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osey Lover(5-6)

05

朴有天缩在针织围巾里瑟瑟发抖,握着啤酒瓶的手已经没了知觉。他觉得自己真是舍命陪君子,数九隆冬天,拿个冰啤在汉江边上吹冷风。

任性的君子金在中正兴致勃勃打开第三瓶啤酒。酒是个好东西,心情压抑愤懑不平静的时候来一瓶,再多糟心讨厌的情绪都会被中和,等一觉醒来又是条好汉。

金在中虽然有一副冰山美男的好皮囊,私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话唠,面对知根知底的挚友更是滔滔不绝,借着酒劲儿把这两天憋着的话都说了。说是感情咨询,但其实到头来都是金在中单方面吐槽近事,两瓶酒下肚了才开始讲他的机场奇缘。

朴有天倒是不介意金在中跟自己聊感情问题,可关键对方口中的这个“艳遇”怎么听都有种诡异的熟悉感,尤其他还给那人起了个代号叫“巴掌脸”。不能怪朴有天想太多,是金在中的用词太凑巧,跟拼图似得恰好能拼成他认识的另一个人的模样。

“在中哥,我知道你对小脸有执念,”朴有天慢悠悠说着,假装没看到金在中甩过来的眼刀,“不过好歹是一大男人,脸能有多小?”

金在中豪迈地把酒瓶一放,掏出手机说:“你等着,我找给你看!”

朴有天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心想莫非连对方照片都有了?这进展也太快了点!

金在中手指飞快地按了一通,打开网页,说:“看看这个。”

不知为何,朴有天总觉得对方的语气有一丝疑似炫耀的成分。

硕大手机屏上是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那眉眼那模样还有旁边简介里的姓名,朴有天简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郑允浩。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金在中满意地看到朴有天一副被按下暂停键般瞠目结舌的模样,他把图片放大了一点儿,有些遗憾地评价道:“其实这张还显不出他脸小,拍照的技术不太行。”

朴有天:“……”

“他之前给了我名片,我就好奇搜了一下,想不到还挺出名的,首尔检察官新星呢。”

朴有天沉默地听着,心想在中哥你说归说,莫名其妙笑起来干嘛,就这么为首尔法律界感到骄傲吗?我以前官司打赢了也没见你这么开心过啊。

“这篇报道是关于他之前办的大案子,这人挺厉害的,有天你认识么,要不哥替你介绍一下?”

朴有天恨不得大吼一句“我当然认识啊我还想过给你俩牵红线呢”,不过当他抬起头看见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和期待的金在中,朴有天又把那句话咽下去了。

“卡机了啊?”毫不知情的金在中关切地拍拍挚友的肩膀。

“脸确实挺小的……”半晌,朴有天无比憋屈地附和。

“对吧!个子还很高,远处看都看不见脸,太不公平了!不过他开车水平烂透了,那天他来我店里的时候……”

金在中来劲了,举着个手机眉飞色舞地讲起来。

朴有天默默缩在冰冷的座位上,恨不得自己能蜷进衣服里,金在中的话织成一张无边际的细密的网,把他彻底罩住无处遁逃。等到最后两人步履蹒跚地离开汉江的时候,朴有天的脑子里全是他那个昔日校友郑允浩的名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06

郑允浩开着他那辆奥迪,慢悠悠驶进JH咖啡馆旁边的停车区。 他环视一周,没看到咖啡馆老板的白色宾利,这令他有点失落。

自从那次巧遇之后,郑允浩隔三差五就会光顾一下咖啡馆,有时是开车路过,有时是下班后特意出地铁站溜达一圈。不过遗憾的是他始终没再看见过金在中,想来也对,作为轻奢品牌的老总,咖啡馆之于金在中也不过是个忙里偷闲的副业,上次那种偶遇实属郑允浩自己运气好。

不过既来之,郑允浩也不打算直接离开,他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停在一辆劳斯莱斯旁边,再三确认自己的车从头到尾都老老实实呆在规定车位里,这才进了咖啡馆。

因为最近光顾频繁,有两个全职店员已经认识他了,年轻服务生笑容可掬地迎上来:“郑先生欢迎光临,今天请随我到楼上来。”

郑允浩茫然地跟着进了员工电梯,门再打开时已是他从未来过的四楼。装潢比下面几层更简约随性,廊道里挂着一些镶着边框的手绘图。郑允浩匆匆扫了一眼,落款是金在中的花体签名。

跟着店员拐了几个弯儿后,郑允浩被领到了一间装着毛玻璃的半开放式会客间。门牌是JH Room,店员解释说,只有老板的朋友才能来这里。

郑允浩看着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突然觉得衣着过于休闲的自己跟这间大气的冷色调房屋格格不入。

