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8)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这两天跟高中班主任聊天,才发现又到了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恐怕又赶不上今年高考前写到高考了(。


传送门 → (1) , (67) , (69)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47

包完饺子收拾好厨房,已经临近十二点了。有儿子陪着干活,叶母心情甚好,一到客厅却发现叶秋正拎着公文包走向大门。

“这么晚了还出去?”

“我明儿还有早会,得赶紧回去。”

“你哥都回来住了,你还往外跑?”做长辈的就是喜欢大团圆,一看小儿子居然不留住,顿时不高兴了。

叶秋被他妈妈一瞪,气势立马弱了半截儿:“我那儿离公司近,从家走早高峰得多堵啊……”

“早起会儿不就得了,你爸起得早,让他叫你。”

叶秋只好妥协,正想上楼,母亲又叫住他。

“你哥跟小韩的事儿,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面对早有所料的质问,叶秋当然乖乖承认。

“你之前就认识他了?”

“他就是我哥那个室友。”

叶修多年不回家,关于他的消息叶母都是从叶秋那边了解的。每年叶秋南下探望哥哥后,都会如实把对方情况汇报给母亲。因此,叶母也早就知道原本独居得好好的叶修突然和同事合租了,理由只是省钱方便。

“是叶修搬到人家那儿的?”

“嗯,听我哥的意思,应该是他先提出来的。”

听叶秋这么一说,叶母顿时露出了然神情,望着厨房里清理垃圾的叶修和韩文清,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行嘛这小子,挺机灵的。”

叶秋干笑两声,他并不太想跟母亲聊哥哥跟对象的八卦,总有种引火烧身的预感。

妇人又问:“那他俩同屋么?”

“没吧,一人一屋。”

叶母轻笑:“两间屋也可以睡同床啊。”

叶秋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反驳道:“我在他们家住过,两边都是宽敞点的单人床,俩男的应该挤不下。”

“这么矜持?“叶母挑眉:“我看他俩这样儿,既不像刚好上没多久的,也肯定不是热恋期。”

“嗯,他俩挺熟的了,我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是这样。”

叶母收回目光,慈爱地朝叶秋笑了笑:“行,你也不用打扫客房了。”

叶秋:“……”他总算明白了为何母亲非要把自己留在家里住。

 

“小韩,客房太久没人住,现打扫来不及,你睡叶修房间吧。”一见韩叶二人干完活出来,叶母便笑道。

叶修哭笑不得,这说得好像他那个房间天天有人住似的。然而离家出走多年的老油条当然不会脑残到主动撞枪口上,对于母亲的提议,叶修自然从善如流:“成,那我带老韩上去吧。”

虽说这别墅叶修也是头一次来,却俨然一副熟门熟路的架势,边领着韩文清上楼边跟他介绍房屋构造。

“那头的主卧是我爸妈的,除非你想找我爸谈人生否则上楼直接左拐就行。这间浴室是我跟叶秋共用的,我看这间应该是叶秋的——嗯,还真是,啧啧,多少年了他品味还这样,你进他屋的时候小心点儿,别碰了他的乐高和高达模型。”

韩文清无语地看着叶修借以介绍的名义探头探脑地朝屋内张望,他觉得叶修说得全都是废话,他又不会随便进叶秋的房间,更不会乱动人家收藏品。

“拐角这间就是我屋了。哎怎么一股木头味儿,老韩你去把窗开开。”

叶修一进自己房间,就摇身一变成了主人,对韩文清颐指气使。

韩文清斜他一眼,还是配合地把窗户打开了。叶修从衣柜里翻了一会儿,抽出一套干净的床被。

虽然这间卧房多年等不到正主来住,却总有家政妇定期打扫,因此除了有一些了无生气的木头味道之外,相当整洁干净。横卧在宽敞房间中央的就是一张豪华大床,光秃秃的床垫只罩了层防尘的床套,两人把床罩掀开,一左一右,默契地铺上新床单。

弄好了床铺,两人目光交汇,话没出口,就猜到对方正在想同一件事。

洗澡。

“你先去呗,毕竟是客人。”使唤韩文清干了一晚上的活儿之后,叶修现在倒是后知后觉,想起韩文清是他们叶家的客人了。

韩文清对谁先洗这件事无所谓,他比较在意换洗衣物的问题。叶修自个儿都没在家住过,也没法指望他有衣服供自己应急了。

“没事儿,我妈喜欢买睡衣,衣服不缺。”叶修像是早有所料,打开柜门,摆出一份任君挑选的动作。

果然,柜子里虽然几乎是空的,却还是放了几件折叠整齐的居家服的,就连浴巾面巾和平角内裤都有。叶修的家人虽然嘴上没明说,但始终在默默等待他回来。

而叶修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当初两手空空上高铁时才能那样笃定踏实。

韩文清顺手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套睡衣,刚抖开,在他身后的叶修就噗嗤笑出声。

韩文清沉默地盯着暴露在灯光之下的男款睡衣,藏蓝色打底,正中央是一张硕大的米奇笑脸,脸颊还有一枚鲜红的唇印。

“我说过了,我妈特喜欢买睡衣,不光给她自己,还给我爸和我俩买。”

