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9)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本次更新提及的瑞士之行请见番外二→《You Belong To Me》(如果还有番外就让他们再去别的国家吧(并没有

#当年被小伙伴骗去那家豆汁店喝豆汁儿,真是从头到尾的酸爽,小伙伴全程愉悦脸(´_ゝ`)


传送门 → (1) , (68) , (70)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49

韩文清醒来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刚显示五点半。他并不是没睡好,相反,这张大得离谱的床舒适得要命,枕边另一个熟睡的人睡相又好,他一夜无梦就到了天亮。

或许身在别人家中,让他心底始终绷着某根弦。韩文清偏过头看一旁的叶修,后者倒依旧沉睡着,只是在他侧身的时候,叶修无意识地皱起眉。

韩文清凝视他片刻,又仰面躺了一会儿,决定起床。

他下楼的时候,刚好看见叶秋穿戴整齐地走向玄关,瞥见楼梯上的韩文清,叶秋飞快地打了个招呼。

“钥匙你先留着吧,需要去我那儿取行李随时都行。”叶秋说完,就风风火火去了车库。韩文清还未来得及跟他道谢,一扭头就看见书房门口还站着一个人。

韩文清眼角一跳,面不改色道:“伯父早。”

叶修的父亲背着手杵在门边,一动不动,像是和古色古香的木门框合成一副画似的。片刻后,老人稍微敛了敛下颔:“跟我出去一趟。”

韩文清多少能猜到对方的意图,叶修之前跟他打预防针,说他爸喜欢大清早遛弯儿,要是你起太早没准就被他拖去遛狗了。原本韩文清还以为对方是在给自己的赖床找借口,想不到一语成谶,自己还真一大早饿着肚子跟老爷子出去散步。

京城盛夏的清晨并不燥热,薄雾笼罩,朝阳朦胧,反倒让韩文清回忆起临海故乡的清凉感。老人牵着小点在斜前方走,韩文清比他慢半个身位格,两人一狗就这么安静地走着,耳畔只有清脆的鸟鸣声。

相对无言地步行十几分钟后,两人走进一片商业区。清晨六点钟,很多店铺尚未开张,路口一家店却门庭若市,格外显眼。叶父率先带头走进去,韩文清抬头看了看,绿底字牌写着“锦馨豆汁店”。

纵是素来坐怀不乱的韩文清心里也不由咯噔一下。尽管他上京次数二十多年来屈指可数,对豆汁儿这个“臭名昭著”的B市特色小吃还是有所耳闻的。他那些有幸品尝过的外地同事,全部谈豆汁儿色变,脸都能皱成一块挤了水的破抹布。

韩文清开始认真思考,眼前这位老丈人是不是特别看不惯自己。

然而不管对方作何打算,韩文清这趟赴京之旅本就做了充分心理准备,哪怕被老人骂个狗血淋头他也会硬着头皮一字儿不拉地听完。想到这里,韩文清也就平静多了,跟着走进店门。

叶父显然是店铺常客,一露面就有服务生笑着上前打招呼,还格外熟练地顺手牵走小点,领去门口的槐树边守着。韩文清跟着老人在某个四人桌边就座,后者也没问他要什么,直接点了双份豆汁和焦圈儿。没一会功夫,店员就把餐点端上来,还附赠一碟淋了鲜红辣油的芥菜疙瘩丝儿。

韩文清看了看对面的老军人,对方没什么表情,自顾自喝起来,也不管那灰白泛绿的液体还在冒热气。喝完一轮,叶父淡定自若地放下碗,凛冽的目光扫过韩文清和他面前的那碗豆汁,仿佛在看一个初次摸枪杆就吓到屁滚尿流的新兵蛋子。

像是被那视线冒犯了,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想在这人面前示弱,韩文清面不改色地端起他那碗灰扑扑的豆汁,仰头就是一大口。

泔水味儿的液体酸涩发苦,难以下咽,滚烫灼烧着韩文清的口腔和食道,他心想幸亏自己不怎么怕烫,要是换成叶修,大概抿一口就缴械投降了。不过,作为一个地道B市人,没准儿他比自己更适应豆汁的味道呢。

