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遥远又遥远的未来(下)

#该设定源自汤不热:假定每个人到十八岁便停止生长,直到遇到命中注定的伴侣,才会再次成长。

#此文含有po主私设,即再次成长的时候会伴随成长痛,停止生长的时间越久,这种痛就越剧烈。另,文中二十岁才算成年。

传送门 → (上)


以上没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w


BGM:True Love - 藤井フミヤ 


游木真回公寓没多久,就收到濑名泉的邮件,不由分说就预订了他明天的午餐时间。

【游君喜欢吃什么?哥哥什么都会做哦。】

游木看着那段字里行间溢满喜悦的消息哭笑不得。他以前看过有关濑名泉的杂志采访,那人为了保持营养均衡,三餐都亲力亲为。他甚至还在歌友会上展示过厨艺,有幸品尝濑名手艺的粉丝无一不心花怒放喜极而泣。

只是当这般奢侈的待遇从天而降时,游木真仅觉得诚惶诚恐。他犹犹豫豫地反复编辑回信内容。婉拒的字句像定时炸弹,按下发送就会引爆。在游木迟疑的时候,濑名泉新的信息已发过来。

【实在难以抉择的话,我就给游君做特制营养餐吧。】

游木真无可奈何,心底却松了口气,旋即又对自己的优柔寡断感到厌恶。

录制了濑名新歌的样品CD从包里滑出来,那是游木真跳槽后的第一份混音工作。他原打算今晚开个头,可一想到CD里那个低沉嗓音的主人几分钟前还压在他身上呢喃耳语,游木登时感到一阵燥热,全然没了认真干活的心思。

尽管濑名泉所谓命定之人的结论他并不认同,但有一点对方说得没错,他的确没和命中注定的伴侣交往。

可游木真也并未撒谎,他的身体确确实实成长了。每年例行体检时医生都会在他的表格上敲下成年的印戳,还贴心给予他和爱人肌肤之亲的叮嘱。对此游木真只能含糊其辞地敷衍过去,他没告诉医生其实自己还没找到命定的另一半。

其实这并非罕见现象,很多人停止成长等待爱人,但更多人早在平平淡淡的日常里就与命定的伴侣擦肩而过,顺利地成年,却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彼此。

游木真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惜的。幼年时父母的离异过早打破了他对命定之人的幻想。既然命中注定相爱的人也未必长相厮守,他又何必迫切寻找所谓的另一半。更何况,当游木意识到自己二次成长后,他也没有对身边的谁产生悸动的情愫。朋友不止一次鼓动他试着谈个恋爱,可游木真始终兴味索然。

濑名泉又发来邮件,嘱咐他早点休息,甚至还约好明早接他一同去事务所。这回游木真当机立断,飞快谢绝了对方过于张扬高调的提议。不过濑名也没气馁,依旧兴高采烈地和他道晚安。

游木锁了屏,把自己丢进柔软的床铺里。他耳尖还有点热,今天发生的意外太多,无论是濑名唐突的示爱还是他突如其来的成长痛,都让游木心生惶恐,本能地想逃避。

 

游木真不曾也不会告诉濑名泉,自己其实已经默默做了他近五年的粉丝。

濑名泉出道的时候游木还在读大学。课题小组的女生忽然着魔般迷上一个新歌手,手机和背包上都是那人的挂件。游木真一眼就认出来了,可直到跟那女生询问过后才敢确认,那就是濑名泉。分别数年以这种形式重逢也实属唏嘘,游木看着女生手机相册里风格各异的濑名照片,只觉得那个曾经温柔抹去自己泪水的小哥哥变得陌生又耀眼,和自己俨然是两个世界。

他开始听濑名的歌,关注对方动向,还会看看那人参加的音番和综艺。他甚至陪小组的女生一起去了濑名的演唱会。他的位置是内场最后面,只能勉强看到遥远舞台上渺小的人影和投影屏幕上矫健帅气的身姿。周围的女粉丝声嘶力竭地挥手告白,蓝色应援灯如同横亘在他和濑名之间的浩瀚深海,他几乎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却依旧被牢牢牵引住目光。

中场MC环节时濑名泉信步走到延伸舞台尽头,那大概是他和游木距离最近的十几分钟。濑名分明已经大汗淋漓,却仍不失优雅,游刃有余地说着让粉丝脸红心跳的话。无数歌迷兴奋地挥舞双手,戴着荧蓝腕灯的手犹如萦绕着萤火的摇曳花枝,渴求地伸向舞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光源。

