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71)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本次更新有原创人物(仅名字参考了原作里的角色)

#讲了讲老韩刚当教师的事儿


传送门 → (1) , (70) , (72)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53

在楼下找了条背阴处的长椅,叶修和韩文清这才重新掀开盒饭盖子。叶修掰开筷子,用尾端指了指病房的窗户,问道:“准备怎么办?”

“让班委探病,开学之后轮流来看她。”比起面容严肃难以接近的班主任,还是同龄人更容易相处。

叶修了然颔首,扒了两口饭。他点的鱼香茄子太油,嘴里发腻,便明目张胆从韩文清的饭盒里挖炒饭,还没事儿人似的继续说:

“家长那边呢?”

 “等会谈话看他表现,一次不行谈两次,直到态度端正为止。”

“摊上你做班主任,也是他时运不济,撞见生意场煞星。”

韩文清瞪他,但还是放任那双飞扬跋扈的筷子在自己碗里抢食。

吃完饭回病房,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叶修眼尖看见外面有个青年急着进来,便替他挡了门。

“谢谢!”来者气喘吁吁,抬头看清叶修模样的时候愣了一下。

“您是……叶老师?”

叶修只觉得这个男生特别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对方名字,他只记得自己给对方上过课,却不是自己班的学生。

倒是韩文清抢先说对了名字:“王池轩?” 

被点名的男生眼睛倏地睁大,这才注意到叶修身边还有个熟人。他喜不自禁地喊道:“韩老师!好久不见!”

叶修想起来了,这个名叫王池轩的青年,是韩文清教的第一批学生,当年还是个性格孤僻的怯懦孩子,如今已变得外向开朗许多。

见到自己昔日的学生,韩文清心情不错,语气也难得随和:“都还好?”

“挺好的,我现在在暑期实习,正好教授让我来医院拿个材料。”

叶修好奇道:“来医院拿材料?”

男生还沉浸在偶遇教师的喜悦里,面向叶修时仍面带微笑:“我在这所医院的附属医学院读书。”

“哦,那很厉害啊!”叶修称赞道,这家总院是全市最大、名望最响的医院,其医学院的分数线也是出了名的高。

“谢谢。” 王池轩的注意力并不在叶修身上,他迫不及待转向韩文清,兴冲冲地聊起来,而韩文清居然也颇有兴致。叶修默默站在一边看风景,听两人的对话,这似乎不是他们自男生毕业以后的初遇,显然,这个非常尊敬韩文清的学生经常回母校看望他。

做了再次吃饭的约定之后,王池轩心满意足地走了。叶修目送他离开,感慨道:

“他真的成长了不少,全是老韩你的功劳。”

韩文清也望着男生渐行渐远的背影,否认道:“那都是他自己克服的,我不过推了他一把。”

 

两人回到病房时,那个名叫辛露的女生已经醒了,正低着头斯斯文文地喝粥。听见动静,她抬头,看见跟着韩文清身后的叶修,女生脸上表情瞬息万变。

虽然韩叶二人的出柜事件已是上学期的事了,震惊师生的副作用却持续至今,当叶修和韩文清凑一块儿的时候仍不时会收到些异样又疏远的视线。

叶修像是没注意到对方微妙的神情,微笑着打招呼:

“睡得还好不?老韩没吓着你吧?”

“叶修。”韩文清脸色一沉,坐在床上的女生立刻绷紧了身子。

“你看你,又吓到人家了。”叶修故作责备地甩给韩老师一个白眼。

“叶老师好……”女生的问好细如蚊蚋。

“粥还好喝吗?”

“嗯……”辛露似乎意识到什么,小心翼翼地说,“谢谢老师。”

“小事。我就猜到老——韩老师可能没买饭,所以特意送来。”叶修说着,还示威般看了看正牌班主任。

韩文清不太想跟他说话。

面对画风格外活泼的叶老师和意外没动怒的韩老师,女孩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得继续埋头吃饭。关于这两位老师的传闻,她当初也只是道听途说,对这两人没什么概念,只记得韩文清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和叶修摆在一起似乎总是难以想象。

她偷瞄站在床尾的韩文清,心想果然这个班主任和叶修关系匪浅,就连探病都要捆绑。当时刚得知自己被分到韩文清的班时,她那个鲜少跟自己聊天的同桌羡慕得要命,破天荒拽着她攀谈许久。

“你居然去七班!韩老师数学叶老师物理,顶级配置啊!”

“可是……听说韩老师很严……”

“但他教得好啊,再说高三严点儿好,关键是还有叶老师呢!”

