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晃】瞳の住人(上)

#娱乐圈paro,老零是当红歌手,狗狗是歌迷,有年龄差操作

#超爱这首BGM → 瞳の住人》

 @夜光仓库 请来验货(你

传送门 → (下)番外

祝阅读愉快w


瞳の住人

 

大神晃牙又忍不住压了压帽檐,这是他紧张时的小动作。平心而论,以他孤高独狼的高贵身份,屈尊和一群吵闹少女们挤在一间闷热屋子里是需要极大耐性和胸襟的。如果不是为了那个英俊到该死的摇滚歌手,他才不会来这种破地方。

大厅对景墙上挂着一个黑发男人的巨幅海报,朔间零,这场即将开始的签售会主角。晃牙排队很靠前——不枉费他清晨就蹲在门口候着——可以清楚看到工作人员在准备最后的道具。

捏着纸袋的手有点潮,尽管不愿承认,但晃牙还是很激动的。这次的新专久违地走了初期的老风格,比起轻柔摇滚更偏向重金属,那是他最爱的朔间零的曲风。

晃牙始终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朔间零歌曲的事,好像邪神克苏鲁撕碎了虚伪的光明,苏醒的野性在血液中沸腾,他兴奋得浑身战栗,虚度十五年苍白光阴的自己此刻仿佛重生了。

圈粉是一瞬间的事。刚巧朔间零的主战场也在东京,平常开歌友会或上音番打歌时,只要有机会晃牙就一定会去。

虽然他个头不能算特别出类拔萃——青春期的男子汉还会再长的——不过他总和一群娇小的女粉丝挤在一起,次数多了总会引起注意。

最先记住他的是朔间零的经纪人。

某次晃牙去机场接机,那次是朔间零巡演归来,候在通道两侧的粉丝特别多,当真人露面时众人激动万分,朔间零高挑的个子都要被人海淹没。晃牙分明已经自身难保,却还紧盯着偶像身影,生怕他被谁推倒或碰到。朔间零在经纪人看护下从晃牙面前走过,那是他第一次距离偶像如此之近,好像再探一寸就能碰到对方身体。就在他晃神的刹那,有人试图拽朔间零的衣服,原本还在恍惚的晃牙瞬间如炸了毛的小狼犬,张牙舞爪地打飞那只不老实的手。

不过由于他动作太大,连累了朔间零,虽然对方只是匆匆瞥他一眼,表情却似笑非笑,好像还用口型说了声“谢谢”。相比之下,经纪人更惊讶,回头多看了晃牙好几眼,似乎觉得这彪悍的男粉挺特别。

自那以后,每当晃牙再出现在拍摄现场,工作人员从他身边经过时总会冲他笑笑,就连经纪人也会多看他两眼。这让晃牙有点得意,这群家伙还算有眼光,发现了鹤立鸡群的自己。

虽然都这样了也没能让那个自称吸血鬼的混蛋歌手记住自己。

想到这儿,晃牙有点不服气,他追星少算也有五六年了,连朔间零的随身造型设计师还有伴舞团的大哥都知道自己了,可当事人好像还认不出他。难不成真像论坛爆料说的,朔间零其实高度近视,半臂开外皆为移动马赛克?

一声尖利的惊呼打断了晃牙走神。他看见朔间零从后台走出来,穿着水洗皮夹克,袖口和衣襟有一串儿亮色铆钉,裹着修长双腿的迷彩裤收进铁锈色的马丁靴里。

朔间零的出现就像点燃一簇火苗,点燃了排满整座大厅那么长的粉丝鞭炮,一时间晃牙的耳朵里充斥着高分贝的尖叫,眼冒金星,大脑嗡嗡作响。他兢兢业业追了几年星,还是没能适应一屋子女生同时大叫。

对此习以为常的朔间零面带微笑地朝粉丝们挥挥手,几句简单问候之后,期待已久的签售会终于开始。

轮到晃牙的时候他心里还在默诵准备好的告白,时间有限机会难得,他必须在最短时间里最大限度地表达自己对这张CD的无限热爱和独到见解,他要证明自己和只会哇哇尖叫的粉丝不同,他是专业的、有内涵的、有思想高度的粉,他要让朔间零抬头多看自己几眼,把那模糊的马赛克擦去,记住他这张酷帅的独狼的脸。

朔间零看着他走上前,似笑非笑,他的眼神和善却像根针,轻松把晃牙豪气万丈的气势给戳爆了。

晃牙机械地把一纸袋CD掏出来,他耳朵大概还有尖叫后遗症,根本听不清朔间零在对自己说什么。这人眼睛真的是正红色,就和鲜血一样,晃牙乱七八糟地想着,脑袋里像有一百只柯基在蹦跶,以至于原本慷慨激昂的腹稿,半个字儿都记不起来了。

其实签售会允许携带的专辑数量是有限制的,可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就认识晃牙这个小迷弟,所以对他的行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不过浪费时间可不行,助理在晃牙眼前打了个响指,总算把这人从神游中勾回来了。

“想让吾辈签在哪里?”朔间零笑得意味深长,好像并不在意他走神。

晃牙手忙脚乱地指了指某个不会挡住封面上朔间零脸的位置。

“有什么想要吾辈说的话?”

