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晃】无名之约(上)

#答应 @夜光仓库 的俺零,很多po主个人理解,走偏预警,食用请务必留意

#时间线在节分之后情人节之前,晚点可能会补一点后记,po主自己对两人的理解,不必在意

以上,祝阅读愉快w



无名之约

 

【1】

大神晃牙怀疑自己可能没睡醒。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想确认面前的一切都真实存在。轻音教室的窗户半开着,偶有早樱的花瓣吹进来,落在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古朴棺材上。

棺盖上坐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似乎对自己所处地方有些疑惑。他一侧头发向后梳起,额前古怪的环状刘海圈住了猩红的眸子,校服衬衫有点皱,领口被扯得很开,显然其主人并没耐心打理。

大神推门的声音惊动了他,男人转过头,那是大神再熟悉不过的朔间零的脸。

确切说,是一年前叱咤风云桀骜不驯的朔间零的脸。

大神晃牙冷静地告诉自己,这大概只是那个吸血鬼混蛋心血来潮让他奇人朋友新做的发型,毕竟即将要进行的情人节演唱会还欠缺点新鲜刺激,就算老年人也有尝试新东西的权利。

大神觉得这个解释很合理,如果忽略了朔间零不耐烦的大爷表情的话,会更合理。

“干嘛突然要换发型啊吸血鬼混蛋?”

“大清早就好吵啊,找本大爷有什么事,晃牙?”

大神的表情明显动摇了一瞬,他难以置信地瞪着朔间零,后者正嫌恶地把棺材里的番茄形抱枕丢开。

“你连记忆也跟发型一起倒退了吗?今天有情人节Live彩排。”

“情人节?”朔间零挑眉:“DEADMANS可不会接这种活儿。”

“喂,cos差不多就够了吧?”大神已经有点不耐烦了,难不成朔间零和他那些奇人朋友们聚餐落下了后遗症:“现在我们是UNDEAD了,记忆堪忧的老——”

话音未落,大神被朔间零利刃般锋锐的视线钉在原地,吐槽的尾音戛然而止。他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不是对方入戏太深,此刻这个朔间零都和一年前一模一样。

“UNDEAD?什么新组合么。”

 

 

[0]

朔间零一觉睡得昏昏沉沉。

他最近睡眠都不太好,昨晚出席奇人朋友的聚餐时也抱怨过。日日树涉慷慨地送给他一个番茄形状的柔软枕头,声称这个用料特殊的枕头对头痛失眠的人有奇效。

当晚朔间零就兴高采烈地用了,的确没失眠,醒来的时候头也不太疼了,却像被塞进胶囊座舱里连续坐了八小时太空失重体验,头晕目眩。打开棺材盖看到学生会会长室的时候,朔间零开始怀疑自己低血糖出现了幻觉。

有人礼貌地敲了敲门,停顿片刻后试探地问道:“朔间前辈?”

今天小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拘谨稚嫩,朔间零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是到这个时候了吗。

“进来吧,吾辈已经醒了。”

大神晃牙从门后钻出来,他头发剪得短短的,零碎的发梢不老实地翘着,个头似乎比印象中的还矮小一些。看清朔间零的模样,大神呆住了。

“这个场景真让人怀念呢,不由想起吾辈还做会长的时候。”

“朔间前辈?”大神迟疑道:“是你没错吧?”

“当然,小狗能否拿些吃的来,吾辈需要补充点体力。”

“……”抗拒的沉默之后,大神还是起身离开。尽管这个疑似朔间零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异样,还带着古怪的口癖,但他仍旧忍不住替对方买番茄汁和面包,只因为那人有着和朔间前辈一样的脸。

虽然这人来路不明,但他霸占了朔间前辈的棺材和办公室,大神自然不能任由他跑路了,得回去继续看着才行。他如是想着,坚定地一路小跑回会长室。

再次推门而入时,朔间零正坐在老板椅里,两条大长腿舒展地搭在写字桌上,戴着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黑框眼镜,兴致盎然地翻阅什么。

“哦,很快啊,谢谢你小狗,还记得买饮料回来,真是好孩子。”朔间零的语气像极了要给孙子发小红花的老爷爷。

大神警惕地看着他。

“你不是朔间前辈吧?”

