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You Belong To Me《三年》番外(3)

#这次是《三年》番外二,故事是叶修教高三的寒假(韩叶任教第六年),韩叶已确立恋人关系,享受出国二人游(蜜月)。之前出门游玩产生灵感,很想看恋爱了的韩叶一起旅行,就有了这篇番外。

#推荐BGM<You Belong to Me>很温柔的曲子,特别适合旅行的时候听w

#两个奔三男人谈谈恋爱的游记,未完 

#正文《三年》传送门→ (1) ,番外前篇(1)(2)(4)

 

抱歉这篇番外还是没一次写到结尾,因为最后一程苏黎世有很多想写的东西(其实是又话痨了)所以没能三段完结,不过完结篇今天就会放出的w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

  

BGM请点 → < You Belong To Me>

 


 

4.滑个雪吧

在因特拉肯的第二天,韩文清和叶修吃过早饭,将行李寄存在旅店前台,再次朝雪山进发。今日主题是滑雪,韩文清小时候跟家人去过滑雪场,大学时代也和班里同学滑过几次,算是小有经验,而叶修则是零基础零经验值的新手,因此两人刚抵达滑雪区后的头两个小时,韩文清基本没怎么滑,都是待在叶修旁边监督他从零学起。

对于初学者来说,笨重的滑雪装备本就需要适应熟悉,而脚下那看起来洁白柔软的雪,覆盖在斜坡上也变得恐怖狰狞,仿佛随时会将摔倒的人吞噬。

通常而言,摆正姿势迈出第一步总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有些新手小心翼翼地拄着雪杖宁可摆出内八的姿态也不敢就这样直接顺坡滑下。韩文清环顾四周,他们这片区域的坡度小,正适合初学者练习,周围很多新人都在尝试踏出第一步。而他眼前这家伙倒是不害怕不紧张,摔了数个跟头之后,竟开始滑得有模有样了。

“感觉怎么样?”

望着一步一步从下向上爬的叶修,韩文清问道。他已经沿着这条不长不短的雪道来来回回滑了数十遍。

“还行吧。”叶修左摇右晃地向前走,脚上两条长长的滑雪板给步行增添不少麻烦,他必须小心翼翼以防一边的长板被另一边压住,否则这样摔倒滚到山脚下也太难看了点儿。

“不过老是爬上来太累,咱去高点的地方滑呗?”

韩文清挑眉,这家伙胆子倒不小,特意给他挑的安全缓坡他还嫌腻了,非要挑战高难度去。

“试试看,”叶修继续游说,“再说你这样也不尽兴,出来玩儿不就是图个开心嘛!”

看他那一派真挚诚恳的样儿,说的还挺好听呢。

韩文清弯腰开始拆滑雪板,说,你跟我滑,不许乱加速。

叶修见他那样,就知道这是准备往上走了,自然答应地痛快。

 

逆着滑雪的人流朝上走了一段,两人来到南侧斜坡上,这边人烟相对稀少得多,雪道长而曲折,从上向下看,道路的另一端隐没在雪坡之后。韩文清让叶修原地待命,他先滑一次看看。

叶修说,别那么紧张,这也在新人滑雪区里呢。

韩文清瞪他,说,想滑就给我待这。

纵是学得很快,叶修也明白自己经验毕竟不及对方,便收了声老老实实在一边站着。韩文清雪杖朝后一撑,离弦的箭一般窜出去,叶修默默注视他那飞驰在雪地中的艳红色的身影,之前给自己示范的时候还没感觉,这会倒是滑得挺潇洒嘛。

很快韩文清就回来了,这段路不短,但没什么陡坡危险带。两人一前一后沿着雪道滑下去,凛冽刺骨的寒风如利刃割着裸露在外面的面部肌肤,没过一会儿,皮肤就已连寒冷的知觉都没有了。

滑到平坦的缓坡,叶修以右手的雪杖为轴,侧身转过一个角度,平行的滑雪板也划出两道弧线,整个人顺利平稳地停在原地。一连串动作熟练流畅,还真不像个初学菜鸟,韩文清直率地说了句“不错”,收获叶修得意的眼神一枚。

“别看哥不常运动,真动起来可不一般。”

对此韩文清已司空见惯,他看着恋人慢腾腾挪出滑雪道,两颊和鼻尖冻得通红,语调虽游刃有余,呼吸却有点喘。算起来,叶修也连续滑了四个多小时,以他那体力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再来一次?”韩文清询问,也不知是不是故意。

“还来?”叶修瞟他一眼,兴致缺缺地一屁股坐到雪堆上,“你自个儿去吧,哥缓缓。”

说着,他摘下厚厚的手套,手伸进衣兜里摸索半天,掏出烟盒叼起烟,又摸索半天,拿出打火机点烟,然后就这样大喇喇地坐在雪道旁边开始抽起来。

“你就这么坐着?”