说来也奇怪,一想到叶修可能毫无压力干掉一大碗豆汁,韩文清那偃旗息鼓的食欲便随着莫名其妙的胜负欲重新振奋起来,就连酸苦的口感都不明显了,他端着碗,缓了口气,在对面老爷子稍显惊讶的注视下一口闷了。

看着这硬着头皮好似完成任务般的青年,叶父仍旧面无表情,只是在对方喝掉了大半的豆汁后,轻描淡写地说:“焦圈儿凉了不好吃。”

一顿早饭吃得宛如无声恶战,不过好歹是果腹了。叶父走出店铺,指使韩文清去把小点牵回来,再去马路对面的早餐铺子找他。

等韩文清领着狗过了马路,老军人已经拎着一袋早点在路口注视他,目光依旧带着审视的意味。面对着直白又不够友善的视线,韩文清倒也不在乎,任由对方看着,他抬了抬缠着狗绳的手,小点很配合地随着牵引跳上马路牙子。

比起初次相遇的针锋相对,今早的小点明显安分多了,不叫也不躲,乖巧地在韩文清脚边溜达。韩文清想,果然是昨晚靠叶修跟狗混熟了。

 

昨天韩文清刚到叶修家门口的时候,小点又是发抖又是警觉地冲他狂吠,多亏有叶修在中间周旋,才没让一人一狗陷入僵局。安抚了自家的狗之后,叶修示意韩文清学着自己的样子慢慢蹲下,再轻手轻脚地凑近。韩文清本要拒绝,可叶修一反常态地坚持,说:“老韩,知道为什么小点儿叫得这么凶吗,是因为你太紧张了。”

韩文清无言以对,他承认自己确实有点紧张。叶修像是察觉到他的松懈,嘴角一咧,拽住他手腕向下一扯,韩文清差点栽对方身上,紧张兮兮的狗叫得更厉害了。

“嘘,乖点儿,别把老头儿引出来。”叶修一手握着韩文清的腕部,另一手轻轻抚摸小点的脑袋,机灵的狗像是听懂了年轻主人的暗语,呜咽都变轻了,讨好地蹭了蹭对方手心。

叶修跟韩文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再靠过来一点。两个大男人缩在灌木丛后面,肩贴肩挨得很近,叶修凑到韩文清耳边轻声说:“学着我这样儿,手背弓起来从头顶捋到尾巴,慢一点儿,试试。”

说着,他那原本握着韩文清手腕的五指悄无声息地滑落,微凉的指尖在对方温热的掌心里擦过,又不动声色地捏了下韩文清的指腹。

……能把鼓励搞得跟调情一样也算一种本事了。

韩文清照着叶修说的做,耐着性子反复数次。他原以为小点还会对自己退避三舍,没想到那看起来不起眼的土狗格外通灵性,很快默许了自己的示好,甚至主动抬起头,让他挠了挠下巴。

两人摸了半天狗,叶修才想起要带韩文清见家长似的,急匆匆赶去大门。韩文清吐槽他何必非要挑这个时间点和狗搞好关系,叶修面不改色地瞎扯:“小点也是我家一份子,这是你见公婆前的第一关。”

 

清晨遛弯儿相安无事地结束了。回到别墅,叶父没说什么,只是让韩文清把买回来的两份炒肝放厨房里保温,然后自己径直去了书房。韩文清刚进厨房,就听见叶修下楼的声音,估计这人是饿醒的,闻见早餐的香味眼神都亮了。

“一大早干嘛去了?”叶修坐到桌边,兴冲冲地掀开纸碗的塑料盖子。

韩文清把散步的事如实说了,叶修挑眉,问他:“老爷子什么也没说?”

“最后说了句‘袋子里还有几个烧饼’。”

叶修闻言翻了翻那个还温热的塑料袋,笑道:“看来他还挺中意你的。烧饼是三人份,多的自然是给你的,估计怕你豆汁儿喝不惯,早饭吃得不舒服。”

韩文清也不看烧饼,兀自盯着叶修:“这你也知道?”

