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07-08)

07

郑允浩为了把新衣服一次性扛上楼花了数分钟的功夫。

沈昌珉应门铃开门,被扑面而来的服装袋吓了一跳,郑允浩的脑袋埋在衣堆里,只有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昌珉啊,帮我接一下。”

“哥你干什么去了,买这么多。”沈昌珉咋舌,但还是配合地揽过大半,他看了看衣袋,挑眉道:“居然不是优衣库?”

郑允浩摇摇晃晃地进了玄关,解释道:“这家正好在打折,想着挺久没买衣服了,就稍微买了点。”

“稍微……”沈昌珉撇嘴,“哥,你这是把店里男装全买了么。”

郑允浩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都挺好看的,就买了。”

“这家店现在就打折了?”沈昌珉扫一眼黑底烫金的logo,洞悉一切的目光犀利地射向他年长的室友。

“圣诞嘛。”郑允浩局促地笑笑。

“这才十二月初,”沈昌珉冷酷地揭穿他,“这家假日打折出了名的晚。”

郑允浩决定换个话题:“吃饭了么,要不订个外卖?”

沈昌珉见他不肯说实话,也只能摇摇头不再追问,大概这过于敬业的郑检察官又为了亲自采证而花了什么冤枉钱。

“吃了,不过我不介意再吃一份宵夜。”他帮郑允浩把大大小小的袋子归拢在一起,放在沙发上。郑允浩蹲一旁,边扒拉袋子边打电话订猪血粉肠。

外卖送来的时候,沈昌珉正拖出个行李箱收拾衣物。

“哥,我明天要去南怡岛取材,小说瓶颈了。”沈昌珉说。

“去多久?”

“一个月吧,顺利的话就早点。”沈昌珉端起他那份粉肠坐到单人沙发上,搭眼一看,瞅见郑允浩铺在沙发上的一排新衣服。

“这次挑的品位都不错啊。”沈昌珉揶揄道,郑允浩对日常生活向来不拘小节,着装都是追求舒适至上,从不考虑搭配问题。他不止一次吐槽对方,仗着自己身材好长得帅才穿衣任性,要换个人这么搭配,实在惨不忍睹。

坐在对面的郑允浩闻言嘿嘿笑起来。

沈昌珉又多看了几眼,狐疑道:“不过有些不太像哥你的风格。”他说着,用下巴指了指一条骷髅图案的黑色围巾。

郑允浩真挚地说,看模特穿着很帅,就想尝试一下。

沈昌珉觉得他根本就是在扯淡,不过看在这顿宵夜是对方掏钱的份儿上,他就大发慈悲暂时不拆穿了。

 

 

金在中主动邀朴有天去喝酒的时候,后者就猜到他有事相求。果不其然,酒还没端上来,金在中已经迫不及待问他律师是不是经常受到威胁。

朴有天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佯装感动故意逗他:“哥你终于开始关心我的人身安全了?”

金在中含糊地点点头。

朴有天呵呵一笑:“真的?”

金在中见他嬉皮笑脸的,也不再迂回:“看你那滋润的样儿还用得着我担心?我直说了,检察官怎么样?”

朴有天严肃道:“说实话,恐吓信之类不少见。名气越大,越容易受到威胁。”

金在中听了他的话,表情也凝重起来,低头开始戳手机。

“担心那个检察官?”朴有天明知故问。

金在中头也不抬:“上次他来店里,有可疑人在他车边晃荡。我问了保安,但对那人没什么印象。”

朴有天刚想直说这对于郑允浩而言其实家常便饭,但又怕让眼前的挚友更不安,便默默喝起了酒。

金在中拨了个号码,对方很快就接起来。

“安酱,现在方便么?帮我查点东西。”

金在中口中的“安酱”朴有天很熟悉,是前者的随身助理,几年来忠心耿耿地帮他打点着公司各种事宜。

“对,郑允浩,是个检察官,帮我查一下他的住址,还有所属房产公司的情况。”

吩咐完毕后金在中收了线,朴有天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在中哥,你追人还要先查户口吗?”朴有天调侃他。

“光等着他来我店里太被动,所以我也主动出击一下。”金在中俏皮地笑笑,并没有向挚友解释他更深一层的目的。

“其实,允、郑允浩的住址我知道。”自从上回朴有天错失良机没能坦白,他到现在都没跟金在中说清楚自己其实和郑允浩认识,是大学校友。

“你怎么知道?”金在中睁大眼睛,朴有天莫名地感觉对方语气透着一股不甘。

“我们以前在一所法学院读书。”

