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向神明许愿(3)

#娱乐圈背景,夹杂了很多po主个人对泉真的理解和想法

#真对泉的称呼直接用了“泉桑”,食用请留意

#字数超出预计(你)只好把上中下改成数字……不过下次肯定就完结了。大家国庆快乐XD

 @一个摸鱼的 给老师比哈特


传送门→(1)(2), (4)


祝阅读愉快w



不欢而散的重逢之后,游木真和濑名泉的生活鲜少有交集。彼时濑名泉已经开始频频出现在聚光灯下,以即将出道的新人身份参与综艺活动,还为前辈演唱会暖场。而游木却是培训班的吊车尾,被老师留下特训已是家常便饭。有时濑名泉回公司报到,假装不经意路过练习室,就会看见垂头丧气练舞的游木真。

坦白说,游木真没什么舞蹈天赋,他肢体协调不好,这一点濑名泉早就知道。

 

幼年时他们一起拍过一组游乐园写真,游木有个动作是在低矮的独木桥上单脚站立,摆出跨步的姿势。他一直做不好,屡屡从粗糙的木桥上摔下来。尽管下面就是软草地,痛觉和挫败感还是刺伤了小孩子的心。眼看他要哭,摄影师赶紧暂停,濑名泉比工作人员都先一步冲到游木真身边,小心翼翼的拍去对方膝盖上的泥土。

那时游木真还很粘这个可靠又温柔的小哥哥,一见他过来,眼泪顿时止不住。

“哥哥,我是不是很笨……”他徒劳地抹着眼泪,像落单了的小兽,胆怯不安。

濑名泉捉住他的手以免他把眼睛揉肿,然后耐心地用袖口把泪水擦去:“不是游君的错,这个动作是最难的,只有最棒的游君才能做好。”

“可我总是站不稳。”游木真难过地握住对方柔软的手,好像这样才能踏实一点。

“那哥哥扶着,不让你摔倒,直到游君可以站稳,好不好?”

方才还在抽泣的孩子终于笑逐颜开:“嗯!”

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濑名泉的安慰对游木真总是最有效的。随后他们拍了两套照片——一组是成功独自站在木桥上的游木真,另一组则是濑名泉站在地上,拉着游木的手安抚鼓励对方的连拍。游木真并不知道,最终被选入杂志的,不是他符合要求的摆拍,而是和濑名孩子气的纯真互动。

 

看着眼前不擅长跳舞的游木真,濑名泉不是没动过上前指导的心思。若是他提出来,舞蹈老师自然会把差事交给他这个优秀的得意门生。况且,他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给游木真补习。有几次他已经要踏进练舞房了,却硬是停在了门口。濑名泉知道游木并不想见他这个言辞刻薄的前辈,无论他怎样诚心诚意,在对方看来也只是顺路来冷嘲热讽砸场子的恶役罢了。

一晃神的功夫,游木真又摔倒了。木地板又冷又硬,磕上去肯定很疼,濑名泉差点条件反射地冲进去,游木却已经摇摇晃晃站起来,毫无痛觉般不知疲倦地继续练舞。明明已入秋,他宽松的休闲衫却已浸透了汗水,天晓得他到底练习了多久。以前的游木真并不是喜爱运动的孩子,濑名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看到为此大汗淋漓的游君。

大概就从那一刻起,濑名泉意识到,他那个稚嫩怯弱的弟弟,已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无声息地长大了——尽管跌跌撞撞狼狈不堪,却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寻求自己的庇护,哪怕他主动伸出手,对方也不会再握住了。

 

之后不久,就是Knights即将出道的日子。作为正式的组合,他们也将从训练营搬走,住到经纪人挑选的公寓里。和众人分别前的离别聚会上,成员们都请了各自交好的朋友。濑名泉本来不想叫人的,嫌人多太吵,可有两个不请自来主动凑热闹的家伙,直接占用了他的好友名额。

“只有濑名你自己没叫朋友来的话肯定会很寂寞吧?所以我和羽风就特意请假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感受到我们的炽热的情谊?”已成为特摄演员的守泽千秋风风火火从片场赶过来,尽管位置在角落,他的大嗓门却让在座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濑名泉恨不得塞给他一大块天妇罗茄子让他闭嘴。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Knights的好友团居然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吗?亏我还对你们抱有一丝希望的。”

羽风薰也自来熟地坐过来,还跟被看做头号不速之客的朔间零打招呼。

“根本没人邀请你们,来蹭饭还挑三拣四,超烦人的。”

濑名泉嫌恶地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好像守泽的高分贝会损伤他听力。

虽然他不介意者两个很吵的笨蛋参加,但最想邀请的那个人并不在出席名单上。其实濑名根本没问出口,也清楚对方根本不会情愿——尽管以那家伙的性格大概会勉为其难答应下来,可说到底还是被自己强迫的。离别在即,他不想让两人最后的回忆如此难堪。

羽风薰把在座的人看了个遍儿,疑惑地拍拍濑名泉:“泉君,你常提的那个后辈呢?”

