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21-22)

迟到的610贺(不


21

朴有天收到郑允浩短讯的时候,刚和远在美国的弟弟通完视频电话。他原以为只是老同学惯例的节日祝福,点开一看,却发现对方一改言简意赅的作风,竟跟自己谈起昨日的四人聚餐来。

郑检察官欲盖弥彰的动机,人精朴有天一眼就看穿了。一时间他困意全无,配合着对方,兴冲冲地聊起那个之于当事人颇为尴尬的晚餐。

不痛不痒地几句感想过后,郑允浩直切主题,毫不掩饰地问道:「在中有什么偏爱的酒吗?」

这么直接?朴有天挑眉,他还以为对方会再顾左右而言他几回合呢,难不成是遇上什么事,让郑允浩有了危机感?

「他什么酒都喝,不过最爱威士忌,特别是JohnnieWalker。」

朴有天慷慨地把金在中鲜为人知的最爱都说了,看着郑允浩的感恩道谢,他简直想给自己颁发个国民好队友的奖章。

「举手之劳,允浩哥fighting!」

这边刚点击发送,朴有天就迅速切换对话框,给金在中发了个硕大的惊讶表情。不待对方回应,他继续爆手速写道:「你和允浩哥发生什么了?」

奇怪的是,素来擅长短信连击的金在中,这次竟始终没回信。

果然有猫腻,朴有天对自己的推断信心十足,然而金在中迟迟不吭声,郑允浩倒是轻飘飘发来回复:

「谢谢。看来你果然知情。」

朴有天盯着那句话,没来由地感觉背上有点发凉。他想到彼时撞见自己和金在中打闹的郑允浩脸上转瞬即逝的戒备,心说这人不会是把我当成假想敌了吧。

他忽然回想起大学刚入伍时,作为前辈上台表演的郑允浩,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言不发徒手劈砖的情景。

朴有天本能地抖了抖,他突然不太想做什么古道热肠的好队友了。

正感慨着,郑允浩又发来一条短信,这次恢复成言简意赅的模式:

「有天,多谢了。今天问你的事,请对在中保密:)」

他默默回了个“好”,腹诽郑允浩实在不适合用颜文字,莫名有种笑容灿烂的美少女满身血污手握电锯的惊悚感。

 

郑允浩主动找朴有天,其实也是做过一番思想斗争的。

虽说不至于把老同学看作潜在威胁,但郑允浩承认,看到金在中和朴有天亲密稔熟的互动时,他心里还是有些吃味的。朴有天曾说金在中是自己的Boss,可谁会和顶头上司嬉笑打闹还在平安夜把酒狂欢的?

因此,最初想到向朴有天求助时,郑允浩是拒绝的,尽管他明白那是只不过是自尊心不合时宜的任性。但辩证地想,这也不失为向对方宣示自己意图的良机。朴有天深谙世事,只听自己说一句恐怕就能猜到他要追求金在中了。

打定主意后,行动派的郑允浩立刻给朴有天发了短信,对方迅速回应,甚至还贴心地主动告诉自己金在中喜爱的牌子。

郑允浩看着朴有天加油打气的短讯,心想他一点也不惊讶,果然早就知道了。

正想着,外套口袋里忽然传来短促的消息提示音。郑允浩微愣,他的手机明明在自己手里啊?

 

金在中捧着玫瑰花束刚进家门,就看见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度宅JIJI端坐在沙发正中央,用宛如皇太后睥睨天下的眼神盯着他。

换做别家猫也许是矜持地等候主人,但长久伺候JIJI的经验告诉金在中,蓝猫只是在提醒自己,改换猫砂了。他叹口气,找了个插满工艺纸花的花瓶,用玫瑰替换了,然后任命地去做铲屎官。

谁料刚铲了几下,门铃就响了。

金在中勉强褪下一只手套开门,抬头就看见一脸歉意的郑允浩。

兴许是被告白的后遗症,此刻的金老板一看见郑检察官的脸就会联想到玫瑰烟火十字架,继而跳跃到醉酒滚烫的掌心和飞机舷窗中的侧影。总之飞速运转的大脑里闪过一连串东西,然后心脏条件反射似的缩紧,鼓动的噪声大到自己都听得一清二楚。

妈的,金在中你出息点儿,初恋都没这德行。金在中内心万马奔腾,脸上还得保持微笑。

“怎么了?”

郑允浩似乎有点意外,他把攥在手里的土豪金iPhone举起来:“抱歉在中……我不小心把你的手机揣兜里了。”

金在中挑眉,难怪感觉今晚的手机格外安静,按理说他那些爱玩的狐朋狗友平安夜都去聚会泡吧了,怎么可能错过骚扰他这个缺席者的机会。

“没关系,也没什么要紧的消息。”金在中笑眯眯道,反正和郑允浩里程碑式的进展相比,那些都不是事儿。

“哦,你帮我把手机放茶几上吧,我的手现在不方便。”金在中有点洁癖,即使戴着手套清理猫砂,他也不想在洗手之前就直接触碰太多物品。

郑允浩配合地把手机放好,余光瞥见客厅角落的猫窝,原本摆在旁边的猫砂盒不见了,JIJI则一脸淡漠地窝在沙发里,他顿时懂了。

“是在换猫砂吗?”他问正在低头打量自己双手的金在中,“要不要我帮忙?”