难怪叶修让他自己先挑衣服,为的就是看韩文清这一瞬间的表情。

韩文清冷冷地瞥他一眼:“你早知道?”

叶修赶紧摇头,无比真诚地说:“我是真没想到我妈居然还买这种图案的睡衣,话说厂家出这样的男式睡衣真能卖出去么。”

韩文清看他竭力憋笑还故作严肃,心里有气,便把米奇睡衣摔进对方怀里:“拿着。”

然后他扭头继续翻,叶修也好奇地凑过来,韩文清嫌他挡住光线,他却不以为然道:“反正不拿出来看清你也不知道会长什么样,万一再来个卡通小太阳呢?”

话倒也有理,韩文清索性把两套睡衣全拿出来,在床上逐一铺开。

湖绿色那身乍一看挺小清新的,然而翻过来却看见后面缝着仿恐龙的骨板和尾巴;至于另一套,米白色的灯芯绒睡衣看着很朴素,可惜摊平了才发现连衣睡帽上有对儿扁扁的老鼠耳朵,标签上印着哈姆太郎的图案。

韩文清和叶修并肩站着,谁都没开口说话,过了一会儿,叶秋在房外敲门让他们先去洗澡,两人这才机械地扭头对望一眼。

“其实哈姆太郎挺好的。”叶修建议。

韩文清没说话,一言不发地去拿最初被扔在一边的米奇睡衣。

叶修眼疾手快,迅速拽住那套睡衣的袖子,嘴上还不忘游说:“我看这套好像比较小,老韩你那身板撑不下吧,哈姆太郎肯定行!”

“放手。”

韩文清脸都黑了,他宁可被叶修他老爷子砸烟灰缸,也不想穿一身只有年龄不到叛逆期的小男孩儿才可能会穿的卡通睡衣。

“这身小,你穿不下。”

叶修才不怕韩文清的黑脸,开玩笑,除了这套米奇,就只剩他性转成姑娘都未必会穿的萌系睡衣了,生死攸关,他怎么能放手?

也不知是不是被稚气的睡衣感染了,两人跟拔河较劲的幼稚少年般僵持不下。过了一会儿,大概也瞪累了,韩文清手一松,叶修猝不及防地抱着睡衣跌进床里。

显然叶修也没料到韩文清突然放手:“怎么了?”

“不穿了。”韩文清说。

“想不到老韩你还有裸|睡|癖|好。”叶修扬起眉毛。

“闭嘴。”韩文清又怒,他是懒得计较准备只穿底裤。韩文清扭头想瞪人,目光却落在大床上,他忽然笑了下:

“那又怎样?”

叶修睁大眼睛作惊吓状:“堂堂人民教师在别人家做客岂能如此厚颜无耻,虽然这是个人癖好对吧,但老韩你好歹在我家作客呢,就算是准儿媳放飞自我也不能吓着公婆啊。”

“我在你屋睡觉,吓不着你爸妈。”韩文清重点不在儿媳女婿上,便没计较叶修又偷偷占他便宜。

“但你吓着我了。”叶修严肃道。

“又不是没跟你裸着睡过。”韩文清哂笑,语出惊人。

叶修眼睛都睁圆了,S高的嘴炮第一人叶老师竟难得语塞,卡壳片刻后,他无可奈何地投降。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叶修痛心疾首地做总结陈词。

“我记得这是黄少天说给你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头衔是你的了老韩,叶某甘拜下风。”

 

 

148

因为睡衣的事儿闹腾半天,等两人都洗完澡,时间早就过了十二点。叶修走进卧室,像滑进水池里的鱼一般钻入被窝,床头灯在他这一侧,比他先洗漱完的韩文清已经侧身躺着了,背对着叶修这边,像是要避开光源。