晃牙一愣,通常这种大型签售会,歌手很少主动询问粉丝特殊要求,毕竟人数众多,不可能满足所有人不同需求。朔间零以前也没这么问过他,其实只要在珍藏的CD上亲笔签名,运气好还能握个手的话,晃牙就已经无欲无求了。

“这是稀有掉落的特殊待遇,每场就一两个哦,机会难得。”助理的笑容贼兮兮的。

晃牙顿时挺直了腰杆,好像这样就能帮他想出个主意来。朔间零也不催他,兀自把CD盒子摊开。

“那、那就……‘晃牙你很帅’。”

助理噗嗤笑了,朔间零倒是非常淡定,还认真询问名字他是哪个汉字。晃牙如实说了,他这才讶然道:“原来是这两个字,吾辈一直以来都想错了。”

晃牙艰涩地眨眨眼,这人在说啥,一直以来?难道他一直以来都记得自己名字?

朔间零飞快地在每个CD盒上签下寄语和名字,助理立刻帮他摞起来放回纸袋。晃牙麻木地接过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才说了一句话,这不行。

“朔间前辈……”

被点名的歌手对这个叫法很惊讶。晃牙赶紧解释:

“我也是梦之咲学院毕业的!”

当年他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努力考上的,只因为那是朔间零的母校。

“原来晃牙君和吾辈是校友。”朔间零似乎挺高兴,晃牙也不由得开心起来。

“既然是校友,吾辈可以多答应你一个要求。”

天降鸿运也不过如此了吧。被天上掉下的馅儿饼砸的晕乎乎的晃牙心想。

他们交流的时间超出平均标准了,助理用眼神暗示。朔间零了然,便起身冲他张开双臂:“想和吾辈拥抱一下吗?”

晃牙凭印象觉得,当时身后应该有一群粉丝在大声尖叫,不过他无暇顾及,曾经可望不可即偶像此刻正邀请自己拥抱,哪怕在梦里他也不敢这么想。晃牙像缺了油嘎吱作响的机器人,一顿一卡地和朔间零抱了抱,对方还顺势摸了摸自己后脑勺。朔间零体温很低,手臂比想象的更有力,他身上有一股很浅的香味,像是秋雨过后林木的气息混合了些许松香。

人生一片无悔的晃牙抱着宝贝CD,同手同脚地从偶像面前离开。他大概还没从拥抱带来的冲击中缓过来,所以也没看见台阶,脚下一空就摔趴下了,一袋子的专辑都飞了出去。

朔间零正在跟粉丝交流,晃牙这一闹又吸引了注意,他循声一看,那个头发手感很软的小粉丝正狼狈地趴在地上,专辑撒了满地。有工作人员经过,没留神一脚踩到CD塑料盒上,咔嚓一声,不知是盒子裂了还是晃牙心碎了。

晃牙原本还在云端轻飘飘的心情瞬间跌入地狱,那是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抢到的初回特装版,总共发行就五十张,早绝版了,更何况还有朔间零的亲笔签名。他甚至顾不上捡CD,捧起那张碎了角的珍品欲哭无泪。

朔间零望着那个宛如被抛弃的小狗的身影,轻声和助理说了句话。

经历了残酷大喜大悲之后的晃牙,还没来得及收拾心情找人算账,就被助理给拉到一边。

“晃牙君不着急的话,可否多等一会儿,待签售会结束了,朔间先生会再给你签一份。”

晃牙目瞪口呆,刚积蓄的一腔怒火无处宣泄,就被朔间零轻松浇灭了。说真的,这种时候除了点头答应还会有别的选择吗?

 

 

大神晃牙几乎是跳着回到公寓的,出生到现在他从没如此步履轻盈过,飘飘然仿佛随时都能上天,就连看见那个比自己高一头的黑皮室友,晃牙都能笑眯眯地打招呼。

老实忠厚的室友被他诡异的好心情吓了一跳,再一看他浑身上下贴满朔间零标签,立刻懂了。

“大神你看起来很开心。”

“哼,算你还有点眼力。今天心情好,顺手买了促销的红豆包,阿多尼斯你要好好感谢本大爷!”