“请问您今天要喝点什么?还是草莓奶昔吗?”年轻服务生笑眯眯地问。

“不,美式咖啡吧。”明知道对方的笑充满善意,郑允浩却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想捧着一杯粉嫩的甜味软饮坐在这儿等金老板来。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发了一会儿呆,门开了,却是送饮料的店员。对方似乎读出郑允浩的局促不安,安慰道:“您再耐心等会儿,我们老板正在做点心。”

哦,郑允浩温和地点头,心想金在中真是个亲力亲为的好老板,来趟咖啡厅视察还要亲自做甜点。

美式咖啡淡而涩,郑允浩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兑了热水的意式浓缩会备受追捧。他那些同事不论年纪婚否,喝咖啡都好这口。

愁眉苦脸地勉强喝掉半杯后,金在中终于推门而入,手上端着个餐盘,上面摆着两份精致漂亮的甜点。

“欢迎欢迎!久等了吧?这是我刚做好的点心,来尝尝。”

金在中兴高采烈地向他展示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份草莓蛋糕,和一碟香蕉可颂。郑允浩一愣,他没想到对方特意做的甜点是为自己准备的。他小心地接过,先尝了尝草莓蛋糕。清甜的草莓和香滑的奶油入口即化,被美味吸引的郑允浩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眼神有一瞬间亮了,更没留意注视着自己的金老板那心满意足的笑容。

“在中你真厉害,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草莓蛋糕。”被美食喂饱了的郑允浩说话都跟抹了蜜一样,金在中被夸得眉开眼笑,差点要撸袖子再做一份给他打包。

“诶,今天喝的美式啊?”金在中这才注意到郑允浩的咖啡杯。

“嗯……”郑允浩摸了摸鼻尖,笑着说,“咖啡很好喝。”

金在中看看他又看看杯子,若有所思。

“在中你一直挺忙吧,之前来店里都没碰到你。”郑允浩赶紧转移话题。

“是啊,最近在忙着弄一套新服饰,终稿一直没定下来。”金在中愁眉苦脸地撇嘴,像个放假却被迫关在家里写作业的顽童。

“创作瓶颈期确实很头疼。”郑允浩颇为感慨地附和着,注意到金在中询问的目光,他又补充道:“我的室友是个小说家,经常在家里抱怨没灵感写不好什么的。”

金在中好奇地倚着沙发扶手,和郑允浩拉近距离:“你还有室友啊?”

“是啊,有个人分摊房租会比较便宜。”郑允浩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

“原来检察官也要考虑租金问题,我以为你们都是一人一套别墅呢。”金在中眼睛睁得老大,郑允浩无端地想起同事家养的乖巧的布偶猫。

“优秀的检察官确实如此,我的话还不够火候。”郑允浩谦逊地笑笑。

“都首尔新星了还不够么,”金在中半开玩笑半是真诚地说,“说起来之前那个案子进展还顺利吗?”

郑允浩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金在中自觉问了不该问的话,赶忙抱歉道:“是我多嘴了。”

郑允浩没回应,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金在中,看得后者都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他突然开口:

“说实话,不太顺利,还有一些疑点,不过多亏有在中的情报,我想那会是个突破口。”

金在中也不知他是在实话实说还是纯粹安慰自己,但对方肯对自己提及案子也算是信任的表现,这就足够了。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金在中无意瞥见室外走廊里的挂画,灵光一现。

“对了允浩。”第一次被金在中直呼其名,郑允浩又惊又喜地抬起头,便看见对方兴奋得双眼发亮。

“你帮我看看设计图吧!”

郑允浩被这个过于大胆的提议给震惊了:“那是JH的机密,况且我也不懂设计。”

“旁观者的见解有时会很有趣,”金在中满不在乎,“再说我也不是随便抓个路人就给他看的。”

不待郑允浩继续婉拒,金在中已经随手抓过纸笔就画起草图来,落笔笃定线条流畅,构想行云流水地在白纸上铺张开来,郑允浩不出声了,像欣赏最盛大的音乐剧那般安安静静地观望着。

原本空白的A4纸上涂满了新服装和香包的设计图,即使郑允浩对这些一窍不通,也能感受到那些藏在简图之下呼之欲出的灵性。

那正是设计师得天独厚的天赋。

郑允浩顶着金在中期许的目光,艰难地反复端详那些图案,最终他决定不要班门弄斧,还是倚靠一下自己做检察官练就的直觉。

金在中对于郑允浩选出的两组草图颇为惊讶。

“画这两组的时候你完全没有犹豫,特别顺畅,但对其他几组,虽然你也很熟练,可有些小细节还有点迟疑。或许它们还没达到最令你满意的状态。”

平心而论,郑允浩其实觉得这些图都好看的不得了,随便挑一组当终稿都没问题。不过那只是门外汉的想法,他可不能因自己一句无心话而干扰了设计师的决定。

金在中显然觉得郑允浩的理由很有趣。方才画草图的时候,他从落笔到结束都一气呵成,郑允浩所说的那些犹豫迟疑,都是隐秘到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细节。

