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黑猫物语(短篇完结)

#韩叶均拟猫化,食用请留意

#灵感源于一首关于两只小猫的卖萌曲,链接请走→ 嗚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あう】

#迟到的猫咪日的贺文,祝阅读愉快w

(有些注解后记请见END后)


黑猫物语


01

韩文清是一只黑猫。

这清新文艺的名字是由他上一任主人起的,那位嗜猫如命的老婆婆给每只幼崽都起了名儿,韩文清这一批恰好轮到文字辈,他又是通体如墨,于是老人起了“文清”,希望他日后成为清灭浊物、驱恶辟邪的好猫。

如今韩文清已经十一个月大了,正如老婆婆所期许的那样,他长成了一只正气凛然霸气十足的黑猫,随便去街区走一圈,都像是巡场视察般,令众野猫禁不住夹道跪拜——尽管他是只养尊处优的家猫。

不过韩文清外出的次数并不多,更多时间他还是待在房子里,天气好了就去阳台晒晒太阳,阴雨天就卧在猫窝里闭目养神。

韩文清鲜少出门的原因是他的主人,那是个年轻的见习厨师,每天早出晚归,忙忙碌碌却只有入不敷出的微薄薪水。有一次房东气势汹汹来催房租了,那好脾气的年轻人手足无措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韩文清突然从他脚边窜出来,压低身子,尾巴平伸,眯着眼瞪着来者,最后,竟把那房东给吓跑了。

在那之后韩文清就当仁不让地成了公寓和主人的守卫者,任何妄图从这间公寓揩油占便宜的生物都会被他教训地落花流水。

因此,当他在阳台上撞见一只野猫在偷鱼时,心下的愤怒不言而喻。

 

那是跟平常别无二致的午后,阳光充足而温暖,韩文清踱到阳台准备晒个太阳,却赫然发现一只陌生的虎斑猫站在阳台角落,嘴里叼着条腌制的咸鱼,翘着屁股准备往护栏上跳。

黑猫的瞳孔瞬间收缩,那是他主人昨天刚完成的特制腌鱼,专门给猫筹备的粮食,结果,这辛苦的劳作成功竟被这样一个野猫随随便便给偷了?

做梦!

瞬间化身咸鱼捍卫者的韩文清发出警告的低吼,身子已跃出去,朝着那虎斑猫的屁股狠狠就是一爪子。

那野猫倒也不是等闲之辈,虽背对着韩文清,却已意识到危险来临,敏捷地扭动身躯,借着栏杆从角落里逃开。不过韩文清那一爪力道十足,野猫虽避开了重击,却也只是堪堪擦过,皮毛还是被挠了一下。

“有话好好说,怎么上来就打猫呢!”

因为叼着鱼,虎斑猫的话含糊不清,他不待韩文清回身就已窜上护栏,占据了制高点后,这才将那黑猫打量了一番。

“把鱼放下。”

韩文清压低前身,眼神凶狠地瞪着上方的虎斑猫。方才的交手让他意识到这家伙灵敏度极高,随便冲上去很可能被他抓了时机溜走。而阳台护栏虽然高,但不是野猫逃跑的理想地点。公寓在四楼,从护栏上直接跳下去纵是猫咪也不会轻易尝试,这虎斑猫大概是借助隔壁阳台一点点跳上来的,离开自然也要原路返回。于是韩文清不急于进攻,而是用身躯断了那家伙的退路。

虎斑猫还真把鱼放下了——然后用爪子摁住。他注意到黑猫的意图,却不慌张,从容不迫地说,就一条鱼的事儿,家猫何苦难为野猫呢对吧。

“这家的东西你休想动。”韩文清不是没见过街巷里的流浪猫,也知道对没有庇护所的猫而言,除了翻垃圾桶吃残羹剩饭,就只有冒险到人类家里偷腥。

但这个家里的东西,那个青年辛苦做出来的鱼,韩文清不容许有猫随便就窃走。

栏杆上的虎斑猫眨眨眼,歪着脑袋反反复复打量韩文清:“你属性不太对啊,这么忠犬?”

“闭嘴!”

韩文清露出尖锐的牙,弓起了身子,一触即发的危险状态。

“别这么凶啊,”虎斑猫无奈地望着黑猫,后者的利爪都冒出来了,“咱和平解决行不?鱼我不白拿,回头还你点儿好东西就是了。”

韩文清不是个疑神疑鬼的猫,但看着眼前这吊儿郎当神情散漫的家伙,他还真无法相信对方的承诺。万一这只是路过的流浪猫,偷了腥就跑,到时候上哪儿找猫算账去?