“嗯……”

“你不知道吗?他俩有一腿啊,听说面对叶老师的时候,韩老师整个人都不一样。”

“哦……”

“真羡慕你。”

可惜辛露真的没兴趣,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开心。

粥喝完了,她却不知如何开口打断老师们的聊天,只得用塑料勺一遍遍刮碗底,好像能从防水纸里刮出黄金。

“喝完了?给我,帮你扔了。”叶修体贴地主动搭话,不待女生道谢就拿走了纸碗。剩下她和韩文清两人面面相觑,感受到来自老师的视线,她又习惯性地垂下头。

“你爸爸联系我了,他等会就过来。”韩文清打破沉默。

“不用了,他很忙的。”辛露似乎早已习惯了被父亲忽视的生活,连连摇头。

韩文清面不改色地撒谎:“他忙完了。” 

话说到这份上,女生也不好再推脱,轻声道:“谢谢老师。”

“老韩。”叶修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过来,他用眼神示意对方过去。韩文清意会,叶修是暗示他女生的父亲来了,就在门外。

两人像交接班似的擦肩而过,叶修大喇喇地拉过一把凳子坐下,和善地问辛露,要不要吃水果?

女孩诚惶诚恐地摇头。

叶修笑道:“怕什么,我又不是老韩,不会凶你。不过,就算是韩老师,也不会随便骂人的。别老听小道消息,小道还说大眼会作法呢,坊间谣传害死人。”

辛露茫然,她不知道叶修所说的大眼是何许人,恐怕是某个倒霉催的老师。

叶修也不介意对方没反馈,兀自在韩文清送来的果篮里挑挑拣拣,拿出个苹果梨,又变戏法似得掏出个瑞士小刀,慢悠悠地削起果皮来。

“别看你韩老师长那样,对学生还是很好的。他的学生自己批评可以,别人说不好他就要黑脸。以前有个学生回去路上不安全,有小流氓打劫,老韩知道了,跟着那学生走了四五趟,后来再没人敢在那儿打劫了。”

辛露没吭声,眼睛却睁大了。

“不过这种都是芝麻大的小事儿,老韩最出名的还是刚工作那会儿,教训了几个霸凌的学生,家长要求把他辞了,他还死磕着,校方出面都没用,当时还上报纸了。”

叶修灵巧地用刀子把果肉切分成数小块,递给辛露,后者却下意识地问:

“那结果……?”

“留下的不是他嘛。”

辛露默默咬下一小块梨肉,清甜可口,她低落的心情稍微明亮了一点儿。

“需要帮助的时候就直说,学生依赖老师天经地义。别什么都憋心里。”

女生又低下头,叶修以为自己说得太直白太突然,半晌才听到她说:“我知道了,谢谢叶老师。”

 

 

154

不是谁初入职场都能一帆风顺的,不如说,从起点就顺风顺水平步青云的才是少数。就算是如今的明星教师叶修,也有过诸多不顺,而素以严格称著的韩文清,教师生涯的初期更是磕磕绊绊,若细细道来,简直可以理出一部励志小说。

不过励志一词,只是那些点头之交的同事对韩文清的形容。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倔驴脾气,别人是磨平自个儿棱角走路,他是硬生生把道上阻碍都碾平。

韩文清刚成为人民教师的时候,大家对他的印象不是“恶魔般严苛”,而是“严苛的魔鬼”。

当上班主任的第一天,就骂哭了三四个新上任的班委,原因是态度散漫不认真。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刚结束了军训,十天艰苦训练都不及韩文清几分钟的训斥催人泪下。那时起韩文清就被打上了不近人情的标签。

虽然作为新人教师,韩文清教得非常出色,可大家仍忌惮他,因为他脾气不好,责骂犯错的学生是家常便饭。若办公室有谁缩着脖子抽泣,那一定是韩文清的学生。再吵闹的教室,只要他露面,学生立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早期敢跟韩文清多说两句话的,就只有成绩出色的优等生,不过也有例外,王池轩就是其中之一。

彼时的王池轩,还远不及现在这般开朗外向,那时个头还没长,又总喜欢缩着肩膀垂着头,说话声音比女孩子还小,怯懦胆小,只会埋头苦学。

若只是这样,他也仅是个存在感薄弱的学生。可惜他运气不好,被一群欺软怕硬的借读生盯上。那些人都是依靠父母的强硬后台进入S高旁听,家长给学校塞了多少钱,他们就有多少底气在校园里横行霸道。

像王池轩这样成绩好胆子小的类型,最适合当他们这群人的乐子,差他跑腿打杂甚至打小抄,直到某次考试作弊,被韩文清抓了现行。

始作俑者们免不了被脾气火爆的韩文清狠狠训斥,还有一系列惩罚措施。王池轩自然也被骂了,却没一同受罚。那群借读生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变本加厉地欺负他,甚至拳脚相加。