“即使心怀疑惑,仍依照吾辈意思办事。果然从以前开始汝就是忠犬呢。”

大神几乎秒拒:“我可没相信你。”

朔间零敛去笑意,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一瞬间大神几乎要推翻自己的话了。

“那吾辈是谁,要来确认吗?”

 

 

【1】

“居然有这种事,难不成是朔间桑穿越了……”羽风薰在彩排现场接到大神电话,他看了看乱作一团的后台,顿感心累,“怎么朔间桑都掉链子了。”

“我看他没准是装傻失忆,让本大爷揍他一顿就恢复了!”大神晃牙一想道自己方才居然会没出息地心动发怔,就忍不住恼羞成怒。

“冷静点,那可是朔间桑,再怎么想都是你吃亏,”羽风淡定地无视了听筒里传来的咆哮,继续道,“总之,你先陪着他,我打听一下,想想办法。”

大神回到轻音教室,不料朔间零已经不见踪影。所幸他嗅觉灵敏,迅速确认了对方去向。朔间零没走远,刚绕到楼下音乐教室外的廊道。

“喂!别乱跑啊吸血鬼混蛋!”

“你今天真的很吵,”朔间零不快地咋舌,“到底有什么事?”

“……你真没在装傻?”大神气势汹汹冲过去,却被朔间零耳垂上的蝙蝠形耳钉吸引了注意。

那对造型独特的耳钉,当年朔间零给了大神一个,他自己那只却在出国时丢了。眼下属于朔间的那枚竟好端端地咬在主人耳朵上,难道他真的是一年前的朔间零?

沉睡在脑海深处的某段离奇回忆开始蠢蠢欲动,大神隐约想起了什么。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朔间零不耐烦地捏住他下巴,迫使他仰起脸和自己对视。

“我说你,‘混蛋’‘混蛋’的叫得很起劲啊,不过是允许你进了组合,就不把本大爷放眼里了么。”

大神一愣,瞳孔收缩,一种久违的战栗感如电流贯穿全身,他下意识说道:“朔间前辈。”

“啊,是朔间前辈和大神前辈!”

“喂,日向君,这种时候假装路过就好了吧。”

只听身后一左一右的声音大神就知道,是轻音部两个神出鬼没的后辈。朔间零被自来熟的葵双子搞得有点茫然,而善于读气氛的两人已察觉情况有点异常,打了个招呼便告辞。

“顺便一提,今天的朔间前辈造型很cool哦!”

葵裕太无奈地看看连蹦带跳跑远的哥哥,特意朝前辈们道了歉,才匆匆离开。

朔间零目送两个少年的背影,皱眉道:“一年级有这样的双胞胎么?”

大神心想,羽风薰那句开玩笑的猜测恐怕是真的了。

 

 

[0]

大神晃牙站在会长室门口,戒备地盯着座位里的男人。刚才有一瞬间他几乎要相信对方就是他憧憬的朔间前辈,可隐隐又觉得哪里不一样,让他不肯靠近,不愿承认。

朔间零倒是不在乎被一双不友善的视线锁定。他慢条斯理地吃完早餐,十指交错,说道:“小狗来找吾辈,是想问演出变动的事吧。”

被说中心思的大神一愣,警惕道:“那是朔间前辈临时才告诉我的,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刚好是‘这个时期’吧,”朔间零用手指弹了弹桌上的台历,“中二病的队长不屑于准备温馨的圣诞节活动,而选择了校外的rockfes。可惜没记错的话,这个提议要被莲巳君强烈反对的。”

大神顿时激动起来:“反对又怎样!这场比赛我们一定要参加,而且会得第一!”

