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零晃】只对你绽放的执着(1)

#女神异闻录系列paro,设定主要源自p3p和p4g

#主泉真,内含零晃,后续会有翠千,第一次尝试多cp,请多包涵,食用请留意

#po主流的泉和真,无大纲无框架,高概率坑(你)相关设定在文后,感谢 @不就是九块钱吗我出了 太太分享讨论的结果

#请勿转载,感谢理解

以上都没问题,祝阅读愉快w



只对你绽放的执着

 

01

游木真独自一人走在昏暗的长廊中,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是寂静空间中唯一的声响。夜幕几乎将前路吞没,他却丝毫不在意,只是专注地盯着屏幕硕大的手机,上面布满莹绿色代码和平面地图,正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飞快刷新着。

无线耳机里突然传来冰鹰北斗的声音:“三名失踪者都找到了。”

游木轻不可闻地呼了口气,神情也松懈下来:“太好了,我这就把最短返程路线发给你们。”

“阿木真厉害,隔那么远还能准确探测到失踪者。”明星昴流的语气高昂。

“没什么了不起的,”对同伴直率的表扬,游木有些害羞,“我也只有这点探知能力派的上用场了。”

“你要对自己多些信心啊,”衣更真绪察觉到他的拘谨,鼓励道,“多亏有真,我们才能避免和麻烦的敌人正面交锋。”

“放松的话稍后再说吧,”队长冰鹰突然插话,“附近的shadow开始蠢蠢欲动了,尽快把失踪者安全带出迷宫。”

“收到,我已把线路发送给各位了。”

游木真也立刻进入工作状态,他停在迷宫长廊的拐角处,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上代表同伴们的光标。在他正上方,悬浮着一个小巧的半透明机器人,背后天线如同金属色的机械翅膀般舒展延伸。那是游木真的人格面具,是为他探索迷宫和敌人情报的重要武器。

人格面具收集的庞大信息如洪流涌入手机,他迅速筛选最适合同伴的撤离线路,明星距离出口最远,但衣更所处区域更危险,冰鹰营救的失踪者状态很虚弱……游木全部心思都在那片四方屏幕上,对周遭浑然不觉,直到他的人格面具发出警报,他才意识到不远处有个巨大的危险敌人朝自己逼近。

游木紧张地屏住呼吸,手脚变得冰凉。他虽然一瞬间就看穿了敌人的属性和弱点,却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与善于战斗的同伴们不同,游木的人格面具只会探知和搜索,没有任何攻击技能。

“游木,原路有敌人介入,需改变线路,”冰鹰没等到熟悉的回应,心生不详,“游木?”

被点名的少年正努力把自己藏进拐角的阴影之中。他把别在腰间的那对从未用过的苦无紧紧攥在手里,掌心渗出的汗水几乎让他握不住把柄。他只在衣更的指导下挥舞过这武器,刀刃泛着微弱的寒光,却让他愈发心慌。

“真?你们谁离他最近,快过去看看!”顺利走出迷宫的衣更也感觉有异常,游木从来不会对他们的问话无动于衷。

“阿木出事了?我这就过去!”

“等等,明星你离得最远,硬闯过去很危险,要优先考虑失踪者。”

公共频道里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细小的惊呼,随后是shadow特有的怪叫。

尽管游木真最大限度地收敛自己的气息,却还是被敏锐的敌人察觉。他自知无力和怪物正面交锋,只能先逃跑,那团硕大的黑影张牙舞爪地穷追不舍,利爪几乎要撕破游木的衣角。他顾不得耳机里同伴们的呼唤,只有拼命向前冲。怨恨自己无能的情绪压在心头,游木感觉双腿越来越沉,前方无路可逃了,他咬紧牙,只能背水一战。

就在游木回身的刹那,一道银亮的剑影劈入他的视野,近在咫尺的怪物吃痛地惨叫起来,慌忙后退。他这才看清挥舞利剑的人的身影,那头熟悉的银灰色卷发蛮横地阻隔了他与怪物的视线。

“弄伤游君,你会死得很惨。”来人漠然说着,举起圣剑,将节节败退的黑影砍作两半。

怪物灰飞烟灭,游木真知道此刻已经安全了,那些原本蛰伏在周围的shadow察觉到来者的气息后全都逃之夭夭,毕竟,和对方相比,它们都只是些杂鱼而已。

再看看狼狈的自己,游木有点泄气,这让他不太想直视救命恩人的脸。可对方已凑过来,轻触他脸颊,又小心地拽着他胳膊看了看,确保没外伤才放心。

“泉桑……”

