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韩叶]天好就去旅个游吧《三年》番外

#这次是《三年》番外,故事是叶修带的七班升入高二(两人任教第五年),韩叶已确立恋人关系之后。因为很想写写两人交往后的事,就有了这篇番外。 

#两个奔三男人谈谈恋爱的日常故事 

#正文《三年》传送门→ (1) , 番外二→ 《You Belong To Me》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w


《三年》 番外一 · 天好就去旅个游吧

 

1.

大巴拐了个大圈在旅店前停下来的时候,叶修缩在前排座位里睡得迷糊,还是一旁安文逸把他叫醒的。叶修不情愿地睁开眼,胡乱抹了把脸。身后七班那群精力旺盛的孩子已经迫不及待要背着行李冲下车了,所幸几个负责的班委拦在过道上交代注意事项,这次班级旅行叶修没过问没操心,全靠班委组织安排,看上去还搞得有模有样——居然趁着五一劳动节,组织了整个班的人来森林公园旅游。

“叶老师,我们现在要先去登记入住,您和我一块去前台挑个房间?”

班长江波涛拿着一叠刚收上来的身份证,细心地前来询问叶修意见。

“我随意,听从你们安排。”

叶修确实无所谓,这次班级旅行,是他带的高二七班自发组织的活动,而他只是作为被学生邀请的老师过来凑个热闹。再过一个月,这些学生就要升入高三,大家也会因选科不同而分入新的班级。因此离别前最后一个假期,对这个颇有凝聚力的集体来说正是最后的狂欢机会。

都是年轻人闹腾的活动,本来叶修不打算跟来的,但来邀请他的班委们诚恳地传达了班里人对叶修同行的强烈期望。叶修心想反正自己假期也闲着,自家那位又说要出门,况且都还是群尚未成年的孩子,他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收到邀请之后叶修就跑到韩文清面前显摆,说都怪哥人气太高、盛情难却,年轻人太热情没办法,老韩别难过,要不我到时拍几张照给你解个馋。

早有安排的韩文清看着得瑟的叶修,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跟这种家伙好上了。

那天晚上两人一拍即合地在床上翻云覆雨做了个全套,毕竟五一小长假可能好几天见不到了,他们虽然没经过“热恋期”就直接进入“平淡期”,但该有的缠绵还是挺规律的。

叶修捏着身份证跟在江波涛后面下了大巴,看到另一辆巴士徐徐停在旁边,有个眼熟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心里只有一排“卧槽”。

那男人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原以为好几天不会碰面的韩文清。

对方注意到他,还稍稍点头示意了一下,看上去并不算意外。走在前面的江波涛也朝韩文清行了个礼,微笑说韩老师、一班也到啦。

叶修觉得自己像被蒙在鼓里,他问江波涛,一班也来这儿旅行?

江波涛说对啊、这次是我们两个班一块儿组织联系的这里,当时跟您提过,您不记得了?

当初他答应了七班同行之后,后续一些行程计划就听的比较心不在焉了,对于这些亲自挑选的班委,叶修当然信得过,也确信他们能安排妥当,抱持着甩手掌柜的心态,这种小细节他自然就忽略不计了。

尽管一块儿旅行的一班的班主任也同行,对叶修来说根本不是可忽视的小细节。

韩文清这会也走过来了,他打量面无表情的叶修,说你真不知道?

叶修说废话、不然昨天我那么配合干什么。你知道还不说,我太亏。

他所指为何,两人心照不宣。韩文清虽然仍是冷峻的一张脸,神色却不冷,显然心情不坏,他说,那你今天讨回来?

“老韩,你学坏了,居然欺骗人感情。”叶修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韩文清看他一眼,说,跟你学的。

在一旁的江波涛忙着跟旅店前台的人交涉,两个老师的对话断断续续传到他耳朵里,怎么听都有点怪。

终于弄好了班里同学的房间,江波涛又挑了个相对安静的标间,扭头问叶修,叶老师、您看这个房间行不行?

叶修看都没看就说好,倒是韩文清上前研究了一下,朝南的房间,不偏僻不喧闹,和学生那一大片房间隔了段距离,挺满意的,便也点点头。

“这个学生挺会办事。”韩文清对叶修说。

“当然,我眼光能错?”叶修也不客气,直接把赞美揽到自己身上。

 

 

2.

