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谁(2)

#阴阳师paro 因为有前世设定所以泉的性格有po主流的拆分合成(你)食用请留意

#万圣将至,非洲人不敢给自己立flag,只希望拜欧皇的方位正确,抽卡姿势标准(。只要能抽到医生泉,我……大哭


BGM→《最爱》福山雅治


传送门→(1) , (3)

以上,祝阅读愉快w


04

收回灵魂碎片之后,濑名泉被强行放了为期一周的公假——虽然他觉得自己状态好得不得了,与他共事多年的朔间凛月和鸣上岚却不这样认为。

“就算魂魄融合很顺利,彻底稳固也需要一些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碎片,出意外就不好了,小泉就耐心多等两天嘛?”

鸣上岚如是说,顺手拿走了濑名泉正在浏览的新委托。

“能休假不是挺好,我也想不考虑工作舒舒服服睡觉。”朔间凛月打着呵欠趴在书桌上。

“你们也太懒散了,‘王’和司君都不在,人手不足,光凭你们俩办事,我怎么可能放心,”濑名泉不耐烦道,“况且我现在好得很,捉个鬼不在话下。”

朔间歪头看看他,意味深长道:“小濑还是安分些比较好。再说,那个眼镜君的事还没彻底搞定吧?”

“你又知道了?”被说中心思的濑名泉很不快。

“我好歹是预言家,小濑灵魂碎片的事也梦见了,所以才会让你负责。”就如朔间凛月所说,他的专长不同于善用阴阳术的濑名和鸣上,是通过梦境预知未来。因此为了完成委托,朔间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虽然更多时候是偷懒。

濑名泉不爽地冷哼一声。朔间总是这样,即使梦到什么,也不肯提前告知让人有所准备。他经常预知了同事们出糗却只字不提,然后在事情发生时默默看好戏。

总而言之,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

尽管如此,朔间的预知向来准确,所以他的发言大家都十分重视。譬如现在的濑名泉,即使心里万般不情愿,也不得不听从意见,暂停阴阳师工作。

在濑名正要离开的时候,朔间又懒洋洋地叫住他。

“小濑最好跟那个通灵的眼镜君保持距离。”

濑名泉皱眉,素来不管闲事的朔间突然说这种话,怕是另有隐情:“怎么回事?”

“快到百鬼夜行的时候了,最近不太安分,小濑魂魄不稳,还要优先管好自己哦?”

“你梦见什么了?”濑名泉对自己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朔间一反常态的提醒实在令人在意。

“预言家的梦岂能随便透露。就算是小濑,再追问下去我也要收费了。”朔间凛月懒散地挥挥手,脑袋一沉,又钻进特备的睡袋去了。

 

问不出所以然的濑名泉很烦躁,这种糟糕的心情在他回到家发现门口蹲着一个可疑青年时冲上了顶峰。

“你来干嘛?不对,你怎么会知道这是我家?”濑名泉语气不善,捏在手里的钥匙被他放回口袋,得在进家门前就把麻烦打发走才行。

“濑名先生……”青年摘下低调的棒球帽,露出那头熟悉的亚麻金的短发:“抱歉,我稍微打探了一下你的信息。”

“还不肯放弃吗?我说过了,不会教你阴阳术。”

游木真失落地攥着帽檐,沉默片刻才低声说:“哪怕最基本的防御术也好,我不想一直这样依赖濑名先生的保护。”

“不过是留只式神跟在你身边而已,这种程度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濑名泉轻描淡写道:“你是敏感通灵体质,如果常和怪力乱神接触容易引来灾祸。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碰阴阳术,防御也好除妖也罢,都交给专业人士就行了。”

见游木垂着头无话可说,濑名泉忽然有些不忍。

那日游木真隐忍的哭泣历历在目。尽管他只是收回了本属于自己的魂魄碎片,游木的眼泪却让他有种夺走了对方重要宝物的错觉。临走前,濑名泉特意唤出自己得意的式神猫妖作为游木的保镖,还承诺一旦有麻烦,他会来解决。