阿多尼斯没吭声,但晃牙知道对方很高兴。既然自己有幸和偶像拥抱还额外收获一份无价CD,那今天对身边的人友善一些也未尝不可。人心情好的时候就希望周围的人也跟他一样。

愉快的晚饭过后,阿多尼斯忽然拿出一张纸来,郑重地坐到晃牙对面。

“大神你现在还没工作吧?”

“啊?”晃牙像是吃了一盘变质的肉似的,表情很不爽:“本大爷只是看不上那些职位而已,都体现不了本大爷的实力。”

“我这边有伴舞招募,你要不要试一下?”阿多尼斯和晃牙是校友,毕业后就进入了一个艺人的伴舞团,如今也算小有名气了。只是,为了避免被他家多事的姐姐发现,他登台表演时都戴着面具。晃牙也只知道他室友是跳舞的,至于给谁打工,他才没兴趣呢。

因此,看到对方主动发出邀请,晃牙心里很不屑。要作为阿多尼斯后辈去当伴舞?以为他是条摇尾乞怜的废物哈巴狗吗?

阿多尼斯见他不动心,便把那张招募书放到他面前:“是给朔间前辈伴舞。”

晃牙先是嫌弃地扫了一眼,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断了。

“你说谁?”

“朔间前辈,”阿多尼斯无视了萦绕在室友脑门上的黑雾,平静补充,“就是你去签售会的朔间零前辈。”

“阿,多,尼,斯——!”晃牙暴起,揪住比他高大的室友的衣襟:“为什么你从来没告诉过本大爷,你居然在给朔间前辈伴舞!”

“前辈考虑到我的情况,答应双向保密,以免引起麻烦。”

阿多尼斯镇定地说,他很早就考虑到自己室友不会淡定接受这种现实,所以才始终没开口。不过,他倒是拜托过同事们多关注一下某个出现率很高的灰发男粉丝。

晃牙当然不肯接受这种理由,他死死拽着对方衣领,威胁着要把他脖子咬断。

阿多尼斯很困扰,却还是努力劝说他冷静:

“这次是因为有伴舞受伤才临时换人,经纪人说不高调招募,熟人推荐最好。所以我想大神你舞蹈挺不错,应该会喜欢这个机会。”

“你怎么知道本大爷就会喜欢你施舍的机会,啊?”

“原来不喜欢吗。”

晃牙一顿,更火大了:“谁说不喜欢啊?这本来就是专门给我大神晃牙准备的,看本大爷轻松拿下!”

阿多尼斯似乎松了口气,他轻松地把晃牙的爪子从身上掰开,无视了晃牙又一番咆哮,说:“我手机里有面试信息,你把它记下来。”

 

晃牙精心准备了很久,他以为这是个非常正规的、可以体现自己跟其他应聘者悬殊差距的面试。可结果却只有几个面熟的朔间团队的工作人员,站成一排让他跳了几支不同曲风的舞,然后打了通电话,就告诉他合格了。

虽说被选上是好事儿,可晃牙总觉得特别憋屈,而且,这个团队主角朔间零连根头发丝儿都没出现,亏得他还特意打扮了两个小时,全白费了。

伴舞团领头的大哥带着晃牙把工作室转了一遍。朔间零的隔音工作间在走廊尽头,很大一间,他们经过的时候门是虚掩着,隐约能看见里面摆着一樽棺材。

晃牙眼睛瞪得老大,原来杂志专访里提到的“棺材乃吾辈之温床”是真话。

“因为巡演马上就要开始,排练时间紧迫,可能会比较辛苦。”领队大哥如是说,晃牙立刻表示没问题。

“零先生除了练歌之外,每天也会来看我们练舞情况,他一听新人是你,就非常期待。”

晃牙脑子里沉睡的一百只柯基又开始四处乱窜,刚消弭的紧张感卷土重来。

回去之后,晃牙就一直在起居室里练习舞步。朔间零除了早年间的摇滚曲,近期的爵士乐之外,也有不少劲歌热舞。那些PV晃牙看过无数遍,舞步早已稔熟于心,眼下正是紧张的复习巩固。

练到深夜,他才冲了澡钻进被窝,两眼睁大,快把天花板盯出洞来了,也没有一点睡意。于是他只好爬起来,仔细挑选了明天上班穿的服装,又不知不觉看了两小时朔间零的Live,听了半小时朔间零的抒情爵士乐,这才艰难睡着。

 

晃牙顶着两团黑眼圈,早早地赶到了朔间工作室。由于来得太早,廊道里静悄悄的,他走过一块反光的玻璃挡板时,忍不住整了整衣服。

完美还原了朔间零出道首专的摇滚风,黑夹克皮手套铆钉小短靴,Nice!

