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75)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虽说这坑三年了,但今年完结还是不太现实(你)不妨就这么普通地更,大家也普通地看


传送门 → (1) , (74) , (76)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61

尽管已成备考的高三组,校运会却依旧必须参与。周一的例行大会后,叶修拿着通知单开始了每年一度的烦恼——这次该选个什么轻松划水项目。也不知是哪个闲着没事干的负责人定的规矩,教师每年都得参加个不同项目,美其名曰丰富教工校园生活。

前年运动会赶上校庆,叶修跟苏沐橙参加了羽毛球比赛。去年本要跑接力赛的,结果临赛前脚受伤,就这么混过去一届。今年他想找个不费劲儿最好也不怎么需要练习的项目,一眼扫过去,田径和球类都被他排除了,只剩下一些不起眼的小活动。

他灵机一动,跟并行的韩文清说:“老韩,想好报什么项目了不?”

“你想干什么?”韩文清早熟悉了他的套路,反正自己也没想好,就先看看这人有何打算。

“要不要两人三足?”

“跟你?”

“不然呢?”

“我要是说不,就能看你吃瘪了?”

“那倒不一定,我可以再问问别人。不过老韩你就难说了。”

“自个儿玩儿去。”

“靠,你还真说不啊?”

韩文清正好走到了班级门口,回身甩他一个威慑力十足的眼神:“答应了,你肯定嘚瑟。不答应,你可能吃瘪。你说我答不答应?”

话音刚落,廊道上的校铃响起,像故意阻断叶修反驳的最佳时机似的。他无奈的目送韩文清消失在门后,嘟囔道:“都多大人了,还玩这一套。”

 

其实叶修找韩文清两人三足,并不完全是头脑发热随便抓人。他想划水,所以选这种练习也不用花很多时间的小项目。至于搭档挑数学组的韩文清,一方面是相好方便练习,另一方面是他们以前也做过这个活动。

当年高中,韩文清班长叶修团支书的青葱岁月,除了开会之外并无交集的两人,因为校运会被迫扯上了关系。当时正逢高三,十月国庆之后就有个多校联考,所以大家对考试前的运动会毫无兴趣,参与度低得惨不忍睹。班主任也天天搞动员,然而一门心思备考的学生无动于衷,班委东拉西扯软磨硬泡地凑了些人数,可还有冷门项目没人报名。

这种时候,最苦逼的就是班干部,必须带头参与,还得当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叶修就是这种角色。报名表在班里传了一遍到他手里,零零散散的名字像打在空白表格上的简陋补丁。他随意看了看,然后在“两人三足”一栏签了名。

当天下午韩文清又动员了一次,这人平时威信就很高,说话也相当有分量——毕竟既是学霸又是班委的集权者,敢跟他叫板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最终名额都敲定,大家如释重负地掏出习题继续复习,叶修也开始写他的竞赛模拟题。

忽然有片阴影遮住了考卷上的波形图,他抬头,韩文清正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其实也不是瞪,只是当时那个视角,再加上韩文清面无表情的脸,才营造出一种糅合了责备与威胁意味的氛围。换个学生大概早就吓得自动笔掉地上了,叶修却转了个笔花,慢悠悠道:

“有事儿?”

“放学后别走。”

坐叶修后座的吴雪峰登时比当事人还紧张,他以为叶修又说了什么玩笑话,得罪了班长这尊大神。想来他们两人打从入学「起」就不对盘,性格作风都大相径庭,竞赛大考也时常争抢第一名头衔。说不定韩文清早就看叶修不顺眼了,只是憋到现在才要爆发。

“话说前头,情书我可不收啊。”

吴雪峰相信,不光他自己,周遭能听见这句话的人一定都冻住了。只有韩文清像冰川里一座巨大的活火山,蕴藏在体内的怒焰蠢蠢欲动。

“练两人三足。”韩文清说得咬牙切齿,不难想象,他已经在心里把叶修胖揍一顿了。

“你?”

“还有你。”韩文清口气相当不善。

叶修诧异:“我们很熟吗?”

吴雪峰觉得,此刻的韩文清纯粹是靠强大意念压制揍人的冲动。不过好在叶修也察觉了自己无意识的问话冒犯了对方,他补充道:“哦,行啊,那放学去练。”

韩文清憋到一半的怒气像被从天而降的陨石堵住了出口。这人怎么回事,突然回答得如此爽快,搞得他一时找不准恰当的回应态度。

放学之后叶修还真如约留在班里,韩文清给他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绕到教学楼背阴的空地。书包往墙根一丢,撩起袖管,面面相觑,叶修恍惚间有种他们要干架的错觉。

韩文清从体育老师那儿借到一堆绳子。说是绳子,其实都是从废弃的横幅上裁下来的丝带。他示意叶修靠过来,左脚贴近对方右脚,他俯身系带子,叶修的鞋不安分地在他眼皮底下扭来扭去。

“别乱动。”

韩文清不分轻重,手一收那丝带就隔着裤脚勒紧他皮肉里,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系太紧了。”叶修无辜辩解道。

“你再靠过来点儿。”韩文清嫌两腿间距太大,绳子系得松松垮垮不利于快走。叶修慢吞吞挪过去一些,就看韩文清环着两人的腿,捣鼓半天,他也有点不耐烦了。

“绣花呢?哎哟我去,疼死了!轻点!”

“行了。”韩文清起身,不怒自威地瞥他一眼。

叶修本来就被细绳勒得脚腕疼,韩文清一站起来,连带着他的重心都歪了,前俯后仰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摔倒。韩文清只得拽着他胳膊,自己也被带了个踉跄。两人还没正式开始,就已是输在起跑线上的架势。

第十一次摔倒在地之后,韩文清终于怒了。

“你老实点,别晃来晃去!”