韩文清看他吞云吐雾,老神在在,偶尔有人从他面前滑过了,他依旧神态自若。

“不然呢?老韩你多滑一会儿,甭管我。”叶修洒脱地摆摆手,旅店里禁烟,他一直没什么机会抽,这会算是找到放松享受的时机了。

韩文清看看腕表,时针已过一点,该找个餐厅填饱肚子了。

叶修自然乐得去个温暖的地方休息果腹,立刻咬着烟头开始拆滑雪板。韩文清问他,吃完再滑?

叶修摇头:“都滑一上午了还没过瘾啊?”他现在已经开始怀念旅馆里那柔软的大床了。

“你不是动起来不一般么。”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懂不懂,”叶修语重心长,“老韩我记得你语文成绩还行啊?”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瞪着他,这家伙最擅长扯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下午两人还了滑雪板,去山腰的娱乐区逛了一圈。他们坐了次双人雪橇,叶修在前韩文清在后,两人刚坐稳就被工作人员用力从坡顶推下去,倾斜的陡坡和持续加速的冲劲让叶修下意识抓紧韩文清夹在他身侧的双腿。

一趟滑下来叶修意犹未尽地说还挺刺激,而坐在后面的韩文清本来视线就被遮了大半,双腿又被恋人捏地生疼,急速下降的兴奋感早被败坏地所剩无几。当叶修兴致勃勃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把,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推了他脑袋一掌,让他自己去坐雪胎玩。

 

 

两人从少女峰上下来时已是下午四点,天也差不多全黑了。取了行李后,他们坐上前往首都伯尔尼的火车,韩文清问叶修,滑雪怎么样。

“挺好呢,”叶修点头,“以后在S市滑就成了,瑞士滑个雪太贵。”

韩文清表示赞同,这次滑雪也算下了血本,毕竟难得两人出国旅游,自然还是要尽情享受才好。不过出国旅行也好,本地游玩也罢,若是两人同行,无论目的地为何,一定都能尽兴玩乐,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5.古城,花桥和水塔

滑雪显然大量消耗了叶修的精神和体力,当晚抵达伯尔尼后,叶修快速冲了个澡就钻进被窝睡得昏天暗地。那良好自觉的睡觉意识,让韩文清忍不住琢磨以后若要防止他熬夜的话,是否也可以采取剧烈运动的措施。

翌日韩文清没一大早就叫醒叶修,伯尔尼的景点不多,他们不需要太赶时间。倒是叶修自己依旧早早醒了,他睡在靠窗户的一侧,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身上,暖暖地很舒服。叶修打着呵欠侧过身,边唤“老韩”边把食指摁在对方眉心上,不轻不重地打着转儿按揉,像要把恋人习惯性皱眉而挤出的印痕给揉平。

韩文清也睡不踏实了,猛地睁开眼恶狠狠地瞪他。叶修被对方倏然睁开的眼给吓了一跳,旋即笑眯眯地说,老韩,早安啊。

本来被叶修扰了清梦还有些烦躁的韩文清,听他这样说话,刚积郁的不满还未宣泄就悄无声息地散了。

韩文清抓住叶修还停留在他前额的手指,拉到唇边吻了下,说,早。

叶修又笑了笑。不知是不是刚睡醒意识还有些混沌的缘故,韩文清竟有一瞬觉得,这家伙的神情居然有那么点温柔。

 

 

旅游攻略上对伯尔尼的提及并不多,特别标注的也就只有钟楼、古城和爱因斯坦故居。鉴于这几个景点都集中在一处,两人计划一口气逛完就去卢塞恩。

古城有一条古朴的主街道,中央有独具民族特色的喷泉,两侧的建筑也颇是颇有历史沧桑的味道,不过建筑里的店铺大都充斥着现代气息,整座古城并非纯粹古色古香,反倒有些历史与现代融合的奇妙和谐。