学生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就返回大厅集合,他们抵达旅馆的时间早,手续办完现在也才十点,正是去公园的时候。早起没睡好的叶修一躺在床上就不想起了,韩文清一手拿着门票,一手抓着他手腕,硬是把他拽过半个圆的弧度,叶修脑袋都悬在床榻之外了,仍不肯动身。

“让我睡十分钟,有精神了才走得动。”

因为旅店距森林公园并不远,徒步几百米就到,所以班委留了两张门票给老师后,热情高涨的学生就先出发了。

韩文清看他萎靡的样子也没坚持,刚经历了昨晚一番云雨,今早又早起在巴士上窝了两个小时,叶修觉得疲惫也无可厚非。反正他们俩对森林公园也都没多大兴趣,韩文清索性扶着叶修肩膀把他又转了半圈,将枕头塞到他脖颈下面,再帮他脱了鞋袜盖上被子。

“睡吧。”韩文清说着,把窗帘也合起来。

室内光线瞬间昏暗下来,叶修半睁开眼睛,笑容暧昧地看着他说,哟,终于良心发现了?

韩文清没说话,其实心里多少也有些抱歉,毕竟昨晚叶修难得主动,本想有所克制的他遭到对方屡屡撩拨,这哪里忍得住,最终两人倒是做得够痛快,把后期副作用都忘得一干二净。

“躺好了反倒睡不着了,”刚才抱怨连连的叶修这会反而来劲了,“老韩讲个睡前故事呗。”

韩文清推了推叶修脑袋,把他歪过来的视线移回天花板上。

“睡你的觉。”

“能抽根烟再睡么?”

“…现在就睡,要么别睡,二选一。”

本来因愧疚余留的一点温存也被叶修给销毁殆尽了,韩文清伸手往叶修脸上抹了一下,手掌擦过他的眼睑,像是要把他双眼合起来似的,叶修倒也配合,乖乖闭上眼和嘴不吭声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韩文清注视着床上的人,对方睫毛刮过他掌心的触感仿佛还留在肌肤上。他沉默地看了一会,直到对方呼吸变得均匀绵长,他俯下身,在叶修额上落下一吻。

 

叶修没睡多久就醒了,他早饭吃的匆忙,喝了两口粥就出门,现在是被饿醒了。

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对床的韩文清倚着床头,微微蹙着眉头在批阅文件。五月的天开始缓慢转暖,韩文清把衬衫袖口的纽扣解开,简单折了两下,露出一截小臂,他不停在稿纸上划写什么,那手臂就在叶修眼前晃着。

“老韩,我饿了。”

叶修在被子里懒懒地翻了个身,面朝着韩文清。

听到动静,韩文清也放下了文稿,从背包里翻出一根香蕉丢过去,又把一瓶矿泉水摆在床头柜上。

叶修自己的行李只有身换洗衣服和一条烟,连水都没带,这会便无比庆幸有韩文清同行,他心满意足地剥下香蕉皮,咬一口含糊不清地问,现在几点?

“十点四十。”韩文清有点口渴,把唯一的矿泉水拿过来先喝了口,那边叶修正好也要,就直接递给他,两人确定关系之后,间接接吻早就司空见惯。

“还挺早,那咱也去公园逛逛?听说景色不错。”

韩文清翻开门票,里面附带了公园地图,看上去挺大,慢慢逛起码要五六个小时,他严重怀疑叶修肯不肯全程步行。目光落在一旁说明上,他注意到自行车出租的字样,韩文清瞄一眼坐在床上打呵欠的叶修,心想索性就以车代步算了。

 

 

3.

