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三年(67)

#平行世界,韩文清和叶修是高中老师的设定

#两个奔三男人的日常恋爱故事

#本次更新有对叶修父母的私设,食用请注意

大半夜的好想吃酸菜鱼里的酸菜


传送门 → (1) , (66) , (68)


以上,祝阅读愉快w



145

把韩文清送到叶秋所住的那个高级公寓后,兄弟二人赶忙驱车去超市。生怕母上大人不满意,两人挑挑选选买了整整两推车的东西,家政妇恐怕一周都不用买菜了。

下了高速后,叶秋轻车熟路地把车开进一片新建没多久的豪宅区,其实这两年提倡从简风,政府官员行事低调,购买新豪宅的多是商贾。叶家是军属家庭,不过父亲退役母亲提前退了休,这别墅也是提早就订下的。

一进社区大门,过了十来年简朴生活的叶修顿时有种误入大观园的错觉。

倒车入库,叶秋问副驾座的哥哥,想好怎么说了么?

叶修倒是淡定:“俩人都是终极boss,还不能背板,见招拆招呗。”

进了大门,叶修先是感慨了双亲万年不变的装潢品味,又紧随弟弟去了会客厅。坐在沙发上玩平板电脑的妇人闻声抬头,看清叶修的刹那,姣好的面容闪过混杂了惊喜和埋怨的复杂神色。

“妈,我回来了。”叶修赶在叶母一通抱怨前先乖巧地打了声招呼,还把袋子交给弟弟,主动张开手臂迎过去。

短暂的拥抱后,叶母又恢复成先前优雅的模样,相别十来年,岁月到底还是在妇人脸上留下些许痕迹,即使如此,她看起来仍比同龄人年轻很多。显然,他家老头没让自己夫人受什么委屈,过得有滋有味,如此一来叶修也放心了。

然而感动还没持续多久,静态的贵妇安静优雅,可惜一旦开口那股温文就荡然无存。叶母柳眉上挑,一扫温情,指使这个刚进家门风尘仆仆的儿子去厨房打下手,当然无辜的弟弟也没能幸免。

 

或许是听说了叶修回家的消息,今天叶母让家政妇提前下了班,自己亲自下厨。虽然也都是些家常菜,叶修闻着久违熟悉的油烟味儿还是倍感亲切。

百忙之中妇人检查了一下叶修切土豆丝的成果,颇诧异地说,刀工不错啊,比你弟强。

叶修笑:“必须的,我好歹独立生活十来年了。”学生时代也就擅长花式泡面的叶修,跟韩文清同居之后也开始尝试做点家常菜,拿手的不算多,刀工倒是练出来了,回趟家还能涨个威风。

“会做饭好,现在的姑娘都喜欢能持家的男人。”叶母很是满意,顺便丢给叶秋一个好好学习的眼神,后者埋头剥蒜。

“会做饭甭管男女都加分嘛。”叶修若无其事地说着,用凉水冲掉菜刀上的土豆丝。

叶母闻言歪头看过来,目光上下打量这个年近三十的儿子。

“你这话说的,是想下什么套吧?”

叶修一激灵,他爸职场叱咤风云多年却一辈子都搞不定的女人果然不改当年,一下子就察觉了自己的别有用心。

“妈您真厉害,一下就听出来了。”

“翅膀硬点儿就敢跟我耍猫腻儿了?”

“不敢不敢,是您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叶修那可是八面玲珑的主儿,立马狗腿地跟母上示好,叶秋默默翻了个白眼。

“看你也肯定不是良心发现,保准是有事儿才突然回来。得了,难得回家一趟,我也不想老数落你。有什么要说的,等你爸回来了老实汇报。”

叶修忙不迭点头。

 

叶修父亲是掐准了饭点儿回来的,进门时候兄弟俩刚把饭菜端上桌。

见他来了,叶修自觉地迎上去:“爸。”

虽然已退伍数年,叶父浑身上下仍旧笼着一层军人特有的肃穆气质,和叶修当年离家出走时印象里的一模一样。当他无言注视叶修时,后者恍然间有种儿时严父的目光穿越时空投向自己的错觉。

退伍老军人把单反往桌上一放,高声道:“就你自己?”