“他怕生,不适合这种乱七八糟的场合。”濑名泉漠然地剥蟹壳。

“都是一起训练的熟人,不至于吧?”羽风薰可不信:“再说,不是还有他的准队友在吗?”

濑名泉剥壳的动作一顿:“就是因为有你和守泽这种又吵又烦的家伙在,我才不想让他来。”

“可这么重要的聚会,他要真想来也肯定会来吧?我和羽风都到了。”守泽无意识地补了一刀。

被濑名捏在手里的蟹腿“啪”地断了。他笑眯眯地把一碟炸茄子摔到守泽面前:“我看你挺饿的,这是刚炸好的天妇罗,都给你了别客气。”

聚会结束的时候濑名泉把衣更真绪叫到一边——后者是朔间凛月的发小,也是可能和游木真成为队友的新人。濑名把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交给他,说这都是他和队友以前练习用的歌舞参考资料,甚至还有些Knights自己录制的练习室舞蹈视频。

衣更茫然地接过来,他不明白这个素不相识的前辈为何突然如此友善。濑名泉的事他听说过一些,却第一次知道这人还有热心帮助后辈的一面。

“别误会了,这是你们沾了游君的光。我可不容许他加入的组合一无是处。”

衣更真绪这才明白过来,濑名泉就是游木曾经隐晦提起过的“认识的前辈”。因为彼时游木似乎不想多谈,他也没有追问。不过现在看来,濑名泉对游木还是挺在意的。

“谢谢濑名前辈,我会跟真传达你的好意。”

濑名泉好像并不喜欢他这个回答:“你直接说从前辈那儿拿到的资料就行了,别说废话。”

衣更只得点头。他不明白为何明明对方的口气高傲又刻薄,表情却违心般痛苦难捱。

 

出道初期,为了提升名气,Knights每天都在赶各种行程,最辛苦的时候只有两三小时的睡眠时间,还得在保姆车上完成。濑名泉其实并不太反感这种生活——尽管对皮肤和身体损害太大,但忙碌充实的日子里不用经常想到训练营里的某人。即使如此,他还是定期从老师或同行那儿打听游木真的情况,听说Trickstar也开始在舞台抛头露面了,他就想方设法弄到视频,比死忠粉还专业。

游木的状态不能算上佳,跟队友相比还有所欠缺,可势头挺足,这让濑名泉欣慰又担忧。可他能做的也就是旁敲侧击地提醒衣更,再多关心一下游木真,别让他自己钻死胡同里。

衣更真绪总是答应得爽快,还说真很出色,不用太担心。每次听他这样说,濑名泉就一阵不快。你们根本不懂游君,他腹诽着,独自忧心忡忡。

因此,当濑名泉某天结束行程准备回家补觉时,衣更打来的电话让他如同被浇了冰冷的汽油,然后怒火从脚底爬满全身。游木真在彩排时摔伤了,右膝半月板撕裂,别说参加演出,就连以后能否持久跳舞都成了问题。

濑名泉冲到医院的时候游木真已经被推去动手术了。他根本顾不得偶像形象,直接在廊道里揪着衣更的领子怒吼:

“你们在干什么?这就是你答应的好好照顾他吗?”

明星昴流不客气地把他拽开,眼看就要吵起来,还是队长冰鹰阻止了争执。

“果然就不该把游君交给你们。”濑名泉稍微冷静了一些,言辞却比平日还刻薄。明星按捺不住了,反驳道:“你是谁啊?从没听阿木提过,别随便套近乎!”

濑名泉恶狠狠瞪他。衣更赶紧插入话题,三言两语跟另两个不知情的队友解释了濑名的身份。

最后虽然明星百般不情愿,冰鹰却认真地跟濑名泉道了歉,把疏忽的责任都归咎到自己身上。尽管濑名泉恨不得让他们去教堂忏悔个三天两夜,但眼下朋友的陪伴对游木来说至关重要。他勉强接受道歉,又提了个要求。

“住院期间,游君的伙食由我全权负责。他胃不好,病号饭又难吃,你们买便当我也不放心。”

衣更眼疾手快拉住了不满的明星。

“我每天会来看他,但你们不许跟他提我,便当的事也不准提。”

“为什么?”

