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73)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本次更新仍有原创人物及相关剧情,食用请留意

#之前被感冒一巴掌拍床上半死不活了几天,今天好一点了又开始浪,熬到这个点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老年人还是要早睡早起(你


传送门 → (1) , (72) ,(74)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57

把王池轩当成猎物来围堵的记者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吓了一跳。韩文清的气场太足太逼人,几个青年呆滞数秒才反应过来眼前竟是那个新闻的焦点人物。

趁着记者发愣的空当,韩文清已把学生拽到身后,阴冷的视线逐次扫过几人的脸:“他早就拒绝采访了,你们难道都不懂得尊重受访者意愿吗?”

韩文清的目光十分具有压迫性,早已习惯横眉冷对的记者都不由别开视线,只剩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男人开口:

“你就是韩文清老师吧?学生那么畏惧你,请问你有考虑过他们的想法和意愿吗?”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也难怪能顶住比他年轻的韩文清的视线压迫。

韩文清冷冷地看向他,纵是身经百战的记者也忽然觉得腿肚子在抽搐。

韩文清嗤笑一声:“如果你是指某些欺软怕硬还狐假虎威的学生,我倒更想知道他们父母怎么想的。”

潜台词是责怪家长既没教好孩子又控制舆论颠倒是非。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棍棒教育会给学生造成心理阴影吗?”记者义愤填膺,仿佛自己孩子因为韩文清而受到了心灵创伤。

“我说话是挺凶,但从没体罚,别信口开河。”韩文清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对方气势矮了半截儿。

“学生父母教育不当,那就由老师矫正。”韩文清看了看捏着录音笔的记者们,后者和他目光交汇时纷纷移开视线,他不禁冷笑起来:

“如果你们报道缺标题,我有建议——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三字经》是好本书,希望你们也读一读。”

说罢他回头对王池轩说:“跟我走。”

原本将师生二人团团围住的记者瞬间如被摩西划开的红海,迅速退下,然而,不待王池轩紧随老师步伐离开,那个年长的记者不甘心地再次抓住他胳膊。

“这位同学,韩老师给你造成太多压力了对吧?”

王池轩一怔,对方见他有所动摇,乘胜追击道:“不要害怕,我们站在你这一边。”

男生的手臂被记者抓得生疼,那人显然把他当做翻盘的救命稻草,生怕他就这么溜走。他下意识地想逃,金香和邱非的话却突然钻入脑中。

“不……”他轻声说,记者没听清,皱着眉头凑过来。王池轩咽了口唾液,心跳得飞快,他使劲吸了口气,绷紧了身子,仿佛这样才有足够勇气说完一句话:

“如果你们在韩老师对立面,就不是站在我这边。”

韩文清微愣,推搡记者的动作不由一滞。

记者们也都呆住了,任凭王池轩挣脱桎梏快步逃开。他从韩文清身边经过的时候,对方似乎拍了拍自己的后背。他迟疑地回头看,那个总沉着脸训斥学生的韩老师却已经背对着自己,把试图追问他的记者们统统拦截下来。

“还不快跑,老韩都要挡住不了。”

叶修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朝王池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离开,随后便站到韩文清一旁开始混淆视听的闲扯。

王池轩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校门口逃到车站的,身后一个人也没追上来,不知韩文清和叶修用了什么方法打发那些纠缠不休的记者。虽然只有一句话,却是他长久以来难得发自内心的话,想到记者呆若木鸡的模样,心里格外酣畅淋漓。

他盯着马路牙子上一块豁口发愣,脑子还没回过神儿,就连有人拍自己肩膀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请问你是王池轩吗?”

他扭头,看见一个拿着记事本和录音笔的陌生男人。这是生面孔,从没去过学校,不知哪儿派来凑热闹的新人。纵是性格包子的王池轩,这回也忍不住了,几乎要发起火来。对方却飞快地冲他做个噤声的手势。

“别急,如果想帮助你韩老师的话,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吧。”

 

 

把那群记者气得咬牙切齿愤懑而去之后,叶修若无其事地跑去拦车。韩文清深知那些人绝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这次连叶修也逃不过被抹黑的遭遇了,可即使如此,对方还是毫不犹豫地上前解围,就像数日之前在食堂里跟自己借饭卡一般,别人眼里绝对不可能做的事,叶修总是轻轻巧巧地就做了,仿佛没有任何需要顾忌的东西。

但转念想,又怎么可能真有人毫无顾忌,只是那些要权衡考量的事物,都构不成叶修袖手旁观的理由。韩文清默默注视对方的背影,心想他为何要做这些,两人关系充其量不过是有三年同窗之缘的同学,性格又不怎么合得来,彼此也没人情亏欠。

他无意识地皱起眉头,直到不远处那个白衬衫的背影晃到眼前,他才意识到自己盯了太久。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叶修笑得促狭。

韩文清瞪他:“还没打到车?”

