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You Belong To Me《三年》番外(1)

#这次是《三年》番外二,故事是叶修教高三的寒假(韩叶任教第六年),韩叶已确立恋人关系,享受出国二人游(蜜月)。之前出门游玩产生灵感,很想看恋爱了的韩叶一起旅行,就有了这篇番外。 

#推荐BGM<You Belong to Me>很温柔的曲子,特别适合旅行的时候听w

#两个奔三男人谈谈恋爱的游记,未完

#正文《三年》传送门→ (1) ,番外后续(2),番外一《天好就去旅个游吧》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w

 

 

《三年》 番外二 · You Belong To Me

 

BGM请点 → < You Belong To Me>

 

1.初来乍到

叶修和韩文清抵达苏黎世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多。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叶修只觉得浑身酸疼,旅程还没开始,就已倍感疲倦。韩文清情况比他好些,起码看起来精神抖擞得多。他们随着人流去拿去托运行李,叶修不徐不疾地跟在韩文清后面,宽敞的大厅里不时响起广播,尽是陌生的语言。

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叶修近三十年的人生还没踏出过国门,而这难得的初体验,此刻就献给了和恋人韩文清一起的双人游。

两人旅游的计划已酝酿许久,最终将目标确定在瑞士。在那之前叶修刚依靠出题赚了一大笔外快,而韩文清手头也有了些积蓄,于是两人决定趁寒假去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享受奢侈一把。

“从现在起咱只能说英语了,老韩你可给力点儿,”出关后,叶修把护照放进外衣内兜里,拍拍身边的韩文清,“你以前不还参加过模联演讲嘛,靠你了啊。”

韩文清瞥见叶修俨然一副甩手掌柜不管事的样儿,问道:“你不还选修过德语么?”

德语和法语都是瑞士的官方语言,苏黎世又是在德语区,这边的人普遍说德语。

“必要时候,哥自然出马。”

叶修自信地笑笑,尽管他也只是选修了一学年的德语,期间还逃过课,不过出国前又突击复习了一下,简单交流加上英语辅助估计问题不大。

从机场到旅店的行程很顺利,韩文清把查阅的攻略和线路都记在小本上,两人依靠笔记的提示,没怎么花功夫就找到了旅店。瑞士这边交通便利,车次时刻表也一目了然,无论公交地铁抑或城郊列车,每一班都有明确的到站时刻,因此只要不出意外,他们按照笔记本上的线路坐车,就可以轻松到达目的地。

 

旅店前台是个年轻姑娘,说英语时那抑扬顿挫的伦敦腔听着特地道。韩文清在填表格,叶修就倚着柜台和那姑娘聊天。其实他口语算不上流利——自从上大学后就鲜少讲英语了——但基本交流没问题,何况那个姑娘对他颇有兴趣的样子,得知他们是中国来的,立刻兴奋地说,我喜欢中国菜。

叶修乐了,用手肘戳了戳忙着签字的韩文清,说,他可会做菜了。

韩文清签完字,抬头看那姑娘,只觉得对方注视自己的目光都变得崇拜了起来。

“你别在这儿坑骗外国人。”韩文清会做菜,但距离“可会做”还有一定距离,叶修明显就是在信口开河,还乐在其中。

“夸你还不乐意啊。”

叶修摆出一副“我本将心向明月”的遗憾神情。韩文清面无表情扫他一眼,不理他。

前台姑娘和叶修聊了几句熟络了些,人也变得愈发热心。她看看表格,突然说,现在旅店有空余标间了,你们要不要换房间?

之前网上预订时,这个旅店的空房紧张,标间都被预定,只剩下大床房。鉴于两人早已是有了床上关系的恋人,对这个自然不在意,韩文清眉头都没皱就点了预订。

只是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有人主动问他们需不需换房?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不用,谢谢。

或许是语气太过坚定以至于有些强硬意味,前台的姑娘显得有点尴尬。

“确实不用,这样正好,”叶修立刻笑眯眯地说,还特意亲昵勾住韩文清的脖子,“我们就喜欢大床房呢。”

被迫弓起背的韩文清脸色不佳,但也朝外国姑娘点了点头,算是赞同。女孩讶然,但很快恢复常态。

“抱歉,原谅我之前的冒昧。”

叶修忙摇头说不用在意。

“希望你们在苏黎世玩得愉快,”前台姑娘说着,递上钥匙卡,朝两人露出一个灿烂真挚的笑容,

“还有,祝你们拥有个愉快的夜晚!”