班级出行,天公作美,五月明媚阳光穿过透着新绿的枝叶落在石板铺成的小径,道路两旁繁花盛开,大团艳丽的鲜花簇拥在一起,就连空气也浸染了香甜的味道。

叶修咬着未点燃的烟,望着身旁不断倒退的风景感叹,不愧是国家级景区,景色真不错呢。

韩文清嗯了声,他更多心思用在骑车上,双人自行车起初并不好驾驭,两人配合不默契就很容易摔倒,他是领头的,叶修在后面看不到路,所以带路都得靠他。

刚起步的那段路程堪称灾难,在两人如同较劲的配合下车子东倒西歪,好几次被迫停下调整,韩文清火大地看了眼背后若无其事的叶修,说别乱扭车把。

叶修刚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公园里禁止明火,他也只能过个嘴瘾。面对韩文清的愤怒,他显得很无辜,说抱歉不小心、我看你往左就下意识往右,看你向右就想靠左,我改我改,都听你的。

叶修良好的认错态度让韩文清宽心不少,起步确实顺利了,车子终于载着两个大男人艰难踏上正轨,谁知过了一会,韩文清又有些光火。

身后这家伙的确不捣乱了,他两脚随着韩文清踩踏板的节奏一起晃,根本就不用力。

“叶修,”韩文清咬着后牙槽低声说,“别偷懒。”

被发现了的叶修也不尴尬,他拍了拍韩文清的后背,说有你蹬、我不需要出马,哎速度怎么慢了,老韩加把劲啊,才骑了多一会就不行了,体力堪忧啊。

韩文清突然很想一个甩尾把叶修从自行车上直接扔到路边的草丛去。

叶修注意到什么似的,这次直接是拍韩文清的侧腰,指着不远处一片亮晶晶的东西说,老韩,停车、咱去那边看看。

隐蔽在葱郁树丛之后的是一湾月牙形的湖,方才吸引叶修注意的正是折射日光的粼粼波光,湖水挺清澈,站在岸边也能窥见水下长满青苔的石板。春末的微风携着馥郁花香拂过脸颊,叶修面向湖面深呼吸,习惯了烟气的肺腔一下子被清甜香味填充,整个人也精神焕发。

偶尔亲近一下大自然也挺不错嘛。

叶修用余光瞥一旁的韩文清,对方显然也沉醉于自然美景之中,眺望湖景时的神色都变得柔和了,只可惜他没闭眼,否则叶修就能去偷个袭什么的。

仿佛感应到叶修想法一般,韩文清转过头,两人的目光交汇,叶修笑了,说天好出来旅个游还真不错。

韩文清也翘起唇角,有点嘲讽地说,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经常旅游。

叶修赶紧说,偶尔偶尔,再好的东西多了就会腻。

韩文清扫了眼夹在叶修指间的烟,说哦,烟也是?

被自己的话反将一军的叶修从容依旧,见招拆招,面不改色地补充说,不、凡事都有意外。

说着,他凑近一步,抓住韩文清的衬衫领子往自己这边一拽,将嘴唇贴上对方的,短暂的唇舌交缠后他笑着说,比如这个。

韩文清也不计较他这明显有企图的举动,反正方才两人都挺享受。

又绕着湖边走了一圈,叶修回头看着草丛里被他们两个踩出来的两道痕迹,忽然开口道,老韩,什么时候再出来旅个游呗,就咱俩。

韩文清也顺着他视线回望,那两条蜿蜒的压痕深深浅浅,却始终并行延伸,直至两人脚下,他不动声色地捞起身侧的叶修的手握紧,感到对方回应的力度,说,随时都行。

 

 

4.

当韩文清和叶修骑着车子环绕森林公园一周后,他们依照地图指示去了公园里的烧烤区。偌大的空地上卧着一条长廊,两个班的学生挤在一起热热闹闹地烧烤聊天,忙着做烤串忙着烧忙着吃的都有,甚至还有人开了手机功放当背景音乐。

两个老师走上前的时候学生们都爆发出欢呼,很快他们就被各自班里的学生簇拥推搡着带到了石桌旁,烤好的热腾腾的烤串也端到他们面前,待遇不是一般的好。叶修也不客气,坐在石凳上端着盘子大喇喇地就开始吃,还不时做远程指挥,说莫凡你那鸡翅再烤烤还带血丝儿呢,哎包荣兴你别边跳舞边烤你看着青菜都糊了,罗辑你就是做个烤串儿不用弄得每串金针菇根数一样多。