“下班高峰期了嘛。要不你试试?”

不等韩文清说话,叶修继续道:“不过换你打,路上车都要改道了。哎我说笑呢,你瞅你这表情,谁敢接生意啊!”

“小心我一巴掌把你打散架。”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威胁。

叶修干笑两声表示恐惧。两人沉默地并肩站在马路边,看着奔驰而过的汽车,没有一辆是打着空车灯的出租。

“想不到老韩你也挺会嘴炮的。”默默数了十辆黑色轿车之后,叶修开口道。

“你想不到的多了。”韩文清冷哼一声。

“看那领头的记者气得脑门都冒烟了,老韩你形象不保。”

“无所谓。”

“亏我还这么舍命陪君子。”叶修一声长叹。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韩文清说完就觉得自己措辞不对,他其实是想问你为何要这么做,可这话说出口总像是恋爱少女渴求得到某种答案似的,所以他改了个问法,结果却变成不信任的疑问。

“我一直都乐于助人啊。高中时候我可一直都是优秀班干部。”叶修得意道。

韩文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优秀班干部又不值钱,每年提名都是他和叶修一人一个,简直成了惯例,老师学生都懒得投票另选了。

“总算来了一辆车,老韩你退后点,别把人吓跑了。”叶修说着,夸张地摇晃起胳膊来。

韩文清后撤一步,以免对方手舞足蹈伤及无辜。他想叶修果然还是老样子,不想正面回答的时候就转换话题,搞得人哭笑不得却也无法继续追问。不过比起学生时代水火不容的两人,如今他们虽然算不上稔熟,倒也比以前拉近了不少距离。

至于那个疑问,他迟早会挖出答案。

 

 

158

不出韩文清所料,次日的报纸头条就是关于他大发雷霆大骂无辜记者的报道,甚至还添油加醋描绘了他如何威慑学生口是心非。

尽管报道在社会上又一次引起关注,话题中心的S高里却有比这更惹人注目的大新闻。

王池轩,那个一切事故的起因者,唯唯诺诺的霸凌受害者,居然和以欺负他为乐的借读生打了一架。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以一敌五,居然没怎么吃亏,或许是借读生完全没料到窝囊废竟会反击,拳头还挺硬,打到一半就落荒而逃,最后被韩文清拎小鸡似的逐个摁到办公桌前。

训斥和检讨书自然免不了,轮到王池轩的时候韩文清骂得还凶了些,说他这种时候闹事,那个奖项就甭指望了,检讨书多写两页。

王池轩低着头默默听,他觉得自己脑子大概发烧坏掉了,做了回坏学生却丝毫不觉得愧疚后悔,就连写检讨书这种从没做过的事都感到畅快。

当时伸出第一拳的时候,他不是没怕过,只是想起韩文清曾跟他说过的,欺负你的人只比你大胆一点儿。拳头砸中对方鼻梁时,王池轩意识到老师说得果然没错,那些人惊慌恐惧的表情,简直和以前的自己一模一样。

“这个奖没戏,以后给我争取别的项目去。”韩文清冷硬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教师已把检讨书专用稿纸扔到他眼皮底下。

王池轩抬头,这是他第一次在挨骂的时候看韩文清的表情,后者依旧是那张严肃阴沉的模样,他竟一点也不觉得可怕,甚至从对方眼里读出那么点赞赏来。

翌日,这所备受瞩目的精英高中再次被一篇新闻冲击,不过不是谴责韩文清的,而是关于揭露某些借读生家长通过手段控制部分媒体舆论,扭曲事实以达成目的的报道。为了袒护自己孩子,哪怕损害其他学生或教师权益也不在意,普通学生受到的伤害不仅是霸凌,更有奖项机会、名额推荐等诸多方面的不公平待遇。报道收集了一些匿名教师观点,甚至采访到了王池轩。这个本该怯懦胆小的男生,竟承认了自己被欺负的事实,还指责了那些黑白颠倒的无良记者。