叶修瞥了眼洗手间的方向:“叶秋在厕所呢。”

“少贫嘴!”和字字珠玑的母亲不同,叶父说话都像是军营里长官训话般冷硬。

“就你自己一人回来?

在厨房里忙完的母亲恰好走过来,叶秋一回来就撞见这一出,溜也不是走近也不是,只得在不远处担忧地望着。叶修一咬牙,既然人都齐了,择日不如撞日,就直接招了吧。他轻轻吸了口气,说:

“您还有个没过门的儿媳也一块来了。”

此话一出,叶父没什么反应,倒是妇人高兴地合掌说道:“我就知道!姑娘人呢?怎么没带人家过来?”

叶修字斟句酌地坦白道:“妈,这儿媳恐怕跟您想的有点不一样。”

叶母一怔,始终冷着脸的父亲则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不是姑娘,是个大老爷们儿。”

优雅的贵妇杏目圆睁,旁边的叶父狠狠地哼了一声。

气氛在沉默中变得尴尬,妇人忽然开口道:“他人呢?”

这回轮到叶修发愣了,他下意识地看向弟弟:“在叶秋家里。”

听到他的答案,叶母眉头一皱,不客气道:“你自个儿回来吃山珍海味,留人家一人独守空房啊?”

一句话咄咄逼人,槽点太多叶修简直不知该吐槽哪儿。他在外摸打滚爬多年磨砺出来处事不惊绰有余裕的风范在母亲面前瞬间变成战五渣,只得无奈地嘟囔:

“……也没吃着什么山珍海味。”

察觉到叶母上扬的眉毛,叶修赶紧接着说:“这不怕冲击太大,您二老受着惊吓多不好,想先给您做个铺垫。”

“这点事儿又吓不着我。我吃过的开水白菜比你蒸过的米饭还多,”被低估了心理承受能力的叶母很不屑,“快打电话把人叫来吃饭。”

“妈,您这算同意了?”叶修一听,母亲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事儿眼看要妥了。

“我同意管用吗?当年你一声不吭卷铺盖跑到南方的时候问过我吗?”

叶修无言以对。他顿时感觉原本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弟弟都快倒戈了。

“你介倒霉孩子打小就管不住,还能指望你长大了听话?”

“……”叶修决定走为上策,“我去打电话。”说着,他给叶秋使了个眼神,兄弟俩一溜烟儿跑了。

两个孩子退场了,叶母像是卸下什么架子般叹了口气,坐到椅子上。自始至终都沉默不语的叶父也坐下。

“你早知道了吧?”妇人早察觉了自己丈夫态度的反常。

“几个月前刚知道。”

“这么要紧的事儿都不告诉我?”

“我是想看看他要瞒多久,说不定没等他坦白就黄了。”

叶母哭笑不得:“你怎么就见不得儿子好。”

“哼,扑棱几下翅膀就以为自己会飞了。”

妇人笑道:“要真飞不动,你还能放任他到现在?”

叶父不吭声。儿子长年在外,自然不懂他这为人父的心思,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又岂会看不透。叶修独自一人在南方打拼的十来年,他这做父亲的恼怒失望担忧心疼悔恨骄傲,五味杂陈全都尝遍了。当年怒火中烧的反对和冷战也不过是希望儿子不走弯路少受苦,如今叶修靠自己活得有滋有味,虽不是自己原来想象的那般成为出类拔萃的军政人才,却也算是教育界排得上号的有名人物了。

“不过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叶修有对象了,还是个男的?”叶母疑惑道。

“冯校长跟我说的。”

叶母乜斜他:“这种事儿他会主动告诉你?”

“……我上论坛看到的。”素来高冷的叶父似乎觉得偷偷上儿子所在学校的bbs是屈身辱志的羞耻。

妇人很不给面子地笑起来:“他们学校还挺开放嘛,有照片没?”