濑名泉甩给明星一记眼刀:“这是我和游君的事,跟你们无关。”

“你以为自己是田螺姑娘吗?擅自做这么多事,阿木有权知道。”

衣更试图阻止明星的心直口快,却已经来不及了。

“随便塞给阿木好意,难道想让他欠你人情吗?”

出乎意料的,濑名泉没有反驳,甚至连生气的迹象都没。他只是别开视线,执拗的盯着走廊尽头的手术室。明星自然知道这人深情过头的目光不是给大门的,而是门后某个昏迷不醒的病人。他困惑不解,猜不透对方古怪脾气。

最终濑名泉也没回答,只是依旧用高高在上的傲慢口气作总结:

“吵死了,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事后冰鹰问明星,你后来怎么都不太和濑名前辈吵了?明星先是不解他为何会期待吵架,随后说:“虽然搞不懂裙带菜头在想什么,但我想他不会伤害阿木。”

 

游木真住院的那段时间,濑名泉真的每天都抽出时间做营养便当,然后把它放到住院处前台,有时太匆忙就交给衣更或冰鹰。他原本想多从护士那儿了解游木的病情,可自己引以为傲的乔装术暴露了一次之后,他就不敢在前台久留,生怕被更多人认出来。这要是传到游木的耳朵里,对方大概再也不肯吃他做的便当了。

濑名所谓的探病,其实就是趁游木真睡着的时候坐在一边看看对方睡颜,顺便清扫一下病房卫生,再把空便当盒带走。

他也想过游木真在自己注视下一脸满足地吃光他做的便当。可惜丰满的总是理想,骨感的现实里他光是想象游木真为难的表情就心痛不已。

濑名泉以为这样的“探病”可以维持到游木出院。然而,某次例行欣赏睡颜之后,濑名正准备离开,却找不到他给游木做便当的饭盒了。

天色已晚,他又不敢开灯惊扰病人,只好摸黑一寸寸寻找,忽然床头有声音响起:“泉桑在找这个吗?”

濑名泉一仰头,游木真已打开了床头灯,半掩在阴影里的神情很模糊。

游木没戴眼镜,脸色苍白憔悴,在濑名看来却依旧很好看,不过他更多的还是心疼,语气也不由柔和起来。

“吵醒你了吗?”

游木摇摇头,从枕边拿起那个已经洗净包好的饭盒。

“果然我每天的便当都是泉桑做的。”

他的语调没有起伏,听得濑名泉心里一沉。

“为什么?”

正在斟酌措辞的濑名泉一下没反应过来游木这句话在问什么。

“我实在无法理解泉桑的做法。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

“难道要我一直恶语相向你才舒服吗?”濑名泉皱眉。

见游木真垂下头,濑名恨不得把那句话吞回去。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泉桑的善意。请不要再这样对我了。”

濑名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

“觉得恶心?”

游木真惶恐地抬头,沐浴在月光之下的濑名泉仿佛一尊冷漠俊美的雕塑,眼神却比湖面薄冰还脆弱。

游木下意识地捏膝盖,好像只有肉体痛觉才能减缓一点心中突然涌起的绞痛。

“如果你发现便当是我做的,肯定就不想吃了。你讨厌我,不想跟我有任何瓜葛。这些我一直都知道的,游木真君。”

濑名泉笑了笑,那大概是他职业生涯里最糟的一次笑容。

“我这就离开。以后不会再来,也不会再做饭让你为难了。关灯好好睡一觉,就当这是场噩梦吧,游君。”

“不是这样!”见他快步离开,游木真顾不得腿伤,手忙脚乱地想下床。

“泉桑从小就对我很好,我从没觉得恶心!只是我根本没资格接受这些,泉桑也不值得为我这种人浪费时间。”

游木的声音低下去,不回头都能想象他垂头丧气的可怜样儿。他不敢抬头,生怕看见濑名泉离开的背影。视野里忽然出现一双手,轻柔抚上脸颊,缓慢又坚定地迫使他和那双熟悉的冰蓝色眼睛对视。

“你永远是哥哥最重要的游君,花在你身上的每分每秒都是值得的。我以前就说过,游君是最棒的,所以不要再说这种丧气的蠢话了。”

濑名泉以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轻柔语调安抚着游木真,就像小时候那样,撩开对方刘海,轻轻地在额头落下一吻。

游木无意识地攀住他的手腕,这种熟悉的回应让濑名喜不自禁。

“泉桑,我想做一件重逢时候就很想做的事,可以吗?”

“当然,游君想做什么都可以。”

得到肯定答复的游木真满足地笑了笑,突然起身,抱住猝不及防的濑名泉。游木很用力,以至于两人在光滑的地板上倒退几步才停下来。濑名泉心惊胆战地箍住游木的腰,慌张地抱怨:“游君你摔倒了可怎么办!”

