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You Belong To Me《三年》番外(4/完结)

#这次是《三年》番外二,故事是叶修教高三的寒假(韩叶任教第六年),韩叶已确立恋人关系,享受出国二人游(蜜月)。之前出门游玩产生灵感,很想看恋爱了的韩叶一起旅行,就有了这篇番外。

 #推荐BGM<You Belong to Me>很温柔的曲子,特别适合旅行的时候听w

#两个奔三男人谈谈恋爱的游记,完结

#正文《三年》传送门→ (1) ,番外前篇(1)(3)

 

这次终于把番外完结了,之前发(3)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沌都没有说声新年好,在这里补一句“新年快乐!今年也请多指教了w”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BGM请点 → < You Belong To Me>


 

6.最后一城

黄昏两人搭上返回苏黎世的列车。

坐在叶修和韩文清对面的是一对老夫妇,两个人走路都有点缓慢,却互相扶持着一路走得很稳。入座后老妇人朝面前的亚洲男人微笑点头,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就专心和丈夫研究地图去了。

看来也是去苏黎世游玩的游客。

叶修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沿途景色沉入夜幕,只有遥远的灯光星星点点,伴着轰隆的车轮声竟有几分寂寥。百无聊赖的叶修把手伸进口袋,拇指摩挲着烟盒上的图标。韩文清则把头倚在车座上,神情严肃地闭目养神。

忽然韩文清觉得贴近他身子的恋人有些僵硬,他睁开眼,还未来得及看向身侧,就被对面的景色震惊。

那对上了年纪的夫妻正无比自然而甜蜜地接吻,旁若无人,仿佛他们都还是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女,仍是毫不顾忌他人目光的张扬年纪。

“啧,真恩爱啊…”叶修不禁感叹。不同于年轻情侣的高调,老夫妻的亲密反而让旁人倍感温暖,或许是这沉淀了数十年的感情始终如一,太令人动容。

不过见到老人如此甜蜜的举动,对于他俩来说还是第一次,起码在国内是不太可能有如此桥段上演,只能说是文化差异使然。

两位老人亲密完,又神态如常各做各的,显然方才那种事对他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但这就苦了对面的两人,老夫妇不时做出点窝心的亲近之举,他俩却连视线都无处安放,只能若无其事地乱飘,毕竟人家虽不介意当众做,旁观的也总该留些隐私空间。

列车开了十几分钟,叶修觉得有些饿了。他们在卢塞恩吃的那顿芝士火锅实在算不上美味——尽管那是瑞士特色——只能说这确实不适合他们的口味。他俩偏偏还点了两人份,都只能硬着头皮各自解决一个,叶修强撑着吃完三分之二就缴械投降,芝士古怪的味道滞留在口腔里,害得他整顿饭都没了食欲,之后也没吃多少。

看看手表,到苏黎世还有一会儿,叶修便翻出一盒小的巧克力,拆了包装准备充饥。

纸盒上金棕条纹交错,正面印着烫金的巧克力品牌,看起来就很高端洋气,叶修拿起一块放嘴里,巧克力香浓的味道溢满唇齿,然而他再嚼一口,却觉得这巧克力有股怪异的苦辣。

卧槽,难不成吃芝士火锅把味觉也吃坏了?

叶修一边琢磨,一边吃下不同口味的,仍有点苦涩奇异的味道,不过意外挺好吃的。于是叶修又吃了几个,还用手肘碰碰韩文清,问他吃不吃。

韩文清睁开眼就看见被叶修放在一边的包装盒,旋即皱眉说,你吃了?

叶修挑眉看着他神色凝重,点点头说,吃了几个,还行,就是有口味儿有点怪。

韩文清还没说话,叶修就把剩下的半盒塞他手里,说,都给你了,我有点困,先睡会。

刚说完,他就已经把脑袋抵在玻璃窗上,闭上了眼。

韩文清无语地拿起一个吃了,咬碎的巧克力弥漫着一股朗姆酒的味道。叶修本就不怎么沾酒,顶多喝点啤酒,自然是不清楚这巧克力其实包含了朗姆。

他把巧克力收起来放回袋子里,又用手扶住叶修的肩,让已经睡得昏昏沉沉的恋人靠到自己身上,玻璃窗冰冷坚硬,若放任醉酒的家伙就这样睡着,醒来又难免要脖颈酸痛。

坐在对面的老妇人把他们这互动尽收眼底,她慈爱地注视着那个表情有点凶的男子,后者注意到她的目光,神色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恢复自然。