金在中本想下意识拒绝,可郑允浩却跃跃欲试,甚至已经把袖子挽起来了:“我还挺擅长干这个的。”

“哦?”金在中委婉地表示怀疑。

“我表妹养了一只布偶猫,不知为什么特别黏我,每次去她家都是我照顾猫。”

“看不出来啊。”金在中意外道。

“那只布偶猫很漂亮,而且特别乖巧,”郑允浩戴上一次性手套,怀念地笑了笑,“窝在怀里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哦。”金在中说,默默地看了一眼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的祖宗。

郑允浩看看他,明白对方大概是有点不平衡,便笑道:“说起来,在中准备再养一只什么样的猫?”

金在中对新话题来劲,兴致勃勃道:“安静温和不高冷,最好笨一点儿,别像JIJI一样乱窜,抓都抓不住,性格要乖巧,最好能让我给它穿衣服……”

郑允浩看他滔滔不绝,宠溺地笑了笑,低头开始忙碌。不远处的JIJI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摆动尾巴,似乎在嫌弃主人和那个几面之缘的男人吵得很。

 

就如郑允浩所说的,他确实很擅长清理猫砂。JIJI的猫砂盒不算小,摆在郑允浩面前就如同缩水一般。高挑的青年蹲在角落一丝不苟地铲着排泄物,空隙小到金在中都挤不进去,只得站在一旁看着他劳作。

郑允浩的肩背不算宽,甚至还不如金在中,可他弓着背埋下头,精瘦躯干勾出一片令人安心的倒三角区域,好像只要躲在那片阴影中,世界末日宇宙爆炸都和自己无缘。

 

 

22

有人帮忙,猫砂很快就更换完毕。郑允浩豪迈地洗了洗手,试图再度摸猫失败后,在金在中的感谢中走到门口。

“明天是难得节假日吧,好好休息。”金在中深知作为检察官的郑允浩鲜少有休假,语气都不由带了点心疼。

郑允浩身形一顿,回过头,郑重其事道:“在中。”

金在中没刹住车,额头一下子撞到对方转过来的胸膛上。郑允浩顺势扶住他,注视着他的眼睛说:

“我可以预定你的圣诞节吗?” 

“啊?”

金在中怀疑自己是不是撞得有点蒙圈,以至于出现幻听,这人今晚怎么跟被启动了情话开关一样,肉麻台词说个没完。

 “我是说……”大概是看着金在中茫然的样子忍俊不禁,又或许是把话重复一遍有些羞于启齿,郑允浩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方才霸道十足的总裁气场也弱了。

“我想约你出去。”

金在中眨眨眼:“平安夜给你还不够?”

郑允浩笑得很认真:“我可是很贪心的。”

金在中作为难状:“可惜我明天有事。”

“哦。”郑允浩镇定地应道,尽量不让失望的神色流露出来。

金在中乐了:“约不到我这么失落啊?”

面对金老板的调戏,郑允浩坦然承认:“的确有点。不过也是我说得太晚,下次不会了。”

金在中翘着嘴角,故意歪头打量他:“嘴上这么说,眉毛都皱起来了哦?”

郑允浩一愣,他向来对自己的表情管理信心十足,毕竟在法庭上稍微流露出焦躁或失望都可能成为对方的把柄。他刚才确实失望,可也不至于大失水准把情绪写在脸上才对。

金在中开心道:“骗你的。”

郑允浩看着他顽童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也无奈地笑起来。

“我白天有空。”

郑允浩绷紧的神色瞬间舒缓下来,无意识绽放的笑容格外明朗。金在中满意地看着他,心想果然还是这种表情最适合他。

 

 

和郑允浩再度道别后,金在中这才想起被他遗忘许久的手机。消息盒子里塞满了各路朋友的祝福和闲聊,挤在最顶端的是朴有天的一串留言。金在中本不准备细看,以为对方又是有什么艳遇要跟自己分享感想。不过刚点开第二条,他就愣了。

「你和允浩哥发生什么了?」

金在中连后续都没看,光速打道:「什么意思?」

朴有天很快回复道:「你不是说今晚跟允浩哥过平安夜吗?」

金在中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朴有天已经通过什么不知名的渠道了解了内情。他有点得意地写道:「是啊,过得特别开心~」

「哎呦那真是恭喜哥了」金在中当然不知道,手机另一端的朴有天正为瞒过了自己而大松一口气。

「有什么进展吗?」朴有天问。

金在中正想爽快地全盘托出,拇指点在键盘上却顿住了,虽说郑允浩也算是跟自己告白了,但之前他还扬言要把检察官追到手,此刻就甜蜜蜜地说“允浩要追我啦”这种恋爱掉智商的话,实在有损他贵为总裁的高大上形象。

这样一想,金在中决定,暂时不把郑允浩的追求宣言说出来,就连朴有天也不说——毕竟,他还是郑允浩的老同学呢。

「跟允浩去了教会,认识不少他那边的人。」金在中依旧维持一种喜滋滋的语气和Soul mate聊天,大脑却开始飞速思考如何在被追求的过程中先下手为强,早一步把到对方。

「在中哥也把你的朋友介绍给他怎么样?」朴有天机智地建议道。

金在中挑眉,心说不错嘛,有天这小子脑筋转得就是快。

「看来额头宽还是有好处的。」

「什么鬼……」

「点子多呗」

朴有天发来一张冷漠的表情,表示并不想和坠入情网的毒舌男说话。


评论(5)
热度(9)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