一时间舆论导向翻转,原本支持借读生家长的呼声向韩文清倾斜了,涉及到自家孩子切身利益的问题,众多家长再也坐不住,要求借读生家长和校方给个交代。

冯宪君再度陷入焦头烂额的状态,但所幸那篇报道很贴心地没有指出借读生给学校投入资金的事,没让他太难堪。至于韩文清那边,校方果断出面支持了一把,就连他严苛的教学方式也只是不痛不痒地批评了一下。

一日功夫,韩文清就从千夫所指的魔鬼教师顷刻化身为维护正义的优秀园丁。

不过他从来就没把这些评价放在眼里,令他在意的是那篇报道的记者——季冷,那是他昔日大学校友,可毕业之后两人几乎没有交集。对方为何会突然如此费心为自己声讨名誉。

说来奇怪,他第一个想到的竟是叶修,或许是这家伙最近在他身边徘徊频率太高了,害得他总会下意识把事情和对方联系起来。不过叶修不该认识季冷,要说大学校友,他倒是还有个熟人,如今也在做同事。

张新杰。

面对韩文清直白的问话,张新杰的回答也很坦然。

“虽然我不赞同你的某些教育方式,但不代表我不认同你是个好老师。季冷说你以前帮过他,所以答应得很爽快。”

 

霸凌风波平息后,韩文清找了个机会邀叶修吃饭,以表感谢。

其实要答谢的还有张新杰和季冷,不过韩文清总觉得把他们跟叶修拼一桌总有些怪怪的,于是出于某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理由,叶修被单独邀出来享用美餐。

叶修当然不客气,照着菜单的价目表点了几个最贵的之后,还煞有其事地研究酒水单。

“有什么可看的,你又喝不了酒。”

韩文清耐着性子吃了小半碟凉拌海蜇皮后,终于忍不住了。

叶修半颗脑袋从酒水单后面冒出来,眼睛瞪得老圆:“老韩你行啊,居然知道我不喝酒。”

“废话,高中第一次聚餐就喝趴下了,没出息。”

“话不能这么说,都多少年了,人的酒量都会长的。”

“你现在能喝了?”

“小半杯吧!”

韩文清瞪他,招手跟等了半天的服务员说:“一瓶青啤,一听可乐。”

“别啊,可乐才两块五。”叶修不乐意了。

韩文清恨不得夺过酒水单削他脑袋:“买瓶张裕你也喝不了。”

“你提醒我了,可以喝果汁儿,我看看,椰汁吧!看起来比较上档次。”

韩文清特别后悔,没拉上张新杰季冷一块围观叶修这坑同事的嘴脸,他这熊样越多人看见越好,最好让所有人都看清叶老师的真面目。

酒水跟主菜一起上来了,两人开始大快朵颐。吃到一半叶修突然举起玻璃杯,说老韩你这也算是顺利度过一场劫难,咱干杯庆祝一下。

韩文清自然答应,不料叶修又说:“你干了,我随意哈。”

他看着对方那杯乳白的儿童饮料,懒得计较,不过出于礼仪还是碰了碰。

“不过老韩你运气够好的,有个行侠仗义的记者挖黑料,不然这舆论不知还得多久才能反转。”

“托了个老熟人的福。”韩文清轻描淡写地说。

叶修挑眉:“这口气,比我都老?”

韩文清瞥他,不屑道:“比你老,那是我学长。”

叶修惊讶状:“我怎么不记得你高中时候跟哪个学长哥俩好。”

韩文清本来有点气,但转念一想,不由冷笑起来:“说得好像你多关注我似的。”

叶修表情平静,毫无惊慌失措的嫌疑,他喝了口椰汁,笑眯眯道:“你觉得咧?”

这球踢得有水平,肯定吧太自我意识过剩,否认吧有种被看扁的感觉,横竖都是不甘心,怎么说都不爽。韩文清捏了捏虚握的拳,一巴掌把餐巾纸糊叶修脸上。

“擦你的嘴。”

他刻意地不去看叶修用舌尖舔去唇角的椰汁,只怪夜色太浓,玻璃窗像镀了一层天然的镜子贴膜,餐厅的光打上去,哪怕不正视对方,桌子对面那人的神态也看得一清二楚。

韩文清觉得自己应该给视线再找个落脚点,可他只是瞪着那面蒙了夜色的玻璃镜,直到倒影也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TBC-

评论(39)
热度(24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