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09-10)

09

轮到他们的时候,金在中熟门熟路地点了两杯奶茶,还特意加钱多买一份珍珠。店主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见他生的俊俏懂事乖巧嘴巴又甜,就忍不住多舀了半勺珍珠,金在中立马喜笑颜开。

喝着甜味软饮的两人兜了一圈回来,差不多也到了饭点。郑允浩提议去附近某家面馆吃炸酱面,金在中欣然答应。

餐馆店面不大,生意倒是兴隆,屋里坐满了人,都是大学生。金在中想起朴有天曾说郑允浩喜欢住处的气氛,大概就是指这种洋溢年轻校园气息的氛围了。

郑允浩领着初来乍到的新邻居找到个僻静的角落,老板百忙之中瞧见他的脸,顿时热情地打招呼。

“允浩啊,今天带朋友来啦?”

郑允浩显然是这儿的常客,跟老板都称兄道弟了。两人寒暄几句后,对方问他,老样子?

郑允浩扭头问金在中想吃什么,后者正坐在小板凳上安静地摁手机,听见郑允浩的询问,他仰起头笑眯眯地说,跟你一样就行。

不知为何,郑允浩去点单时心里郑重得仿佛要开庭宣读。

炸酱面很快就端上来,还有两份热腾腾的饺子。和老板搞好关系就是好,就连饺子都多送了三个。郑允浩兴致勃勃地替面馆做广告,说这家老板人超好,每次他来点一份炸酱面,对方都会送俩饺子。

金在中边加辣椒酱边微笑着倾听,心说主要是因为看你长得帅吧。

炸酱面味道不错,甜而不腻,物美价廉,难怪年轻人都爱光顾。酒足饭饱后,郑允浩抢先说这顿饭他来买单。金在中被他一本正经的东道主语气给逗乐了,由着他去赊账。

临走前,金在中又替搬运工们订了十来份外卖,留下公寓住址付了钱才离开。

“不替他们买饭的话,肯定都得撑到完工了才去随便弄点吃的凑合。”金在中平淡地解释,郑允浩却隐隐听出些感同身受的沧桑。

“在中一定是个很体恤员工的老板。”他真诚地称赞。

“也没什么,只是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有同感而已。”金在中说得轻描淡写。

郑允浩讶然,转念一想,金在中这样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创业阶段又怎会不艰辛,虽然对方现在说得轻松,但当初事实恐怕并非如此。他注视着早已把话题转到街边小商铺并侃侃而谈的金在中,心里莫名地抽痛了一下。

 

回到公寓之后,两人在门口道别,郑允浩说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来敲门。金在中笑着点点头。

结果郑允浩在家看了半天新闻和股票,屋外廊道不时传来声响,门铃却始终没响过。想想也对,自己不过是个有点力气的新邻居,顶多算碰过几次面吃过一顿饭的点头之交,论靠谱程度毕竟比不过专业的搬家公司。

想到这郑允浩也释怀了,不再留意门外动静,开始专注看起案件材料来。

之前跟金在中聊天时,对方问及案件情况,他虽说了胸针是突破口,事实进展却不尽如人意。就在他从金在中的店里花大笔钱买衣服的第二天,警局的人告诉他,死者的男友作为嫌疑人被拘留了。

 

“情杀嫌疑,没不在场证明,还有目击者称他案发当晚在女寝外露过面。现况对他很不利,”调查组的金钟国如实说,“被害人的父母一直在施压,上面已经在暗示定罪的事了。”

郑允浩去审问室和那个年轻人谈过话,青年脸上满是被严审后的憔悴和绝望,郑允浩推门而入的时候他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我爱她,就算分手也舍不得伤害她”。郑允浩没有接应他的话,也没武断地否认。他只是平静地问了几个最简单的问题,然后合上记事本,盯着对方的脸说:“看着我的眼睛,你还爱她吗?”