“你步子那么大,我跟不上啊。”叶修叫屈,明明他更冤枉,跟韩文清绑在一起的右腿跟捆在火箭上的易拉罐似的,完全没有自主权。他没第一步就摔个嘴啃泥已经很了不起了。

“是你慢半拍,我喊到2你才跟上1。”

叶修无奈,尝试半天的唯一结论就是两人根本没默契。口号什么的都是摆设,一实战就白费。他看着被迫拴在一起的两条腿,跑鞋都已沾满了泥。叶修自己那双是商场打折时候买的便宜国产货,韩文清的却是时下流行的外国牌子,哪怕沾了泥还依稀看得出原本光鲜的样子。

“对了老韩——”

“别叫我老韩。”

“那班长,你打不打网游?”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看他,不知叶修的思维怎么从两人三足跳到游戏去的。

“偶尔。”

“看不出来啊。”

韩文清无语,挑起这个话题的分明是叶修,自己顺着回答了他却大惊小怪。

“那你玩不玩荣耀?”

那是他们上高三前的暑假刚开始火的一款网游,短短两个月就吸引了大量玩家沉迷其中。按理说这东西之于他们备考生都是洪水猛兽碰不得,叶修却大喇喇地就讲出来了。得亏是他才敢说,换个成绩不够看的,也没这底气玩网游。

“玩。”

叶修双眼一亮,没想到竟能在这个全员埋头苦学的地方找到个同道中人。他还想多聊两句,韩文清黑着脸打断他:“现在别扯这些,赶紧练完回家了。”

话音刚落,清校铃声就应景地响起来。

叶修不理,继续道:“那你打过那个双人任务吧?”

韩文清目光落在对方搭在脚踝的手上,纤长漂亮的手指轻扣着系得歪歪扭扭的丝带。他瞬间明白了叶修所提的任务。那是荣耀新手村里一个规定任务,找个人组队,合力操控游戏中木制的人形战车。因为是一人控制一边,所以非常考验两人默契,对于组野队素不相识的玩家来说,这项任务不仅靠自己能力,还得碰运气。若是遇上猪队友,重来个七八回都过不了。

韩文清猜到了叶修的意图,既然普通的方式磨合不出默契来,那就找个双方都熟悉的共同点。

“的确跟两人三足有点像。”

“那就按那个操作来,再试一把?”

“行。”

叶修试图爬起来,却被先一步起身的韩文清给诓了,四肢着地趴下,摁了一身泥巴。他敢说自己肯定摔得很滑稽,不然头顶那声短促的笑声就是幻听了。他不是个在意出糗的人,可被韩文清嘲笑实在令人不爽。

一只手突然捏住他的上臂,拎小鸡一样把叶修从草地上撕下来。

“你挺轻的。”韩文清说。

“我是标准身材。”叶修大言不惭,撑着韩文清的胳膊站起来,顺便在人家手臂上留下一团泥巴印儿。

韩文清好像有点习惯叶修的说话风格了。他搭着对方的肩,引导两人蹦蹦跳跳挪到跑道上。为了维持平衡,叶修下意识地搂住他的后腰,初秋的单衣还很薄,黏了他人体温的布料令韩文清有点不自在。

“那开始?”

“开始。”

在此之前,短短一百米的距离,对于两个腿脚被绑在一起的少年来说漫长得仿佛看不到终点。可这回他们却健步如飞,打游戏时的操作要领成了彼此最默契的口号,压在肩头的重量也不再是累赘。他们很快就抵达弯道分界线,甚至还顺利地调了头。如此反复几轮之后,叶修觉得两人三足已经和独立小跑差不多轻松了。

练习结束后,两人席地而坐,叶修一边解丝带,一边跟韩文清聊天。夕阳余晖把教学楼和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两道黑色的身影在塑胶跑道遥远的尽头汇成一点。

“想不到挺顺利,看来你荣耀打得不错。你玩什么职业的?”

“拳法家。”

“确实适合你。”叶修打量他,笑得意味深长。

“你什么职业?”

“哥什么职业都能玩儿,”叶修得意道,“不过最顺手的是战法。”

韩文清压根没把叶修前半句话当真,但也懒得吐槽:“有空竞技场打一局,看谁厉害。”

“好啊,我挺久没打竞技场,手都痒了。你几区?”

“一区。”

叶修嘿嘿笑道:“一区老早就满了,看来你也不是新手嘛。”

“把你打趴下是没问题。”

“哎,老韩你还挺会说大话的。”

韩文清瞪他,示意他换个称呼,叶修却屡教不改,还越喊越带劲儿。

“荣耀这游戏真挺有前途的,要是早几年,说不定我就专职打这个去了。”

“早几年电竞圈都没有。”

“那就开荒呗,总有第一批吃螃蟹的。”叶修说得老气横秋,韩文清看他只觉好笑。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

“还没解开?”韩文清看叶修在那儿东拉西扯,半天却还没解开丝带。

“我说老韩,你怎么打结的,这根本就是死扣啊?”

韩文清嫌弃地拍开叶修的手,亲自出马。

“我来,真没用。”

“……”

“……”

“解开了?”

韩文清不语,突然双手攥住丝带,瞅准了某处豁口用力一扯。丝带在他蛮力下刺啦裂开了。

“行了。”韩文清神清气爽地把那一团破败不堪的丝带从腿上拽下来。

察觉到叶修不自然的沉默,韩文清不由皱眉:“怎么了?”

“老韩,你以后可悠着点,别对你媳妇儿家暴啊。”

年轻气盛的韩文清可顾不得遥远未来什么未知的伴侣,眼下他只想把叶修这混蛋摁在地上胖揍一顿,才好解了他积攒一整天的怒气。

-TBC-

评论(39)
热度(246)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