰冷不耐烦的表情,在看见自己的瞬间都会绽放成明朗的笑容。说来奇怪,换作以前他只一心想要逃开,可这一次他竟杵在原地,任由濑名大步跨到自己身边。濑名的卷发稍微有点淋湿了,没平常那样蓬松,他身上裹着雨水和晚樱的香味,还有一点尘埃的味道,游木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泉桑……你怎么会来这里。”

只有游木自己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口袋里振动的手机告诉他,Line群里早就有人通报了他在电玩城的事。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嘛,现在的游君需要哥哥的帮助,所以我就来了。”

游木真看了看濑名的手上,只有一把长柄伞,显然是准备两人一起撑的。不过外面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游木还是很感激濑名的出现。

长柄伞一人绰绰有余,两人就有点拥挤。濑名泉把伞朝游木那侧倾斜,游木甚至能听到雨水落在挎包上的声音,他不自在地推了推伞柄。

“淋湿的话撑伞就没意义了吧。”他小声说。

雨声很大,濑名泉没听清他说什么,但仍能感到对方委婉的关心。他忍不住凑近游木,开心道:“这是在关心我吗?”

“虽然不明白泉桑为什么会出现在电玩城,但这次还是很感谢你。不过别再靠过来了,我不想踩到花圃里。”

“因为游君突然辞去了兼职,哥哥有点担心你。”

游木真沉默,他之前在冰淇淋店打工,被濑名泉撞见过。对方虽然目光如炬,倒还很有分寸,经常去他打工的店里绕一圈然后走,也从没影响过他工作。但游木真实在不习惯被他那种直白的视线盯着,再加上打工日程表不太合适,就辞职了。之后就遇见了那个情报网,莫名其妙被濑名雇佣,现在也无需担心零花钱的问题,因此他没想过,自己的突然消失让濑名泉如此挂念。

“因为经常和排练冲突,就辞了。”游木真含糊其辞。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工作机会,游君只需提要求就可以。”濑名泉的口气太过认真,游木都无法吐槽对方那根本不像是找工作的人的做法。

他突然想起童年做模特时的不辞而别,内疚如滂沱大雨汹涌灌入他的心里。

他知道最近濑名泉经常在情报网Line群里询问为什么游君都不去打工了。“他那么善良担心他母亲,肯定还要偷偷去打工分担压力,难不成他遇到什么危险交易……这太糟糕了,你们快点给我查清楚!”当初看到濑名前半段发言的时候,游木还是有点感动的,可再看那人后续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游木刚冒出来的那点感动瞬间被抹平。他果然就不该对这人抱有太高期待……不对,游木一怔,自己在期待什么?

最终游木还是婉拒了濑名介绍工作的好意,尽管对方解释说,不是模特相关的也可以。

“打工这种事,本就该我自己来。泉桑没必要对我过度关心,你还有很多事要忙吧?”游木站在站台,雨已经停了,他拒绝了对方继续陪他回去的提议。

濑名泉的表情有些失落,又有点焦虑,和游木经常看到的不一样,灌满胸腔的内疚逐渐褪去,留下一地苦涩。

他从濑名身边离开,那人被拉长的影子逐渐消失在游木视野里,他低着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难过。

 

那个为了“搞清楚泉桑目的”而编写的软件,每天都在孜孜不倦地汇报着濑名泉的动向,游木却不太想看了。情报收集得越多,他就越参不透对方建立情报网的意图。游木意识到,即使有情报网,有他这个可以汇报最精准信息的情报员,濑名也并不会频频参照情报行动。其实,他更多时间和心思都花在别的地方——虽说本来就该如此——比如放学后去摄影棚工作,回来路上顺手帮一个梦之咲普通科女生解了围,情人节屡屡被叫出去接受本命巧克力,和队友逛逛护肤店,跟同班同学去电玩城打发时间……

濑名泉自己的生活和他对游木真的执着像是完全割裂开的,他可以一边用情报网密切关注游木动向,一边又像最完美理想的偶像高中生那样生活。游木发现,其实不面对自己的时候,濑名泉也不总是那么毒舌,也会面带微笑地主动帮助后辈;对陷入困境的人无法坐视不管,哪怕对方在前一天还在校门口纠缠着要和他交往;对队友更是没话说,以游木对濑名的了解,他深知濑名非常重视Knights的成员们,虽然嘴上经常抱怨连连,却也很珍惜和他们共处的时光。

游木坐在电脑前,软件煞白的底色泛着刺眼的光,照得他眼睛酸涩生疼。他突然觉得很烦躁,又莫名难过。濑名虽然关注着他的动向,口口声声说着莫名其妙的肉麻告白,却也没有他说得那样非自己不可。既然和其他人相处时看起来更满足和开心,那为什么又要执着于这个曾经背叛逃避过的自己?

他关掉了软件,把自己扔到床上。如果濑名无需执着于他,那为何自己不仅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有种窒息感。他想起之前偶然看见濑名主动为后辈提出援手,热情洋溢笑容灿烂,他无意识地咬紧下唇,心里焦躁不安。

那些人都是被他外表骗了,游木心想,没人会知道他是个会雇佣情报网搜集别人信息的人,除了我……

大家根本都不够了解他。

 

-TBC-

评论(10)
热度(27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