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74)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最近过分沉迷jpg男人(不)好久不写了,找找手感……忘记前文讲什么的不要慌,po主自己也忘了(ntm


传送门 → (1) , (73) , (75)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59

那日之后,叶修和韩文清也时常会去探望一下住院的辛露——出面较多的是叶修,韩文清也不知他怎么跟自己班学生搭上话的,好像比他这个班主任还熟悉。韩文清主要是跟女生的父亲联系。生意场上的商人最受不住这种耿直又执着的硬石头,几轮交涉下来不得不妥协,每天都会去医院陪陪女儿,哪怕待的时间不长,也算是多了和孩子相处的机会。

韩文清叫了几个班委,每周都去探个病。领头的是班长江波涛,能说会道擅长活跃气氛。起初双方见面都挺拘谨,多亏有几个活泼外向的女生,先和辛露聊熟络了,陌生的隔阂也就淡了。至少后来辛露见到她们,都能腼腆打招呼,然后微笑听她们聊天。

有一次探病回来的地铁上,韩文清问叶修都跟辛露聊什么,叶修笑呵呵地瞥他一眼。

“到底憋不住了,向我取经来啦?”

韩文清本是随口一问,被他的语气一刺激,顿时有点不爽。尽管心里明白鸡毛蒜皮不值得计较,口气却不由自主地冷了几分:“不取,你继续憋着。”

“也没什么可聊的,就是讲了讲老韩你的八卦。”

“什么?”韩文清眉毛一扬,坐在对面打呵欠的小哥立马打了个寒颤。

“别怕,我这人很注重隐私保护的,顶多讲点你当老师时候的趣事儿。为了韩老师的形象,我可一件糗事都没提过。”

叶修一脸正气,好像自己刚刚成功保卫了韩文清最脆弱敏感的秘密似的。

“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对此韩文清毫无感激之情,只是狠狠瞪他一眼。

“还行吧,”叶修像听不出暗含的威胁,大言不惭地顺着他的话继续道,“开学前最后一点清闲的日子,可得好好享受。等一开学,就得紧绷着神经捱到明年六月了。”

这话倒是不假,高三备考生最艰辛的岁月,同样也是老师水深火热的一年。单单教育学生也就罢了,还要应付家长,不仅要授课教书,指导志愿,还得充当学生甚至家长的心理老师,疏导压力。很多教师不愿意连续带高三,也是怕自己身心撑不住。

韩文清沉默片刻,说:“三年轮一次,甭抱怨了。”

“我也没抱怨,自己带了两年的学生,送他们高考上大学才最有成就感。”

出地铁站的时候,韩文清收到班长江波涛的短信,汇报说辛露月底就能出院了,还问他要不要来看望。

韩文清简洁地回了个“不了”,被眼尖的叶修瞄见。

“我说老韩啊,偶尔也要多跟学生互动一下。别长着一张拒人千里之外的脸还做这么薄情的事儿。”

“别以为在外面我不敢打你。”

叶修哪会怕这种警告,更何况韩文清也只是动口不动手。他接着说道:“别看我跟辛露聊得多,但大都是讲你。她不怕你了,你也别太顾忌,主动关心一下自己学生呗?”

“看不出来,你挺好管闲事儿。”

叶修严肃地冲他摇摇食指,语气嚣张:“连班主任都是哥的人了,这怎么能叫闲事儿呢?”

韩文清到底没憋住,趁着过马路的时候把他从车流边拽回人行道,下狠劲儿掐了一下对方上臂的肉,疼得叶修呲牙咧嘴。

“老韩你故意的。”

韩文清若无其事道:“过马路,看车。”

 

 

八月下旬总是过得飞快,昨日还听着蝉鸣在空调房里吃瓜打游戏,今天就得换上两个月没穿过的校服,久违地赶清晨的早班车去学校。

即使是高三学生,也无法维持备考的高度紧张状态。刚开学头两天也是懒懒散散的氛围,直到老师们搞了个突击摸底考试,大家才总算有了点备考生的模样。

高三没有选修课,下午空余的课时都被小考和补习霸占了。叶修没课的时候清闲了不少,物理竞赛辅导班上个学期就结束了,并非所有人都报了竞赛的名,不如说参加比赛的才是少数。竞赛战线挺长,从预选到决赛要一个多月。没有十成把握拿到奖项的人都很冷静地选择放弃,毕竟高考不只有物理一门,还有三门主课需要他们投入精力。报了名的学生有时会找叶修答疑,譬如周泽楷乔一帆,都是辅导班里的熟脸,当然,还有个从没来过辅导班却坚定参加比赛的孙翔。