她早就察觉眼前这两个亚洲男人之间流动的微妙气氛,而心中的猜想也终于在此刻得以验证。她很想对那个神情有点凶的男子说些什么,可惜语言的隔阂让她的祝福无从传达。列车靠站时她和丈夫要下车了,老妇人最后看一眼两个陌生的男人,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个和蔼友善的笑容,朝仍醒着的男子说:“祝你们幸福,亲爱的孩子。”

 

韩文清目送那两位老人下了车,老妇人临走前对他说的话自己并没听懂,但对方脸上慈爱和善的笑容让他或多或少领会了其中含义。

欧洲人的接受能力还真强呢。

他倏地想起叶修之前的感叹。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倒未尝不是件好事。

 

 

叶修睡得很沉,火车到站也没醒,还是韩文清不停地拍他脸,这才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先下车,去旅店睡。”韩文清拎起行李箱,另一手拽着仍半睡半醒的恋人。叶修使劲搓了搓脸,头还有些昏沉。

“我去…居然掺了酒。”他嘟囔着,努力稳住身子。韩文清起初在前面拉着他,走了几步后回头,皱着眉不由分说圈住他的肩,驾着他慢慢前行。

“哎没事儿,我不要紧。”

叶修轻笑,比起他那滴酒不沾的弟弟,自己好歹还是有点酒量,起码不至于连路都走不了。韩文清不理他,只是扶着他肩膀的手加重力度,像是无声的反驳。

“呵,老韩你这人就有个毛病。”叶修似乎还有点醉,虽然他身上连酒味都没,只有烟草味道。

韩文清依旧不搭话,兀自搀着他在人流中缓步行走,所幸他们订的旅店就在火车站附近,只要走过一条街就到了。

“太固执,不听人说话。”

叶修的身子靠在韩文清身上,头发蹭过他的耳廓,他把头别过一个弧度,沉默地望着前方灯红酒绿的街道。

“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叶修笑了,呵出的白雾在韩文清耳边炸开。苏黎世的夜晚依旧寒冷,而恋人贴在身侧传递着源源不断的暖意,令韩文清觉得有些闷热。

他低声冷哼,算是对叶修这番醉话的回应,只是圈着叶修的手臂收紧了些,两人缓慢而稳步地在繁华街道间穿行。

 

 

7.苏黎世夜未眠

在瑞士的最后一天,韩文清和叶修的旅行节奏依然不徐不疾。上午先去观看了莱茵瀑布,然后又乘车去了苏黎世湖,沿着湖边走了段路,拍拍照看看景,静谧柔美的湖景令人心情也变得沉静安宁。

“之后去哪儿?”叶修坐在岸边长椅上抽一口烟,他们明早的飞机,现在时间还充足,可以再去逛逛。

“购物,礼品都还没买。”韩文清打开小笔记本看看,景点基本都看过了,剩余时间可以去购物街好好挑选回国送人的礼物。

叶修把手塞进衣服口袋里懒洋洋地说,那我就直接回旅馆了。

韩文清瞥他。叶修无辜地耸耸肩说:“我该买的也买好了,老韩你不会想让我帮你提东西吧?这可不好。”

“房卡在我这儿,你甭想了。”

叶修无奈地把烟抽出来,朝韩文清呼出一团烟雾,笑着说:“我以为只有女生逛街要男朋友陪呢。”

韩文清脸色一沉,伸手就要把那烟头给夺下来,被叶修敏捷地躲开了。

“叶修,”韩文清之前一直忍着,这会儿到底还是怒了,“你又欠收拾了?”

被点名者已经蹿起来跑一边儿躲着了,韩文清抓了个空,黑着脸站起来瞪他。

“得,我去还不成,”叶修看起来心情不错,“老韩你想要我陪就直说嘛,别害羞。”

害羞个屁!

