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向神明许愿(1)

#娱乐圈背景,夹杂了很多po主个人对泉真的理解和想法

#真对泉的称呼直接用了“泉桑”,食用请留意

 @一个摸鱼的  老师我写了!

传送门→(2)


祝阅读愉快w


向神明许愿

 

游木真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自己仍在录制节目的现场。

除夕夜临近零点的时分,作为邀请嘉宾的Trickstar边和主持人聊天边等待倒计时。年末这几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日程表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通告,连睡觉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现在参加的节目是今天亦是今年最后一个工作,按理说曙光在望了,可游木真早已没了期待的劲头。疲乏的大脑像被困意狠狠敲了一榔头,他吃力地撑着眼皮,眼下别提回答主持人问话,能不在直播镜头前昏倒就是胜利了。

所幸此刻是连线户外记者,游木真眯起眼,试图看清屏幕中的画面。那是在海滩举办的跨年晚会,夜空与海都是深邃的墨蓝,唯有搭建在浅海的玻璃平台闪着耀眼的光,舞台上有几个人在唱歌,摄像师特意拉近距离,游木真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正中央领舞的是Knights的濑名泉,岁暮天寒海风凛冽,他额发却已浸了汗,脸颊的水痕在镁光灯下泛着莹亮的微光。

游木真想起来了,Knights今晚要参演一个盛大的活动,因此这两天濑名泉不是赶通告就是彩排,几乎没和自己联系过。跟他们Trickstar这种刚起步的新团不同,如日中天的Knights早已成了各类活动的抢手明星,行程更是满满当当。说不羡慕是假的,可看着寒风中衣衫单薄的濑名泉,游木真却只觉得心疼。

他有多久没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了,节目组寡淡的盒饭是不是吃腻了,拍戏时落下的脚伤痊愈了吗?

这些濑名泉不可能主动对他提起的牢骚,都是游木真偷偷从经纪人和队友那里打听到的。每次宝贵而短暂的通话,濑名泉都只是迫不及待地询问他近况,事无巨细交待他要照顾好自己,游木真也会问对方情况,可濑名泉的回答永远在打擦边球。

“有游君这样关心我,哥哥完全不会觉得累了。”濑名泉的满足感被分解成电波也依旧强烈,而游木真只觉得羞赧窝心,又有那么些惶然。

他怕濑名泉太善于伪装,以至于他这个不称职的恋人都察觉不出对方语气中遮掩的疲惫。

摄像师的镜头仍锁定在濑名泉身上,这个总能轻而易举撩动观众激情的偶像,此刻也绰有余裕地调动着整个会场的气氛。跳得真好,游木真心想着,就算我跟他学了那么久,也只学了个皮毛,还差得远吧。

“濑名先生真的很帅气。Trickstar的各位和Knights是前后辈,平常会联系吗?”主持人适时地插话,想把无所事事的嘉宾代入话题中。

和游木真并肩坐在前排的衣更真绪下意识看了看同伴,后者正全神贯注盯着屏幕,他只好接过话头,简单聊了几句。

除了Trickstar之外,还有一个女团和一位女歌手作为嘉宾,主持人自然也要顾及女方,便开玩笑地问女孩子喜欢Knights里的谁。

游木真心不在焉地听着,女团有一半选了濑名泉。这不并不稀奇,毕竟他的女友粉比例一直很高。尽管濑名泉总给人嘴巴很毒的印象,但也会有意无意地展露男友力。他是个非常有服务意识的偶像,懂得必要时候给予粉丝足够的福利,哪怕他根本记不住那些一面之缘的面孔,濑名泉也能随时向她们绽放最灿烂的笑容。

是的,不会对自己绽放的那种笑容,游木真的思绪飘忽得仿佛在梦游,主持人和少女们的谈话逐渐淡出他的脑海。为了避免睡着,他强打起精神盯着大屏幕,镜头已经拉远了,却还能看见濑名泉跳舞的身影。

他并非羡慕台下那些歌迷,毕竟他有自信,自己拥有恋人独一无二的一面。但此刻看着遥远镜头里属于粉丝的濑名泉,游木真还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虚。他知道那是名为想念的情绪在作祟。

等这个节目结束之后,就去泉桑的家里等他吧。游木真如是想着,精神振奋了一点儿。

然后他就听到主持人点自己的名字。

“游木君,你是怎样想的呢?”