其实孙翔为了竞赛而主动找叶修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暑假前的辅导周,叶修给竞赛班上完最后一堂课,回到办公室,发现有个眼熟的学生在门口东张西望。

孙翔不是光顾办公室的常客,他甚至搞不清叶修具体位置是哪个,又不想询问其他人,只得在门口守着。

“找谁?”叶修见对方欲言又止,便主动搭了腔。

孙翔不吭声,动作麻利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打活页纸,塞到叶修面前,飞快地说:“我把竞赛卷都做了。”

叶修挑眉,他知道对方所指的竞赛卷就是自己给辅导班发的模拟题,由他亲自编写的全市独一无二的题集。这两年来,孙翔始终没去竞赛班,叶修却也清楚对方心思,便特意叮嘱和他比较熟的周泽楷跟江波涛,每次都把竞赛班的讲义和试卷多带一份给孙翔。有时候叶修也会看见孙翔和另两人讨论题目,眉头紧锁全神贯注,丝毫没有当初骄纵自负的架势。

叶修其实挺欣慰的,这学生虽然骄傲自大了点儿,但如今也肯脚踏实地努力学习了,着实成长不少。

他接过那份厚实的答题卷,粗略翻了翻,写得意外详细又工整,显然花了不少功夫。他惊讶道:“这是给你们暑假练习的冲刺题,你一口气都写完了?”

孙翔扬了扬下巴,看起来有点得意,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才这点儿题,几天就能搞定。”

叶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随意地浏览着,孙翔则偷偷观察他脸色,却捕捉不到让自己满意的神情。

“有进步。”叶修把活页纸翻回第一页,还给孙翔。

“完了?”少年一脸诧异,他显然没料到叶修居然就这么潦草地敷衍了事,甚至连帮他批改或评价的念头都没有。

叶修朝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跟自己进办公室。

“整体思路不错,很有你个人特色,不过别人的解题方式不适合你。”

孙翔一愣,他对这次的答题挺有自信的,也没跟任何人讨论过,全都是自己独立解出来的。叶修这话什么意思?

“我看你的答卷,有些地方想得太多了,是受人影响了吧?每个人解题方法不同,按自己思路走就行。”

孙翔沉默,他承认自己答题时候是想过挺多方法,和周泽楷他们讨论题目的时候,孙翔也悄悄留意他们的解题思路,确实跟自己的很不一样。原以为他如法炮制会得到认可,没想却成了叶修批评自己的理由。

叶修从抽屉里找出一份薄薄的文件,交给不服气的孙翔。

“这是简略答案,没详细过程,你照着这个自己订正。”

孙翔接过来一看,只有被订书机订起来的几页薄纸,轻飘飘的,和他的答题卷成了鲜明对比。

叶修看着这个脸上写满不甘心的优等生,不由叹气。平心而论,孙翔很有天赋,而且也够刻苦,比起刚上高中那会儿心浮气躁,他现在已经沉稳许多了,却还是习惯依靠跟别人对比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以前是拿叶修比较,后来大概就成了其他优秀的同级生。虽然这确实会给他巨大动力,但过度在意就顾此失彼了。

“无论学习还是竞赛,都是自己的事儿,别老想着要和谁比,外面那么多人,挨个比能比得过来吗?要是真缺个目标,自己不就是么。”

孙翔别过头,不应声。叶修无奈,只好拍拍他肩膀,把他整个人转了半个圈儿,面朝办公室大门。

“这套题改完会做就行了。暑假多看看其他题,别老拘泥我一人的题目,虽然老师我确实是顶尖的,但今年也不是我出题嘛。”

孙翔嘟囔了什么,叶修没听见,也觉得没必要听清。

“赶紧回去吧,有疑问,不跟同学讨论,直接找我也行。”

孙翔已经走出几米远了,听见他这句话,少年总算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160

开学后一眨眼就是教师节。虽然高三都是刚成立的新集体,大家还是很团结高效地买了送给老师的谢礼。有些已经读大学的毕业生特意回母校看老师,课间时候的办公室里热热闹闹的,堆满了礼物和欢笑声。