“废话少说,猫可以走,鱼留下。”

“啧,你这猫怎么这么固执呢。”

“或者你也别想跑。”

话音未落,韩文清已纵身跃上栏杆,这次目标明确,不是那只虎斑猫,而是他爪子下面的咸鱼,不管怎样,把鱼先扣住才是重中之重,至于那猫,回头再收拾。

虎斑猫爪子施力,在韩文清的前爪抓过来之前将那咸鱼推了出去,鱼沿着栏杆滑出半尺远,黑猫扑了个空,便在半途转而去攻击虎斑猫。

“你不是要鱼么抓我干嘛!”

虎斑猫朝后跳,看着韩文清锐利的前爪心有余悸,“家猫真没诚信!”

嘴上抱怨得厉害,那只银斑野猫却一点儿不慌乱,在窄窄的护栏敏捷地跳跃着,如履平地,韩文清也不甘示弱,步步紧逼,几乎把他挤到了护栏尽头。

“不错啊,挺大胆的。”

虎斑猫抖了抖耳朵,尾巴尖轻微地摆动着。他见过不少家猫,个个都被伺候得跟少爷公主一样,身娇肉贵,从桌子上跳下来都得酝酿半天,猫原有的野性已经退化得所剩无几,只能依赖人类的庇护生存。

而眼前这只黑猫,不仅样貌气质都凶神恶煞,透着一股尚未泯灭的野性,行为举止也同样直白大胆。这咄咄逼人的气势,甚至比一些野猫还更胜一筹。

挺有趣的家伙。

“敢来这里偷鱼,你也挺胆大。”

韩文清回敬一句,极缓慢地向前迈步,身子压得很低,像是随时会扑上来一般。

“说了不白拿,等价交换,你怎么就不讲道理呢。”

虎斑猫叹气,显然这只家猫不崇尚和平主义,商谈破裂,只能武力解决了。

真遗憾。他心想,突然向后缩了一步,原地转身,长长的尾巴呼啦一下扫到黑猫的脸上。

韩文清没料到这家伙竟玩这种突袭,下意识地偏过脑袋,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踩在自己背上,下一秒他就看到那根扰乱自己视线的斑纹尾巴从头顶划过。

沦为跳板的韩文清伸出爪子,狠狠抓住虎斑猫的后腿,冲力连带着他向后栽,他也咬着牙不放开。

失去平衡的两只猫重重摔在栏杆上,所幸虎斑猫反应快,前爪抱住护栏才避免脚滑摔下去,而那百般阻挠他的黑猫,仍死死抱着他的腿不肯松爪。

“…喂。”

“……”

“你就这么喜欢我的腿啊?”趴在凉凉的栏杆上,虎斑猫觉得肚皮都变冷了,“还不放开?”

韩文清被他说得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活了十几个月了,还从未这样零距离地跟别的猫接触,更没有抱着对方的腿趴在人家身上。

最关键的是,对方还是只公猫。

“来这儿偷东西,就得受罚。”

所幸虎斑猫看不到他的脸,韩文清虽尴尬,回答依旧义正言辞。

“刚才鱼掉下去了,我也没得到,你就先松开成不?”

韩文清朝阳台外望了望,绿茵茵的矮灌木,那么丁点大的鱼掉进去,自然是看不到了。

他转而看看面前那颗银黑斑纹相间的脑袋,思忖片刻,一爪子拍在对方后腿根儿上。

“行了,下不为例。”

虎斑猫无语地扭头看他,这回连吐槽抱怨的心情都没了。

 

 

02

过了两天,那只虎斑猫又出现在阳台。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偷鱼的迹象——起码在韩文清看到的时候还没有。银斑猫只是老神在在地卧在栏杆,眯着眼晒太阳,旁边放了个鼓鼓的白色塑料袋。

“老黑来晒太阳啦?”

看到韩文清出来,虎斑猫自来熟地打起了招呼。韩文清本就纯黑的脸又变得有些阴,他说,谁叫老黑?