按理说有他这样优秀阴阳师的主动守护,换个人早就开心地高枕无忧了。游木真却郁郁寡欢,甚至还推辞他的好意,这令濑名泉很是不快。

如果是前世那个亡灵的话,大概游木就会高兴地接受了吧。

濑名泉突然觉得很乏味,就连平日游木真最吸引他的那双眼睛都失去了魅力。

“行了,别哭丧着一张脸,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人。话说在前面,我只教你最基本的防御,如果你擅自学其他的,出事了我可不管。”

那双原本黯淡的翠绿眸子再度明亮起来。濑名泉克制地不一直盯着对方看。想起胸口那枚符玉,濑名不得不承认他很欣赏前世的自己的审美。

 

 

也许是通灵体质的天赋异禀,游木真对阴阳术掌握得非常快。短短几天就把基本法术学了六七成。濑名泉白天还有模特工作,傍晚回来时游木真就已经拎着购物袋乖乖候在门口了。

第一次游木真拜访时买了一堆零食,想作为濑名泉教学的一点报酬,结果被注重饮食养生的濑名好一通嫌弃,没收了零食,还要求他每天按照自己列的清单购买食材,以备两人晚餐所需。

和只擅长花式煮泡面的游木真不同,濑名泉有一手跟他精致的脸不相称的超高厨艺。吃惯了快餐外卖的游木吃过一次后,就对他的手艺念念不忘,除了虾仁水产出现频率有点高之外,其余堪称完美。

家里多了一份碗筷多了一张吃饭的嘴,虽然濑名泉也抱怨过麻烦,却还是费心琢磨每日菜谱。他不想承认游木真惊喜满足的表情让自己成就感爆棚,认真只是因为他骄傲的自尊不容许失败罢了。

有一回拍摄休息的间隙,濑名泉坐在化妆间飞快罗列食材清单。化妆师看见了,调侃他最近和谁聊得这么勤快。

“能收服高冷泉君的女孩子一定很厉害。”

濑名泉嗤之以鼻,目光从手机移到硕大的梳妆镜上。那日拍摄主题是江户时代的新撰组,他望着镜中倒影,恍惚想起那个执着前世恋人的亡灵。

他知道那个融入自己体内的灵魂碎片并没消失,说不定还鸠占鹊巢了他的大脑。不然为何化妆师提及恋人时,他脑海里蹦出来的竟是那个金发碧眼的笨拙游戏宅?

 

 

05

为期一周的休假接近尾声的时候,游木真也差不多出师了。

濑名泉今天教他的防御术比之前都要繁复,游木练习了很久,直到濑名警告他再不回家就错过末班车了,他才匆匆忙忙告辞。

晚夏的深夜已经有些凉了。游木真为了赶上末班车,心一横钻进鲜少走的近路。他刚踏进巷子,濑名泉那只灰猫就从背包里钻出来,焦虑地冲他大叫。

“抱歉有点黑,不过很快就出去了,稍微忍耐一下。”游木真开始还没不懂式神焦躁的原因,但很快,他发觉自己在一条无限延长不断循环的深巷里前行。巷尾那一星半点的亮光始终遥不可及,无论他怎么奔跑,光源都只有萤火那么小,丝毫没有放大。

他绝望地意识到,自己鬼打墙了。

灰猫一跃而下,开路般走在游木前面,还回头朝他勾勾尾巴,像是叮嘱他跟自己走。游木愣神没立刻跟上,猫咪还埋怨地叫了叫。

游木真联想到濑名不耐烦的表情,如果这事被他知道的话,大概又要责备自己不谨慎了吧。说来奇怪,一想到濑名泉的脸,心中的恐惧似乎不那么强烈了。

式神撕开一片黑暗,游木真跟着钻进去,脚踝却被什么勾住,挣脱不开。灰猫还没察觉他掉队,已经拐过墙角了。他只得钻回去,用手机闪光灯照明,发现缠住他的只是一条废旧轮胎。

等他把脚释放出来,式神撕开的裂缝已经不见了。

卷土重来的恐惧感像大片蚂蚁,细密地从四肢爬满全身。游木真给自己打气,这只是普通的鬼打墙,濑名先生教过破解的方法,没什么好怕的。他小心翼翼地贴着墙壁走,远处的光点终于渐渐放大了。突然他被脚下黑影绊了一跤,同时还有一声细弱的呜咽。

