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向神明许愿(4)

#娱乐圈背景,夹杂了很多po主个人对泉真的理解和想法

#真对泉的称呼直接用了“泉桑”,食用请留意


 @一个摸鱼的 爱生活爱老师


传送门→(1)(3)


祝阅读愉快w



游木真倚着床头温习白天节目的台本,或许是之前等濑名时不小心睡了一会儿,加上恋人平安归来有些小兴奋,他现在困意全无,索性在等待濑名泉洗澡的时间里熟悉节目流程。这是游木第一次和同伴分开单独参加音番,毕竟是要宣传自己新的Solo,要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他闭上眼默诵介绍歌曲的台词,忽然一股湿热的气息贴上来,他浑身一激灵,词儿全忘了。

“不是说了要你先睡吗,游君等会还要上节目吧。”

沐浴后的濑名泉居高临下地跪在床上,不由分说把台本丢到一边。

“正因为要上节目所以在看流程啊。”游木真无奈,却也知道一旦这人出来自己休想搞其他小动作,只得乖乖摘下眼镜。濑名泉灵巧地贴着恋人滑进被子里,他身上还有混着沐浴液清香的水汽,濡湿的卷发软塌塌的,游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好像还有点湿?”

“吹到一半吹风机坏了。”濑名泉并不是很在意,他现在又困又累,恨不得下一秒就搂着恋人坠入梦乡。

“不行,会头痛的,泉桑不总是要求我擦干吗?”游木真试图起身找毛巾,却被对方牢牢圈在怀里动弹不得。

“只剩发梢有点潮而已。游君我好困,我们睡觉吧。”

说到最后时候濑名的声音都低下去,显然意识已被睡魔拖走。游木妥协地替他掖好被角,又不放心地摸了两把头发,好在差不多都干了,这才配合着对方执拗的搂抱姿势钻进被窝。

 

有濑名泉在的清晨,游木总是被早餐和咖啡香气唤醒的。他睡眼惺忪走出卧房时,恋人早就没了昨夜困倦慵懒的架势,精神焕发地朝他道早安。

自从两人出道以来,能安稳享受一顿早饭的机会并不多。或许正因如此,每次濑名泉都会做格外丰盛的早餐,想要把他们错失的共餐时光都补回来。

就餐时候两人聊起了游木即将参加的音番,游木坦言自己还很紧张,濑名泉先是毫不吝啬措辞地夸赞了一番恋人的实力,又补充说,这个番组的MC和自己很熟,到时会多关照他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游君什么时候也上一下Knights的节目啊,你们队那个衣更都来过了吧?为什么不让游君来,明明是和游君好好相处的绝赞机会……”

“衣更君那次也是临时变动的特邀嘉宾啦。毕竟想上Knights节目的艺人很多,就算我们有机会参加也要先排号了。”

对面的濑名泉不甘心地咬下一口烤面包。要知道,能和游君一起上节目——最好还是那种有组队有各种互动的综艺娱乐类型——一直都是濑名的夙愿。游木出道之后他就在翘首以盼,无奈两支组合档期合拍的次数寥寥无几。

 

好不容易有一回Trickstar要参加某个Knights常驻的节目,而且还有濑名心心念念的对战竞技环节。他兴高采烈地询问详情,结果经纪人说这跟他的拍戏的行程撞期了,他不能上节目,况且Trickstar成员四人,为保持公平Knights也是四人参加,因此濑名不需要刻意调动行程。

那期节目反响很好,然而鲜少有人知道,为了安抚心情非常不好的濑名,他的恋人和队员额外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节目上MC问游木如果有了恋人如何度过休假。游木知道那个人此刻肯定守在电视机前竖着耳朵听,也知道这或许是可以稍微抚慰一下对方低落心情的时机。他字斟句酌道:“可以和恋人相处的休假,对我来说很难得,所以哪怕在家里宅一整天,一起清扫房间、洗衣服,然后出门采购,晚上一起做顿丰盛的饭菜。如果还有时间,能再去一趟游乐园的话,就是我理想中的幸福假期了。”

观众席里的粉丝感动地鼓掌,旁边的成员们交换眼神,也笑眯眯地拍起巴掌。MC说游木是童心未泯的顾家好男人。对此他只能害羞地笑笑,其实真能有假期,他肯定是赖在床上睡一天,醒了就打两局游戏,嘴上说的那些都是虚的。毕竟,能和濑名泉同时休假比撞见哈雷彗星的机会还渺茫,他出道至今还没遇到过呢。