相比叶修的只说不干,韩文清就体恤民情得多,他看着被木炭的烟熏得泪流满面的吕泊远,拍拍少年肩膀示意他去吃会儿,然后卷起衬衫袖子,披挂上阵。一班这边的学生顿时欢闹地炸了锅,争先恐后去抢韩老师亲手做的烧烤。这边厢的七班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家老师在那儿吃得正欢呢,哪有这种口福。

叶修吃掉最后一根烤蘑菇,身边学生那眼神他熟视无睹,只是翻了翻桌上还没烤的原料,扭头对韩文清喊道,老韩、我们这儿没鸡心了,你顺便多烤点救济一下啊!然后他就对周围惊讶不已的学生解释说,你们不知道,韩老师烤鸡心那叫一绝,等会他烤出来了别顾忌,直接抢。

韩文清没搭理他,但还真顺手拿了几串鸡心放到烤架上,一班这边还目瞪口呆呢,七班已经有胆大的小子凑过来实践,虽然韩老师的眼神压迫让他们胆战心惊,但一想到背后有叶老师这座大靠山,索性心一横抓了烤串就跑,还不忘孝敬叶修。一班自然不乐意,但七班又不死心,两拨人的瞬间混战,比先前还热闹。

韩文清越过人群望向叶修,后者仍坐在石凳上慢条斯理地吃着鸡心,注意到他视线了,还不忘微笑着做个加油的手势。韩文清冷冷地收回目光,摆上烤架的鸡心却只多不少。

 

顶着满身油烟味回了旅馆,韩文清率先脱了衣服去洗澡,吃饱喝足的叶修窝在床上昏昏欲睡。明天一早返程的巴士,他一点也不想在那硬邦邦的座位上睡,所以现在要抓紧一切睡眠机会。

还没彻底睡着,就有人拍他胳膊,没反应,继而脸颊,直到叶修觉得自己一边的脸要肿了不得不睁眼,才看到韩文清皱着眉,撑在他上方俯视自己。

“洗澡去。”

叶修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困意上涌,他干脆一转身子把被子卷到身上,企图继续睡。

“明早就回去了,回去再洗呗…”他含糊不清地讨价还价,骑了一天车子,原本的酸痛劲儿就没结束,现在变本加厉。

“冲一下再睡,公园太脏。”韩文清皱眉,继续把叶修从被子里往外扒。

“回去再说,老韩你体谅一下我的腰。”叶修被折腾得翻身面对韩文清,对方身上透着温热的水汽和沐浴露的香气,糅合的安心味道让他觉得愈发昏沉沉的。

看着眼睛都睁不开了的叶修,韩文清还是有点心软,反正明早就回去,到时不等他再找借口直接把人扛起来丢浴室好了。

于是韩文清不再骚扰他,只是摸了摸他的侧脸,然后关了灯。

 

 

5.

翌日,睡饱了的叶修又恢复了攻击力和嘲讽力满点的状态,本想对班里的学生来点分班前的总结陈词和思想教育,结果看那一张张疲惫不堪的面孔,他就知道这群自以为精力无限的家伙肯定熬夜聊天打牌。

过度体力透支可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仗着年轻资本肆无忌惮的小鬼们。

于是百无聊赖的叶修硬是把本要上另一辆巴士的韩文清拖到自己这边,理由是他们住一个地方方便送他们下车。

韩文清的精神不至于和那群学生一样萎靡,但也比不上叶修的活力四射。他昨晚睡的不太好,白天骑车出了身汗又吹了凉风有点风寒,虽然没表现出来,可他眼底透露的倦意还是被叶修捕捉到了。

哥肩膀借你枕,睡吧。叶修看他在那里硬撑着不说话,只好无奈地开口。

韩文清看看他,两人坐在最前排,后面的学生又都睡得昏昏沉沉,自然是不会有人注意到。他默不作声地将手绕到叶修脑后,把他的头推到自己身上,不顾叶修反抗,和他头靠着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姿势对叶修来说可不算好受,到头来浑身酸痛的恐怕还是自己,叶修腹诽,但听着斜上方趋于缓和的呼吸声,他只是无声地叹口气,边把目光放远至窗外的风光,边小心地维持着亲昵的姿势。

下次两人旅行的时候,还是不要坐这种窄巴巴的车了。

叶修想着,微微笑了起来。

 

-The End-

 

 

评论(22)
热度(264)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