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17)

17

门铃响起,朴有天去开门,玄关传来他和一个陌生男人的笑闹声。郑允浩刚回头,就看见一个把头发染成薄荷绿的青年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

“允浩哥,这是俊秀,跟在中哥谈生意时候认识的。这是允浩哥,我以前提过的检察官。”朴有天很自然地为两人做着介绍。名叫金俊秀的青年一听,立刻兴高采烈地跟郑允浩握手,笑起来就像个还没长大的男孩儿。

朴有天显然跟金俊秀很熟,话没说两句就开始插科打诨,变着法儿地开对方玩笑:“我说俊秀,你卡着饭点来也就算了,在中哥做饭允浩哥帮忙我买了酒,你说你能干点啥?”

金俊秀白了朴有天一眼,似乎觉得他这个问题很白痴:“我带了游戏啊!大家聚会总得有娱乐设施,我特意带了这么多过来呢。”

他说着指了指地板上的三个包,朴有天好奇地打开最鼓的那个,一台白色的PS4主机露出来,崭新崭新,还留着包装时的贴膜,明显是刚买来的。

朴有天像是被突然戳中了穴位,倒在沙发上笑得不省人事。

金俊秀懒得理他,兴致勃勃地扒拉出游戏主机和连接线,准备把PS4连到客厅里那台大得离谱的液晶电视上。

“说什么大家需要娱乐设施,根本就是你自己想打游戏。”朴有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要坚持吐槽金俊秀。

“你烦不烦,等会安好了你别玩。”金俊秀似乎对朴有天这个无药可救的状态司空见惯,自顾自安装,还询问愣在一边的郑允浩有什么想玩的游戏。

“反正我也没兴趣。”朴有天喘了半天总算缓过来,金俊秀已经坐在地板上开始玩了,郑允浩也被塞了个手柄,懵懂地听对方解释玩法。

朴有天悄无声息地溜进厨房,金在中已经差不多把菜都做好了,正小心翼翼地摆盘。

听见开门声,金在中抬头,看见来的是朴有天似乎有些放松又有点失望。他边摘下透明的一次性手套边说,把那杯珍珠奶茶给我。

朴有天拎着奶茶外面的塑料罩递过去,意味深长地说:“珍珠好多。”

“是啊,允浩拿来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快占了半杯那么多。”金在中说着,看起来一点儿都没有被吓到的苦恼。

“给允浩哥开门的时候一见是我,笑脸立马就垮了,”朴有天做出受伤的表情,“真无情啊!我们好歹认识这么些年了。”

金在中心里得意,但笑不语,专注喝那杯郑允浩买给他的奶茶,不热不凉,不甜不腻,还加了好几勺珍珠,完全是金在中的理想口味。

他对奶茶的糖分热度都挺挑剔,没想到跟郑允浩就去过那么一次,对方却记得一清二楚。

“哥你偷偷告诉我,你俩成了不?”朴有天挤眉弄眼地凑过去,金在中斜眼看他,说别碍事,把这盘菜端出去。

朴有天左看右看,联想到客厅里某人心不在焉又怅然若失的模样,心里猜出个大概,不由叹气:“都特意搬到对门酝酿这么久了,居然还没好上啊。在中哥你还对得起夜店小王子百发百中的名号么!”

金在中作势要打他,忽然门口传来一声疑问:“什么百发百中?”

他慌忙回头,话题另一主角正满脸好奇地站在门口。注意到两人亲昵的动作,郑允浩原本的笑意敛去几分。

朴有天敏捷地跟金在中错开一个半的身位,捧起一大盆生菜乖巧地说:“在中哥我先把这个端过去哈。”

金在中刚想说你先把汤端出去,但对方根本不顾他眼色拔腿就跑。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郑允浩守在门口,好像没有金在中的准许他就不会踏入厨房圣地半步。

金在中看他想上前又犹豫不决的样子,忍俊不禁,说:“把碗筷拿过去吧,都在橱柜里,哦对,还有酒杯。”

郑允浩一扫阴霾,高高兴兴忙活去了。金在中见他连背影都洋溢着喜悦,忽然胸口一热,没来由地觉得窝心感动。

尽管他不断提醒自己八字还没一撇,可看着因自己一句话就变得开心或失落的郑允浩,金在中突然感觉很满足。他想肯定是自己太久没好好谈一场恋爱了,才会被这种情窦初开的懵懂小鬼才有的悸动给冲昏了头脑。

 

