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Love is Magic(上)

#《按照剧本现在我们应该接吻?》中骑士贤者paro的补魔车,时间线在(27)中离开雪原之后

#虽然没正式开车但先放一下预备车库 → AO3石墨(下)

以上,祝阅读愉快w


Love is Magic

 

濑名泉花了一番功夫,才用剑柄撬开了房门的铁锁。红锈和青苔几乎让锁与木门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因为魔力罗盘的指引,他们恐怕早已错过这难得的避难所。

魔物的怪叫声仍在密林上空回荡,若再被它们发现的话又免不了一场恶战,可骑士与魔法师都无力应付更多敌人了。尽管游木尚存一些魔力,但与其施法到怪物身上,他更想快点用来治愈濑名。

久无人居的空屋弥漫着阴湿腐朽的味道,游木用魔法点亮了摇摇欲坠的吊灯,狭小的房间总算有了点烟火气。

濑名将外套铺在旧床上,褴褛的骑士袍上尽是血迹,就连祝福符文都变得微弱起来,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魔法师总会修复它。只是,比起衣袍,骑士本人更需要修补治愈。

游木一脸凝重地示意濑名平躺,闭上眼开始漫长的吟唱。为了不牵扯伤口,濑名只能目不斜视地盯着天花板,墨绿色的横梁上涤荡着难以察觉的波纹,那是游木的魔法罩。每当二人寻找到落脚点,他都会施放保护屏障,为了减轻过度警觉的濑名的负担。通常,游木的保护罩都像他本人一样低调,除非刻意找寻,才会发现施法的痕迹。只是,对于早已习惯了游木魔法的骑士来说,无论多么细小的法术,他都能轻松察觉。

也许就像那位年迈族长所说,这是维系着他和游君的魔法石赐予自己的宝贵馈赠吧。

洁白的圣光落在濑名身上,埋在胸口的宝石有所感应般共振着,和暖的魔力从心口流向四肢百骸,那是他最熟悉的、带着游君温柔气息的治愈魔法。

修复过程很快就结束了,濑名起身,想给辛劳的魔法师腾出休息的位置,不料游木身形不稳,忽然栽进他怀里。

“游君?!怎么了,消耗过度吗?”濑名慌忙把游木抱到床上,魔法师的脸色有些苍白,恐怕方才的魔法透支了他太多精力。

“没关系……”游木笑容释怀,好像治愈了濑名才是他唯一要做的,自己精疲力竭根本不算什么,“濑名先生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我又没有受伤。最近的魔物比较难缠,所以消耗有点多,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啦。”

“如果我足够强,游君也不必这么辛苦……”

“才没那回事,”魔法师睁大了圆圆的眼睛,“濑名先生明明超厉害,英勇善战、可靠又细心,能和濑名先生搭档是我的幸运。”

或许是魔法师的赞美太过直白又过于真挚,反而让骑士有些不好意思了。濑名坐在床榻,转移注意般望着浮动在空气中的魔法,突然问道:

“游君这次透支太多,只睡一晚足够恢复吗?”

游木下意识地想说没问题,可再看看濑名担忧又凝重的神情,他忽然明白,倘若为了一时的安心而撒谎,只会让两人陷入更艰难的困战。

“好好睡一觉的话,还是能恢复一些的。”

“一些是多少?”

游木逃避地躲开濑名的目光,不过他知道即使闭上眼,他也无法对那双眼睛的主人说谎了。

“休息得好的话,一半、不,三分之二应该没问题的。”

“真的?”濑名狐疑地看着魔法师,尽管这不是他的专长,但陪伴游木这么久,自己又是对方的魔力来源,他也多少摸清了游木恢复魔力的速度。即使按照以往情况,睡一晚也只能回复大半精力,更何况这次都透支体力了,肯定没当事人自己说得那么乐观。

“我现在,已经是游君的魔法石了吧?”

游木愣愣地点头,他隐约从对方神色中读出了什么,电光石火间他想起古老传说中的情侣,脸不由地泛起红来。

“魔法师向自己的魔力来源索要东西是天经地义吧?”