晃牙用领队大哥配给他的钥匙开了一间舞蹈练习室,利用手机功放开始练舞。其实他原本打算趁同事到齐之前,偷偷去朔间零的工作间门口溜达一圈,听说他平常就睡在棺材里,从不回所谓的家。

可当同事们陆续抵达,朔间零也起来跟众人打过招呼了,晃牙还全身心投入在练习之中,以至于差点错过报到。

在阿多尼斯提醒下,晃牙风风火火地赶去会议室听巡演计划。朔间零的团队算不上多规矩,大家都懒懒散散作风随意。晃牙刚迷上他的时候,还以为整个团队和他一样都是过激背德人设。

不过看看稳健道德的阿多尼斯,大概团队就只是个人设而已,晃牙心想,只有朔间前辈的时髦值才是货真价实的。

制作人和演唱会总导演在白板上做介绍,主角本人还没登场。晃牙兴奋地翻开演唱会歌单,这种心情就像骨灰级书迷抢在出版前拜读了梦寐以求的手稿。

不过刚翻了一页,门口就传来声响。晃牙正好坐在靠门的前排,抬头就看见朔间零笑眯眯地推门而入。

晃牙嗅觉敏锐,闻过一次的味道都能记住,更何况偶像身上的。因此门刚露缝隙他就激动抬头,果不其然看见朔间零那张俊脸,但下一秒,晃牙的目光落到对方衣着,刚要绽放的笑就僵住了。

他追星多年,接机也好追行程也罢,从没见过朔间零的私服如此优衣库。那铅灰打底黑格条纹的老头衫,就连他家楼下卖团子的老爹都不屑一顾。为何这个站在歌谣界巅峰、时尚潮流杂志常客的朔间零,会穿这样一件和他气质身份完全不符的廉价衬衫?他的造型师呢?助理呢?

晃牙的心思全写在脸上,他责备地四下寻找负责人,谁把这衣服给的朔间零,他就扑上去咬死谁。

“这就是新人晃牙君啊。”朔间零再次轻松吸走他注意力,晃牙像听到哨声的军犬,瞬间正襟危坐抬头挺胸。

“朔间前辈!早上好!”

“早,晃牙君非常勤奋啊,吾辈一早起来就看到你在练舞了。”

晃牙快悔死了,他懊恼自己该死的专注力。那种千载难逢的独处机会,如果他多看一眼镜子的倒影,说不定现在和朔间零的关系就突飞猛进了呢?

“朔君,你迟到很久了,又去榨番茄汁了吗?”

看起来脾气很不好的总导演濑名泉抱怨道。

“抱歉,濑名君,吾辈有个新点子,所以修改计划花了点时间。”征求了对方默许后,朔间零直接当众宣布道:

“吾辈参考了专业人士的意见,也亲自考察过,现在终于作出决定。之前一直没敲定的新曲伴舞人选,吾辈希望由新来的晃牙君担任。”

众人交头接耳,反应似乎并不太惊讶,大家心照不宣地望着前排那个像中了僵直弹的新人,这个冲击对他来说恐怕太大了。

“我说你可想好了,那家伙怎么看都是舞台零经验,现场搞砸的话我也会被连累啊。”濑名泉不耐烦地摇头。

朔间零心情甚好地冲他晃了晃手里的番茄汁:

“吾辈的眼光从来没错过,当初不也是和毫无演唱会经验的濑名君合作吗?”

濑名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朔间零转而看晃牙,后者似乎总算缓过劲儿来了,攥着拳头,激动不已。

其实,朔间零在娱乐圈行走多年,各种狂热粉丝都见过了,以前也有过崇拜他的新人加入团队,可当朔间零委以重任时,能镇定接受并顺利完成的屈指可数。还有一些和他共事一段日子之后分道扬镳,理由是偶像还是该远远观望。

朔间零觉得,晃牙大概也和那些粉丝一样,憧憬是因为距离遥远,等他和自己相处久了,也许就幻灭了。

可他看着对方因跃跃欲试而不断战栗的身子,毫无惧色或犹疑,明亮的琥珀色眼中是抑制不住的亢奋,就像被禁锢许久的困兽,终于冲破牢笼时的狂喜。

也许这孩子和之前的都不太一样吧,他突然由衷期望起来。

 

-TBC-

评论(38)
热度(458)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