游木真出神地眺望着,他想到有朝一日濑名终会握住人海里的某双手,从舞台上隐退,回归平淡幸福的凡人生活。那双手的主人可能是某个漂亮的明星,或者忠心耿耿的同事,抑或是个温婉无名的圈外人。那人虽然会带给濑名痛苦,但也会完满他的人生。彼时的濑名泉将会变得更加遥不可及,而自己甚至连这样远远观望的机会也没有了。

欢呼的人潮中,游木突然感到心口刺痛,像有个发狂又绝望的刺猬在他心中横冲直撞。他的胴体年轻而健康,唯有心脏衰老得仿佛病入膏肓。

人们总说爱是疼痛,可惜会痛的未必是真爱,也可能是无疾而终的暗恋。

当游木真大学毕业的时候,二次成长已基本结束。跟朋友们合照时他已成为最高的那个,站在左侧像颀长的标杆。毕业典礼过后他们分道扬镳,游木运气不错,之前实习过的节目组愿意让他成为正式员工。他的生活忙碌起来,整日泡在调音室,就连生日都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朋友发短信邀他小聚,游木才意识到自己的行程都排满了。

游木找组长请假,话还没出口,对方先风风火火地交代他今晚有重要嘉宾献唱,叮嘱他好好工作。还是新人的游木真不敢懈怠,只得钻回调音室预习台本,翻到嘉宾那一栏,濑名泉三个字锥子一样扎进眼里,他惊慌失措,险些扔了文稿。

听到濑名泉已来的消息,节目组的年轻女同事都跑去拍照留影。游木真在工作室心猿意马如坐针毡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凑到人群外围,躲在攒动人影后面小心翼翼地注视他。有几次濑名的视线转向这边,吓得游木赶紧低头。

录制节目时濑名翻唱了一首True Love,刚好是游木真特别喜欢的老歌。那是他儿时曾在濑名家玩耍时电台播放过的,他对濑名说这首歌真好听,后来那个似乎无所不能的邻家哥哥就经常给他哼唱。

游木愣愣地盯着屏幕上低吟浅唱的青年,营造气氛的樱花瓣如雨而下。他凝视那个身影,心口又是一阵熟悉的抽痛。

重要嘉宾的特权就是可以提早离开。当游木完成工作走出调音室,酝酿好情绪准备找机会向濑名泉打声招呼的时候,对方早就走了。

之后几年里,濑名又参与过几次节目,每回他光临大家都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人是一流的收视率保障,忧的是他总会提各种刁钻的高难度要求。为此组长经常头痛,因为没人敢随便撞枪口,只有游木真自告奋勇,次数多了组长就命他专门负责濑名泉的音响部分。或许正因如此,他才被濑名的经纪人看中,并开出了薪资丰厚的优渥条件。

游木真答应邀请时,经纪人再三叮嘱他要做好思想准备,濑名泉是业界出了名难伺候的猫祖宗。游木被他的形容逗笑了,平静地说:“没问题,我很擅长忍耐。而且,我一直很憧憬濑名先生。”

“很多人当初也信誓旦旦这么说,结果都失败了。这可不是只靠喜欢跟热情就能坚持下去的工作。”

“或许的确如此,”游木笑得谦逊,语气却坚定,“但我和他们不一样。”

 

 

翌日,游木真早早抵达事务所报到,人事助理领着他兜了个圈,待他安顿下来的时候已到了中午。他始终没见到濑名泉,大概那人太忙了,也没有任何音讯。游木有点失落,果然和当红偶像共进午餐这种事并不现实。午休快结束,食堂也关闭了,恐怕他得自己买个面包充饥。

游木正准备出门时,濑名的经纪人刚巧跑进来,二话不说拽上他就走。

两人绕到偏僻的安全通道里,经纪人神色凝重地问:“游木君以前就和泉君认识吧?”

“我们小时候是邻居。”

“所以你们不熟?”

游木真咬了咬下唇:“以前关系比较好。”

“我记得游木君已经成年了?”

游木心中一凛,隐约猜到对方找自己的缘由。

“是,我的二次成长已经结束了。”

“恕我冒昧,你有恋人了吗?”

“……没有。”

经纪人烦躁地抓抓头发,欲言又止。游木真忍不住主动追问:“请问泉——濑名先生怎么了?”

“游木君吃午饭了吗?”