“那家伙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事……”

和语言相反,游木的表情有点僵。被怪物追赶的恐惧让他感到后怕,尽管他非常感谢有人出手相救,可对方是濑名泉这一点,又带给他另一种意义上的无措和紧张。

“游木,怎样了?衣更正在赶过去。”耳机里再度传来同伴的呼声,游木无意识地颤抖,这才发觉之前自己已经害怕到浑身僵硬。

濑名看出游木的不安,便按住自己耳机,不客气地介入公共频道:

“游君没事了。不过我说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把游君一人扔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也太不像话了吧?他可是你们宝贵的‘探索者’啊?”

“诶——居然是裙带菜前辈。”

“这次的确是我们疏忽了。多谢濑名前辈。”听到濑名泉的声音,冰鹰松了口气,既然有他在,就不用担心游木的安全问题了。

“我会把游君安全送回去,你们就不要管了。”濑名说完,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就退出频道。

游木局促地捏着苦无,金属柄沾满了汗水,他不想当着濑名的面把武器收起来——尤其是看清了对方那把耀武扬威的利剑之后。

“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呼叫器?”

濑名泉皱着眉,语气像责怪不肯乖乖待在鸟笼里的金丝雀,克制又失望。

“我自己的改良过,用起来比较顺手。”

“我说过了吧,那是从司君那儿拿到的最新款,你要的功能一应俱全。”

又来了,游木皱眉,他不喜欢和濑名泉独处,就是因为对方这种咄咄逼人的架势,永远只许自己接受他给予的,莫名热切的关爱沉重得令人窒息。

“我更喜欢原来的……”

“是怕我做了手脚会监视你吗?”

游木垂着眼,一言不发。

濑名泉像早有所料般不屑地哼笑一声。

“我还犯不着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如果游君有危险,我自己就能感知到。”

游木的身子微弱地抖了抖,他认命似得将目光移回濑名脸上,果不其然,那人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微笑。

“既然这样,泉桑也不用执着什么呼叫器了吧?”

“话虽如此,但就算是我也无法锁定游君的位置。这次只是运气好,Knights在附近执行任务,鸣君碰巧发现你有危险,我才能第一时间赶过来。”

被救了一命的游木自知理亏,无话可说。

“我给你那个东西,只是确保游君遇到危险时多条退路,要不要启动都取决于你自己。不过,如果受了伤,还会给同伴添麻烦——游君也不希望这样吧?”

濑名的话精准地戳中了游木真的软肋,他满意地看到对方抿着嘴,这是游木妥协的小动作。

 

 

02

濑名泉把游木真送到迷宫出口,目送他和同伴汇合后便离开了。回到同伴身边的游木这才像重新活过来一般,那股压在胸口的窒息感也消失了。

迷宫的出口与校舍广场的喷泉相连,四人陆续从水池中钻出来,才发现现实世界已经是午夜。

“没想到在‘影世界’待了这么久……这下连末班车都没有了。”明星大声抱怨道,他还惦记着家里的爱犬。

“大家都消耗了不少体力,今晚就住校吧,我去找棉被。”隶属学生会的衣更特意带了钥匙,将同伴们领进温暖干燥的闲置寮舍。

游木真找了个角落坐下,小心翼翼把电子器械掏出来。虽然他们都是通过喷泉回到现世,却奇迹般没有沾水,不过大家早都司空见惯了,自打来到梦之咲就读那一天起,他们就目睹了无数光怪陆离的奇事——

比如通体漆黑的凶残怪影,同学们形态各异的人格面具,由喷泉联通的另一个阴暗诡谲的“影世界”。

 

早在来梦之咲报到的时候,特别科唯二的教师门章臣就说过,能来这里的学生都有召唤人格面具的天赋,未来要肩负与影世界的敌人作战的重任。关于那个奇异的平行影世界,老师并没多说,只是反复强调,那个世界里的shadow都是危险且凶暴的怪物,若放任它们不管,现世就会遭到危害。

“无论你们是为自己、为家人,或者别的理由而战,都要明白,这是危险却不会被世人铭记的无名战斗。在你们决定走这条路的那一刻起,将要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和不被人了解的绝望。如果没有这种觉悟,就尽早离开这个地方吧。”

游木真始终记得,当门章臣说完这番话后,很多的新生都离开了,原本拥挤的礼堂变得空荡清冷。他绞着手指不断做心理斗争,突然有个优等生模样的黑发男生拍拍他,说自己在组队,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