不知为何,那女孩的热诚笑脸让两人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不自在。

欧洲人的接受力还真强呢…

那日之后,这句话就成了叶修时常抒发的感慨。

 

 

旅店是三星级,装潢温馨可爱,叶修扑进柔软的被褥里就不想起,卷着宽大的被子,翻到墙角以躲避韩文清的魔爪。

韩文清脸色一沉,拽住被子一角就往自己这边扯,叶修挣扎不及,被卷动的被子搅得头晕目眩,最终栽进恋人双手的桎梏。

“洗完澡再睡。”韩文清命令道。

叶修扬起视线,望着恋人近在咫尺的脸,笑着说,洗完就睡?我还以为你想来个愉快的夜晚呢。

“哦?你这么想?”韩文清也笑,隐约透着危险味道。

“神经!愉快的夜晚当然是指倒时差!”叶修话锋一转,口吻义正言辞,仿佛自己根本不是挑起这话题的人。

韩文清也敛起笑意,说,那就快洗。

当韩文清从浴室出来时,叶修已裹着被子睡了,半干的头发散在侧脸,遮住了他半边面孔。房间里唯一亮着的床头灯投下昏黄的光,照在叶修眼睑上,光线令他不舒服地皱着眉。

韩文清关掉了叶修特意为他留着的灯,摸黑爬上床,动作轻缓地从叶修怀里抽出半边被子盖到自己身上。叶修动了动,嘟囔了句“慢死了”,翻身继续睡。黑暗中韩文清看不到他舒展开的眉头,而他也不知道恋人线条柔化的唇角。

他们只是无声而心照不宣地,向彼此道了晚安。

 

 

2.日内瓦之行

在苏黎世住了一宿后,翌日清晨他们没有先逛这座瑞士金融中心,而是一路南下,去了日内瓦。依照计划他们会在瑞士逗留七天,主要游览的城市都集中在北部,返程也在苏黎世,只有日内瓦距离较远,于是两人准备先去最远的,再一路往回游历过来,苏黎世留在最后游玩。

抵达日内瓦后,韩文清他们刚走出车站,就看到头顶干净湛蓝的晴空和轻薄如羽的白云。瑞士的一月有些冷,但天气好时冬日和煦的光照在身上仍会有暖暖的感觉。比起S市湿冷又阴风阵阵的寒冬,叶修觉得这里的冬天简直称得上气候宜人。

日内瓦靠近法国,当地说法语的人居多。叶修原本还打算问问路人怎么去看大喷泉,结果肢体语言比划了半天,对方倒是懂了,热情洋溢地说了一通法语,他愣是一个字儿也没听明白。

“我去,说好的瑞士人英语好呢。”

叶修郁结,本想问路比看地图方便,岂料到头来还得老老实实跟韩文清一起研究地图去。所幸喷泉是在莱芒湖上,地图上湖很好找,两个理科老师凑在一块儿讨论几句,很快达成一致出发了。

沿着大街走了一段,叶修突然眼睛一亮,大步迈进街边一家门面堂皇的店,韩文清看了看店铺的橱窗,里面是用香烟摆成的工艺品。

仅将店门推开一条缝,韩文清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烟草味道,像是很多品种的混合,他皱眉,透过玻璃门注视恋人的身影,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平心而论叶修非常乐意在这个地方泡去大半时光,但想到韩文清那张酷似包公的脸,他还是飞快兜了一圈,只拿起两条万宝路就去结账。

韩文清本已做好准备迎接满载而归的叶修了,谁料他没待一会儿就走到门口,手上拎着个轻便的袋子。

“我还是支持国货,”叶修捕捉到恋人眼底的诧异,微笑道,“有些洋烟抽不惯,尝尝鲜就成。

“再说,你不是见不得我多抽么。”

叶修轻描淡写地说完,率先推门出去了,留下韩文清侧着身杵在店铺门口,直到那玻璃门快关上了才快步跟出去。

“知道就少抽点。”

叶修不满,说,怎么得寸进尺呢你,少抽也得循序渐进知道不?