风马牛不相及的反问让游木有些发蒙,他支吾着摇摇头。

“难道是在等泉君一起吃?”

游木真别开视线,他的沉默让经纪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抱歉还要让你再饿一会儿了,请跟我来一下。”

游木不吭声,他想大概对方已经知道了濑名二次成长的事。他跟随经纪人乘VIP直梯来到管理楼层,两人在长廊尽头的某扇双开门前停下来。

“接下来事关泉君的前途,希望你可以慎重回答。”

大门从里面打开,可以看见坐在沙发里背对他的濑名泉,游木真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

房间里有四五个高管模样的人,其中有个貌似就是事务所的所长。听见开门声,众人齐刷刷看过来,每个人表情都很凝重,除了濑名泉。

“游君,对不起让你久等,有没有吃午饭?”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不怒自威的所长打断了濑名进一步的慰问。纵是我行我素如濑名泉,也适时地收了声,只能靠目光安抚一头雾水的游木。

“没错,游君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尚未捋清思路的游木真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昏死过去。

他想自己肯定是饿太久以至于产生幻觉,不然濑名怎么可能会如此理直气壮地宣称他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而且还是如此露骨直白的方式。

“可你们昨天才见面,下定论为时过早了吧。”

“体检结果也证明我开始二次成长了,再说除了游君,其他人早就和我共事很久了,结论不是显而易见吗?”

濑名泉很不耐烦,整个事务所大概也只有他敢这样和高层领导对峙了。游木真杵在门口心惊胆战,他还在吃力地消化濑名泉的告白宣言——告白,这个字眼让他的大脑再度超负荷运转。直到现在他还无法相信对方是以怎样认真的态度说出这句话的,那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濑名怎么可能喜欢平庸无奇的自己,即使他们儿时有段短暂亲密无间的幸福时光,稚嫩的喜欢也不会发酵成爱情。他苦思冥想许久也找不出对方会喜欢上自己的半点理由。

“……可既然游木已成年,说明已经遇见属于你的伴侣了?”

所长的问话把游木真从神游中拉回现实。他察觉到濑名泉直白的目光,却不敢朝那个方向瞥一眼,生怕就这么被对方的眼神捕捉而无法逃脱。

“是,虽然我还没遇到。”

“所以那人未必就是濑名。”

“喂,不要这样误导游君!”

“我问的是游木。”

所长威慑的视线压得游木倍感沉重。所有人都在注视他,等待他予以肯定回答。他知道濑名也一直盯着自己,期待他有所回应。他想起经纪人的嘱咐,麻木地开口,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是的。”

他瞥见了濑名的表情,心脏好像突然被装进一个长满尖刺的盒子,每次鼓动都伴随剧痛。

“濑名,如你所见,游木不认为自己是你命定的伴侣。所以很抱歉,我们不会为他提供任何保护措施。在担心你那位未知的恋人之前,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接下来的转型问题吧。”

 

游木真很快就被请出了会客室,他脚步浮虚地回到自己座位。仁兔见他脸色苍白,便关切的询问他怎么了,游木摇摇头,迟疑片刻,忍不住问道:

“如果偶像遇到了命中注定的恋人,事务所会怎么做?”

仁兔想了想:“我听说偶像的话,可以申请事务所进行隐私保护,避免恋人受到极端粉丝的伤害,直到偶像转型成功,粉丝情绪稳定。真亲你脸色好差,发生了什么?”

游木沉默,那个包裹着心脏的盒子又缩小了,尖锐的刺狠狠扎进皮肉。他才意识到,濑名泉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认真。当他还在纠结对方为何毫无铺垫地喜欢上自己时,濑名早已笃定地将他纳入自己的未来。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不停,短讯显示竟是濑名泉,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邀请游木去自己工作间吃午饭。游木本想以工作推辞,对方早有所料一般说这就打电话让成喵给游君准假,他只得赶紧答应。

濑名泉特制的便当比电视广告里的还要豪华数倍。游木真隔着办工桌坐在濑名的对面,在对方过于直率的注视中飞快地吃完了午饭,甚至无暇好好品尝味道。

“好吃吗?”濑名泉满怀期待地问。游木真腼腆地点点头

“喜欢的话哥哥每天都可以给游君做哦,有想吃的菜就告诉我好了。”

“不必了,泉桑那么忙,我可以去食堂。”

“那怎么行!游君怎么能吃食堂那种营养不均的饭菜,还是交给我来。”