他茫然地眨眨眼,一旁的衣更真绪担忧地碰了碰他的胳膊。

游木真突然很紧张,他不明白为何主持人要询问自己喜欢Knights里哪种类型,要知道他和濑名泉的恋爱在偶像界是不容存在的禁忌,为了各自名声前途绝不能公开。因此被主持人这样提问,他不由心虚地缩了缩肩膀。

“说得是,我也……觉得很好,哈哈。”他绞尽脑汁地寻找措辞,或许他该把骑士团的所有人都夸一遍,这样比较不着痕迹。可不待他继续说,对面已发出小小的惊呼声。

“泉小姐,看来我们也算做了回结缘神,给你和游木君牵线搭桥了。”主持人笑得意味深长,坐在对面那个模样成熟的女歌手微微笑了笑。

游木真懵懂地望向队友,坐在他后面的明星昴流已经憋不住了,猛戳他后腰,低声说:“阿木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喜欢那个裙带菜吗?”

“别在节目上说这个。”

身为队长的冰鹰北斗倍感心累,他万万没想到平日说话中规中矩的游木真今天会如此反常。方才那个姓泉的女歌手坦言比起Knights,她更偏爱游木这种类型的。于是好事的主持人便询问游木真的想法,原本冰鹰以为他这个队友会含糊其辞地糊弄过去,却没想到这人像被催眠了一样,鬼使神差地回应了对方的好感。

且不说那个独占欲强得惊人的濑名泉会怎么想,眼下游木真竟然搞了个绯闻出来,对身为偶像的他是非常不利的。想到事后公关,冰鹰北斗顿时觉得原本隐隐作痛的头更疼了。

游木真呆了几秒钟,被困意统治的大脑总算慢慢运转起来,随后是汹涌而出的恐惧悔意和惊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偶像禁忌,在即将迎来短暂休假的最后时刻,他居然作死给自己糊了一身绯闻。

那倒也罢了,大不了被经纪人骂个狗血淋头,然后公关澄清就好。他怕的是这事若传到某人耳朵里,自己的新年就不用过了。

 

如坐针毡地捱过了后半段节目,游木真被明星拽回了后台休息室。他们的经纪人早就酝酿了一肚子的怒火和说教。挨完骂的游木真垂头丧气,队友们安抚地拍拍他肩膀,心照不宣地没有提某个名字。

包里的手机铃声大作,换做往日的游木真早就扑上去接听了,今天却像听到鬼来电,浑身一颤,慢吞吞地拿起手机,迟迟不肯接。

来电显示的“泉桑”执拗地亮了很久才作罢,但很快一封简讯就发送过来。

「节目结束后来我家。」

「我会等着你。」

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短信,游木真却知道对方生气了。濑名泉只有在动怒的时候才会使用最言简意赅的措辞和朴素的标点符号。平日他跟游木真发邮件,经常会加很多表达感情的符号,可这两则短信连一条波浪线都没有。

游木真不知对方如何第一时间就得知了绯闻——他似乎总有自己的一套信息网——但他明白濑名泉此刻肯定很生气,他最好迅速和对方见面,把事情好好解释清楚。否则鬼知道那个独占欲极强的恋人会做什么事。

 

和节目组道别后,Trickstar一行人准备坐保姆车回公寓。游木真没有同行,他怕组合的车停到濑名泉住处太过醒目,便独自乘出租,在距离目的地一个街区的路口下了车。

新年的凌晨,干冷的空气里隐约有香灰的味道。濑名泉住的别墅附近有一家香火兴旺的神社。当年刚买下房子的时候,濑名泉拉着还没出道的游木真,赶在清晨祭拜热潮前去神社许愿。濑名泉说这里供奉的神明神通广大,拜事业求姻缘都灵验。

“许个愿吧,”濑名泉把准备好的五元硬币放进游木真手心,“游君只要许自己最想实现的那个愿望就好。其他的我会替游君完成。”

硬币带着濑名泉的温度,贴在掌心暖暖的。游木真被他的话逗笑了:“泉桑怎么知道你许的愿不会和我的撞车?”

濑名泉笃定地扬起嘴角,那是游木真非常熟悉的、濑名泉式的自信笑容,好像他早已洞悉一切,看穿了自己暗藏的小心思。

“当然,我可是一直都注视着游君啊。”濑名泉顺势把对方的双手拢进自己掌中,他体温比游木真低一点,却远比寒冷的空气暖和。

“可机会难得,泉桑不给自己许愿吗?”