游木无比庆幸自己没有过早输给懦弱,否则他无法遇到现在的同伴,只会是个无能的逃兵。

 

在游木真盯着手机发呆的时候,衣更已经抱着棉被回到房间,明星跑去料理教室找夜宵了。冰鹰似乎错把游木的走神误解成惊恐的后遗症,满脸歉疚地朝他道歉。

“不,这不是你们的错,怪我自己不够谨慎,连shadow都没察觉。”游木回想起那个怪物,不由苦笑。

“这是真第一次单独面对shadow吧?真是辛苦了。”衣更说着,递给他一罐热饮。

“没什么……”游木真摇摇头。正巧明星抱着几个饭团跑进来,打断了这个不太愉快的话题。

其实这并不是游木第一次看见shadow,在他并不美好的童年回忆里,有比这更巨大更狰狞的怪物,那些黑影就像最可怕的梦魇,不时钻入梦境,扼住他脖颈,将他啃噬殆尽。

偶尔,梦的结尾不是被怪影吞噬,而是被某个矮小的挥舞巨剑的男孩解救。尽管那人的面容模糊,游木却很清楚对方是谁。每当噩梦被男孩粉碎,游木都会惊醒,然后徒劳地望着天花板尝试入睡。

温暖的热可可和饭团香气将游木拉回现实,注意到同伴们担忧的视线,他抱歉地笑笑。

宵夜过后,冰鹰说:“游木,我们决定打算找朔间前辈特训。濑名前辈说得对,我们应该保护好重要的‘探索者’。”

明星连连点头:“决不会再让阿木陷入困境了。”

游木惶恐又感动。他觉得自己不值得让同伴如此费心,又对拖后腿的自己倍感懊恼。他握紧了那罐热饮,低声说:

“让、让我也加入吧。哪怕只有一点也好,我想变得更有用。”

 

 

03

大神晃牙很生气。他清晨收到朔间零来信的时候刚抵达教室,今天原本没有社团活动,他就准备早早回去陪Leon买肉。可那个随心所欲的吸血鬼却突然派了只小蝙蝠来传话,让他放学来轻音部一趟。

朔间零经常会像这样突然搞个集合通知,比如临时组个小分队去影世界解救被shadow掳走的人类,或者友情援助其他人手不足的队伍打怪,甚至还在酷暑盛夏突然把人叫出来,只为了帮他老朋友开的餐馆打工撑场面。

大神无数次对着关有朔间零的棺材怒吼过,“本大爷的战场在影世界,而不是替秃顶大叔端盘子你这个吸血鬼混蛋!”,不过即使如此,无论救人还是打工,他都会认真完成。

同队的羽风薰一针见血:“毕竟那是小狗最喜欢的朔间前辈交代的任务啊。”

大神晃牙憧憬朔间零,几乎是全校皆知的秘密。尽管作为当事人,大神恼羞成怒不予认同,但就连他自己也承认,至少曾经的朔间零的确是他仰慕的前辈。

进入梦之咲高中之前,大神还只是个一门心思扑在摇滚上的少年。他经常瞒着父母在夜里跑去地下乐队当主唱,唱到声嘶力竭弹得指尖酸痛才赶在黎明前回家。有一次乐队散场早,大神背着吉他无所事事地闲逛,他还不想回去,不知不觉绕到一个陌生的公园,索性借着月光继续拨弄琴弦。

夜深人静时候最是自在,大神边弹边唱,正值兴头,突然有人狠狠踹了长椅一脚。

“小鬼,吵到本大爷了。”

那时候的大神虽然叛逆,却没有和真正的不良少年厮混过,听到呵责,他下意识地绷紧身子。一个颀长身影慢悠悠从长椅后面的草地上站起来,逆着路灯灯光,大神只能看到他鲜血般艳红的眼眸。

“干完活本想休息一下,果然还是学校里最安静。”

高大的男人从阴影里慢慢踱到灯光下,露出宛如吸血鬼一般苍白俊美的脸,审视猎物似的目光在大神身上兜了一圈,那男人笑了笑。

“小子弹得还不错,如果本大爷心情好点,没准会允许你把歌唱完。”他说罢,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大神突然发现他天蓝色的校服外罩着一件半透明的披风,就像电影里看到的吸血鬼伯爵那样。

大神赶忙揉揉眼睛,再看时那披风竟消失不见了,反倒有几只蝙蝠在男人身边飞来飞去。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酒吧里拿错了别人的酒杯,喝醉了。

像吸血鬼一样的男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轻笑道:“你能看见这些?”