“难道在叫我吗,”虎斑猫一副答案显而易见的表情,“你长了一张叫老黑的脸啊。”

“我叫韩文清。”黑猫看他那垂在半空晃荡来晃荡去的尾巴,很想一爪子掐上去。

“我去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儿…”虎斑猫咋舌,“你叫我叶修就行。”

“你来干嘛?”

“给你送好东西来了,不欢迎?”叶修拍了拍那个塑料袋子,“把这个给你家那个人类,保证他喜欢。”

“你送东西干什么?”韩文清警惕地瞪着他。

“礼尚往来嘛。”

“你果然又偷鱼了?”

“都说不是偷,就之前掉灌木里的那条被我找着了,”叶修自动屏蔽韩文清投射过来的凶狠视线,晃晃前爪,“不要在意细节。我这次是来送礼的。”

韩文清也跳上护栏,伸出爪子戳了戳那袋不明物体,问叶修,这什么玩意儿。

“香菇,人类喜欢用这个做菜。”叶修挺得意地扒拉开塑料袋的口,给韩文清看袋子里的庐山真面目。

韩文清没见过这圆乎乎的褐色东西,不由得怀疑问道:“为什么送这个?”

“那个人应该挺会做饭吧,鱼也是自己腌的,味道不错呢。这可是好东西,人类爱吃。”

韩文清沉默,他平日也会不时送给自家主人一些猎物作为礼物,譬如蚱蜢和麻雀之类的,猫送人蘑菇他还是第一次见。

“我凭什么信你?”

叶修一爪盖在塑料袋上,豪气万丈地说,他要不喜欢就退货,鱼我也不来吃了。

“你还想吃?”黑猫眯起了眼。

叶修探出舌尖舔了舔上唇,诚实地说,我吃过这么多户人家的咸鱼,这家的真心不错。再说,我会回礼嘛。

 

 

最后叶修真的就把那一袋子叫做香菇的玩意儿留在了阳台上。韩文清虽满腹狐疑,却还是默默守着那塑料袋,直到见习厨师下班回家。

那年轻人看到袋子里满满的香菇时喜上眉梢,使劲摸了摸蹲在一旁的韩文清的脑袋,说:“你这次居然会送我香菇?小韩你果然是只超级聪明的好猫!”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韩文清不得不承认叶修这次是对的。因为那青年看到香菇时的喜悦反应,比以往收到麻雀蚱蜢之流要大得多。

那日之后,叶修也有了名正言顺来韩文清家拿咸鱼的资格,来了几趟后,这家伙已经对阳台相当熟悉,有事没事都会跑来趴在栏杆上懒洋洋地晒太阳了。

每次韩文清走上阳台,看到一条银黑斑纹的尾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知道又有人鸠占鹊巢,抢了他绝佳的日光浴位置。不过栏杆那么长,阳台那么大,犯不着跟这家伙计较,还浪费时间,于是宽宏大量的韩文清跳到叶修旁边卧下来,两只猫并排眯着眼,一块儿享受富足温暖的阳光。

 

 

03

自从跟韩文清在阳台不打不相识之后,叶修来他家串门的次数频繁而固定,但有时虎斑猫也会持续五六天不露面。这种时候韩文清会意识到,这家伙还是只野猫,出现与消失都是同样的突兀且寻常,也许未来某日叶修会彻底杳无音讯,就如曾经他忽然跳到阳台上偷鱼那般毫无征兆。

有时叶修也会半开玩笑地问他,老韩,要不要离家出走跟着哥混?

韩文清乜斜他,说你自己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

叶修却并不在意,说有得吃就成了,这跟自由比起来可不足一提呢。

韩文清沉默。虎斑猫也不多说,只是无声注视着黑猫,眼睛眯起再睁大。

 

作为一只生活安逸平和的家猫,韩文清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人类攻击,直到他认识了叶修。

与韩文清不同,叶修的生活自在随性,却也同样暗含危险。只是这猫机敏聪明,哪怕孤身一猫也能化险为夷,因此在那次意外之前,韩文清都未察觉叶修所谓自由自在的生活会如此危机四伏。

那天是周末,黑猫的主人在家,于是韩文清外出闲逛。结果路过某条小巷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熟悉的猫影——叶修正弓着背,跟眼前一个男人对峙。

人类的目的是什么韩文清并不了解,也不在乎,只是这人散发着极危险的恶意,只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起初叶修并不打算跟那人硬碰硬,只要周旋到有逃跑机会就足够了。但韩文清的突然出现迫使他不得不改变计划——这只过于勇敢的一往无前的黑猫竟突然窜出来咬了男人的手。