他又盯着自己的作品陷入沉思,一旁的郑允浩怕惊扰他,连吃甜点都轻手轻脚。

 

悠闲的下午茶时光一晃而过,尽管到最后终稿也没敲定,金在中的心情却好了很多。

郑允浩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外面又飘起了雪。推开玻璃门,郑允浩被寒风刮得打了个寒颤。金在中见他那朴素的轻薄羽绒服连脖子都护不住,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由分说又把人拉回室内。

“走,去隔壁挑个帽子围巾。”

咖啡馆的旁边就是JH的服装店,这个时期御寒的衣服饰品玲琅满目。郑允浩随手拿了顶帽子,还没戴上就被金在中抢走塞回去了,理由是针眼儿太大漏风,不适合雪天戴。郑允浩又拿了条绿色长围巾,不料金在中皱着眉说,这条跟你现在穿的太不搭了。

服装店老板在此,郑允浩觉得自己还是不出声,默默听着就好。

金在中在一堆帽子里精挑细选,给郑允浩找了一顶鼠灰色卷边针织帽,满意地看着他在穿衣镜前戴好。郑允浩只觉得这帽子够暖和,他看着镜子里站在自己身后的金在中,四目相对的两人沉默地笑了笑。

郑允浩要去付款,金在中说这帽子就算我送你的。

两人争执半天,郑允浩最终在金老板的淫威之下点了头。

从店内走到门口的这段路上,金在中的目光始终在郑允浩身上徘徊,郑允浩被他过于直白的视线盯得浑身不自在,尽管有时候金在中也会注视他,但此刻郑检察官觉得对方的目光有种审视的意味,甚至,还有点微妙的嫌弃的感觉。

“允浩,你相信我吗?”金在中冷不防地问。

郑允浩一头雾水:“相信。”

金在中喜笑颜开:“好,那把外套脱了。”

郑允浩再次被他爆炸式发言吓到了。

“JH的首席设计师亲自给你搭配衣服,免费贵宾级服务,别人花钱都买不着呢,怎么,不乐意?”金在中佯装不快。

郑允浩忍俊不禁,还真乖乖把那薄薄的羽绒服脱了:

“那就拜托了,金先生。”

于是金在中领着他把男装层逛了一遍,边挑边给他碎碎念各种穿衣技巧。

“别仗着自己先天条件好就随便穿。模特套个麻袋是有范儿,但谁没事儿真的套个麻袋出门啊?”金在中苦口婆心,郑允浩跟在后面虚心听讲。

走到试衣间的时候郑允浩怀里不仅抱着围巾帽子,还有大衣裤子甚至打底衫,加起来总共十多件。金在中朝最里面的空房间抬了抬下巴:“行,去试吧。”

郑允浩试衣服很快,没一会儿就抱着一叠衣服出来了。其实他真没想过今天要买这么多衣服——这数量都快赶上他两个季度买的量了——可当金在中满含期待地守在门外,他一掀开帘子就兴致勃勃凑上来的时候,郑允浩只觉得那些回绝的借口都从舌尖溜走了,最后只能迎着对方期许的目光回应一句“挺好的”。

老总亲自陪着顾客去收银台,店员看着那小山一样的衣物瞠目结舌,不过当她注意到老板陪着的顾客是个高挑帅哥的时候,睁大的眼睛倏地闪过一道光。

一次买这么多衣服,又有老板亲自吩咐,郑允浩瞬间从路人甲荣升JH顶级至尊贵宾,最后迎送老板和贵客一齐离开的时候,店员们脸上都洋溢着格外灿烂的笑容。

 

金在中帮郑允浩抱了一部分衣服,两人并肩去停车场。和车子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郑允浩发现有人在他的奥迪旁边转悠,但很快对方注意到自己,立刻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警惕地走到汽车旁边,绕着车子仔细查看一圈儿,又看了看车底和车胎,并没什么异常。

金在中起先不明白郑允浩在做什么,但很快想起朴有天曾跟自己说,律师容易得罪人,检察官更是如此,因为案件而受到威胁甚至伤害的检察官比比皆是,毕竟他们都是跟刑事案件打交道的人,也比其他律师面临更多危险。

想到这儿,金在中的神情也严肃起来。

郑允浩检查完了,见金在中一脸肃穆,便笑着安抚他:“没什么,一切正常。”

金在中颔首,默默看着他把衣物放进车里,心里开始盘算着等会儿去问问停车场的保安,是否有什么可疑人士。

那时金在中还没意识到,自己对郑允浩的事早已如此上心,尽管他们还只是见面不过三次的普通朋友。


评论
热度(7)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