“别光说不做。”

韩文清冷哼一声,脸色却还不错。

 

 

走到莱芒湖边,明媚的冬日将湖面照耀地波光粼粼,甚至还有海鸥和野鸭在湖中优哉游哉地随波漂浮。

沿着岸边走下一段石阶,有片四方平台,清澈的湖水堪堪漫过台面,石台上聚集着一些天鹅和野鸭,摇头摆尾,毫不畏惧趁兴拍照的游客,兀自在围观的路人间横行。

“这天鹅肯定成天吃好的,你看长得这么白胖。”叶修站在最后一级石阶上指指点点,几个年轻女孩子正围着一只漂亮的天鹅拍照,还有人捏着块粗粮面包,不时撕一点儿丢给不远处的鸟群。

那几个女孩想拍合影,回头正好看见石阶上的叶修和韩文清,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外向的姑娘用英语问叶修能否帮她们拍照,叶修点头,帮她们拍了几张,效果似乎挺不错。女孩子们很开心,边道谢,边友善地把手里的小半块面包塞进叶修手里。

“Enjoy your time!”这是她们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

叶修沉默地看看手里的面包,有些碎屑已黏在了掌心,他转而看韩文清,对方只是手臂交叠于胸前,看戏似的袖手旁观。

这么一块面包直接丢掉也太对不起别人好意,更何况那几只天鹅像是已注意到叶修是掌握了食物的男人,都在慢慢朝他靠拢。

“老韩,不来喂喂天鹅,体验一下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感觉么?”

韩文清扬扬下巴,说,你先。

不怕人的天鹅和几只大胆的海鸥越靠越近,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叶修迅速揪下一块面包就往外丢,一时间天鹅野鸭海鸥都扑棱着翅膀挤成一团,叶修也难免池鱼之殃。天鹅扇动翅膀掀起的风如刀般利落地朝他的脸招呼过来,他下意识地躲,脚底却打滑,向着鸟群打了个趔趄。

叶修心说卧槽,赶紧稳住身子,手里的面包掉在地上,这下可好,也不用躲了,直接把那群飞鸟都吸引到自己脚边了。

韩文清站在石阶上,看着恋人的身影无力地堙没在扑腾的天鹅和海鸥之中,响亮的鸟鸣此起彼伏,隐约间他好像听见叶修在喊他名字。

站在一旁围观的老妇人笑容慈爱,用法语跟韩文清说,他们真喜欢他。韩文清一时没明白,那老妇人就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

韩文清无声笑了笑,那笑容很浅,在老人看来却显得真心而温暖。

“靠,老韩你真见死不救?”

叶修踮着脚尖站在石台边缘,再倾斜一点就要踩进湖水里了。寒冬的天他还不想和大自然有如此程度的亲密接触。

韩文清也不是纯粹看热闹,叶修刚被天鹅淹没时他就已靠过来,伸出手准备随时抓住对方。叶修毫不犹豫地握住恋人伸过来的手,跃过脚下零星分布的鸟粪,来到了安全地带。

“我去,这次可真体会到鹅的战斗力了。”叶修感慨,想拍掉手心里残留的些许面包屑,而韩文清的手却始终牢牢握着他的,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老韩你刚才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叶修这会儿没事了,就开始声色俱厉地批评恋人的不厚道行为。

“他们喜欢你。”

韩文清煞有其事地重复方才老妇人的话。

两人已经走到了石阶顶端,韩文清朝老人点头道别,这才和叶修并肩朝前走。叶修琢磨了一下韩文清刚才所说的主语,忽地笑道,也没见你这么主动过,你不是喜欢我么?

“没主动?怎样算主动?”韩文清冷笑,仿佛叶修开了个天大的笑话。

他们此时走的是一条穿过大桥拱洞的暗道,两人刚好走到桥下的阴影里,韩文清索性停下来和叶修面对面。

“起码也得让我心跳加速吧?”叶修故作沉思,特真诚地微笑说。

“呵。”韩文清也不多话,两手摁住叶修的头,劈头盖脸地覆上一个力道十足的吻。

蔚蓝晴空,煦暖冬阳,湖水清波荡漾,禽鸟比翼齐飞,莱芒湖的风景犹如迷人的画,而他们躲在动人景色一隅,仿佛与这周遭都隔绝开来,又像早已融入那温暖的景象之中。


-TBC-

评论(58)
热度(33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