大神被催眠似得乖乖点了点头。

“说不定以后还能听到你唱歌。”

男人丢下莫名其妙的话走了。

大神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把压在箱底的梦之咲录取通知书找出来,上面的校徽是能和那个男人联系起来的唯一线索。翌日,他就去了那所原本不屑一顾的文绉绉的贵族学校参观,教工看了一眼他的通知单,就将他领去了特别科的校区。大神把校园兜了个遍儿,也没看到那个酷似吸血鬼的男人。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操场上传来电吉他solo的声音,飞扬跋扈又动人心魄。大神奔到操场,几乎蛮横地推开人群,他看到了简易舞台中央那个眼熟的高大身影。

最终,大神去了梦之咲,成为了那个一面之缘的男人的后辈,甚至加入了他带领的队伍。即使后来发生种种变故,大神变了态度,变了心境,却始终没从朔间零身边离开。

 

放学后,纵是百般不情愿,大神还是如约来到轻音部。本就不大的房间里多了几张生面孔,显得越发拥挤。朔间零坐在棺材盖上,笑眯眯地朝他招手。

“狗狗来得正好,游木君就交给汝了,好好磨练这家伙,他正需要粗暴激烈的特训,不要手下留情。”

大神本就心情不好,顺着朔间零手指方向瞪过去,那个戴眼镜的男生顿时战战兢兢的。他记得这人,A班的游木真,人格面具似乎是学校里唯一没有战斗技能的,但相对的,探知和搜索能力也高人一等。

“这家伙连架都不会打,吸血鬼混蛋,你要我特训他什么?”

“不依靠同伴或人格面具,拜托了大神君,教我一些最基本的攻击招数吧。”

大神打量着游木真,他搞不懂为何这人要自寻死路,不过对方视死如归的气势倒是不错,勉强能给他练个手。

“哼,眼镜豆芽菜,做好必死的觉悟吧!之后再如何求饶本大爷也不允许你反悔了!”

 

 

04

朔间零提供的特训持续两周,期间游木真只能和大神组队去影世界作战。必须承认,大神的战斗力很强,哪怕单打独斗也不成问题。他让游木待在一米开外,模仿自己的样子练习击杀技巧。有时大神甚至直接把游木丢到某个遍地shadow的危险区,然后自己蹲在高墙之上,冷眼看游木奋力挣扎。

朔间零通过特殊渠道,帮Trickstar的各位换了更具威力的武器。游木的仍是一对苦无,却附着了风魔属性,施展起来顺手多了。大神见他水平见长,二话不说拎着他跨过五六层迷宫,来到更危险的中段区域。

刚踏上地板,游木真就被汹涌的怪物信息量冲得头昏脑涨。以前和同伴组队时,他都通过人格面具进行感知,因为相隔一定距离,冲击力没那么大。而现在,他还来不及站稳,就快被气势汹汹的shadow搞晕了。

“大、大神君,能不能借我撑一下……”游木的人格面具已经运转过载,他摇摇晃晃地向身边的人求助,却发现那个把他带过来的人又不见了。

“至少告诉我这次要撑过几分钟啊……”游木真欲哭无泪,只好扶着墙壁来稳住身子。

一周多的地狱特训让他掌握了不少逃生技能,他倚着墙缓了一会儿,手机显示出这一层迷宫的构造和shadow的分布情况,人格面具已开始逐个分析shadow的属性和弱点。

突然,地图右上角出现两个未知光点,游木提升了未知目标优先级,很快便收到了分析结果,他愣住了。

两个忽然出现的光点,其一是濑名泉,另一个是陌生男孩,估测年龄十岁,似乎是被shadow拐到影世界的受害者。

悬在头顶的人格面具发出警告,游木真知道有shadow朝自己逼近了。他整理心情,告诫自己要专注眼前敌人,可不知为何,手机上那个已知安全的光点就像针扎在脑海,总让他分心。

顺利避开了附近的shadow之后,游木又忍不住探测了一下濑名泉的情况,或许是顾及小男孩的安全,濑名开启了干扰屏障。游木无法感知更多,只知道他停在原地,周围有些危险的怪物徘徊,但尚未交战。

不知为何,游木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尽管濑名泉的位置和迷宫出口是反方向,他还是锁定了右上角的位置,沿着最短捷径朝那两个光点奔去。

耳机里传来大神的声音:“喂,眼镜豆芽菜,时间到了,你先从出口回去。”

游木真跑得气喘吁吁,断断续续地问:“大、大神君呢?”