游木真被对方炙热的目光盯得有些害羞,他低头看着恋人那双修长漂亮的手,白皙的指尖冻得微红,他忍不住凑上去呵气。

“游君像这样在我身边,被我握着手,被我这样注视着,哥哥已经没什么需要许的愿了。”

尽管破晓前的街道上只有他们两人,游木真还是不争气地红了脸。他有点抱怨地叫对方名字,濑名泉却满足地微笑。

“不用顾虑我,游君。”当两人并肩站在神社前,捏紧硬币准备许愿时,濑名泉忽然说。

“凡是你希望的,都是我的愿望。”

 

游木真摘下墨镜。每次出门为了掩人耳目,再古怪也要戴墨镜。尽管方才在的士里已被司机频频侧目了,但哪怕有一丁点损害濑名泉名誉的可能,游木真也绝对不许它发生。

他望向街道尽头属于濑名泉的那栋房子,屋里没有灯光,夜色如尘埃落在别墅上,一片死气沉沉。游木真有点不安,他用手机搜了搜海滩跨年晚会的情况,活动已经结束,参演的明星陆续回家,有人已在推特上发晚安照片。他试着给濑名泉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游木真用房主特意留给他的钥匙开了门。室内的空气沉闷冰冷,他和濑名泉最近都没闲暇来这里,更不必说打扫了。他开了通风扇,再打开地暖,茫然环顾四周后,他决定边打扫房间边等待濑名泉归来。

气喘吁吁地清扫完起居室,游木真总算等到一通电话。可惜来电不是濑名泉,而是他的经纪人,说澄清绯闻的准备工作已做好,交给公关负责,他对此缄口不提便是。

游木真连连道谢,对方叹了口气,问他:“濑名怎么样?生气了么?”

关于他和濑名泉的恋情,经纪人是除了两人队友之外,为数不多的知情者。

“他还在生气,不过别担心,我会解决。”

游木真苦笑,他坐在大得有点可怕的房子里,话音在空荡荡的屋内回响。

“你们私事自己处理,绯闻尚可澄清,但你们的真事绝不能公开。”经纪人厉声警告。

“我一直都明白。”游木真镇定地说,他和那个恨不得将恋情昭告天下的恋人不同,只要两人还在一起,苟且难捱的地下恋他也可以忍耐。

 

当初濑名泉向经纪人坦言自己有恋人,而且是尚未出道的男团新人时,事务所里掀起轩然大波。他也曾因这件事和上层闹了个不愉快,最终领导动怒,威胁他说要么分手,要么游木真走。濑名泉怒不可遏,说如果你敢辞了游君,就算违约我也会一起走。

那是的濑名泉已是前途无量的红人,事务所舍不得雪藏他,更不能放他走。最后几番不算愉快的谈判后,双方达成协议。游木真可以出道,但两人只要还是事务所旗下偶像,就必须维持单身的健康形象。一旦违约,身败名裂,净身出户,事务所还会咬紧他们狠狠打官司。

这些事,游木真出道前一点也不知道,其实知道此事的也只有上层和Knights的成员。直到Trickstar在偶像界站稳了脚跟,游木真也不再是躲在他人光芒后面自卑胆小的少年,经纪人才在某个契机下将濑名泉的付出告诉了游木真。

得知真相后,游木真恍恍惚惚地沿着电车轨道走了很久,从起点到终点,再从终点折回起点。那晚濑名泉结束通告回家,竟发现恋人穿着灰扑扑的连帽衫,在他家门口席地而坐,翡翠绿的眼睛埋在双臂间,无助落魄,像失去了主人的幼犬。

他慌忙询问恋人怎么了,而游木真只是一言不发地注视他,久到濑名泉原本加速的心跳逐渐趋于平和。

“泉桑,我都知道了。”

濑名泉没吭声,他心想一定要揪出那个告密者,竟把游君害成这幅样子。

“我很笨,想了很久该怎么办,却想不出什么办法——除了我主动退出,让他们撤销那个合约。”

“游君!”濑名泉无措又愤怒,可游木真的神情格外平静,甚至让濑名泉觉得有点陌生。

“我试过了,但做不到。我不仅是胆小鬼,而且自私得要命。我舍不得Trickstar,也无法离开泉桑。在我一无所知的时候,泉桑为我牺牲了那么多,如果以‘为了你好’的名义,这么夹着尾巴逃跑,那也太逊了。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为泉桑做点什么,不是为了报恩。”

游木真不徐不疾地说完,慢慢地掰开濑名泉攥着他小臂的手,然后将指尖扣入对方的指缝。他仰起头,朝一脸呆滞的濑名泉笑了笑:

“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TBC-

评论(19)
热度(28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