叶修耸肩:“他不会平白无故让别人遛小点儿的。带你出门大概是想测验一下,看你这人怎样。”

“靠遛狗?”

“说了别小瞧小点儿,”叶修不满道,好像平常当着弟弟的面嫌弃家狗的人不是他似的,“以前老爷子还把小点当军犬驯养呢。我家这狗活了这么些年,识人也算有点本事了,一般人遛不了它。”

“所以你昨天才告诉我怎么接近狗?”甚至不惜推迟登门拜访的时间,就为了让韩文清学会怎么跟一条狗处好关系。

叶修不置可否,笑眯眯地舀起一勺炒肝:“这家炒肝特好吃,来尝一口?”

韩文清不理会凑过来的勺子,若有所思地盯着他,似笑非笑道:“看不出你还挺上心。”

叶修也不窘,自己咽下那口炒肝才说:“呵呵,你看不出的事儿多了去了。”

“比如?”

“直接说了多没意思,老韩你需要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自己瞪大了好好看去。”

 

 

150

日上三竿的时候,叶修和韩文清被妇人赶出门,理由是难得回京大好天气岂能宅在家里浪费光阴。两人无可奈何地走到商业区,被逐渐露出獠牙的盛夏烈日晒得毫无干劲,心照不宣地排除了一切户外名胜古迹。躲在树荫下站了半天,叶修总算从自己古早的故乡印象里调出一份有价值的记忆,可以去公园避暑。

坐地铁摇摇晃晃来到了最近的龙潭湖公园,两人找了片看起来树冠最大的阴凉地休息。长椅恰好对着湖,叶修眺望了一会儿竟有点昏昏欲睡,不远处有个戴着小黄帽的导游领着一票游客走上拱桥,他灵机一动。

“老韩,还记得咱之前说过的旅游不?”

“你居然主动提旅游?”韩文清扬起眉毛,简直怀疑叶修是不是晒到中暑了。

“听沐橙说最近流行出国游,”叶修摆摆手,自动过滤了韩文清的揶揄,“咱要不也出趟国呗?”

“行,去哪儿?”韩文清对于具体目的地并无执念,他倒是比较好奇忽然提议的叶修有什么想法。

叶修煞有其事地沉思片刻:“估计国庆事儿也挺多,要不就寒假旅游,那去新马泰之类人太多了,美国有点远冬天也没意思,欧洲……嗯不错,既可以滑雪还能看个名胜古迹。”

“你家门口名胜古迹还没看完。”韩文清一针见血。

“家门口还不想什么时候看都行,再说了家门口能滑雪么,去欧洲可是上阿尔卑斯呢!”

“你会滑雪吗?”韩文清不懂叶修怎么突然对滑雪有极高热情,他看了眼倚着长椅懒得动弹的恋人,心想估计是被热晕了。

不过在近四十度的酷暑里设想一下滑雪确实是件挺振奋人心的事儿。

“不会,学呗。”

“那就去瑞士。”

“这个好,”叶修立刻赞同,“物理学会正好在苏黎世呢,说不定运气好赶上个什么会展。”

“……”韩文清瞥一眼突然认真的叶修,心说这又不是中学生的修学旅行。

“那咱就别报团了吧?去欧洲的通常是一口气游好几个国家,单独去瑞士的话报团意义也不大。”计划慢慢成形,叶修也来劲儿了,开始分析起来。

“自助就行。”韩文清显然也不想和一群陌生人挤一台巴士,起早贪黑只为去景点拍个到此一游。

“那就这么定了,等回去了咱就开始办签证。”

“得看看资金。”

韩文清心底打了个粗略的估算,虽然近两年他俩都陆续搞了些辅导班,但刨去准备买车和房的固定资金,其实也算不上多富足,当然旅游问题不大,但既然都出国游了自然要玩得舒畅点,钱多一些不是坏处——更何况,对这趟初具雏形的瑞士之旅,韩文清还另有打算。

叶修也沉吟片刻:“反正还有半年时间,八月回去搞一两个班,下半年接点辅导,咱俩还愁挣不到钱么?”