邱非是下午放学后来见叶修的,从邻省坐高铁过来还是花费了点时间。不知是不是错觉,一年不见,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于是叶修决定坐着聊天。

邱非现况不错,当初极力反对他读教育专业的父亲如今也妥协了,或许是看他这儿子在意料之外的领域也有优秀表现。邱非说他已经争取到了大三赴美交流的机会,为期一年。对此,叶修十分支持:“不错啊小邱,老师还没出过国呢。”

“如果叶老师要来美国玩,请务必让我做您的导游。”邱非一本正经道。

叶修笑笑,今年寒假他已经计划跟韩文清去瑞士了,不过听邱非这么一讲,以后有机会去美国兜一圈也不错,毕竟假期老宅在家里又要被韩文清嫌弃。

等回校访师的学生们都离开了,叶修也到了下班的时候。韩文清中午就跟他说过,今晚和学生有约,不回去吃饭。他也不想凑晚高峰的热闹,便慢悠悠收拾东西,突然想起学校发的礼券还没领。

今年中秋和教师节挨得近,校方也难得慷慨发了次大礼——教师人手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外加一盒杏花楼月饼。

叶修虽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但少年时候就到了S市独闯,也早已适应了南方口味。比起一整盒甜味月饼,他反而更倾向吃鲜肉月饼。韩文清则不然,这人的口味跟性格一样倔得拧不过弯儿来,小时候吃惯了枣泥豆沙五仁儿,长大了依旧对咸味月饼不感冒。自从和叶修同居之后,学校发的甜月饼大都是韩文清解决,叶修则在中秋之前买上三五个鲜肉月饼,作为吃甜糕点的中和剂。一甜一咸,两人倒是吃得和谐。

负责发月饼的门卫老李跟叶修挺熟,这人年纪虽大,思想却挺前卫。叶修和韩文清牵手风波的时候他依旧和从前一样和叶修打招呼,好像别人嘴里的惊天消息在他眼中都不是个事儿。

见叶修拿着礼券过来,老李也不含糊,直接拎出两盒杏花楼给他,像是早就料到他要替另一位领月饼。叶修提起一盒掂了掂,问老头儿:“中秋怎么过?”

老李似乎挺开心,笑得满脸褶子:“今年女儿带着女婿一起回来。”

叶修见他兴致颇高,就又陪着他聊了一会儿,临走前把另一盒月饼留在台子上:“我跟老韩都不爱吃甜,一份就够吃了。另一盒就麻烦您替我们解决了呗?”

像老李这种编制外的合同工,逢年过节是没这么丰厚福利的,学校也会象征性给,却远不及教职工的水平。叶修有时候会把礼品分他一半,起初老头怎么都不肯收,也不知叶修使了什么法子,把老人逗得开开心心,还接受了他的好意。

老李像是想起什么,从他上了锁的抽屉里拿出两张门票来。

“中秋豫园有个灯会,老熟人送的票,本想着女儿不回来就跟老伴儿去看,不过现在计划变喽。”

 

韩文清跟学生吃完饭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茶几上的月饼。叶修在他习惯坐着的沙发角上,膝盖上放着的居然不是他的宝贝外星人,而是学校刚发的惠普。

“这电脑办公挺好用的。”叶修十指如风,飞快敲打键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又在打野图boss。

韩文清掂量了一下厚重的月饼盒,说道:“今年够大方。”

“我打赌,这届的重本录取率的目标肯定拔高了一大截,不然才不会给这么多好处。”

韩文清可不会跟他打这个毫无悬念的赌注。他注意到礼袋里有两张门票,抽出来一看,居然是最近热门灯会的票。

“哪儿搞来的?”

“老李给的。”

“你要去看?”

叶修这才转头看他,反问道:“难道你不去?”

“你不老嫌人多的地方么。”跟叶修相处这么久,韩文清早就知道这人向来不乐意节假日出门,理由是人太多,上厕所都得排个把小时的队。

“怎么能不去呢,这是老李一番心意!”叶修情绪激愤:“再说这门票特贵,不去可惜。”

“我无所谓,”韩文清把门票丢回茶几上,“到时你甭抱怨。”

“老韩你也太瞧不起我了。我可是曾陪沐橙逛街一整天的人。”

 

-TBC-

评论(42)
热度(22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