如果眼刀真有杀伤力,此刻的叶修早就不知被韩文清给剜掉几斤肉了。

 

 

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是欧洲最富有的街道,亦是闻名遐迩的购物天堂,各类高档奢侈品从街头到巷尾比比皆是,大街的东侧就是静美的利马河。

叶修一边沿着街道前行,一边感慨这真不愧是瑞士最繁华的地方,景色还特优美。

韩文清购物的目标明确,结账干脆利落,两人没兜一会儿,他就基本上把东西买齐了。叶修向上拽拽领子,努力在寒风中护住脖颈,期待地问:“回旅店?”

“还有一个。”韩文清无视他期许又真挚的眼神,径直朝前走。叶修看他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店,旁边的广告牌上是一名贵妇和她手上精致华美的钻戒。

他不由自主地翘了翘唇角。

叶修跟着走进去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在柜台前和营业员说着什么,年轻的瑞士小哥从展示柜里取出什么交给韩文清观看。

“啧,老韩,你什么时候这么财大气粗,都要买钻戒啦?”叶修懒洋洋地踱过去,看恋人郑重其事地捏着一枚银戒仔细研究。

韩文清只是扫他一眼,没答话,而是让营业员再拿另一款。

“怎么,这颗钻石还不够大?你准备要几克拉啊?”

叶修饶有兴致地凑过去,夹在韩文清指尖的是一枚炫闪的铂金男戒,灯光打在圆环上泛着清冽的银光,他捻起来有模有样地看看,嗯,钻石挺大的。

瑞士小哥拿来的另一款明显比之前的要低调些,戒指表面是喷砂亚光的,中央的碎钻也不耀眼,但放在掌心里倒有股简约典雅之感。

韩文清把那男戒举到叶修面前,说,戴上。

叶修也早就明白恋人意图,但笑不语,把那冰凉的银环慢慢套在无名指上,安安稳稳停在了指根。

“不错不错,这个我喜欢。”叶修把手臂伸直了,眯起眼看效果,连连点头。

韩文清把另一枚相同款式的戒指戴上,张开五指看了看,也点点头。

“怎样?我看看。”

叶修说着,兴致勃勃地拉过韩文清的手,戒指在交叠的手指上相撞,发出细微清脆的声响。

“没想到老韩你戴戒指还挺好看。”

韩文清极短促地笑了下,扭头对早已目瞪口呆的瑞士小哥说,买这两个。

年轻的营业员眨眨眼,飞快地恢复职业笑容说,好,需要包起来吗?

“不用,”韩文清的语调波澜不惊,但叶修能听得出掩藏在其中的些许愉悦,“这样就行。”

之后付款和后续说明并没什么特别的,韩文清接过装着两个空盒的礼袋,然后转身和把玩戒指的叶修离开。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杵在柜台后面的营业员望着两人的背影,摇头喃喃道,“是时候该增加我对亚洲人那少得可怜的了解了。”

 

两人走出珠宝店时天已擦黑,他们沿着街道慢悠悠地走。叶修没戴手套,左手却仍垂在身侧,韩文清沉默地握住,针织手套阻碍了触感,他却依稀能感到恋人指上的银戒。

“老韩,你这就算送戒指了?”叶修捏了下韩文清的拇指,故意道,“连句话都没说啊。”

韩文清冷哼一声:“还有什么要讲?”

叶修想想,笑道,也是,该说的都说了。

两人继续前行,旁边的利马河上泛起星星点点的灯光,古老建筑的倒影在河面上铺展开,暖黄的光影随着水波摇曳,湖与古屋仿佛融为一片温暖的汪洋。

 

 

回到旅店,两人先后洗了澡,韩文清坐在床榻收拾行李,叶修躺在床上用平板电脑上网。忽然他抬脚碰了碰韩文清的后腰。

“老韩,咱在瑞士还没做过吧?”

韩文清转过头,对上叶修意味深长的目光。他眯起眼,像在等叶修继续。

“异国他乡来一次,还挺时髦呢?”

叶修懒洋洋地朝恋人笑笑,脚趾勾住韩文清裤腰上的皮带。

韩文清深深地看他一眼,放下行李,反身跪到床上,他俯下身,刚好把叶修卡在自己双臂之间,后者仍笑地从容不迫,压住他的后颈,将唇贴上了他的。

“你明天不想赶飞机了?”