然而上完那档节目之后没多久,濑名泉拍的戏提前杀青了,千里迢迢从北海道赶回来,第二天游木刚好放假。风尘仆仆的濑名坚持要去游乐园,游木本想让他在家休息,无奈拗不过执念太深的恋人,只得言听计从。

虽说不是节假日,游乐园里仍人头攒动。热门项目都排着长龙,别提能尽兴玩乐了,就连在园区里高调手牵手都成了难题。

濑名泉脸色很差,这是他强行赶工才换来的假期,在回程的飞机上连补觉都顾不上,埋头规划游玩线路,结果还被这些不会读空气不会挑时间的游客给毁了。

被濑名迁怒的无辜路人并不知道此刻有两个炽手可热的大明星在附近。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游木透过墨镜看着全副武装却仍散发着低气压的恋人,不安地捏了捏对方的手:“能和泉桑来游乐园我已经很满足了。再逛一会儿就走吧?”

濑名不吭声,握紧他的手拐进一条人烟稀少的僻静小路。他显然是做足了功课的,在游木真还在晕头转向的时候,两人已绕到园区深处的工作休息站。濑名和工作人员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对方很快便搬出两套玩偶服。

“守泽那家伙经常在这里搞特摄演出,和道具部很熟,所以我就找他借用一下。”濑名泉如是解释道。

这或许是游木真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约会。

穿着笨重的兔子玩偶服,右手攥着一把彩虹气球,左手握着恋人同样裹在厚重手套里的的手,游木真小心翼翼地路过中央广场。旁边是穿着灰猫布偶装的濑名泉,或许是他这身衣服毛绒绒又柔软,周围聚集了不少小孩子,搂着他的腰索要气球和拥抱。濑名泉明显不想跟吵闹的孩子们有多瓜葛,奈何被围在中央,只得耐着性子发气球。游木真躲在头套里笑得开怀,要不是条件受限,他真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当作手机屏保。

两人又和小孩子们拍照合影之后,濑名逮住机会抓着游木从广场上逃了。两人躲在一片葱郁的灌木群里,游木真到底憋不住放声笑起来。

“泉桑真的很受小孩子喜欢啊。”

“烦死了,都怪这身衣服。”濑名泉嫌恶地拍了拍被小孩揪乱的绒毛。

“泉桑穿这个很可爱。”游木认真道,濑名闻言动作一顿,义正言辞地反驳:“不,绝对是游君更可爱!可恶,如果没有头套就好了,游君,快把罩子摘下来让我拍照。”

“那样的话穿玩偶服的意义就没了吧……”

虽然穿着布偶装可以大摇大摆地在园区闲逛,但还是无法畅快地游玩。等到天色渐晚,游客逐渐散去的时候,很多刺激的项目也关闭了。这让濑名泉很是不快。

游木真的心情倒是很好,他没想过在节目上说过的愿望这么快就会得以实现,而且是以如此惊喜的形式。虽然他不曾说出口,但濑名似乎总能满足他的心愿,无论是一场突然的盛大旅行还是一顿普通的简单晚餐,不管是他渴望已久的夙愿还是随口一提的想法,那人都会认真记在心上,然后想方设法为他实现。

“我真的很满足,能和泉桑这样痛快地玩一整天,我已经非常幸福了。”游木真如是说着,主动牵起濑名的手,这是他几乎从不会在公共场合做的大胆之举,此刻却像要传达他决心一般握得很紧,温暖的掌心里蓄满了力量。

濑名泉惊讶于他的主动,但旋即温柔地笑笑:“游君开心的话就足够了。”

要说唯一遗憾的地方,并非没能乘坐的过山车或跳楼机,而是摩天轮。游木知道恋人在意这个——尽管对方没说出口——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可惜。两人坐上车,濑名正准备开上高速,游木却突然说:“我们去台场吧。”

两人抵达时已是夜晚。深冬的台场依旧缀着绚丽的霓虹光,但几乎无人在栈桥或露台久留,就连调色板城的摩天轮都没什么人排队了。他们戴着帽子和口罩,一路狂奔才赶在摩天轮关闭前来到售票口,气喘吁吁地买下了当天的最后两张票。

那不是他俩第一次一起乘坐摩天轮,却仍在缓慢宁静的空气中红了脸。在座舱抵达到最高点时两人自然而然地接吻,随后游木真就逃避般把注意力转向窗外,全神贯注地盯着东京湾另一侧闪烁的光点。濑名难得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握着游木的手,好像他稍作松懈对方就会溜走似的。