在杂物堆旁缩成一团的是个年幼的小女孩,游木真虽无法判定那是人是鬼,但他并没感到对方有丝毫煞气,也就不再紧张。

女孩泪眼婆娑,蜷缩的脚踝还在流血。游木顿时一阵愧疚,主动向对方道歉。小姑娘像是才察觉他存在似的仰起头,怯懦道:“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大哥哥,救救我。”

游木真迟疑,被困在这种地方实在不像普通人类,可即使是鬼,也没有杀意,更何况自己还踩了人家一脚,他心里过意不去。

见他迟迟不回应,小女孩泪如雨下。游木真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他只得点头:“出口就在前面,你跟我走。”

“我受伤了,你可不可以背着我?”

不远处出口的光圈又开始萎缩,错过这次机会不知还要寻找多久。游木真不敢浪费时间,一咬牙把女孩背了起来。

小女孩很轻,刚背起来的时候几乎没有重量。可越靠近出口,游木越发感觉背上沉重不堪,像不断加码的铃片,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如今再掐诀驱逐已经太迟,搭在他肩上的手臂渐渐收紧,游木真只能继续前行,心里默诵濑名泉教他的一则古怪咒文。

濑名泉是最后才传授这条咒的。他说如果前面那些基本法术都不奏效,说明已不是你能处理的问题,你不要管其他,只念这则咒,它会保护你。

刚刚记住的咒语,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他像攥着救命稻草般反复默念,背上的重量依旧不减,却也不再增加了。忽然眼前一道亮光,湿冷腻滑的感觉消失了,晚夏的夜风清凉怡人。

强光散去,他看见守在巷口的气急败坏的濑名泉,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垒在体内的力量顷刻崩塌,游木还未来得及喊濑名的名字,就膝盖一软栽下去。

濑名泉慌忙兜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他本来已酝酿了一肚子的怒火和抱怨要宣泄,可游木真刚看见他时喜悦又放松的神情,好像久经荒漠的旅人看见绿洲般明亮的眼神,让他说不出半句埋怨的重话。

缓过神的游木真这才意识到自己还靠在对方怀里,瞬间面红耳赤,挣扎着要站起来。

“别动。”

濑名的语气忽然变冷,他把手伸到游木后颈,像要把他圈在怀里一般的亲昵姿势。游木顿时凝固了,唯有血液还在体内沸腾叫嚣。他感觉有柔软的布料在脖颈抹了抹,残留在皮肤上的黏腻感终于消散,酸涩的肩背也不难受了。

“行了,你还要靠多久?”濑名泉不耐烦道。游木真瞥见路过行人好奇的目光,赶紧变回礼貌距离,他注意到对方的神色不快,心里忽地有些难受。

“你遇见鬼了。”

濑名泉陈述道。游木真这才看清对方手里拿着的是一块简约的手帕,上面染着触目惊心的紫红印记。

“果然……”因为抄近路而撞鬼,游木真自知理亏,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等待阴阳师的训斥。

他当然不知道,濑名泉的满腹牢骚早就在等到他的刹那烟消云散了,此刻的濑名无心责备对方,他更在意那不知名的鬼是否对游木动了手脚。

“那家伙没把你怎么样吧?有没有哪儿擦伤?”

“没有。她脚受伤了,让我背她出来,结果越走背上越沉。”

“那只是她接近你的借口。那家伙在你身上留了记号,很快就会来找你,”濑名泉口气不善道,“我教过你了吧?别随便对陌生人施小恩小惠,鬼知道那是不是人。”

“……对不起。”

濑名嫌恶的把脏了的帕子折成一小条,用一张符纸包好。处理完手帕,他发现游木竟然还垂头丧气的,看起来又有些不安。濑名意识到,只要他态度稍差,游木就会以为自己惹他不开心了,甚至觉得他厌恶麻烦的自己。