“吸血鬼混蛋又接了新任务,本大爷没心思管你了,你快点离开!”

游木含糊地应着,大神的驱赶是别扭的关心。他没告诉对方自己正朝相反方向送死。

人格面具一刻不停地分析着周围的怪物,可优先等级最高的濑名仍像一团迷雾,探查不到更多信息。游木打开濑名硬塞给他的呼叫器,可听筒里只有杂音,对方没有回应。

游木真心想,自从他进入梦之咲,召唤了人格面具,还从没分析过濑名泉,关于对方的印象,还停留在很久以前……

终于抵达目的地,虽然长廊里黯淡无光,游木却能感知到不远处的濑名,生命迹象尚在,却没有丝毫动静,只能隐约听见小男孩细弱的啜泣声。他突然停下脚步,前方十几米开外横卧着一只庞大的黑影,那怪物似乎察觉到两人的存在,正犹豫地来回兜圈子。

眼前shadow的剖析结果一出来,游木就知道糟糕了。这个怪物虽然不算强大,却掌握濑名最不擅长的暗属性攻击。

他屏住呼吸,紧贴墙壁慢慢蹭到屏障旁边,里面的濑名昏倒在地,似乎是替小男孩抵挡了致命一击。强烈的即视感刺痛了他的眼睛。

游木小心地将一只手穿过屏障——出乎他意料的是,保护屏并没有排斥反应,反而温和地将他整个人都纳入其中。

埋头哭泣的小孩被不速之客吓了一跳。游木朝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赶紧往濑名的腕上套了个长满尖刺的手环。那是刚开始特训时,大神给他的护身符,说可以抵挡一切暗属性魔物的攻击。

没有了屏障的阻隔,游木的人格面具也得以迅速分析濑名泉的状况,气息有些微弱,但佩戴手环之后情况趋于稳定。游木终于舒了口气,再这样下去他的心脏都要从胸口钻出来了。

虽然濑名和失踪者都安全,但眼下靠游木一人是无法将他们顺利带出迷宫的。游木看着呼叫器迟疑片刻,还是打破了朔间零“特训期间同伴禁止联系”的规矩,向另外三个队友发出了求助。

躲在他身后的小男孩忽然惊恐地叫了一声,游木真抬头,看到笼罩着他们的屏障出现了裂缝,唯一的安全空间摇摇欲坠。

Shadow发现他们了。


-TBC-


人物设定:每个角色都对应塔罗牌的一张大阿卡那,共有21种大阿卡那,因此有些人的牌是重复的。每个人的人格面具参考了p3和p4g以及一部分fgo英灵的设定。目前还有小宙没确定,欢迎来和po主讨论(不)

格式:【塔罗牌】角色 ~ 人格面具

【愚者】昴流 ~ 须佐之男

【魔术师】Leo ~ 阿波罗

【女教皇】岚 ~ 斯卡哈

【皇帝】英智 ~ 奥丁;    桃李 ~ 路西菲尔

【女皇】/

【教皇】敬人 ~ 八幡神

【恋人】薰 ~ 厄洛斯;    日向&裕太 ~ 赫尔墨斯

【战车】晃牙 ~ 毗沙门天;    铁虎 ~ 建御雷

【力量】阿多 ~ 赫拉克勒斯;    红郎 ~ 经津主神

【隐者】零 ~ 德古拉;    奏汰 ~ 塞壬

【命运】真 ~ 少彦名

【正义】北斗 ~ 梅塔特隆;    司 ~ 朱雀;    飒马 ~ 玄武

【倒吊者】Mika ~ 独角兽;    青叶 ~ 八房

【死神】成鸣 ~ 塔纳托斯

【节制】真绪 ~ 青龙;    弓弦 ~ 白虎;    友也 ~大国主

【恶魔】凛月 ~ 贝利尔

【塔】宗 ~ 阿维斯布隆

【星】渉 ~ 梅林;    夏目 ~ 俄尔普斯

【月】翠 ~ 月读命;    创 ~ 拉斐尔;    忍 ~ 隐形鬼

【太阳】千秋 ~ 天照大神;    光 ~ 迦楼罗

【审判】泉 ~ 弥赛亚

【世界】杏


评论(29)
热度(20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