韩文清把额头抵在叶修前额,两人间的空隙也被呼吸熏染地湿热而暧昧。

叶修轻笑:“那得看你行不行。”

被挑衅的韩文清扬起眉毛,露出一个凛然危险的笑容。

“不行的是你。”

 

暮色渐浓,饶是最繁华的闹区,也渐次熄灭了繁闹的灯火,宁静的深夜悄然而至,喧嚣归于沉寂,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兴意渐浓的正当时。

 

 

8.尾声

返程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从苏黎世飞往法兰克福的航班,在即将降落在德意志土地时遇到了一股诡异强劲的气流。机身在城市上空不断颠簸滑行,机舱内原本安逸轻松的气氛逐渐凝重,乘客头顶上的警示灯闪烁着,有的人甚至开始在胸口划十字无声祈祷。

遇到这样强的气流对叶修和韩文清来说都是第一回,持续晃动的机身令他们也禁不住屏气凝神。叶修碰了碰韩文清的左手,下一秒两人就心照不宣地十指紧扣。因为彼此紧握的力度,韩文清无名指上的戒指硌得叶修的右手生疼。冰凉的金属抵着指根的血管,叶修能感到自己血液随心跳鼓动的频率。

“老韩,怕么?”

叶修把身子紧靠在椅背上,侧头问恋人。

“有什么好怕。”

韩文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纵是在这不断颠簸的机舱里,他的语气仍像往常那般,平稳而不容置疑。

“啧,你这回答,我安慰的台词都没法讲了。”

叶修语调轻松,仿佛他们根本没置身于紊乱的气流中,只是在安逸的环境里开着寻常的玩笑。

韩文清闻声冷笑了下,说,你还会安慰人?

“废话。你这也太伤人心。”叶修不满。三言两语的功夫,飞机已倾斜地越来越厉害,从机窗外能看到同样严重倾斜的陆地,飞机即将降落了。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彼此交握的力度愈发强烈,像是不断告知对方自己的存在。

飞机安全着陆后广播里发出一段欢呼胜利的旋律,乘客们也欣喜地鼓掌,庆贺这一切顺利结束。

“哎呦老韩,你快把我手给捏断了。”

叶修解开安全带,右手还有点疼,他夸张地咧嘴甩甩手,被韩文清瞪了一眼。

“这都受不了,出息!”

 

 

当叶修和韩文清终于平安回到两人的公寓时已是深夜,旅途归来的疲惫如潮水将他们没顶。瑞士之旅后的四天里,叶修都以“休养”为由不肯外出,直到春节将近,教师们组织了次聚餐时,叶修才不情不愿地跟韩文清一起出了门。

吃饭的时候苏沐橙坐在叶修旁边,桌上闲聊的时候她凑近叶修悄声问,玩儿的怎么样?

叶修撇嘴,累得哥睡了三天才缓过劲儿,不过玩得挺好。

苏沐橙莞尔,说,我觉得你跟韩老师旅游比较开心呢。大学毕业旅行你都没什么兴致。

叶修看了眼坐在隔壁桌的韩文清,即使在热闹的饭桌上,他也仍是习惯性地板着脸。

“应该的,”叶修承认,“我俩好歹在谈恋爱呢。”

“以后也多出去玩玩吧,对你也挺好的。”苏沐橙笑眯眯地建议。

叶修也笑了,夹了个大虾放到她碗里示意她专心吃饭。

“都说以后了,着什么急。”他不紧不慢地说着,瞟了瞟邻桌的和同事碰杯的恋人,唇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The End-

 

后记: 

这篇番外终于写完了,构思时就觉得不会短,但没想到删了些桥段最终还是写了1w6(太话痨了) 

交往之后去旅游的韩叶一定很温馨,虽然他们看起来都不像喜欢经常出行的人w但偶尔一起出趟远门,在异国他乡谈情说爱的感觉也挺不错吧w

因为非常喜欢苏黎世,所以私心想让他们在这个地方买戒指然后戴上。尽管两人戴戒指一点儿浪漫气氛都没有(笑)但就这样安静地并肩在河畔散步也会让人感觉特别温暖。 

在此要感谢水梨太太 @梨梨梨梨梨 画了韩叶在湖边接吻的图,意境非常美,请大家一定去看 图点我

 

写这篇游记的时候自己觉得挺开心,如果这个故事也能让你感到温暖和开心的话就太好了!谢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32)
热度(21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