“什么?怎么不早说!”金在中的表情好像朴有天瞒着他私藏了一瓶绝佳陈年好酒。

朴有天心里那个冤,要知道被一个眼睛本就很大的人瞪着的感觉很不好受的,他赶紧说:“其实早就想介绍你们认识,但我还没开口,你们都已经自顾自好上了。”

金在中被他这话哄得心花怒放,谦虚道:“还没好上呢。”

见他心情好了,朴有天也放心切入正题:“允浩哥住在新村站附近,那边学生比较多,他说很喜欢那种氛围。”

金在中依照朴有天的口述把地址输进地图里,随手发给助理。没一会儿,对方便把公寓相关信息发过来。

“治安一般啊。”金在中皱眉,盯着手机不知在想什么。

朴有天看他凝眉沉思,心想他对郑允浩是真的上了心。朴有天知道,金在中素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总是关心顾虑别人情况,有时他也会跟金在中说,不是每个人都值得自己掏心掏肺地付出,但金在中只会笑着安慰他说,你哥我心里有数,怎样,要再喝一杯吗?

朴有天安静地注视他片刻,到底还是决定把他知道的事说了:“其实,允浩哥作为检察官新星,这几年做过不少人眼中钉。恐吓信、造谣抹黑,曾经还有人在门口放过鸟类尸体威胁他——不过公寓后来加强安保系统,事情就少多了。”

金在中盯着他:“这些都是他跟你说的?”

朴有天觉得对方的关注点有点歪,他摇摇头:“允浩哥不是会说这种事儿的人,是别人讲的,不过我能确保消息可靠。”

金在中点点头,心不在焉地喝着他那杯鸡尾酒。他一直很喜欢这家酒吧的深水炸弹,可今天他心思显然不在酒上。

“哥,你不用太过担心,”或许是金在中神情太过凝重,朴有天都有点后悔了,“允浩哥性格谨慎,在外面都警惕得很,而且他还练合气道,很厉害的。”

“合气道?”金在中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最后,双眼一亮。

“是啊,大学时候还参加国家大赛得过奖。”

朴有天见他脸色放缓,松了口气:“在中哥,有兴趣听听允浩哥大学时候的事吗?”

“当然。”金在中认真地秒答。

于是之后朴有天喝着酒跟金在中讲了很多以前大学的事,有的细节记不清了就临场发挥。说到最后醉意上涌,他都快分不清自己是在忆往昔还是在编故事了,不过所幸,金在中始终听得津津有味。

 

 

08

沈昌珉出门取材后的第一个休息日,郑允浩用冰箱仅剩的食材做了个煎蛋三明治,边吃边思考中午是买菜回来自给自足还是直接下馆子。

午餐问题还没想好,郑允浩决定先去健个身,吃饭的事等到肚子饿了再考虑也不迟。他换了身运动服,一开门,发现隔壁长年紧闭着的房门大开,有人闹哄哄地从电梯里出来,合力抬着个king size的床垫。

原来是有新邻居搬进来。郑允浩背靠着过道墙壁,让搬运工先过去。优哉游哉走在最后的是个戴着墨镜脚身披羽绒服脚踩人字拖的金发青年。隆冬寒月还穿凉拖,这任性得连郑允浩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结果一看不要紧,郑允浩只觉得对方有些眼熟。

“允浩?这么巧!”

熟悉的清亮嗓音,不待郑允浩喊出对方名字,那人已先欣喜地摘下墨镜跟他打招呼。

“在中!真的好巧。”郑允浩也开心地回应。

“我今天刚搬过来,还在弄家具呢,你也住这儿?”如果朴有天看见金在中这幅欢快又无辜样子,一定会浮夸地做恶心呕吐状。

“原来是你,我就住隔壁。”郑允浩也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最初看到有新邻居搬来的时候,郑允浩有些警惕,以往对门都是短租的大学生,自从那家房东搬走、公寓加强安保措施后,还一直没有新人搬进来。或许是职业习惯使然,郑允浩对于周围的新事物都本能的有一种堤防。

不过,当他看到金在中大摇大摆走过来,摘下墨镜露出那双亮晶晶的笑眼时,郑允浩心底绷紧的神经顷刻间松懈下来。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绽开的笑容是多么安心踏实。

金在中对郑允浩的这个笑容十二分满意,当然还有心动。尽管有点对不起眼前的新邻居,但金在中方才并没说实话,他撒了个善意的小谎。突然置办家具搬进这间公寓并非偶然,是金老板自己刻意而为之。