“我只是个儿时的玩伴,泉桑还是把精力留给未来的恋人吧。”游木垂下头,拇指反复揉搓着铺在便当盒下的手帕。

“游君还在怀疑我不是你的命定之人吗?”濑名泉捏紧了筷子:“虽然完全没必要,但如果能打消你疑虑的话,我可以把昨天见过的人一个个排除过去,先从歌友会开始好了。”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歌迷。”游木真被濑名的气势吓了一跳。

“只要能证明我和游君相爱都是上天的安排,不管花费多长时间都无所谓。”

游木真再次被他的热烈告白轰得大脑嗡嗡作响。他妥协般喃喃:“为什么泉桑会这么有把握……”

“因为神明早就在我和游君的小指间系了命运的红线,命中注定会彼此吸引。你看,我们不是已经重逢了吗?”

“真是肉麻到牙齿发酸的言论呢。”游木真无奈地苦笑,心里的某个结似乎悄无声息地松动了。

“所以就算现在的游君还不肯相信事实也没关系,我会耐心等到你再次向哥哥敞开心扉。”

游木真的目光慌乱地在房间里四处逃窜,他不能和眼前这人对视,濑名的眼神炙热而坦然,就像深不见底的沼泽,一旦误入其中就会被吞没殆尽。

游木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其实这通电话来得恰到好处,可偏巧他忘记调成振动模式,舒缓的情歌从他口袋里飘出来。铃声是濑名当年翻唱的老歌,游木不用抬头都能想到对方瞬间明亮的表情和闪闪发光的双眼。

他突然理解了昨日不小心功放自己歌曲的濑名泉的心情。

“那是我唱的True Love吧?”濑名的语气激动又得意。

游木两眼一闭心里一横,壮士断腕般点了点头。

“游君很喜欢我唱歌吗?”

“只是喜欢这首歌而已。”

“以后哥哥可以经常唱给你听。”

“不必了……”

“怕听腻的话,随便点别的歌也没问题哦。”

“不,我并没说要听歌。”

“呵呵呵,我果然被游君爱着啊。”

“请不要再说这种羞耻的话了。”

 

 

疼痛信号之后,濑名泉二次成长的效果逐渐体现出来。事务所焦头烂额地筹备各类工作,公关方面也反复询问他恋人的信息。本着保护游木的初衷,濑名泉缄口不提。

关于濑名泉恋爱的讨论也在粉丝间飞快传开,论坛上一片心碎哭嚎脱粉出圈,也有很多人始终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濑名决定再次向高层提交保护恋人的申请,他原以为这次游木会答应一同前往,不料对方却干脆地拒绝了。

“虽然很任性,可我不想申请这种保密措施。”

“游君你不了解情况,有些偏激极端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如果确实有危险我会申请保护,不过我不害怕名字被公开。”

“可那样会有人谩骂甚至诅咒你!”

“我也做过粉丝,她们的心情我感同身受。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确实把泉桑从她们身边夺走了。所以,就当是我独占了泉桑的代价吧。”

“游君……”

“况且,如果因为我隐姓埋名而让你受了迁怒,那也太不男人,我早就不是被哥哥护着的小孩子了。”

“游君!” 

“哇,不要突然抱上来啊,这里很容易被狗仔看到的。”

“我的游君长大了,变得超级帅气!哥哥好感动……”

“当然,我可是在泉桑之前长大的。”

“说起来为什么游君会先二次成长了?”

“……”

“我猜猜,是不是看了我的演出?”

“不记得了。”

“猜中了?”

“这样抱着真的很热,请放开。”

“害羞的游君也很可爱哦。”

“……”

“现在愿意相信我是游君命定之人了吗?”

“如果没这种命中注定,泉桑就不会喜欢我了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与其说相信这种理论,不如说是相信泉桑吧。”

濑名泉愣了愣,察觉到游木悄然绽放的得意笑容,他只得无奈地摇头:“游君也变得花言巧语了。”

“我姑且也在缓慢进步的。”

难得反击得逞的游木满心成就感,甚至没注意濑名在大街上悄悄牵住自己手的高调行为。

“不管游君变成什么样哥哥都喜欢。”

游木认输地垂下头,想伸手掩面,才发觉自己的右手被对方紧紧握着,脸不由更红了。果然和这人相比,自己段数还差得远。

不过,说不定自己总有一天能翻盘,即使现在看起来还遥遥无期。但如果两人就这样牵手走下去,再遥远的未来或许也不会太远。


-End-

评论(25)
热度(261)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