朔间零笑了:“初出茅庐却已是血气方刚的野兽了,不过校外都是卧虎藏龙的强队,尚处于磨合期的DEADMANS还很弱小。”

更何况也不是一心同体的组合。

大神对朔间零的消极态度很是不满:“哼,那是他们没见识过朔间前辈的实力,一旦看了前辈的演出,那些家伙绝对会心服口服地认输!”

“被小狗这样热情洋溢地赞美,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连吾辈都有些不好意思呢,”朔间零有些怀念,似笑非笑,“不过,不要对这位前辈抱有期望比较好。”

 他始终记得一年前大神晃牙对Rock Festival翘首以盼,每天排练都摩拳擦掌兴奋不已。朔间零没告诉眼前仍一无所知的后辈,他们根本没有参加比赛,其实就连DEADMANS本身也不过昙花一现,还没来得及选定专属练习室就匆匆解散了。

作为唯一的后辈,大神被排除在真相之外,他甚至都没等到朔间零的一句解释,那人就一声不吭地出国了。

那不能算一段特别愉快的回忆,朔间零皱眉,差点要忘记了站在他面前的大神还是当初那个绝对捍卫前辈名誉的过激粉。

“别以为和朔间前辈长了一样的脸就能随便说他坏话,“憧憬对象贬低显然惹怒了大神,”朔间前辈和你不同,比你这种消极胆小的温吞老头子要好一万倍!”

“汝已被憧憬蒙蔽了双眼,不辨是非了,”朔间零起身,他本就比大神高,此刻更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即使不肯承认,不久之后他就会变成‘吾辈’这样。你崇拜的朔间前辈迟早会让你失望透顶。”

 “如果他真的堕落成你这种畏缩寡断的家伙,我就把他从失败里拉出来,然后打醒他。无论要花多久,我都会等他重振旗鼓,”大神骄傲地扬起下巴,“不过这些话都是多余的,因为他根本不会变成你这样!”

 朔间零沉默,一时房间里只有挂钟走秒的声响,他望着尚显稚嫩却极力摆出高傲架势的后辈,轻笑起来。

“突然有点羡慕这个时候的自己啊。”

 

 

【1】

羽风薰再次来电时一反漫不经心的腔调,颇为苦恼地说:“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别啰嗦了,快说!”

“好吧,我遇见了日日树君,他说一切都是什么番茄抱枕的魔法。”

大神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趴在棺材沿儿上摇摇欲坠的枕头。

“朔间桑确实穿越了,和过去某个时间点的他自己互换了。”

果然如此,大神也想起来了,一年前秋末冬初的某天,正在准备摇滚音乐节的自己遇见一个酷似朔间零性格却大相径庭的奇怪家伙,当时他只觉得对方神神道道满嘴听不懂的言论,还贬低朔间前辈,所以他对那人没什么好感。

“这个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算是坏消息,不过……”羽风薰刻意压低嗓音说了什么,大神一愣,威胁般从喉咙里挤出对方名字。

“冷静点儿小狗君。真正的好消息是,只要让他再枕着番茄枕睡一觉就能恢复了。当然,这种重任还是你来比较好。”吊儿郎当的前辈熟练地推托了全部责任。

大神收了线,问正在教学楼道里四处转悠的朔间零:“喂,你困吗?”

朔间停下来,半眯着眼睛打量他:“你今天很反常,态度奇怪还欲言又止。看你样子,是知道点什么吧?”

大神几乎快遗忘的那种压迫感卷土重来,他不由有点紧张。毕竟,时空穿越这种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告诉属于过去的人。

朔间零见他不肯回答,便曲起手指叩了叩公告牌,那里贴着UNDEAD的情人节宣传海报,上面的朔间零身着深色礼服,绰有余裕地朝镜头微笑,手捧玫瑰花束,娇艳欲滴的花瓣和他眸子一样嫣红夺目,旁边还有花体字印着他的名字。平心而论,是很吸引眼球的海报。

不过一年前的朔间零对此嗤之以鼻,大概难以置信有着这种糟糕品味还参与情人节活动的家伙和自己同名同姓同一张脸。

“突然冒出来的后辈,没见过的新组合,二月份的日历,还有这种只为取悦观众的演出。就没什么要和本大爷解释的么,晃牙?”