晚餐丰盛可口,配上朴有天带来的好酒,四人大快朵颐。金俊秀不沾酒精,只得留郑允浩一人陪着另两个千杯不醉的人喝酒。朴有天的酒量郑允浩早在学生时代就见识过,令他惊讶的是金在中,这人从上餐桌到现在,饭没吃多少,酒却没断过。看他捧着高脚杯不停续着酒,面不改色地把一杯杯酒精灌入腹中,神色如常,好像他喝的只是珍珠奶茶而已。

晚餐进行到一半,四人已经分成两拨。朴有天和金在中边喝边聊得起劲,习以为常的金俊秀则专注吃金在中特意给他准备的一碗纳豆。郑允浩起初还跟着金在中他们喝,几轮过后他就撑不住了,脸涨得通红,勉强倚着桌沿儿,似乎随时会从桌子上滑下去。

金俊秀自顾自吃了半天,见郑允浩不喝酒了,静静垂着头坐在位置上摇晃,便慷慨地把一碟花生米推到对方面前:“允浩哥,吃点下酒菜吧。”

郑允浩摇头晃脑地抬起脸,眼神迷离地朝他笑笑,金俊秀才发现这人已经喝醉了。郑允浩吸了口气,往前探了探身子,好像要做一个重要的发言。

“俊秀你造吗,每次我遇到破不了的案子心情不好时,就会沿着铁轨暴走。”郑允浩表情严肃,派头十足,可惜咬字已经不清了:

“首尔市所有的地铁线我都走过一遍,有一次从检察院顺着轨道一路走到东大门菜市场,顺便买了一捆水葱和五斤草莓,那草莓又大又甜,真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鲜最好吃的草莓了。我啊最喜欢草莓了,草莓味儿的东西也喜欢。话说在中啊,你店里的草莓奶昔真的不错,不推广成明星产品可惜了。还有那个雪见大福,我去日本出差时候尝过的,啊不对,那会儿还不认知你的,说实话,我老觉得其实跟你认识很久了,其实也才两个月吧,哈哈……”

郑允浩滔滔不绝,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转向了旁边的金在中,后者本来喝得正开心,听他絮絮叨叨拉起家常,说到激动的地方还感情饱满地牵起金在中的左手。金在中手里的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就这么不尴不尬地举着,瞪圆了一双大眼睛看着他耍酒疯。

朴有天憋笑快憋出内伤了,捂着肚子在座位上前仰后合。金俊秀则是大写的冷漠,他很不解,酒量小耍酒疯很正常,为什么在中哥要一副天崩地裂的震惊脸,至于朴有天,这货的笑点大概又落在家里了。他见郑允浩对他的花生米没兴趣,便拿回来自个儿吃,花生米吃完了,就把对面郑允浩和金在中还没碰过的泡菜端过来继续。

金在中怒视对面的朴有天,恨不得一杯酒泼过去让他矜持点儿。喝醉的郑允浩体温很高,握着金在中手的掌心热得发烫,连带着金在中也有自己发烧了的错觉。

他横下心不去理睬用全罗道方言询问自己梦想是什么的郑允浩,咬着牙对朴有天说:“过来帮忙,把他扛床上去。”

朴有天气喘吁吁地说:“他还没讲完呢。”但很快他便屈服在金在中濒临爆发边缘的淫威之下,乖乖跑过来架起郑允浩的胳膊。

也不知出于什么定理,喝醉酒的人总是特别沉,金在中和朴有天费劲千辛万苦把醉鬼扔进客房的床上。金俊秀应金在中的要求拿了一罐醒酒剂过来。

勉强往喋喋不休的郑允浩嘴里灌了两口饮料后,金在中把他鞋袜和外套都脱了,在另两人的蛮力协助下把郑允浩塞进了被窝。

大概是被柔软的床吸去了大部分精力,喝醉的郑允浩一沾枕头就安静下来,很快就发出均匀的吐息声。

三人走出客房,像是刚跟棕熊肉搏过一般的疲倦不堪。金俊秀把下酒菜都吃光了,径直跑到沙发上打游戏。金在中拽住正要去凑热闹的朴有天,说你别跑,来收拾桌子。

朴有天不怕死地问:“哥,脸色不太好啊?”

金在中表情复杂,他当然不会告诉对方其实刚才郑允浩凑得很近说醉话的样子有种谜之可爱,再说他还沉浸在郑允浩喝醉就变话唠的震惊中。

“这趟失败了不要紧,还有机会。”朴有天贴心地拍拍他肩膀。

金在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说什么?”

“那个屡试不爽的‘醉酒在中的撒娇攻略’啊。”

金在中发现,今天的朴有天特别大胆,特别作死。他一脚踹在对方屁股上,恶狠狠地说:“闭嘴滚!”