叶修不确定韩文清是否已经入睡,便轻手轻脚地关了灯,缓缓躺下,他刚扯了扯宽大的被子,左边的人忽然有了动静。

“弄醒你了?”熄了灯,叶修说话的声音也下意识地低下来。

“没。”韩文清的声音毫无睡意。

“哦,那我睡了。”叶修拽着他这一侧的被角翻了个身,面朝床头灯的方向。韩文清没回应,黑夜中空气似乎也沉淀下来,细微的声响逐渐放大,叶修隐约能听见床头柜上钟表走针的声音。

虽然他们确立关系已经一年多,肌肤之亲也不是没有过,同床共枕的次数却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仔细想想,除了去年暑假组团去Q市的时候,他和韩文清睡大床房之外,两人也没怎么像现在这样抵足而眠,说得甜腻点儿,就是近到随便转个身就会翻进对方怀里的距离。

韩文清之前说又不是没裸着睡过,可那都是伴着激情褪去余韵未绝的荷尔蒙入睡的,睡着了也没什么好顾虑的,又不像现在,毫无睡意,瞪着眼睛数绵羊,连翻个身都怕影响对方睡觉。

叶修忽然意识到,他以前总觉得韩文清和自己早已稔熟得毫无顾虑,可剔除了床笫之欢的同床共枕,竟有种意外陌生的紧张和拘谨。

明明更进一步的事儿都做过,怎么睡个觉反而紧绷着。叶修腹诽,下意识地想翻身,转到一半卡住了。

他其实刚才背对着韩文清的时候就有点后悔,因为叶修后背该死的敏感,跟没穿睡衣又刚洗完澡热腾腾的韩文清靠得太近,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温度。

所以叶修僵持了一会儿想再翻回来,可刚要动作,该死的敏感的后背却传来信号,那股热源靠近了。

不用回头看都知道,韩文清也翻身了,和叶修几乎是同时,却比他完成得快,而且还是面朝叶修的方向,这下可好,不光背上,就连脖颈都能依稀感到对方的呼吸了。

“你不累么。”韩文清的声音穿过黑暗传过来,叶修在他眼前隆起高高的鼓包,尽管他看不清对方凹什么造型,但卡在半路肯定挺累的。

“老韩你睡觉老翻身啊。”叶修顺势躺平了,不动声色地往床榻边缘挪了挪。

“没你翻得多。”

“你真不考虑穿个睡衣吗?”

“怎么?”韩文清不明所以,灯都关了怎么突然计较起这个。

“这边儿夜里也挺凉的,再说我万一睡着把被子卷走呢。”

“你不卷被子。”韩文清平淡地说。

……虽然这是件值得欣慰的事儿可从韩文清嘴里说出来叶修总觉得心里特复杂。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韩文清以为叶修准备睡了,对方却突然再次出声:

“老韩?”

“又怎么。”

“唉我直说了吧,你不穿睡衣我特紧张,睡不着。”

“为什么?”韩文清像是有了兴致,语调稍微上扬了点。

“你体温太高呗,烫着我了。”

“没贴着你还烫?”

“是啊,跟个火炉似的,大热天儿的多难受。”

“这儿不是夜里凉么。”

“我瞎扯的你也信?”

“……”

叶修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韩文清还没说话,他不知道对方是无语了还是懒得再搭理自己,比较可能是后者,他把目光投向窗帘,准备好好酝酿睡意。

“才这样你就受不了了?”韩文清的声音像是跌入泳池时涌入耳中的水那般冰凉,可吐息却温热地好像洒在水面上的阳光,暖暖地舔过叶修的后颈和耳廓。

“以后怎么睡一张床?”

“老韩,”叶修被越靠越近的热源惊得身子一僵,他扭过身,稍微拉开了些许距离,“你总不会想在这儿做吧?”

“不,”韩文清的情绪平稳,显然他也从没打算在拜访叶家第一晚就搞出什么动静,“我只是让你早点适应。”

“适应什么,抱个火炉睡觉么?”叶修笑了,却安心下来:“你穿上睡衣不就得了。”

“我知道你哪儿敏感,”韩文清似是欲盖弥彰,可话却说得比挑明了还让人局促,“赶紧习惯。”

“听着真不爽,”叶修笑道,“这笔账我记着了,回头给你算。”

“我等着。”韩文清似乎也笑了笑,他伸手,隔着空调被搭上叶修的腰,朝他怀里揽了揽,对方又僵硬了一下。

“说好的不做,怎么还吃豆腐。”

“那你滚下床得了。”

“真滚下去你不又得心疼嘛。”

“滚,”韩文清瞪他,虽然黑夜里对方毫无压力,“睡觉。”

“那我是滚还是睡——”

“闭嘴睡觉。”


-TBC-

P.S. 传送门,韩叶有同床共枕回忆的Q市之旅→(36)

评论(18)
热度(262)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