“有,不过太糊,看不清。”

“无所谓,反正等会就能见真人了。”妇人微笑着,注视朝他们走来的兄弟俩。

 

 

146

韩文清接到叶修紧急来电时,正在公寓附近的商业区挑选餐馆。

“坦白完了,我妈让你过来一块儿吃饭。”

叶修的语气很平静,不焦虑也不激动,平平淡淡反而让韩文清感到踏实。他本来都做好了要被老爷子丢烟灰缸的准备了。记下叶修报出的一串地址,韩文清回公寓拿了土特产。考虑到正是下班高峰期,权衡之后,决定乘坐地铁。

依照地图导航,韩文清出了地铁口又走了二十来分钟,才来到一个装潢宏伟的豪宅区大门口。

不知是新上岗的小保安太恪尽职守还是被地铁人流挤得心力交瘁的韩文清脸色太差,总之他报了叶修姓名住址家庭成员就差掏出自己身份证了,对方仍哆哆嗦嗦不肯放行。

瞅他那样也挺痛苦的,韩文清索性打电话让叶修出来接人。

没一会儿穿着人字拖的叶修就从浓墨夜色中走出来,笑容可掬地冲小保安打招呼,报上他弟弟叶秋的名字,对方认真查了查,的确是经常出入社区的面孔——虽然今天穿得风格有点朴素——便跟韩文清道了歉,开门请他进去了。

奔波一个多小时的韩文清饥肠辘辘又身心俱疲,一见叶修神清气爽的就莫名来气。

“你爸妈都知道了?”

“嗯,我妈是我说了才知道,接受得很快。老爷子估计早就听说了,也不知他到底了解多少。”叶修当然记得自己父亲冷不丁问过他是否是独自回京。

韩文清皱眉,跟着叶修穿过自动开启的叶家大门。忽然一阵犬吠传来,韩文清才发现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一条体型中等的土狗,警惕地冲自己吼叫。

“小点儿,别叫了,自己人。”叶修安抚地上前摸了摸狗的脑袋,韩文清也跟着走过来,那狗不安地退后几步。

叶修乐了:“小点儿年纪不小了,看门的本事还是不错嘛,够尽职的。”

言下之意就是韩文清这样脸色阴沉体格高大的陌生人是大写的可疑。韩文清瞪他,叶修不怕,却察觉手掌下的那颗小脑袋索瑟了一下。他顿时笑得更欢了。

 

领着韩文清走进家门,双亲和叶秋都已经在会客厅候着了。韩文清礼貌地朝两位长者问好,还递上了特意从Q市买的土特产。一听是有益于女性美容养颜的保健品,叶母笑得别提多开心:“真是有心的孩子,亲生儿子回趟家还什么都不带。”

无辜中枪的叶修辩解道,我这不带老韩来了么。

或许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妇人对韩文清的态度很友善,但一旁的叶父始终一言不发,只是背着手像审视新兵一般端详韩文清,待叶母跟他嘘寒问暖完了,便带头走向餐桌。

五人相继入座。方才在等韩文清的时候,叶母还特意多做了两道菜,生怕大家吃不饱。叶修小的时候他们家吃饭有不许说话的规矩,但或许是因为有韩文清这个初来乍到的客人,就餐时叶母时不时会和韩文清搭话,显然对这个和儿子性格迥然不同的“儿媳”颇为好奇。

其乐融融地吃完一顿大餐,期间聊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关于叶修和韩文清两人的事,二老只字未提,他俩自然也心照不宣地避而不谈。

 

吃完饭后,韩文清主动包揽刷碗任务,叶母对他这种高思想觉悟的青年表示高度赞扬,拉着他去厨房忙活,走之前还不忘吩咐叶秋带小点去遛弯儿。

热闹的餐桌转眼只剩两个面面相觑的人。叶修察觉到父亲沉默的气场,便没话找话地聊起来:“听我妈说,您开始摄影了?”

“打发时间罢了。”

“能让我看看照片不?我还挺感兴趣的。”

叶父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向书房:“过来。”

叶秋之前告诉过他,父母搬到这座新房子住才两三年,一切都还是崭新的,书房更是一尘不染。相比小时候记忆中的书房,这间叶父专属的房间更宽敞亮堂,西北两面墙边都立着高大的书橱,玻璃柜里还能看见老军人昔日荣获的奖章。北面还腾出一半的空间摆了个雅致的博古架,错落有致地放着一些叶修没见过的古玩。

他目光扫过去,突然被几个眼熟的奖杯黏住了视线。博古架居中一排整齐地摆着几座奖杯和证书,被人精心养护着,看不出岁月痕迹,若不追本溯源,甚至猜不出那都是十多年前的旧物。