朴有天果然乖乖跑路,金在中突然反应过来,又气势汹汹地吼道:

“不对,滚回来收拾桌子!还有俊秀,别玩了,我的LCD不是给你用来打游戏的,过来刷碗!”

 

郑允浩是被隐隐作痛的头疼给弄醒的。

他在黑暗中茫然四顾,摸索着开了床头灯,意识到这里是金在中家里的客房。

门外安静得出奇,既没有金俊秀打游戏的声音也没有朴有天放肆的大笑。郑允浩头痛欲裂,喉咙干得生疼。

他赤着脚走出卧房,客厅里灯还亮着,沙发上的靠垫歪歪斜斜,显然被人蹂躏过,餐桌上倒是很整洁,只剩一些未开封的酒瓶。朴有天和金俊秀挂在玄关橱柜里的衣服没了,鞋也不见,估计是走了。

郑允浩试着喊了声金在中的名字,无人回应。

他慢吞吞地坐到沙发上,看见茶几上有半杯似乎是水的东西,便直接拿起来喝了。

凉的,有点苦,他皱了皱眉,不知是谁丢在这儿的烧酒。

尚存的理性告诉他要去找点水喝,可血管里的血液仿佛变成了沉甸甸的铅,郑允浩试图站起来,却还是栽回沙发里。他视线漫无目的地在房屋里晃动,最终落在茶几上的烟灰缸。

 

和金在中认识以来,郑允浩只见金在中抽过一次烟,而且那还是他无意中撞见的,对方并不知道。

那时郑允浩刚把车子停在JH咖啡馆外,停车位有点偏,他需要绕半圈才能进正门。天色阴沉沉的,郑允浩走了几步,刚巧看见躲在屋后拐角的金在中,倚着镶了漂亮红砖的墙,眉眼低敛,指间青烟袅袅。

郑允浩头一次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他安静地在不远处观望着,阴霾的天空并不动人,金在中很轻地动了动烟头,烟线抖动,宛如一尾纤细扭曲的蛇,狰狞地撕裂了静谧平和的表象,寂寥无声叫嚣着。

郑允浩始终记得彼时的感觉,他离得很远,却清晰嗅到那股呛人的烟味,胸口发胀,好像随时会炸开。

 

门口传来转动钥匙的声音,金在中披着单薄的外套走进来,他大概是去送人了,或者倒垃圾。

郑允浩从听见动静时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金在中回来了,他便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公寓的主人。

见他居然醒着坐在客厅,金在中有点惊讶,随即笑着问:“怎么起来了?头疼吗?”

不知是不是被他的笑容感染,郑允浩也倏地勾起唇角,他启齿,唱诗般念出金在中的名字。

“在中啊……”

金在中心跳快了两拍,他冷静地问,怎么了?

郑允浩脸上的红晕仍未褪去,金在中不确定他是否醒酒了,还是纯粹坚持耍酒疯。

郑允浩兀自笑了一会儿,说我其实,很会做参鸡汤的。

“……”金在中懂了,这人是还在因没能帮上忙而耿耿于怀。

“下次我做给你喝吧!”

金在中走到他面前,哄小孩似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乖,睡觉去吧。”说着,金在中去拉郑允浩的胳膊,却被对方蛮横地反手握住。郑允浩的掌心比之前还要烫,金在中吓了一跳,连忙去摸对方额头,还好没发烧。

郑允浩不在乎金在中的举动,只是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说:“我不会喝酒。”

金在中默默吐槽说,早发现了。他之前质问朴有天为何不告诉他郑允浩喝不了酒,对方扮无辜说允浩哥大学不怎么喝酒的,谁让他长了一张很会喝的脸。

郑允浩不知金在中内心丰富的弹幕,继续说:“但我可以看你喝。”

金在中哭笑不得,他拽不动郑允浩,索性坐在沙发扶手上,任由对方拉着他的手说胡话。

“看我喝酒干嘛。”

“看着你,等你醉了就送你回来。”

“可一个人喝酒很无聊啊。”

“我可以陪你聊天。”

“不喝酒,当苦力,你这不是折腾自己吗?”

郑允浩闻言使劲摇头,好像金在中说了个致命性错误答案。

“不折腾。”酒精蚕食着他所剩无几的精力,郑允浩又有些困意了,却执拗地抓着金在中的手,生怕对方抽离。

“我就是想陪着你。”

金在中从扶手上起来,再度蹲到沙发前,和郑允浩的视线向平,他盯着对方黑亮的眼睛,反扣住郑允浩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郑允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郑允浩点了点头。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金在中起身,不咸不淡地说:

“你酒还没醒,赶紧去睡觉吧,明天不是还要加班吗?”

郑允浩没回答,只是默默地放开了金在中的手。


评论
热度(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