得到意外逃跑空隙的虎斑猫并没有抽身离开,韩文清纵是足够凶悍厉害,面对一个被惹怒了的男人还是螳臂挡车。于是两猫心照不宣地发起进攻,把那人挠了个措手不及。

然而事情终有意外,那男人本就是想捕捉虎斑猫的,手里自然有些防护武器。当他抽出一把小刀朝黑猫身上刺去的时候,黑猫想再全身而退已无可能。虎斑猫迅速转身,尖锐的利爪狠狠抓向男人的手背,那是韩文清第一次看到他露出尖爪,也是第一回深切意识到即使平常懒懒散散,叶修始终都是只凶狠危险的野猫。

刀刃到底偏了方向,没有刺中要害,皮肉之苦却是在所难免了。最终两只猫抓住时机跃上墙头,奔去安全地带,这才彻底化解了危机。

 

 

腿上的伤口不长不短,殷红的血浸湿了墨黑的皮毛,只是看着那刀口就令猫心惊胆战。而韩文清却挺镇静,弯着身子舔舔刀伤,说先回去。

两只猫此时躲在社区公园里的小树林里。叶修凑近黑猫检查对方伤势,边看边嘟囔,你看看,少挠几爪子直接跑路不就好了,啧,有点深啊。

韩文清想向后退,伤口却撕裂般得痛了一下。

“别动。”叶修沉声说着,又凑近一些,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那片刀伤。

黑猫浑身都僵硬了,腿像是被电击麻痹一样动弹不得,他甚至怀疑叶修这是不是在恶化伤情。

但很快他就放松下来,虎斑猫的舌头湿而暖,黑猫从没想过自己的皮毛被别的猫舔居然还挺舒服。他低下头,也轻轻地舔了舔对方的脑袋和耳尖。

直到鲜血不再从伤口中流出了,叶修才重新直起身舒了口气。

“成了,咱慢点儿走回去,你这伤还是看看兽医吧。”

“你看过兽医?”

本来有些不自在的韩文清发现了新的话头。他一直觉得叶修虽然是野猫,却对人类世界颇为稔熟,若不是这家伙自称野猫,仅是看那身色泽光亮的皮毛,韩文清甚至会认为他是谁家悉心喂养的虎斑猫。

“曾经被人养过,后来跑了,”叶修说得轻描淡写,“兽医太凶残了,那一针下去,啧啧,简直惨无猫道。”

“没出息。”

“…我又不是因为这个做野猫。行了得赶紧送你回去。”

 

 

04

韩文清发觉,他的主人最近心情特别好,坐在桌边看着一桌子饭菜都能自个儿笑起来,有时候还会把从身边经过的黑猫捞起来使劲儿揉毛,要不是因为那是他主人,韩文清早就一爪子糊上去了。

“思春了吧,”淡定围观的叶修漫不经心地判断,“估计过不了多久你就要有个女主人了,老韩。”

韩文清对多一个主人倒是无所谓,只是当下这年轻厨子没事儿对着空气傻笑的样子实在令他发毛,人类思春都这样?得持续多久才能结束?

若只是如此也就算了,更令韩文清头疼的是,这个坠入爱河的青年不仅在追求自己的幸福,还立志为他的家猫找到生活伴侣。因此,当叶修再次光顾他家阳台的时候,年轻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刚刚在护栏落脚的虎斑猫登时感到一阵寒气逼来,抬眼就看见有个春光满面的青年 “蹬蹬蹬”走过来,举起怀里的黑猫凑到他面前。

叶修出于习惯碰了碰韩文清的鼻尖,那年轻主人登时欣喜不已,似乎认为自己为家猫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

不过这种梦幻般的成就感,在他注意到虎斑猫的性别为雄性后,就瞬间化为齑粉。

不明所以的虎斑猫坐在阳台上,看着那情绪大起大落的青年一脸灰白地去了卧室,便问黑猫,他思春的时候情绪落差这么大?

跟他并肩坐着的韩文清倒是多少明白主人心思,只是说了句“没什么,很快就好了”。

 

然而,恋爱因子的扩散并未随着时间流逝而消退,相反,黑猫开始怀疑,自家主人才是盛产恋爱病菌的万恶源头,否则为何他迟迟不见恢复,甚至还将这破因子传染了无辜的自己?