 

韩叶两人都没想到,赚钱的问题白天刚讨论过,傍晚就有人主动送生意上门。

不过这来人是考试院的竞赛组,找叶修的,因为两年不联系了,电话还留的是韩文清的。这一通客客气气的电话打过来,韩文清的脸色却越来越差。

原来这是物理竞赛组的一帮老资历成员,想重新编写一套题库出书,不料核心老教师住了院,新人能力又不足,人手紧缺青黄不接,这才想到当年合作过的叶修。

然而,虽然出题组这边态度殷勤,韩文清却始终记得他们当初因所谓的理念不同而对叶修冷嘲热讽恶言相向的劣事。虽然最终是叶修主动退出以求和平解决,对方却咬紧不放,甚至不惜引导舆论风向,把叶修批判成出尔反尔、随心所欲还害得出题组收拾烂摊子的恶劣形象。

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里叶修始终保持沉默,没有气急败坏跳出来跟他们对峙,在他眼里那些只是理念不同不相为谋的前同事,甚至不值得为了那些人花费时间浪费口水。

尽管后来叶修凭实干扳回自己形象,韩文清却认为他处理得太包子了,不够硬气。不过这件事是在两人交往前发生的,交往之后他俩谁也没主动提过,毕竟也是陈年往事。可这一回,考试院那群毫无悔意的家伙又厚着脸皮来找叶修,韩文清自然是忍无可忍。

叶修接过韩文清电话的时候,只是从对方眼里读出了“不允许”的意思,韩文清不做解释,他只得一头雾水地接听。不过当他和来电者谈过之后,心里立刻和明镜一样,也明白了恋人的臭脸色是因为什么。

对于当年给自己泼脏水的编题组,叶修其实并不在乎,但眼下有个他很在乎的人特别介意这件事儿,叶修也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言辞暧昧地和来电者打了会儿太极后,叶修收了线,韩文清一把将手机夺走。

“拒了他们。”韩文清凶巴巴地说。

“打电话的那个资历比咱俩都老,说话总得客气点,不能直接就回绝啊。”叶修笑。

“资历老就可以不道歉了?过了几年以为都忘干净了?”韩文清面色凶煞得像一头被惹怒的冬眠的熊。

叶修失笑,拍了拍对方胳膊上紧绷的肌肉,硬邦邦的质感让他心尖一颤:

“我都没气呢,你怎么气成这样,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

韩文清瞪他,叶修知道对方不快,立刻接着说:“反正我也不会去,本来就观念不同,没法共事。”

听到叶修这么说,韩文清才满意地舒缓了眉头,嘴角仍撇着:“明早就拒了,不许含糊。”

叶修无奈地连连点头,韩文清总算不再剑拔弩张了,抱着手臂坐到他身边。

“不过也是挺久没出题了,手有点痒,”叶修慢条斯理地说,“要不我自己出,到时候还能占大头。”

韩文清瞥他,不知这人是随便想想还是认真盘算,毕竟出几道题随便一个老师都会,但只身一人编写一套逻辑缜密题型创新的竞赛题就有些天方夜谭了,哪怕这人是叶修,别人也会嘲他不自量力。

“既然是竞赛题,那就把大眼也叫上,出化学,我看他天天培养学生精力挺旺盛的。”

“别拖人下水。”

叶修侧头,朝他笑了笑:“那不拖别人,拖你行不?你来写数学,这样数理化一系列丛书就有了,名号一打响,稳赚不亏啊!”

韩文清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你真要出?”

“我说过的还有假?”叶修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眼底却是认真的流光闪动。

“好。”韩文清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个字。

叶修乐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加入。”

韩文清不屑道:“呵,盲目自信。”

“不,”叶修晃了晃修长的食指,“只是我对老韩你格外有信心罢了。”

 

-TBC-

评论(40)
热度(25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