濑名压低身子。两人间的距离被缩短,游木几乎能听到不争气的心跳在胸腔愈来愈烈。

“理、理论上是这样……”

“所以游君不要感到难堪,坦率地向我索取就好了。”濑名俯下身,手悄无声息地摸上游木的手背,在后者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将手指插入指缝,像在慢慢逼近他、围困他,让魔法师无处遁逃,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提议。

“亲吻也好,或者其他什么都好,不客气地对我索求吧,”濑名的语气坚定,眼神却透着恳求的意味,“游君不要总是自己强撑着,多依赖一下我啊。”

游木垂下目光,他的右手还被濑名紧握着,背后就是冰冷的墙壁,面前只剩下深情的骑士,视线遮遮掩掩地在两人的缝隙间徘徊,迟迟不肯正视对方。他知道濑名暗示的是什么,昔日听过的传说也隐晦地讲述过公主与骑士如何补魔,但那也是因为双方心意相通,可他和濑名呢?诚然,听到对方主动的要求时,内心的惊喜雀跃是真实的,可濑名也是同样心情吗,还是仅仅因为这是他的职责,他只是在履行自己充能的义务?

他想起从巨人雪原逃脱时那个劫后余生的吻,至今回忆起来仍令游木悸动不已。可与其说那是互表心意的仪式,更像是确认约定的承诺,彼时他们情绪都太不稳定了,况且,在那之后,谁都没有主动提起过,好像一旦开口,那个约定就会破碎似的。

“亲吻就可以,”片刻沉默之后,游木轻声说,“濑名先生为我做得够多了。”不能为了一己私欲索取更多。

濑名依旧握住他的手,指尖蜷缩在掌心,缓慢描摹着掌纹,像在动摇他不坚定的意志。游木抿着嘴,抵抗濑名沉默的请求,终于,他听见对方轻声叹气。

“那就先从亲吻开始吧。”

 

(kiss走外链 → AO3石墨


“差、差不多了……”游木总算让自己从过分甜腻的亲吻中挣脱出来,他气息凌乱地做着结束词,慌忙把敞开的衣服拢在身前,避免濑名的手继续肆意横行,以消损他的意志为代价来补给魔力。

这真是沉痛的等价交换,他总算有点理解“失去自我”的副作用了。游木红着脸支起身子,用手背抹去残存在嘴角的唾液。他头一次经历这样激烈的接吻,连唇瓣都有点肿了,舌头更是尽兴过后的酸涩,口中还残留着那股意犹未尽的甜味。

尽管游木做出后撤的姿态,濑名却维持着撑在他上方的姿势,甚至还变本加厉地逼近了几寸,双手倚在他头颅的两侧,魔法师再次被困住了。

“恢复得怎么样?”

“足够了……”出于魔法石的诱导因素,游木不敢多看濑名一眼,生怕渴求魔力的自己把控不住向对方索吻。他的视线下移,停在骑士系得一丝不苟领带上,那里用魔法绣着鸢尾花的图腾,即使在黑暗中也会散发圣洁的光辉。

如果在平时,游木只会憧憬地观察那朵图标,研究封印在其中的高阶法术,正直单纯,毫无奇怪念头。

而此刻,一下子灌入大量魔力的自己,脑袋像被酒精泡过一样酩酊大醉,思绪歪七扭八地漫游着,什么研究法术都抛诸脑后。他只想知道在这层领带之下,属于他的“魔法石”先生,是否也有同等圣洁的高贵法术,可以补满他枯竭的魔力,抚慰他长久的不安……回应他迫切又怯于表露的心声。

“真的吗?”

“嗯。”

濑名似乎对他的话毫不怀疑,这让游木有些歉疚,可他也实在难以启齿,我的魔力还差很多可以继续向濑名先生索取吗,这种厚颜的话他哪里说得出口。

毕竟,亲吻之上的索取,对给予者来说是莫大的精力负担。濑名才大伤初愈,他又怎能得寸进尺。

“那就早点休息吧,”濑名摸了摸游木的脸颊,替他把歪斜的眼镜摆正,“外面聚集了大量魔物,没有充沛的精力可无法突破重围。”

“……”

濑名的话让游木陷入挣扎,他深知,这层保护屏障之外是怎样艰辛的战场,如果自己没有充分准备,只会让两人陷入苦战,濑名也会更加辛苦,比起补魔,难道让对方重伤累累更好吗?

当然不会。

濑名只当游木是默认,便从他上方退开。忽然,他的衣袖被人拽住了。

“为了确保顺利突围,我、我想或许应该储备更多魔力……”游木飞快说着,视线钉在床上:“所以,濑名先生介意再给予我一些魔力吗?”

“求之不得,”像是听到了期待已久的问话,濑名的声线都变得轻快起来,“能被游君需要是我的荣幸。”

他再度靠近魔法师,似乎准备下一轮亲吻,可游木却迟疑地用手阻止了骑士的继续。

“据、据说还有一种补魔方式,比亲吻更有效……”游木像是被丢进滚烫开水里似的,裸露的肌肤都泛起红色:

“我们不妨……试试这个吧?”

 

评论(8)
热度(11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