说来奇怪,严格算起来,他和游木真相识还不到一个月,却像睡间那个懂得读心术的吸血鬼哥哥一样,轻松看穿了对方的心思。有时候游木皱眉撇嘴,他都能猜到对方是失落还是吐槽——尽管他并不觉得这种本事有什么价值。那只会让他更频繁地想起那个破碎的前世魂魄,以及亡灵和游木共处的欢乐时光。

那时的濑名泉还没意识到这些念头对自己有什么意义。

“这两天先在我家住。”

游木真诚惶诚恐的摆手:“濑名先生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不能再给你添乱了。”

“别太自以为是了,都是那家伙的委托,我只是讨厌食言而已。”

游木眼神一闪,抿着嘴不吭声。濑名自知措辞不当,懊恼不已。无论有意或无意,他都不想伤害眼前这人——哪怕他暂时还搞不清这是出于自己本心,还是仅仅因为灵魂残片残留的执念。

“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不过那家伙似乎过得很开心。就算只是魂魄碎片,圆不了夙愿的话是无法收回的,所以他已经很满足了。”

游木真咬住下唇,把苦涩的呜咽吞回去。濑名泉迂回的安慰让他胸口不再那么痛了,他察觉到对方默默注视自己的不安分的目光,突然觉得其实痛苦也没那么沉重。

“太好了,谢谢你,濑名先生。”他释怀地笑道,视线与濑名泉的恰好相撞。

濑名飞快移开目光,片刻后又转回对方脸上。从客观的美学角度讲,他很喜欢游木现在这个笑容,令人心情愉悦,连他也不禁跟着弯起嘴角。

“既然决定了就赶紧上车。都是因为你,害得我美容觉都没睡。明天要顶着黑眼圈拍照,想想就超烦人啊。”

 

 

06

濑名泉这几天一直做梦,梦里是烽火连天的城镇和马革裹尸的战场。分明在梦中却依稀能嗅到一股混着血腥尸臭的沙土味。他看不清自己模样,只记得腰间佩挂一把沉甸甸的太刀,如同局外人一般在残垣断壁间行走。前方总有个背对着他的男人,束着高马尾,亚麻金的长发是整个梦境中唯一明亮的颜色。虽然看不到对方正面,他却笃定地认为那人一定有一双翠玉般温润漂亮的眼睛。

他在连续的梦境中不断朝青年靠近。今夜又遇见了,而那个背影也终于近在咫尺。金发青年有所感应似地回过头,那是和游木真一模一样的脸。可令人失望的是对方同样漂亮的眼睛却如死玉般暗沉浑浊,像被丢弃的报废了的人偶毫无生机。

梦中的自己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沉默地拔出锋利的武士刀,毫不迟疑地将眼前的青年斩杀,喷薄而出的鲜血飞溅到他脸上,冰凉黏腻。

濑名泉猛然惊醒,他还安安稳稳地躺在自己舒适床上。旁边是打了地铺睡得很沉的游木真。他松了口气,却感觉有什么从脸上滴下来。

他抹了一把,是和之前游木脖颈上的残留物相同的粘液。濑名心中一紧,身体先于意识地滚下床,扑到无知无觉的游木身边。手臂一阵刺痛,像是猛兽的利爪抓伤了皮肤。濑名打了个响指,式神从天而降,展开宽大的翅膀才挡住了恶鬼的攻击。

“游君,醒醒,别睡了!”

游木依旧无动于衷。濑名泉赶紧拍拍他脸颊,又沾了满手的粘液。看来缠上游木的鬼远比他想象的强大得多。

魂魄彻底融合之前,他的睡眠都很沉,这次连鬼的到来都没察觉,更别说那家伙竟然还在他眼皮底下给游木真下咒,濑名知道自己轻敌了。

他把正在和鬼撕咬的灰猫召唤回来,命其化为坚固的盾,罩在游木身上,顺便隔绝了对方的气息。

嗅不到游木真味道的鬼怪果然开始骚动起来。濑名烧了张萤火,发现隐藏在墙角黑暗之中蠢蠢欲动的众多妖怪。

原来给游木下标记的鬼不过是条探路的杂鱼,平日偷偷觊觎他灵能的鬼怪此刻才露出獠牙。

或许比这更糟,魂魄不稳的自己不仅被削弱了威力,还成了它们臆想里的意外收获。

睡间那家伙,不是说百鬼夜行还没开始么。濑名泉咋舌,踏出一步,挡在游木正前方。胸口的符玉倏地发亮,萤光如血液飞快流遍濑名的四肢百骸,最终在他脚下汇成亮线,一道高大的屏障平地而起,横在人与鬼怪之间。