大神心中一松,点了点头,至少他不必绞尽脑汁扯谎隐瞒了,坦白说他真的不喜欢那样,尤其对方还是朔间零。

 

听完大神的解释,两人又回到了轻音教室。这房间并不算小,只是断断续续塞了很多闲置的乐器和道具,中央还有一口棺材,所以显得相当拥挤。

朔间零走到那口棺材旁边,若有所思地掀起棺盖,观察属于未来自己的重要居所。

狭长的空间里零散地布置些许装饰,比他的那口棺材要有生活气,笔记本电脑旁边甚至打造了个放置马克杯的暗格。想不到未来的自己如此堕落,朔间零嫌弃地揪出一个柔软的番茄形状枕头,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一切事故的罪魁祸首。

“我再睡一觉就能回去了?”朔间零把抱枕翻来覆去地摆弄,狐疑道。

“据说是这样。”其实大神也觉得日日树的法子很扯,不过,穿越这种更扯的事儿都发生过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朔间零把枕头丢回棺材,顺势坐在半开的盖子上。他似乎并不排斥这个提议——至少没有立刻扭头走人——这让大神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有点小失落。

羽风薰故作神秘跟他低语的那句话在大神脑海里阴魂不散。

“……不过,能在和过去的朔间桑重逢,对小狗来说也是好消息吧?”

大神无法对羽风的调侃矢口否认。他不是没怀念过从前意气风发唯我独尊的朔间前辈。尽管他始终相信那人现在只是把锋芒暂时收进了懒洋洋的壳里,也习惯了对方故作老态龙钟的腔调,可昔日朔间零的突然出现就像一簇火,顷刻间把他堆砌的平静烧得精光,真实的念头暴露无遗。

他确实是想再见见“朔间前辈”的。

就在他走神的空当,被偷偷思念的当事人突然倾身,修长的食指扣住大神系得松垮的领带,轻轻一扯,大神一个踉跄,险些栽到朔间身上。

“怎么,不舍得本大爷走?”

大神愣愣地望着那对近在咫尺血红色眼瞳,那之中的炽热火焰烧尽了隐藏他心思的掩体,现在又快要把他的脸给灼伤了。

大神觉得,这样的姿势再维持一秒他都要窒息了,或者直接被自己骤然飙升的体温烫死。

朔间零毫无自觉,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后辈,冰凉的指尖划过大神别着银钉的耳垂,后者打了个冷颤。

“那个耳钉和我的同款。不过我这个是去那不勒斯的时候朋友特意打造的,理应独一无二。你是怎么搞到的?”

大神喉头滚动,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似得大吼道:“和你无关!放开我你这家伙!”

“我以前就在想,作为后辈,你是不是对我关注过头了?”

“别自我意识过剩了,吸血鬼混蛋!”大神总算挣脱了朔间的桎梏,慌忙扯了扯被勒紧的领带。朔间零撑着下巴,不置可否地注视着一切。

“看样子,就算一年后你还待在我身边,甚至还加入了新的——不记得什么名字的组合——在我做了那些之后。你是笨蛋吗?”

 大神被刺痛般绷紧了身子。

“如果你想说解散组合然后丢下烂摊子不辞而别之类的,那你还是太小瞧本大爷了。”

大神明白,当初的朔间零根本没把还很弱小的自己放在眼里,那人也不会知道他被获准加入DEADMANS时有多么欣喜若狂。

他拼尽全力争取了待在朔间前辈身边的位置,可对方甚至不屑在原地逗留。那人可以轻松飞到又高又遥远的地方,而自己只能不断追逐那个影子,才不至于被甩得太远。

也许对昔日的朔间零来说他还只是个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学弟,不过,现在的自己至少不再那么狼狈。有朝一日——也许在毕业的时候——他会变得足够强大,强得可以击败朔间零,可以和对方比肩,而不仅仅是追随他的背影。



-TBC-





评论(9)
热度(17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