那晚看了助理发来的公寓和房地产信息后,金在中就做了决定,翌日他联系了那家房产公司,开门见山,出手阔绰地买下了郑允浩所住的那栋公寓的产权。

助理对他突如其来的任性交易感到莫名其妙,却还是依照老板要求迅速动用权限查明了公寓里住户的底细,同时还草拟了新的安保系统强化方案。无需多日,这栋大部分住户都是年轻人的公寓就会升入到首尔市居民最优安全系统的梯队中。

这些变动暂且按下不表,眼下郑允浩和金在中的再度巧遇才是重点。

“怎么突然要搬这儿来?”郑允浩已然忘了出门的初衷,跟金在中站在阴冷的过道里聊天。

“下一套产品主打学院风,想来大学找找灵感。”金在中的理由严丝合缝,郑允浩用力点头表示理解。

“我室友也忙着取材,创作者真是了不起。”

金在中又笑开了,心说这人说话怎么听怎么讨喜。

“要不要帮忙,我今天正好闲着。”郑允浩看着那群搬运工鱼贯而出,便主动提议。

“没事,体力活交给他们,反正我都付了钱,”金在中豪迈地大手一挥,“话说你是不是要去健身?”

“嗯,就是随便跑跑步,不着急的。”郑允浩赶紧说,生怕对方催他去健身似的。

金在中看他无端有点紧张的模样忍俊不禁。

“其实房间布局都跟他们说好了,而且还有人帮我看着,我不需要留在原地监工。”金在中说。

“既然这样,要不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周围?”郑允浩听出对方弦外之音,发出邀请。

金在中爽快答应。两人并肩下了楼,郑允浩领着他把公寓所在社区兜了一遍。因为靠近两所名校,附近就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区,交通也四通八达。郑允浩本想着带金在中去最近的地铁站,转念一想对方是个大老板肯定不屑于坐这种拥挤的平民交通工具。

金在中不知道这位临时导游正在纠结什么,他看见马路对面有家奶茶店,生意还挺兴隆的样子,瞬间来了兴致,非要拉着郑允浩去排队。

奶茶店靠近梨花女校,排队的都是三两结对的女孩子。两个高挑青年站在一群女生中鹤立鸡群。

郑允浩不自在地摸了摸宽松的运动裤,他出门向来轻装简行,口袋里只有公寓的入门卡和钥匙,连钱都没带。金在中像看穿他心思似的,笑笑说,没关系,我请客,就当是你做导游的酬谢。

金在中又戴上了他那副昂贵的太阳镜,目不斜视地跟郑允浩闲聊。即使如此他也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女性视线集中在他俩身上。不是他自夸,他跟郑允浩随便往路边一站都能成一道风景线。

对于这种赤裸裸的目光洗礼,金在中习以为常。他白手起家艰苦创业那几年,没少靠脸刷好感度,对此他不觉得有什么可耻的,外貌就和才华一样,是天赐的礼物,不用岂不是浪费。后来产业做大了,成为总裁的金在中参加剪彩仪式的照片被记者等在大刊小报上,才华横溢的俊美总裁的名号也由此打响。从那时起,金在中公司不断壮大的女性客户群体中,除了被他品牌吸引之外,还有许多是奔着他本人而来的。

相比之下,郑允浩就有些不太舒服。他倒不是不习惯受人瞩目——毕竟检察官也是与各种人打交道——只是此刻的郑检察官敏锐地察觉到,这些女生的视线有种莫名的侵略性,令他倍感不适。

终于快轮到他们了,两人站到队伍拐角处,正好是迎着街口的冷风。穿着单薄的郑允浩打了个寒颤。

“只是跑步的话,可以穿我给你挑的那套,宽松休闲,关键还保暖。”看着不由自主缩起脖子的郑允浩,金在中有点心疼。

“哪一套?”

郑允浩茫然地问,金在中一次性塞给他的衣服太多了,以至于他在家整理的时候都看花了眼。他觉得沈昌珉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买了一店的衣服回来。

“藏蓝色那身,”金在中见郑允浩仍旧一头雾水,索性挥挥手说,“等会回去了我给你拿出来。”

“哦,好。”在服装问题上,郑允浩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听从大设计师的要求。

不知是不是错觉,两人一番对话后,郑允浩觉得站在他们周围的女生目光越发犀利了。


评论(2)
热度(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