韩文清知道了,把王池轩叫到办公室又一番训责。其实他很看不惯王池轩这样懦弱怕事的性格,却无法说服对方做出改变。

而借读生那边,因为受不了韩文清的训斥和严苛的惩罚,便集体找家长给自己撑腰。那些趾高气扬的家长来学校闹事,叫嚣着要求校长换掉韩文清这个班主任,理由是他无故责罚学生,会对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危害。

一边是出资赞助学校的达官贵人,一边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教师,纵是教师实力过人,也抵不过资助和舆论的压迫。校方焦头烂额地从中调解,韩文清却始终不肯让步。哪怕那些家长指着他鼻尖威胁要把他辞退,让他在S市混不下去,韩文清仍挺直腰板,斩钉截铁地坚持己见。

事情越闹越大,借读生们甚至开始诱导一些曾被韩文清狠狠训斥过的学生,联名上书,请求撤掉韩文清的教师职位。校长冯宪君隔三差五揣个药瓶找韩文清谈话,软硬兼施试图让他做出妥协。

“你就稍微放软一些态度,也好让家长们有个台阶下。事情闹这么大,对谁都不好。”

对此,韩文清不为所动:

“学生一天不认识到自己错误,我就一天不停止训斥他们。家长教育不当,那就由老师矫正。”

 

王池轩的霸凌事件愈来愈严重,矛盾逐渐尖锐,牵连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借读生素质问题,校园暴力,老师的教育方式问题都成了那段时间众人讨论的热点。借读生的家长甚至动用关系发表新闻报道,声情并茂地谴责韩文清的斑斑劣迹。

那是韩文清工作以来最黑暗的日子,校方施压,同事袖手旁观,共事的搭档仍处于磨合期,学生敬而远之。从日出到日落,从入校到离校,韩文清自始至终都独来独往,没人敢主动靠近一个被学校赞助商盯上的众矢之的。

对此他不在乎,哪怕那群人把解雇信拍到自己面前,韩文清也不会改变自己做法。他不怕这么耗下去,因为他知道冯宪君不敢轻易辞退自己,毕竟如今问题关注度极高,事态复杂,草率解雇教师对学校声望也会有影响。至于那些借读生的家长,再多威胁也伤不到他丝毫,碰上韩文清这种刀枪不入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也是他们运气太糟。

韩文清以为这样的生活还要再持续一阵子,直到某个中午,他独占一张餐桌吃着饭,忽然有个不怎么熟悉也不算太陌生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老韩,饭卡借我呗?”

韩文清没抬头,却能感到方圆几米之内的教职工们都竖起了耳朵。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跟难以接近的韩文清搭话的,除了冯宪君,也只有毫不在意世俗舆论的叶修了。

要说叶修和韩文清,也算是颇有渊源。撇开鲜为人知的高中同学关系不谈,作为同期入职的同事,又同为班主任,其负责的班级在军训和各类学校活动中都针锋相对,而且很不幸的,韩文清的班级败北次数更多一些。

这样一号人物,突然跑到风口浪尖的韩文清面前,难免有挑衅的嫌疑。大家屏息凝神,等待韩文清会作何反应。

而当事人却只是很淡漠地看了看叶修,掏出饭卡丢在桌上,继续吃饭。

叶修在一众惊诧目光中泰然自若地打了饭,还亲切地提醒惊讶的结账小哥少算了一位数。然后他端着餐盘,自来熟地坐到韩文清对面。

“谢了啊,下回刷我的。”叶修的语气稔熟得仿佛他俩是关系亲密的老友。

“不用了。”韩文清头也不抬,冷冷拒绝。

“别那么冷淡,咱好歹同学一场。”

“你有什么事?”韩文清不耐烦。

“跟同事一块吃个饭都不行?”

韩文清不理他,三口两口吃完了自己那份午餐,二话不说起身就要走。

“哎,老韩。”

叶修反应也快,赶紧伸手拽住他,韩文清不得不顺势坐回去。叶修凑过去,低声说:

“琴弦绷得太紧会断的。”

“如果你想说我,我不是这么脆弱的东西。”

“对,你就是块石头,”注意到韩文清瞬间锐利的眼刀,叶修赶紧接着说,“学生可没你这么强悍,偶尔也要温柔点儿。”

韩文清想再说什么,他侧过头,却撞见叶修盯着自己微笑的模样。叶修靠得似乎太近了,近到让他隐约想起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他忽然觉得叶修几乎没什么改变,却又有些无法辨别的部分,让他感到陌生烦躁。

在他还没来得及分辨那些异样时,叶修已经坐回原处,笑眯眯地用指尖点了点遗落在桌上的磁片。

“别忘了饭卡。”

-TBC-


传送门:老韩想起的“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140章 高中聚餐时的惩罚游戏

评论(47)
热度(23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