——那都是叶修学生时代斩获的荣耀勋章。最令他惊讶的是,放在最边上的一个造型独特的奖杯,是他步入教师行列后首次获得的明星教师证明。

平心而论,这个明星教师奖杯也不是什么高含金量的称谓,但对于入职第三年就收获学生爱戴和支持的教师而言,又何尝不是值得骄傲的荣耀呢。

叶修陷入沉默。那些是他离家出走前置气打包扔进阁楼的东西,也是他变相对父亲军事化教育的反抗。父子一言不合观念相悖的往事历历在目,刺眼得仿佛博古架上擦得锃亮的奖杯,他还能想起彼时的情景,内心却平静如水,再也没有当初的愤懑或低落。架子上的东西都是属于往昔的印记,而站在此地的自己早已不是从前那个空有一腔热血的少年,身后默默凝视自己的老人亦不再是曾经态度强硬的严父。

十几年光阴转瞬即逝,他们都变了许多,而有些东西却从未改变过。

察觉到叶修惊讶的神色,叶父显然很不屑,他用下巴点了点角落那个教师奖,说:“那个等级太低,抽空我就把它给撤了。”

叶修收回视线,笑眯眯地说:“别撤了,空着多难看啊。”

面容严肃的退伍军人瞥他:“那你就争气点,拿出成绩来。”

“当然,我自认为还是挺会做教师的。”叶修大言不惭道。

父亲冷哼一声:“夜郎自大的小子。”

叶修但笑不语,跑到挂满照片的东墙欣赏作品去了。

 

韩文清跟着叶母走进厨房,依照嘱咐把碗筷分类放进水池里。他负责洗刷,叶母在一旁整理食材。沉默没有持续多久,妇人便开门见山道:

“这儿没别人,我也就直接问了。虽然阿姨我接受能力强,但儿子对象不管男女都得把把关的。”

“我明白。”

“你们什么时候好的?”

韩文清想起当初大张旗鼓给他庆祝生日的叶修,不由莞尔:“去年春天,三月底。”

“才一年多,发展够快啊。”叶母的语气平淡,但又透着股无形的压迫感。

“我们是高中同学,认识很久了,不过挑明得晚。”韩文清的回答也不卑不亢,他平日跟人对话都是掌握话语权的甲方,眼下变成被动的回答者倒也很自然。

“我看你俩性格差挺多的,平常合得来吗?” 

韩文清的回应毫不含糊:“我们过得很好。” 

叶母笑了笑:“柴米油盐,一辈子的事儿,可都不好说。”

言下之意是性格不合,能不能长久过日子都未可知。

“矛盾也有,但吵归吵,我不会放手。”韩文清直视妇人眼睛,说得斩钉截铁。

被他这样直视心里还不打怵的人屈指可数,叶母表情淡定,细细打量他片刻。

“我原以为你和叶修不同,是个典型现实主义,”她敛眉轻笑,“难怪他会和你在一起。”

或许两人性情截然不同,却也有相似契合之处,才会相互吸引,碰撞摩擦,痛楚艰辛过后才得以水乳交融。

“理想或现实都无所谓,我只在乎我的目标——叶修也是一部分。”

话说到这里,叶母心里也已经有了底,她微微笑道:“叶修有十年没回过家了,这趟回来就带上了你,也是想向我们表决心。这孩子平常看着好说话,打定主意的事儿就是他爸都拦不住。不过父母拦或不拦,都只是为了孩子好。只要他跟你在一块儿能幸福,我们也就没什么好反对的。”

妇人的一番话也是肺腑之言,韩文清颇受触动,然而就在他刚要郑重道谢时,对方忽然语气一变:

“行了,既然都谈妥了,没过门的儿媳也是儿媳,等会儿我要剁点陷儿包饺子,你可得过来干活啊。”

不愧是叶修的母亲,熟练利用强壮的廉价劳动力,充分榨取剩余价值,俩儿子都不够指使,连他这个才来了三小时的新人都使唤得炉火纯青了。

不过,韩文清心想,有一点必须让叶修明白,儿媳和女婿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即使同性,也由不得他这样随心所欲混淆使用。


-TBC-

*开水白菜:汉族传统名菜,乃原系川菜名厨黄敬临在清宫御膳房时创制,后川菜大师罗国荣将其烹调技术带出四川,从而成为北京饭店高档筵席上的一味佳肴。(摘自百度百科)

评论(38)
热度(29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