他双手合十又分开,掌中牵出一串形状可爱的人形剪纸,在他低喃的咒语中迅速化成威风凛凛的式神。

如果游木真目睹这一幕,一定以为濑名在变魔术。

“扰人清梦的混蛋,就该给我乖乖滚回阴曹地府。”

 

 

也许是濑名家的被褥和枕头太过舒服,游木真这一觉睡得很香,连梦都没做一个。他睁开眼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自然醒睡到了天亮。可周围依旧漆黑一片,透过窗帘缝隙依稀看得见朦胧的月光。房间里很安静,或许有点安静过头了。属于濑名泉的那张床上也一点动静都没有,游木心想这人睡相可真好。

放松的心情没持续多久,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濑名泉根本没躺在他的床上,而是倒在游木的地铺旁边。他气息太微弱了,以至于游木几乎察觉不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濑名先生?!”

游木真慌忙撑起他上身。碰到濑名的刹那,游木竟有种在触摸冰冷人偶的错觉。那个站在一米开外都能感受到其强烈灵压的濑名泉,此刻灵能微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游木只觉得一瞬间五感都被抽空,血液凝固,脑中一片空白。

他机械地重复着濑名泉的名字,好像如此就将其唤醒。他忽然想起濑名教给自己的那句咒,虔诚地默念起来。

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任何效果。

游木无助地抱着濑名泉。他探不到对方鼻息,连忙慌张地确认心跳。突然濑名泉胸口的符玉亮起来,不同于以往的白光,这回是剔透的莹绿色。游木真鬼使神差地把手覆上去,翠玉很暖,甚至有些发烫了,却仍如吸铁石一样掠夺他掌心的温度。一阵失重感将游木真卷入时光洪流,眼前忽然闪过很多陌生画面,那绝非他本人经历的走马灯,倒更像在旁观谁的记忆。大部分都是些他不认识的陌生面孔,还有零星一晃而过的面容模糊的青年,身着与亡灵泉桑相似的和服。

游木无心研究那些回忆里的人和故事,此刻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实现它,付出任何代价他也在所不辞。

 

再度醒来的时候,游木真视野里是一片洁白的陌生天花板。

“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转动眼球,看见不远处一个笑容可掬的英俊青年正踩着猫步朝他走来。

“我是小泉的同伴鸣上岚。昨夜过得很辛苦吧?现在没事了,游木君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拘谨,人家会悉心照料的。”

游木真吃力地坐起来,好在除了有点疲惫之外,他并没其他异样。不过游木也无暇顾及自己,焦急地询问濑名泉的情况。

“谢谢。请问……濑名先生呢?”

“在隔壁休息室,刚好小司赶回来了,有他和小凛月在,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原本微笑着的鸣上岚突然敛去笑意,严肃道:“不可以,游木君最好不要再干扰他。”

游木真一愣,他不明白为何对方会用含有攻击意味的词形容自己。

“抱歉,人家没有责备的意思,”鸣上岚察觉了对方受伤的表情,贴心地换了个说法,“你们之间发生了点意外,现在相见只会互相影响。”

“意外?”

“游木君学过固魂术吗?”

游木摇头:“濑名先生只教过我最基本的防御术。”

鸣上岚挑眉,若有所思道:“哎呀,这就很奇怪了。昨夜小泉情况危机,是游木君用自己的灵魂给他稳固了魂魄。”

游木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用我的灵魂?”

“没错。你们现在之所以不能相见,正是因为小泉体内有你的一部分魂魄。”


-TBC-

现有设定:泉&岚:阴阳师;栗子:预言家;老零:读心术(?

评论(14)
热度(165)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