年轻人麻木地抬起头,或许是郑允浩的语气比先前的警官柔和,抑或是对方郑重却平和的目光鼓励了他,男生哽咽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爱,我宁愿死去的是我自己。”

虽然郑允浩明白直觉不总是靠谱的,但在看见男生眼神的刹那,他几乎确信对方是无辜的。

随后那几天郑允浩一直呆在警局的调查组,跟共事的警员们推敲案件的种种疑点和细节。他是为弱势群体发言的检察官,任何决定都直接影响到正义的伸张与否。也正因如此,他更不能妄下定论,轻率判定一个为情所困的年轻人的罪行。

 

 

10

郑允浩翻着鉴定科刚传来的新资料,那是关于凶器和伤口的鉴定报告,也是疑点最多的地方。不知不觉天已擦黑,他开了灯反复研读,就连门铃连续响了两三回都没察觉。

被晾在门外的金在中再次耐着性子按铃,心情很是郁闷,搬家的事已告一段落,搬运工拿到工钱也心满意足走了。眼看快到晚餐时间,金在中本想着邀请郑允浩一起去吃个饭聊个天,巩固邻里关系,增进彼此感情。

结果他按了半天门铃,那个之前还信誓旦旦说有事儿尽管敲门找他的郑允浩跟人间蒸发似的迟迟不回应。公寓标配的防盗门铃声挺大,以金在中这坚持不懈的按铃强度,哪怕是睡得死猪一样的金俊秀都能被吵醒了。

就在金在中认真思考要不要换个粗暴方式敲门的时候,那扇该死的铁门终于缓缓开了条缝,一道狭长的灯光漏出来,金在中抬头就看到一小片阴影。

“在中?怎么了吗?”郑允浩又惊又喜地哗啦一下把门打开,全然不知自己已挑战了一轮新邻居的耐心。

“忙呢?”金在中本来是有点郁结的,但看着站在门口笑容可掬仿佛迎接他回家似的郑允浩,他又不怎么郁闷了。

“嗯,刚才在看文件,没听见铃声。外面冷,进来说?”郑允浩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侧身邀请对方进屋。

“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东西都搬完了,准备去吃晚饭,想问问你要不要一块去。”金在中象征性地询问。说是“象征性”,因为他有把握对方不会拒绝。一来金在中向来对自己的笑脸有自信,还没什么人能迎着他的笑容说否决的话;再者,金在中确信郑允浩其实对他也是有点好感的。

果然郑允浩没让他失望,爽快地满口应下来。

“我去换身衣服,你进来等一会儿吧。”

第三次见面就顺理成章进了对方房门的金在中没有自来熟地进屋,只是礼貌地站在玄关等待。他注意到鞋架上摆得满满的鞋子,有两层的排列格外一丝不苟,而另外两层就随意得多。

他想起郑允浩曾提起的那个写小说的室友,不禁有点好奇。

没一会儿郑允浩从卧室出来了,最简约的牛仔裤配线衫,外面套了个轻薄羽绒服,这次倒是记得戴帽子和围巾了。金在中看着他迈开大长腿朝自己走过来,那画面还算得上赏心悦目,只是郑检察官的穿衣风格实在不太合他的胃口。

“这件上衣的话,配个风衣会更好看哦。”金在中忍了忍,还是没憋住。

郑允浩被他的话说得一愣,金在中也觉得有点直白了,赶紧补了句:“职业病。”

郑允浩倒是认真考虑起他的话,边脱外套边问:“黑色那件吗?”

见他毫不介意,金在中也放了心,继续提议道:“嗯,还有那件茶色呢子上衣也可以,相应的围巾我推荐另一条——”

“在中能进来帮我看看吗?”郑允浩见他像被划了条界限似的守在玄关指点江山,便笑着邀请道。

“哦。”金在中低头看看干净得反光的木地板,下意识地想脱鞋赤着脚进去。

“诶等下我给你找双鞋,这样太冷了。”郑允浩也终于意识到对方不肯进来的原因,他自己对这种小细节毫不在意,还经常被同住的沈昌珉嫌弃不换鞋就进屋。

郑允浩在柜子里倒腾半天,总算揪出两只成对的棉拖,鞋头还是特别可爱的兔子脸,支棱着一双软软的小耳朵。

郑允浩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妹妹以前来的时候买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再找找。”