座舱缓慢落向地面,游木真从摇摇晃晃的踏板回到坚实的甲板上,迎面而来的海风吹得他直打寒颤,只有始终和他交握的那只手是暖的。他忽然想,如果一辈子都能和这温暖双手的主人在一起该有多好。

 

 

简单的早餐过后,两人全副武装,趁着天刚破晓人烟稀少的时候去了附近的神社。神社里空无一人,提供甜酒的临时铺子也关了,这倒是正合濑名心意。两人并肩而立,投了币摇了铃合掌许愿,游木的心愿很简单,祈求母亲和亲友平安幸福,当然还有身边的恋人。相比之下濑名就认真得多,眉头微皱一本正经的样子,那是和游木在一起时不怎么露出的表情。

虽然没有甜酒,但巫女还是留了个抽签筒。濑名泉兴致勃勃选了条签,打开一看是中吉。游木还挺羡慕这种签运的,不高不低中庸最好,要是像几年前那样抽出一张大吉的话他反而会担心自己一年的运气都被耗尽了。

或许神明听到了他的心声,所以丢给他一张末吉。打开签条的时候游木真有点泄气,但还不至于难过。可一旁的濑名泉瞬间炸了,怒斥今年的签不靠谱,还安抚游木不要信。

游木被他的过激反应逗笑了,其实他对这种东西不怎么在意,原本仅有的一点失落都被濑名驱赶得一干二净,只剩窝心的暖意。这人总是这样,以前自己抽到大吉的时候濑名比他还激动,但凡自己抽的结果比他差,他就会絮絮叨叨抱怨签运不准不可信,游君是被神明眷顾的孩子怎么可能运气不好。

“把签给我。”濑名有点凶狠地盯着那张纸条,好像上面写满了诅咒恋人的混账咒语。游木以为他要把签系在神社的树上以消除厄运,结果对方却把纸条放进自己口袋里。

 

 

在新年第一天工作,祝福问候的礼数只多不少。游木真虽然也算有点资历的艺人了,但在这种权威的知名音番现场他还轮不上辈分,要主动跟前辈们打招呼。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走近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微笑着迎过去。

“游木君,新年快乐。”来者正是昨夜一起上节目的那位泉小姐,两人还阴差阳错搞了出小绯闻。虽然事务所已在早晨公开澄清过了,但自己毕竟是罪魁祸首,见到当事人难免不尴尬。

游木真彬彬有礼地回以祝福,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改用英文艺名称呼对方。

“虽然闹了误会很抱歉,但我确实很希望和游木君做朋友,所以不用那么见外,叫我泉就好。”

游木抱歉道:“实在对不起,只有这一点我做不到……因为有熟人也叫这个名字,所以……”

对方谅解地笑道:“一定是游木君很重要的人吧。”

游木真一愣,一瞬间他感到有些心虚,但很快他平静下来,颔首道:

“真的很抱歉。”

“那就没办法了。”

女歌手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这令游木大松一口气。虽然或许有点矫情,但对他而言,泉桑只有那一个人,换做他人就连念出这串音节都感到违和。

 

完成节目录制时已将近黄昏了。游木真坐上前来接送的保姆车,急匆匆赶去味之素。今晚有事务所筹办的每年一度的新年演唱会,旗下所有歌手组合都要参加。濑名泉所在的Knights和游木的队友们都已经去彩排,他现在需要尽快抵达现场再熟悉一下走位。Trickstar这两年来人气稳步提升,他们在家族演唱会中的登场顺序也逐渐延后,甚至接近了压轴的Knights。今晚这一场还有两个队合唱的曲目,濑名也见缝插针指导过他舞蹈了,游木暗下决心,绝不能让恋人失望。

游木真在后台化完妆换上第一套演出服的时候,濑名泉刚好进来。他像安装了游君雷达一般,轻松从堆满服装道具挤满工作人员的化妆室里发现了自己的恋人。看到游木卸下眼镜的造型,他双眼一亮,但等对方转过身正对自己的时候,他的脸色迅速阴沉下去。

“泉桑。”游木真高兴地跟他打招呼。濑名泉径直走过来,二话不说先把他开襟的小西装合拢,然后强行把装饰用的纽扣给扣上。这种敞怀式的服装腰围很窄,游木低声惊呼,试图把可怜的纽扣从恋人手中解救出来。

“游君你这个是不是太紧了。”

“等、等下……我要不能呼吸了。”

“啧,服装师呢,尺寸不对吧?”