两人沿街走了一遍,折回的时候韩文清拐进一家瑞士纪念品店,挑了几件小玩意准备回国送亲朋。叶修溜达一圈没发现什么称心的,倒是被隔壁的巧克力店吸引了注意。

出国前他曾问来过瑞士的喻文州,这边有什么特色产品,对方回答说军刀手表和巧克力,还当即说了几个有名巧克力品牌,其中一个牌子,就是叶修现在看到的店名。

叶修自己对巧克力其实没什么兴趣,比起巧克力的甜腻他更钟爱烟草的苦涩。不过他知道苏沐橙喜欢甜食,尤其是巧克力,中学时候就经常看她带一板德芙去学校,时间久了,叶修出门遇见巧克力店也会下意识留心看看。

店铺装扮地精致典雅,品种各异的巧克力放在金色薄纸上,再打上暖光,看上去别提多洋气。叶修也不太懂这些德语单词描述的巧克力有什么区别,只是来回转悠观察,推测哪些是受欢迎的明星产品。

韩文清结完账从隔壁过来,看着琳琅满目的高档巧克力也开始选购,这种甜品哪怕自己不吃,回去送人也是不错的礼物。

两人都选好之后,叶修一摸皮夹,发现自己兑换的现钞只剩一张十瑞郎。他原本兑换的瑞郎就比韩文清的少,之前又买了烟,现在颇有弹尽粮绝的窘势。

“老韩你先帮我付了呗,回头吃饭刷我的卡。”叶修说着,把几盒巧克力叠到韩文清的那份上面。

付款的时候收银员拿起一盒金棕条纹相间的巧克力,提醒道,这个是含酒精的。

韩文清看了眼,不是他挑的,便扭头问叶修,含酒精的巧克力行么?

叶修正研究柜台里的慕斯蛋糕,头也没回地说,没事儿,沐橙酒心巧克力也吃。

一大堆巧克力分了三个袋子装好,两人拎着出了店,走出古城,朝下一座小镇卢塞恩进发了。

 

 

卢塞恩的卡贝尔桥是座颇为有名的廊桥,曲折斜长的木制古桥横越罗伊斯河,整座桥都建有古木屋顶,廊桥两侧还有鲜花盆栽作装饰,因此亦被称为花桥。

与其说走在桥上,到更像在是一座木屋里的长廊前行,木制穹顶里还装有小灯,散发着昏暗却柔和的光,整座桥都透着古老朴素的浪漫感。

叶修从韩文清口袋里顺出手机,娴熟地解了锁,切换到相机模式想给走在前面的韩文清拍照,却发现这里面光线实在太差,拍出来只有一团黝黑的剪影。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随手拍了张屹立在花桥附近的多角形水塔。

走下古桥,前方一小片空地上,有两个当地男子正弹着吉他卖唱,古典吉他拨出的弦声并不响亮,两人的声音却在空气中一波波荡开,就连路边的叶修和韩文清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唱的大概是古老民谣,旋律简单而悠长,倒是和这花桥水塔相互映衬,也难怪会有不少路人聚集在周围倾听,一曲结束,众人热情而友善地鼓起了掌。像是受到鼓舞,新一曲明显轻快欢乐得多,两人边唱边跳,周围的观众竟也跟着跳了起来。

“他们过得真自在呢。”叶修感慨,简单纯粹,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寒暄闲谈,萍水相逢的人亦能同歌共舞。

“在这儿养老肯定很舒服。”

韩文清看看他,说,不能移民,别想了。

叶修一听就乐了,说,我就是感慨一下,老韩你怎么还当真啊?

韩文清脸色有点差,叶修没说错,他刚才确实将这座小镇看作未来定居选项来考虑了。只是叶修这乐不可支的反应,让他顿时感到尴尬滑稽。

“要我说,那都无所谓,”叶修的语调仍带着笑意,却比之前多了份认真,

“反正只要人在一块儿,年纪大不大、以后住哪儿,还不都一样么。”

韩文清无声凝视他片刻,短促地笑了下,说:“呵,你倒挺会说。”

“一般一般,也就比你好点儿。”叶修也不谦虚。

“不过回去之后该抢的楼盘还是得抢,能住好干吗要住差。老韩,那几个你可得盯紧了。”

面对画风骤变的叶修,韩文清竟一点不觉得别扭,倒像早有预料般说,“废话。”

 

 

-TBC-

评论(19)
热度(170)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