金在中忍俊不禁,他当然不会告诉郑允浩自己笑是因为对方捧着兔子棉拖的样子有种反差萌。他摇摇头说不介意,自然地换上鞋跟着郑允浩进了客厅。

他原以为郑允浩会直接领着他进卧室,岂料对方居然自己回屋抱了一堆衣服出来放在沙发上。卧室的门虚掩着,黑灯瞎火的金在中也看不见什么,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

金设计师娴熟地把那些衣服搭配好,还贴心地叮嘱郑允浩什么适合通勤什么适合休闲聚会什么适合家居运动。郑允浩眨巴眨巴眼,点头如捣蒜,像极了上课认真听讲的小学班长。

选了当下要穿的一套衣服后,郑允浩迅速换好,两人总算出发了。

走进电梯的时候金在中直接按了负一层的键,说:“晚上冷,还是直接开车吧。我知道有家炒年糕很赞,要不要去吃?”

郑允浩说好,可我没带车钥匙。

金在中眼睛弯成月牙,说我带了,开我的呗。

走入地下车库的郑允浩跟着在中拐到一块独立的停车区,一辆酷炫的劳斯莱斯霸气地停在正中央。郑允浩正到处找白色宾利呢,谁料金在中已经打开了豪车的车门,等他上来。

“原来这辆是你的?”郑允浩想起他第二次在咖啡厅遇见金在中时,对方没开宾利,停车场里却有这辆抢眼的劳斯莱斯,敢情车主都是同一人。

 “这辆看着真帅啊。”郑允浩夸人简直不要钱。

金在中被他夸得洋洋得意,心想看等会儿哥秀一下车技让你瞧瞧,他金在中金总裁的首尔车神的名号可不是随便说说。

无奈今晚路上车很多,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不等金在中炫技漂移就已经到达目的地。不过副驾座上的郑允浩仍旧满脸钦佩,由衷而慷慨地大肆夸赞着金在中的车技,又稳又快,关键是停车就跟玩儿似得摆弄两下方向盘就成了,不像他,每次车位紧张的时候就倒车失败。

下车的时候金在中觉得幸好今天交通拥挤,不然被郑允浩这样一番夸耀,自己可能真要忍不住载着他在首都飙车,以展示自己真正水平了。

 

两人有说有笑去了炒年糕店,不出所料,郑允浩又是全程惊喜脸。金在中之所以选择晚饭吃炒年糕,就是因为中午他们聊天的时候郑允浩自己提的。

当时郑允浩见金在中吃炸酱面居然倒了半瓶子的辣酱,还吃得面不改色,不由啧啧称奇。金在中笑着说自己无辣不欢,就连平常吃白饭都要拌芥末酱。郑允浩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说昌珉——我室友——也超爱吃辣,我也挺喜欢,但不太能吃。金在中点头表示理解,郑允浩又说:“不过我很爱吃辣炒年糕。”

金在中几乎是瞬间就决定晚上带他去那家自己目前吃过的口碑最好的炒年糕店。

心满意足地吃完饭,两人的关系又拉近许多。金在中发现他们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投缘,他们相识相处的时间还很短,却有种老朋友阔别重逢的亲切和熟悉感。

缘分这东西说来太虚太玄幻,可它有时又具象得让人心服口服,譬如郑允浩之于金在中,譬如金在中之于郑允浩。

出了餐厅,外面又开始飘起细小的雪,郑允浩打了个喷嚏,察觉到金在中关切的视线,他微笑解释说:“我从小就怕冷,对低温比较敏感。不过我其实很喜欢冬天,特别是下雪。”

或许是说话带了点鼻音,郑允浩的理由在金在中看来不怎么可信。他把玩着手里的钥匙串,灵机一动:“我家就在附近,要不去我家坐坐?”

郑允浩一愣,旋即明白,人家当大老板的怎么会只有一套房子。

“正好我也要回去把JIJI接到新家去——那是我养的一只猫。”

金在中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郑允浩,像极了要分享自己秘密基地的孩子,郑允浩被他充满期待的表情逗笑了,点头说好。


评论
热度(3)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