“本来就是敞开设计的……”

“那怎么行,外面那么冷,感冒怎么办。”

游木拦住了正要找服装师抗议的恋人:“舞台上有加热灯,跳起来就不冷了。” 

“那也不行!”

不远处整理衣服的工作人员心很累,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把问题交给游木真解决。

“泉桑自己还不是穿得很暴露……”

游木真嘟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这任性双标的恋人明明自己连女性服务向的unun*杂志都上过了,拍了一堆性感过头的写真,杂志脱销再版了好几轮,现在他稍微露了一点胸口,这人却激动得好像不准读高中的女儿穿超短裙的保守老爸。

濑名泉没听清他说话,追问起来,游木又觉得难于启齿,不肯重复了。

不远处传来开场曲的前奏,演出已经要开始了。濑名抱怨归抱怨,关键时候还是帮游木把弄皱的衣褶抚平,还顺势摸了摸对方因紧张而变凉的手。

“别紧张,放松唱,有哥哥在呢。”

游木呼了口气,点点头。他最信赖的队友和亲爱的恋人都在身边,支持他鼓励他,再没有任何退缩胆怯的理由了。

原本在后台待机的歌手和组合们依照顺序陆续离开,化妆室也逐渐空荡起来。濑名从自己提包里翻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了成对的饰品。手环项链耳环,还有两枚保存妥当的对戒。

这是两人上台表演前默契的习惯。无论是组合单独的演唱会,还是这种家族演出,他们都会佩戴一些不起眼却独一无二的小饰品,比如藏在发梢和耳返之下小巧的耳环,比如和演出服巧妙搭配而不显突兀的手环或项链。至于必不可少的对戒,则会偷偷夹在打歌服配套的戒指里,或者放在贴近胸膛的上衣口袋里。

游木真心领神会地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濑名泉事先看过了演出服,然后根据风格选定了今晚的几套饰品。游木其实挺喜欢这种隐蔽的小动作,比起恋人那样高调坦率地直抒心意,他更喜欢这种独属二人小秘密。

“还有这个。”等两人都佩戴好了,濑名泉又拿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小纸条。游木真打开一看,那正是自己早晨去神社抽到的签,不过毛笔字的末吉被人任性地涂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耀武扬威的“大”字。

“之前那个不准,现在的才正确。游君的运势只有大吉,否则都是假的。”

游木忍俊不禁,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在别人看来成熟冷酷的恋人还会做如此孩子气的事。

“泉桑明明说过那个神社很灵验,这不是自相矛盾了?”

“神明偶尔也会犯糊涂。”

濑名泉说得煞有其事,要真有神明在上恐怕也是被他气糊涂的。

游木真哭笑不得,又仔细端详手里那张涂改的签。他没什么虔诚的信仰,也不指望抽个好签就能得到好运眷顾。神明庇佑众生,实现人们心愿。有时他甚至会想,比起遥远缥缈的神祇,濑名泉倒更像那个佑护他愿望成真的存在。不过这个念头太过羞耻,比濑名说过的所有肉麻情话加起来还夸张。所以游木不会说出口,以免这位独属他的“神明大人”忘乎所以。

“那我就收下了。”他把那张纸条重新叠好,塞进小西装的内衬口袋里,认认真真道:“感谢神明大人保佑,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恋人不解地看着他,而游木只是回了个俏皮的笑容。

“游君怎么突然这么虔诚了,你都没这么对哥哥说过话。”

“泉桑又不是神啊。”

“至少像刚才那样说一句‘请多指教’吧?”

“演出结束之后我想吃蛋包饭。”

“怎么忽然……太晚吃主食不利于消化。”

“可演出很消耗体力,拜托了泉桑,这是我微不足道的一点小愿望。”

“……既然是游君请求的话。”

“嘿嘿,谢谢你,哥哥。”

工作人员在不远处提醒Trickstar准备登场。游木真一跃而起,回头看一眼,濑名还被那枚突如其来的“哥哥”暴击地大脑当机。

“诶?诶!游君?再叫一声哥哥给我听吧?”

游木一路小跑奔向舞台,濑名的呼唤逐渐被帘幕另一侧热烈的尖叫声淹没了。他和早有先见之明而在另一处休息的队友们汇合,互相碰拳传递信心。前一个组合的表演即将结束了,游木真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心跳还有点快,但他已经不再紧张。写了“大吉”的签条紧贴在胸口,那是他的好运加持,也是宝贵的护身符。

神明保佑,愿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演出。

他挺起胸膛,和同伴一起大步走向舞台。

 

-End-

注:unun捏他了日本女性周刊流行杂志《anan》

评论(14)
热度(18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