最近韩文清与叶修的肢体接触越来越多,虎斑猫发现,这只以往沉稳不动如山的黑猫近期好像特别喜欢咬他的耳朵,甚至有一次两猫互相舔舐皮毛的时候,韩文清无意识地咬住了他的脖颈。

这怪异举动昭示着什么,叶修心知肚明,不过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顺其自然。毕竟,他虽未明说,却深知对方之于自己的特别之处。

如此想来,也算是两情相悦,挺好的不是吗。

 

 

只是,美好愉快的时光永远那么短暂。年轻的见习厨师的顺利恋情,在他邀请女友来公寓的那天受到了意外重创。

女友对猫毛严重过敏,刚踏入房门就开始哮喘。原本准备迎接未来公寓女主人的黑猫和来看热闹的虎斑猫成了真正的罪恶之源,只能无措地站在远处,看着手忙脚乱的青年带女友去了医院。

往日总会吐个槽放个嘲讽的叶修这回难得一言不发,只是安静地陪着黑猫在阳台上沉默地等待,直到日落西山,消沉失落的年轻人归来,他才消失在夜色之中。

之后那段日子有些难熬,黑猫明显感到主人的悲痛,他再没带女友来过,甚至鲜少再提及恋人的名字。有时他坐在沙发上发呆,目光落在黑猫的身上,尽是寂寞忧伤的痕迹。

叶修突如其来的道别,将那段灰暗的时光引到了最低谷。虎斑猫站在阳台护栏上,说老韩,我要去别的地方看看。

“真不一块儿走?”叶修最后一次问了那句被对方视作玩笑的话。

黑猫沉默地跳上去,仔细舔了舔对方柔顺的皮毛,才说,祝你好运。

叶修用尾巴轻轻勾上对方的,绕了个圈缠住那黑色的尾巴尖。

“容身之所不是只有一处,”他的额头碰了碰黑猫的脑门,“你适合做个野猫。”

韩文清没说话,他偏过脑袋,最后一次轻咬虎斑猫的耳尖。

 

 

05

年轻厨师的女友过敏住院后的第五个星期一,叶修离开刚好满一个月。

韩文清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好脾气的年轻厨师,以及那所生活了一年多的小公寓。他不再是拥有温暖居所和人类庇护的家猫,不再有无尽而可口的猫粮和咸鱼。他成了居无定所的野猫,每日需要为果腹而烦恼,还要提防居心叵测的陌生人类和来者不善的流浪犬。

不过每当韩文清站在屋檐上眺望旭日东升,在饱腹的午后懒散地晒个太阳,或者单枪匹马教训恃强凌弱的野猫时,他知道自己并不介意这样的生存方式,相反,如此自由随性的生活令猫着迷。

没过多久,韩文清成了那片社区当之无愧的霸主,不仅是家猫和野猫,就连其他动物也会对他忌惮三分。

黑猫的日子过得清闲而舒坦,定期巡视一下社区现况,或教训几只嚣张的野猫以杀鸡儆猴,有时也会想办法弄点香菇放在原主人的阳台上,闲暇的时候就去他专属的那片屋檐上晒晒太阳。

 

某个寻常的静谧午后,韩文清一如往常地窝在屋檐上享受温暖日光。忽然有一道影子挡在他面前,黑猫不满地睁开眼正欲训斥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却看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虎斑猫站在眼前。

“哥才多久没回来,这片地儿居然还易主了?”

韩文清眯起眼,听着那久违的懒洋洋的声音钻入耳朵,黑色的长尾巴不徐不疾地小幅度摇摆。

“你在胡说什么,”他沉声回应道,

“这里可一直是我的地盘啊,叶修。”

 

-The End- 


P.S.

- 咬耳朵和脖颈是猫咪想要交配的表现(´ ・ω・)

- 关于老韩猫:

百度百科关于黑猫的词条解释是“黑猫是辟邪的。而黑猫一般会主动的去压制不干净的存在,所以有邪气比较重的地方总有黑猫出现,因为这样世人才会误以为碰到黑猫是大凶。”

感觉老韩拟猫的话很适合黑猫w特别是看到这张简直一秒(递猫粮(喂



- 关于叶修猫,文中没明说,不过参考的是银虎斑猫。图片比较软萌,不过文中的叶修是不折不扣的野猫,更酷拽屌、更有野性w

参考图片



评论(61)
热度(83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