得逞的游木真嘿嘿笑起来:

“不会的,因为有泉桑在啊。”

 

衣更真绪发现,分明应该是大忙人的濑名泉最近在医院逗留时间有点长。

他不知道游木和濑名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看起来总是对彼此躲躲闪闪的两人终于能气氛融洽地在一起吃饭了,也算是万事大吉。

实际上,他已经受够了同时做两个人的双面“间谍”的日子。在被濑名泉委托多关照游木的同时,游木真也会时常状似不经意地询问他Knights的近况。住院时的每日便当,游木也是一下子就猜到了出自谁之手。起初他还扯谎说是从便当屋里买的,游木真只是若有所思地嚼着饭,冷不丁问他,是不是那个送资料的前辈做的。

那一刻衣更发自内心地感到疲倦,并且放弃了替一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前辈圆谎的念头。他本以为得知真相的游木会为难甚至尴尬,可对方只是落寞地点点头,一言不发地把那盒精致过头的营养餐吃得一干二净。坦白说,那是衣更认识游木以来,第一次见他食欲那么好。

明星总打着探病旗号找游木玩游戏,所幸有冰鹰监督,不至于影响了游木休息。他们三人每天要都在游木病房待很久,游木不得不以“休息养病”为理由,才能催促他们回去训练。

“快点康复,我们等着你一起出道。”这是三个朋友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游木也总是兴致勃勃地予以回应。

可傍晚濑名泉来的时候,他脸上的元气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怎么了游君,难道那个橙毛猴子欺负你了?”濑名泉进门就看见游木一脸倦容,立刻开启愤怒的假想敌模式。

游木真赶紧摇头,濑名白天工作已经很辛苦了,还坚持为自己做饭,不能再给他添加麻烦了。

濑名泉看看他,也没拆穿。

愉快的用餐过后,濑名坐在床榻,手撑在游木身侧,凑过来轻声叫他名字。

“……有事吗?”过了天真无知的年纪之后,游木就不太喜欢濑名泉这种无间隙亲密接触,因为这总会害得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我很烦恼’四个字都写在脸上了啊。”

濑名说着,轻轻捏了捏游木的脸颊。被说破心思的少年无奈地挡开他的手:“你真可怕,我明明都掩饰得挺好了。”

濑名泉开心地把这当作赞赏:“骗得过其他人可骗不过我,我是最了解游君的人!”

“医生跟我说,半月板受过损,以后必须避免剧烈运动,连跳舞都不能持续太久。”游木真苦笑了一下:“明星君他们一直期待我归队,还说要一起出道。可我本来跳舞就不好,现在受了伤,归队也肯定拖后腿。”

濑名敛去笑容,他想要说什么,后者却委婉地示意他别说话。

“我了解了一些出道前辈的情况,就像泉桑说的,偶像确实很辛苦,不是谁都做得了的。像我这种一无是处的人,恐怕就会很狼狈吧。现在想想,泉桑当时的话一点不错。”

濑名泉的手轻轻地落在游木真受伤的膝盖上。隔着布料游木都能感到那人掌心的温暖。

“偶像不是谁都做得了,只有无论得意还是失意都能向别人传递力量的人才可以。成功时候就是粉丝的目标动力,失败时重新振作也能让同样低谷的人振奋。”

他动作轻柔地牵起游木的手,顺势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受伤也好,不擅舞蹈也罢,游君只要继续努力去做,就会有人被你感动。这就是偶像。”

游木被他的举动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却没有把手抽回来。

“我也会有粉丝吗?”

“会有很多很多。其实你现在就有了啊,”濑名泉笑着指了指自己,“我永远是游君的粉丝。”

濑名泉还和以前一样会突然说些肉麻的话,可游木知道他并不讨厌,只是有点无所适从。为了避免脸红,他决定转移话题:

“明明之前还嘲笑我笨手笨脚不适合当偶像。”

濑名难得吃瘪的表情让他格外有成就感,不过对方很快就释然了。

“游君真是把哥哥说过的话都记得一清二楚啊,超感动。”

查房护士的到来结束了两人的打闹,探病时间即将结束,濑名泉也该走了。

“等出院后,游君来我家一趟。”

游木真茫然:“Knights不是住在一起吗?”

“那是为了度过磨合期,现在大家都分开住了。我家附近有座神社,想带游君去看看。”

出乎他意料的,游木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

“泉桑提过的那个很灵验的神社吧,我也想去拜一拜。”


-TBC-

评论(15)
热度(19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